2015-07-15 22:29:37

这一甩之力当真不轻,我撞到了墙壁之上,再反弹了回来,直接跌落在木床之上,“轰”的一声,床板折断,幸亏床上的被褥,卸去了大部分的跌落之力,不然估计我一时半会是别想爬起来了。

身体一落地,我立即翻身而起,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修长挺拔的背影,一头精神的碎发,一双宽阔的肩头,足有一米八的个头,上身穿着雪白的修身衬衫,袖口随便的挽了起来,露出一双白皙的手掌,手指修长,下身一条笔直的黑色长裤,脚上踩着一双锃亮的皮鞋。

虽然我在后面看不到他的面孔,可依旧能感受那人的气势,他的气势很是奇怪,即不像萧不三钱不三那样凌厉,也不像周老爷子那样敦善厚重,更不像那吊死鬼的阴冷森寒,反倒有种说不出的孤寂。

这种感觉,让人一时无法确切的用言语表达,怎么说呢!就像一个站在群山之巅的人,即使只看他的背影,也有一种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仰视的感觉。

刚看到这里,那人已经一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里闪过三分忧郁、三分冰冷、三分孤寂,以及一丝关切。随即面色漠然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声音极富磁性,语气却冷冷淡淡的。

他这一回头,我顿时又是一愣,如同冰雕玉琢一般的一张脸,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一双剑眉高挑入鬓,一对好看的凤目如同星星一般明亮,鼻若悬胆,唇红齿白,最多二十多点的年纪,当真长的直如大姑娘一般好看。

偏偏这么好看的男人,却散发着一股令人异常畏惧的冰寒气息。

“没事!”我慌乱的回应了一句,脑海之中忽然生出一个词汇来--孤天傲地!不错,就是这种感觉。

一览众山小,高处不胜寒,孤天又傲地,天下唯我尊!

这是一种怎样的气势,又是什么样的人才配拥有这样的气势!

那吊死鬼的目光之中满是惊恐,身形缓缓的向后飘去,她想逃跑,我都能看出这男子的与众不同,她又不是瞎子。

那男子见我确实没事,点了点头,一转头冷声道:“你别动!再动一下,我让你烟飞灰灭!”

淡淡的几句话,却有着无上的震慑力!

那吊死鬼果然停了下来,一动也不敢动,不管什么话从这样的男子口中说出来,都不会有人去怀疑他的真实性,他的气势,已经将大家完全震慑住了,就连那妇人母子,都忘记了哭泣。

吊死鬼一停下来,那男子就缓缓点了点头,依旧用那冰冷的声调说道:“算你识相,我就饶你一次,我送你上奈何桥,喝碗孟婆汤,重新轮回去吧!”

一句话说完,根本就不等那吊死鬼说话,直接化做一道影子,一闪身已经到了那吊死鬼的身边,忽然一伸手,一把就抓住了那吊死鬼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接拍在那吊死鬼的脑门之上,“波”的一声,那吊死鬼化成一道青烟,瞬间消失无踪。

没有咒语、没有符箓、没有印诀、没有任何法器,就这么随手一拍,就将那么厉害的吊死鬼送进了轮回。

我忽然明白了这男子身上的那种孤天傲地的气息是从何而来的了!像他这样的人,只怕已经不知道对手两个字的含义是什么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整个人完全石化,我从来不知道,原来阴阳术还可以练到这种地步,这人的出现,不但再一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观,同时也给我树立起了一个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

我要和他一样!

那男子却像完全猜透了我的想法一般,再次转过头来,缓缓的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来,漠然的说道:“你是不是想和我一样?别做梦了!你的根基太差,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这样的吊死鬼,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

“不过也无所谓,这个世界上,痴心妄想的人已经太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你大可以抱着美梦,继续这样浑浑噩噩的混日子,直到老死的那一天。”

紧接着话锋一转,语气中又充满了那种说不出的孤寂感来,道:“这条路,从来都不好走,一路荆棘,一路坎坷,不但要有排除万难的决心,还要有坚韧不拔的毅力,更重要的是勤奋,百分之一的天分,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才能练就纵横天下的本领。”

“何况,就算练就了天下无敌的奇门术,又有什么用,天下任何事,做到极致,便知寂寞,这种感觉,你又怎么会懂!”

我缓缓站直了身躯,看向那男子的目光逐渐炙热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懂!而且我一定可以做到!”

那男子的目光似乎亮了一下,可我再细看时,已经恢复了原先的冷漠,淡然的说道:“哦?是吗?你还是先把保命的技能练练好吧!今夜要不是我,你已经死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说的不错,我自从被卷入了奇门之中,第一次全靠周家父子和不二不三等人,第二次全仰仗谢家的灵猫,才将那鼠灵驱走,这一次又差一点就丢了自己的性命,我的实力,真的是太差了,这样继续盲目冲动下去的话,一定无法活多久,毕竟,像今天这么幸运的事,不可能每一次都会发生的。

那男子一句话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似乎不愿意再和我说话。

我急忙扬声道:“请问一下,大哥的名字叫什么?今日相救之恩,改日一定报答。”

那人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道:“不用了,也许日后,我会亲手杀了你也不一定,你不知道我的姓名,也就会少一分痛苦。”

余音未落,人已经出了门口,我急忙追了出去,到了门外,哪里还有人影儿。

我愣在当地,这人到底是谁?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日后他为什么会杀我?一时之间,如坠迷雾之中。

我正在发愣,一道人影疾蹿而至,一见到我就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没出什么事吧?”正是谢邂。

我急忙收回心神,将刚才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包括那俊美到极致,也冰冷到极致的男子忽然出现救了我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谢邂。

一说完我就看向了谢邂,希望能从他哪里得到一点解答,哪怕只是一点,也是好的。

可谢邂一听完,眉头就皱了起来,苦苦思索了半天,摇头苦笑道:“这次真的难住了我,我所知道的,倒是有几个人能达到你所描述的那么牛逼,可年龄都不相符,这么年轻又这么牛逼的人物,我还真想不出来可能是谁。”

说到这里,谢邂忽然迅速切换回原先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来,笑道:“管那么多干什么!总之,那吊死鬼被干掉了就成,狄惊云我可和你说,这回你一定不要放过这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别跟周老爷子说那男人的事,就说是我们俩联手干掉的,懂不懂?”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从我刚才见到哪男子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有了目标,我要成为他那样的高手,怎么会在这种事上有所隐瞒。

谢邂见我不说话,又见我眼神中透露着鄙夷,知道没戏了,气得顿时骂了起来:“狄惊云你是傻逼还是怎么的?你没见周老爷子气色暗沉,暮气毕现吗?他撑不了多久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只要这事一被周老爷子宣扬出去,我们两马上就会成为这十里八乡的名人,周老爷子一死,这些生意可就都是我们的了。”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来了一句:“你可以说是你一个人搞定的,我不会拆穿你。”

谢邂一愣,脱口而出道:“哎呦嘿!哥们你几个意思?玩深沉还是装清高?我可告诉你,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你现在还不明白钱的好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过了这个村,可能就再也没有这个店了。”

我没有理他,大踏步出了那家门口,向周老爷子家走去,现在的周老爷子,想必也正在担心我们吧!

谢邂急忙追了上来,一把拉住我道:“大哥!我叫你大哥了!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可好?这机会一旦错过,以后哭都来不及啊!”

我站定了身形,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坚毅的看着高悬天空的明月,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正色道:“如果你的野心,只在这十里八乡,那我会告诉周老爷子,这次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可我不会参与。”

说着话,伸手一指天空的月亮道:“你看,星星再亮,在我们看来,也只是星星,而我想做的,却是天空上那一轮明月!是随我向广阔的天空挺进,还是留在这里做你的土财主,随你自己选择。”

谢邂顿时愣住了,嘴巴张得好大,过了好大一会,终于回过了魂来,目光逐渐也狂热了起来,压一咬,猛的一拍巴掌,难得的正色道:“赌一把!这一回,听你的。”

第18章:孤天傲地

这一甩之力当真不轻,我撞到了墙壁之上,再反弹了回来,直接跌落在木床之上,“轰”的一声,床板折断,幸亏床上的被褥,卸去了大部分的跌落之力,不然估计我一时半会是别想爬起来了。

身体一落地,我立即翻身而起,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修长挺拔的背影,一头精神的碎发,一双宽阔的肩头,足有一米八的个头,上身穿着雪白的修身衬衫,袖口随便的挽了起来,露出一双白皙的手掌,手指修长,下身一条笔直的黑色长裤,脚上踩着一双锃亮的皮鞋。

虽然我在后面看不到他的面孔,可依旧能感受那人的气势,他的气势很是奇怪,即不像萧不三钱不三那样凌厉,也不像周老爷子那样敦善厚重,更不像那吊死鬼的阴冷森寒,反倒有种说不出的孤寂。

这种感觉,让人一时无法确切的用言语表达,怎么说呢!就像一个站在群山之巅的人,即使只看他的背影,也有一种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仰视的感觉。

刚看到这里,那人已经一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里闪过三分忧郁、三分冰冷、三分孤寂,以及一丝关切。随即面色漠然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声音极富磁性,语气却冷冷淡淡的。

他这一回头,我顿时又是一愣,如同冰雕玉琢一般的一张脸,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一双剑眉高挑入鬓,一对好看的凤目如同星星一般明亮,鼻若悬胆,唇红齿白,最多二十多点的年纪,当真长的直如大姑娘一般好看。

偏偏这么好看的男人,却散发着一股令人异常畏惧的冰寒气息。

“没事!”我慌乱的回应了一句,脑海之中忽然生出一个词汇来--孤天傲地!不错,就是这种感觉。

一览众山小,高处不胜寒,孤天又傲地,天下唯我尊!

这是一种怎样的气势,又是什么样的人才配拥有这样的气势!

那吊死鬼的目光之中满是惊恐,身形缓缓的向后飘去,她想逃跑,我都能看出这男子的与众不同,她又不是瞎子。

那男子见我确实没事,点了点头,一转头冷声道:“你别动!再动一下,我让你烟飞灰灭!”

淡淡的几句话,却有着无上的震慑力!

那吊死鬼果然停了下来,一动也不敢动,不管什么话从这样的男子口中说出来,都不会有人去怀疑他的真实性,他的气势,已经将大家完全震慑住了,就连那妇人母子,都忘记了哭泣。

吊死鬼一停下来,那男子就缓缓点了点头,依旧用那冰冷的声调说道:“算你识相,我就饶你一次,我送你上奈何桥,喝碗孟婆汤,重新轮回去吧!”

一句话说完,根本就不等那吊死鬼说话,直接化做一道影子,一闪身已经到了那吊死鬼的身边,忽然一伸手,一把就抓住了那吊死鬼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接拍在那吊死鬼的脑门之上,“波”的一声,那吊死鬼化成一道青烟,瞬间消失无踪。

没有咒语、没有符箓、没有印诀、没有任何法器,就这么随手一拍,就将那么厉害的吊死鬼送进了轮回。

我忽然明白了这男子身上的那种孤天傲地的气息是从何而来的了!像他这样的人,只怕已经不知道对手两个字的含义是什么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整个人完全石化,我从来不知道,原来阴阳术还可以练到这种地步,这人的出现,不但再一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观,同时也给我树立起了一个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

我要和他一样!

那男子却像完全猜透了我的想法一般,再次转过头来,缓缓的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来,漠然的说道:“你是不是想和我一样?别做梦了!你的根基太差,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这样的吊死鬼,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

“不过也无所谓,这个世界上,痴心妄想的人已经太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你大可以抱着美梦,继续这样浑浑噩噩的混日子,直到老死的那一天。”

紧接着话锋一转,语气中又充满了那种说不出的孤寂感来,道:“这条路,从来都不好走,一路荆棘,一路坎坷,不但要有排除万难的决心,还要有坚韧不拔的毅力,更重要的是勤奋,百分之一的天分,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才能练就纵横天下的本领。”

“何况,就算练就了天下无敌的奇门术,又有什么用,天下任何事,做到极致,便知寂寞,这种感觉,你又怎么会懂!”

我缓缓站直了身躯,看向那男子的目光逐渐炙热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懂!而且我一定可以做到!”

那男子的目光似乎亮了一下,可我再细看时,已经恢复了原先的冷漠,淡然的说道:“哦?是吗?你还是先把保命的技能练练好吧!今夜要不是我,你已经死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说的不错,我自从被卷入了奇门之中,第一次全靠周家父子和不二不三等人,第二次全仰仗谢家的灵猫,才将那鼠灵驱走,这一次又差一点就丢了自己的性命,我的实力,真的是太差了,这样继续盲目冲动下去的话,一定无法活多久,毕竟,像今天这么幸运的事,不可能每一次都会发生的。

那男子一句话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似乎不愿意再和我说话。

我急忙扬声道:“请问一下,大哥的名字叫什么?今日相救之恩,改日一定报答。”

那人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道:“不用了,也许日后,我会亲手杀了你也不一定,你不知道我的姓名,也就会少一分痛苦。”

余音未落,人已经出了门口,我急忙追了出去,到了门外,哪里还有人影儿。

我愣在当地,这人到底是谁?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日后他为什么会杀我?一时之间,如坠迷雾之中。

我正在发愣,一道人影疾蹿而至,一见到我就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没出什么事吧?”正是谢邂。

我急忙收回心神,将刚才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包括那俊美到极致,也冰冷到极致的男子忽然出现救了我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谢邂。

一说完我就看向了谢邂,希望能从他哪里得到一点解答,哪怕只是一点,也是好的。

可谢邂一听完,眉头就皱了起来,苦苦思索了半天,摇头苦笑道:“这次真的难住了我,我所知道的,倒是有几个人能达到你所描述的那么牛逼,可年龄都不相符,这么年轻又这么牛逼的人物,我还真想不出来可能是谁。”

说到这里,谢邂忽然迅速切换回原先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来,笑道:“管那么多干什么!总之,那吊死鬼被干掉了就成,狄惊云我可和你说,这回你一定不要放过这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别跟周老爷子说那男人的事,就说是我们俩联手干掉的,懂不懂?”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从我刚才见到哪男子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有了目标,我要成为他那样的高手,怎么会在这种事上有所隐瞒。

谢邂见我不说话,又见我眼神中透露着鄙夷,知道没戏了,气得顿时骂了起来:“狄惊云你是傻逼还是怎么的?你没见周老爷子气色暗沉,暮气毕现吗?他撑不了多久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只要这事一被周老爷子宣扬出去,我们两马上就会成为这十里八乡的名人,周老爷子一死,这些生意可就都是我们的了。”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来了一句:“你可以说是你一个人搞定的,我不会拆穿你。”

谢邂一愣,脱口而出道:“哎呦嘿!哥们你几个意思?玩深沉还是装清高?我可告诉你,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你现在还不明白钱的好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过了这个村,可能就再也没有这个店了。”

我没有理他,大踏步出了那家门口,向周老爷子家走去,现在的周老爷子,想必也正在担心我们吧!

谢邂急忙追了上来,一把拉住我道:“大哥!我叫你大哥了!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可好?这机会一旦错过,以后哭都来不及啊!”

我站定了身形,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坚毅的看着高悬天空的明月,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正色道:“如果你的野心,只在这十里八乡,那我会告诉周老爷子,这次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可我不会参与。”

说着话,伸手一指天空的月亮道:“你看,星星再亮,在我们看来,也只是星星,而我想做的,却是天空上那一轮明月!是随我向广阔的天空挺进,还是留在这里做你的土财主,随你自己选择。”

谢邂顿时愣住了,嘴巴张得好大,过了好大一会,终于回过了魂来,目光逐渐也狂热了起来,压一咬,猛的一拍巴掌,难得的正色道:“赌一把!这一回,听你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