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2 23:17:35

不但我是这么想的,其余人都是这么想的,那青年话一出口,在他附近的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就忽然掏出一支毛笔来,一伸手就像那青年的脸上画去,口中还说道:“既然你这么不知道死活,我就去送去阴间走一趟。”

我只看了一眼,联想了一下刚才那秃顶老者说的一连串名字,觉得这家伙应该就是阴阳书生,他这一笔画出,笔未至那青年脸上,却已经凌空画了一个散魂咒,竟然一上手就想打散人家的魂魄,出手不可谓不狠毒。

我正想出声提醒,毕竟这青年也救过我的命,可还没来得及,阴阳书生已经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落在石台之上,脑门上还插着一支毛笔。

他自己的毛笔!

我顿时嘴巴张的好大,之前我就知道这青年很厉害,那个强大无匹的气场,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散发出来的,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青年会厉害成这样,我甚至都没看见他出手,阴阳书生的命就交代。

吃惊的可不止我一个。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起愣住了,一个个目露惊骇之色,愣愣的看向那青年,估计谁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阴阳书生一出手就被要了命。

那青年依旧一副冰冷的模样,手一指那道人道:“你死,其他人走,不走,也死!”

随即一眼看到了我,眼睛一亮,随即恢复正常,冷声道:“你们几个小鬼留下,正好用你们喂天狼。”

这话一出口,黄山夜枭第一个转身就走,几步到了观日台边缘,一纵身就跳下了下去。

其余的人,却都没有走,反而一起默不作声的围了上去,就像事先说好的一样,瞬间就结成了同一阵线。

这不奇怪,人类天生就有抱团的习惯,特别是在面对比自己更强大更恐怖的敌人面前,以人多取胜,已经成了习惯。

除去一死一走,剩下十五个人,虽然个个都是奇门好手,可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谁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就夺下阴阳书生的毛笔,再插穿他自己的脑袋,他们和那青年之间,相差的太多了,所以,要想不像黄山夜枭那样一无所获的滚蛋,抱团已经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那青年一见这场面,脸上顿时浮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悲伤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自己不知道珍惜生命,所以,当我杀了你们的时候,请不要怨恨我。”

一句话刚刚说完,身影忽然就化成了一道白烟,直逼向那道人,那道人顿时大惊失色,极力闪避,与此同时,那和尚、三寸丁、秃顶老者、青城四兽、祁连双雄等等等等一涌而上,一瞬间,已经各种奇门术乱飞,一齐打向那青年。

我顿时惊呼出声,谢邂也出声喊道:“我操,好不要脸,竟然这么多人打一个......”

谢邂一句话还没说完,场中已经忽然喷溅出漫天血雨,惨叫声此起彼伏,紧接着数支断臂落到了地上,还有一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们全都傻了眼!

血雨散去,倒下的是那道人,那青年说过要杀那道人,所以那道人就死了,怎么死的我们根本就没看清楚,只能看见他的脖子上有一道刀口,几乎将半个脖子都切开了,可那青年的手里,却并没有刀,起码现在没有。

青城四兽每人少了一条胳膊,祁连双雄两人胸前都被砍了一刀,那和尚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从左眉一直拖到右嘴角,皮肉外翻,鲜血淋漓,当真恐怖。

其余人虽然没有受伤,可在这一击之下,早已经气势丧失,哪里还有勇气再攻上去。

那青年眼中的寂寞之色更甚,脸上露出一丝鄙夷来,缓缓摇头道:“狗屁!狗屁!都是狗屁!什么奇门高手,全都不堪一击,高处不生寒,好寂寞啊!”

我顿时心生向往,这才是高手!

高手,都是寂寞的!

我这边正热血沸腾,一心崇拜,旁边的谢邂忽然小声来了一句:“好!装的一手好逼!绝对是装逼犯中的极品装逼分子。”

我翻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我敢保证,这个青年对我们绝对没有恶意,虽然我连今天也只见过他两次,可我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至于谢邂,那天我被这青年从吊死鬼手下救出来的时候,他并不在,所以根本不认识他,刚才那青年一出来就说要用我们喂天狼,我也没来得及和大家解释,所以他对这青年没有好感,也是正常。

我刚制止了谢邂,那青年就冷冷的对那些所谓的奇门高手说道:“我说要杀谁,就凭你们也想拦得住我?你们和我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你们走吧!我不愿意脏了我的手。”

话一出口,那和尚首先转身就走,一直走到观日台边,闪身下了观日台,从始至终,都没回头看那道人的尸体一眼。

随即祁连双雄、一个干瘦的黑衣汉子,一个拿着一把被砍破了的铁伞的男子纷纷退走,一句话都没有说。

奇门,实际上就是江湖,谁的拳头够硬,谁说的话就是真理。

那青城四兽大概是因为每人少了一条胳膊,所以面上怨恨之色极重,其中一人单手捂着伤口,虽然疼的满头冷汗,却兀自恶狠狠的说道:“请教尊驾高姓大名,这笔帐,我们青城派记下了。”

那青年冷冷的看了一眼青城四兽道:“我的名字,你们还不配知道,你们青城派,也最好不要记这笔帐,不然整个青城派,都会因此从奇门除名。”

青城四兽同时面色一狠,互相看了一眼,知道实力差距太大,不在说话,转身就去捡地上的断臂,奇门之中,高术多不胜数,青城毕竟也是一大门派,只要捡回断臂,重新接上并不是没有可能。

谁知道青城四兽刚一动,那青年就冷冷的说道:“人走!胳膊留下。”

青城四兽同时一愣,随即一齐跺脚,恨恨而去。

我心中隐约觉得不安,青城四兽此去,只怕不会就此罢休,不知道怎么的,即使我见到了这青年如此可怕的实力,还是隐隐为他担心。

我当然不知道,我这个担忧,在日后竟然真的应验了,那青年就因为今日放了青城四兽,日后差点死在青城派手中。

青城四兽一走,刚才又走了五个,加上原先就离开了的黄山夜枭,已经死了的阴阳书生和那道人,十七人已去十二,仅仅剩下那秃顶老者、鹰公子、三寸丁和另外一个面貌枯瘦的老者,一个面目阴郁的中年人,观日台上,顿时宽敞了许多。

那青年看了五人一眼,又叹了口气道:“你们执意不走吗?”语气之中,又多了一丝冰冷,目光之中,也多了一丝杀意,毫无疑问,只要五人一点头,他肯定就会马上展开屠杀。

那秃顶老者双手一拱道:“四川骆兴川,见过小哥,小哥面生的很,却有这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能耐,不知道师承哪门哪派?”

那青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不用跟我套近乎,我的师承跟你们拐八个弯也不会搭上的,亏你们还自称奇门高手,刚才没有看见我的刀吗?”

那秃顶老者眉头一皱,面色一红,显然他刚才也没看清楚那青年的刀,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

这时那面目枯瘦的老者却忽然接了一句:“一刀九杀,四杀断了青城四兽四条臂膀,一杀毙了阴道人,两杀伤了祁连双雄,一杀破了笑弥勒的相,一杀将铁伞老五的铁伞砍成了破伞,还顺带挡下了我们所有人的攻击,除了九劫刀,我真想不出还有什么刀能使出这么犀利的刀法。”

此话一出,三寸丁就悚然动容,脱口而出道:“九劫刀?九劫法王的九劫刀?”那秃顶老者和鹰公子也一齐面色大变,倒是那面色阴郁的中年男子,却依旧不为所动。

那青年漠然点头道:“不错,总算有一个是有点眼力的了,知道我用的是九劫刀,你还没有离开,看来你很有自信。”

说到这里,目光忽然一转,又看向那面色阴郁的中年人道:“还有你,刚才攻击我时,分明只出了三分力,我相信你一定不是看不起我,而是留了后手,这让我对你有点好奇起来,面对我还敢留后手的,你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话刚落音,那三寸丁忽然一弹身就坐到了他那头灰色巨猿的肩头之上,双手对众人一拱,尖声说道:“我不玩了,告辞!”一句话说完,那巨猿陡然跃起,呼的一下直接从观日台边缘落了下去。

那秃顶老者一见,顿时苦笑了一下,也不说话,直接飞身弹起,下了观日台,瞬间又走两人,还剩下我们几人、那青年、鹰公子和那两个不知姓名的家伙了。

我忽然有点担心起来,这鹰公子也太不会瞅眼色了,三寸丁和那秃顶老头可能都比他厉害,却都跑了,他却不知道离开,等下万一那青年动起手来,只怕他难逃一死。

第36章:一刀九杀 -为 成王败寇 大玉佩 加更!

不但我是这么想的,其余人都是这么想的,那青年话一出口,在他附近的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就忽然掏出一支毛笔来,一伸手就像那青年的脸上画去,口中还说道:“既然你这么不知道死活,我就去送去阴间走一趟。”

我只看了一眼,联想了一下刚才那秃顶老者说的一连串名字,觉得这家伙应该就是阴阳书生,他这一笔画出,笔未至那青年脸上,却已经凌空画了一个散魂咒,竟然一上手就想打散人家的魂魄,出手不可谓不狠毒。

我正想出声提醒,毕竟这青年也救过我的命,可还没来得及,阴阳书生已经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落在石台之上,脑门上还插着一支毛笔。

他自己的毛笔!

我顿时嘴巴张的好大,之前我就知道这青年很厉害,那个强大无匹的气场,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散发出来的,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青年会厉害成这样,我甚至都没看见他出手,阴阳书生的命就交代。

吃惊的可不止我一个。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起愣住了,一个个目露惊骇之色,愣愣的看向那青年,估计谁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阴阳书生一出手就被要了命。

那青年依旧一副冰冷的模样,手一指那道人道:“你死,其他人走,不走,也死!”

随即一眼看到了我,眼睛一亮,随即恢复正常,冷声道:“你们几个小鬼留下,正好用你们喂天狼。”

这话一出口,黄山夜枭第一个转身就走,几步到了观日台边缘,一纵身就跳下了下去。

其余的人,却都没有走,反而一起默不作声的围了上去,就像事先说好的一样,瞬间就结成了同一阵线。

这不奇怪,人类天生就有抱团的习惯,特别是在面对比自己更强大更恐怖的敌人面前,以人多取胜,已经成了习惯。

除去一死一走,剩下十五个人,虽然个个都是奇门好手,可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谁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就夺下阴阳书生的毛笔,再插穿他自己的脑袋,他们和那青年之间,相差的太多了,所以,要想不像黄山夜枭那样一无所获的滚蛋,抱团已经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那青年一见这场面,脸上顿时浮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悲伤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自己不知道珍惜生命,所以,当我杀了你们的时候,请不要怨恨我。”

一句话刚刚说完,身影忽然就化成了一道白烟,直逼向那道人,那道人顿时大惊失色,极力闪避,与此同时,那和尚、三寸丁、秃顶老者、青城四兽、祁连双雄等等等等一涌而上,一瞬间,已经各种奇门术乱飞,一齐打向那青年。

我顿时惊呼出声,谢邂也出声喊道:“我操,好不要脸,竟然这么多人打一个......”

谢邂一句话还没说完,场中已经忽然喷溅出漫天血雨,惨叫声此起彼伏,紧接着数支断臂落到了地上,还有一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们全都傻了眼!

血雨散去,倒下的是那道人,那青年说过要杀那道人,所以那道人就死了,怎么死的我们根本就没看清楚,只能看见他的脖子上有一道刀口,几乎将半个脖子都切开了,可那青年的手里,却并没有刀,起码现在没有。

青城四兽每人少了一条胳膊,祁连双雄两人胸前都被砍了一刀,那和尚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从左眉一直拖到右嘴角,皮肉外翻,鲜血淋漓,当真恐怖。

其余人虽然没有受伤,可在这一击之下,早已经气势丧失,哪里还有勇气再攻上去。

那青年眼中的寂寞之色更甚,脸上露出一丝鄙夷来,缓缓摇头道:“狗屁!狗屁!都是狗屁!什么奇门高手,全都不堪一击,高处不生寒,好寂寞啊!”

我顿时心生向往,这才是高手!

高手,都是寂寞的!

我这边正热血沸腾,一心崇拜,旁边的谢邂忽然小声来了一句:“好!装的一手好逼!绝对是装逼犯中的极品装逼分子。”

我翻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我敢保证,这个青年对我们绝对没有恶意,虽然我连今天也只见过他两次,可我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至于谢邂,那天我被这青年从吊死鬼手下救出来的时候,他并不在,所以根本不认识他,刚才那青年一出来就说要用我们喂天狼,我也没来得及和大家解释,所以他对这青年没有好感,也是正常。

我刚制止了谢邂,那青年就冷冷的对那些所谓的奇门高手说道:“我说要杀谁,就凭你们也想拦得住我?你们和我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你们走吧!我不愿意脏了我的手。”

话一出口,那和尚首先转身就走,一直走到观日台边,闪身下了观日台,从始至终,都没回头看那道人的尸体一眼。

随即祁连双雄、一个干瘦的黑衣汉子,一个拿着一把被砍破了的铁伞的男子纷纷退走,一句话都没有说。

奇门,实际上就是江湖,谁的拳头够硬,谁说的话就是真理。

那青城四兽大概是因为每人少了一条胳膊,所以面上怨恨之色极重,其中一人单手捂着伤口,虽然疼的满头冷汗,却兀自恶狠狠的说道:“请教尊驾高姓大名,这笔帐,我们青城派记下了。”

那青年冷冷的看了一眼青城四兽道:“我的名字,你们还不配知道,你们青城派,也最好不要记这笔帐,不然整个青城派,都会因此从奇门除名。”

青城四兽同时面色一狠,互相看了一眼,知道实力差距太大,不在说话,转身就去捡地上的断臂,奇门之中,高术多不胜数,青城毕竟也是一大门派,只要捡回断臂,重新接上并不是没有可能。

谁知道青城四兽刚一动,那青年就冷冷的说道:“人走!胳膊留下。”

青城四兽同时一愣,随即一齐跺脚,恨恨而去。

我心中隐约觉得不安,青城四兽此去,只怕不会就此罢休,不知道怎么的,即使我见到了这青年如此可怕的实力,还是隐隐为他担心。

我当然不知道,我这个担忧,在日后竟然真的应验了,那青年就因为今日放了青城四兽,日后差点死在青城派手中。

青城四兽一走,刚才又走了五个,加上原先就离开了的黄山夜枭,已经死了的阴阳书生和那道人,十七人已去十二,仅仅剩下那秃顶老者、鹰公子、三寸丁和另外一个面貌枯瘦的老者,一个面目阴郁的中年人,观日台上,顿时宽敞了许多。

那青年看了五人一眼,又叹了口气道:“你们执意不走吗?”语气之中,又多了一丝冰冷,目光之中,也多了一丝杀意,毫无疑问,只要五人一点头,他肯定就会马上展开屠杀。

那秃顶老者双手一拱道:“四川骆兴川,见过小哥,小哥面生的很,却有这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能耐,不知道师承哪门哪派?”

那青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不用跟我套近乎,我的师承跟你们拐八个弯也不会搭上的,亏你们还自称奇门高手,刚才没有看见我的刀吗?”

那秃顶老者眉头一皱,面色一红,显然他刚才也没看清楚那青年的刀,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

这时那面目枯瘦的老者却忽然接了一句:“一刀九杀,四杀断了青城四兽四条臂膀,一杀毙了阴道人,两杀伤了祁连双雄,一杀破了笑弥勒的相,一杀将铁伞老五的铁伞砍成了破伞,还顺带挡下了我们所有人的攻击,除了九劫刀,我真想不出还有什么刀能使出这么犀利的刀法。”

此话一出,三寸丁就悚然动容,脱口而出道:“九劫刀?九劫法王的九劫刀?”那秃顶老者和鹰公子也一齐面色大变,倒是那面色阴郁的中年男子,却依旧不为所动。

那青年漠然点头道:“不错,总算有一个是有点眼力的了,知道我用的是九劫刀,你还没有离开,看来你很有自信。”

说到这里,目光忽然一转,又看向那面色阴郁的中年人道:“还有你,刚才攻击我时,分明只出了三分力,我相信你一定不是看不起我,而是留了后手,这让我对你有点好奇起来,面对我还敢留后手的,你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话刚落音,那三寸丁忽然一弹身就坐到了他那头灰色巨猿的肩头之上,双手对众人一拱,尖声说道:“我不玩了,告辞!”一句话说完,那巨猿陡然跃起,呼的一下直接从观日台边缘落了下去。

那秃顶老者一见,顿时苦笑了一下,也不说话,直接飞身弹起,下了观日台,瞬间又走两人,还剩下我们几人、那青年、鹰公子和那两个不知姓名的家伙了。

我忽然有点担心起来,这鹰公子也太不会瞅眼色了,三寸丁和那秃顶老头可能都比他厉害,却都跑了,他却不知道离开,等下万一那青年动起手来,只怕他难逃一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