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30 13:20:17

我这正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呢!黑桃A已经上前一步道:“这个玩法,似乎对我们不大公平,谁都知道不问苍天问鬼神的本事,说不定你昨天晚上就已经把我们可能摸到的牌全都算出来了,这样一来,就没有公平性可言了。”

“赌是门学问,是非常讲究技巧的,我看不如这样,赌注可以不变,在这三副牌里,你我各抽一张,比大小如何,简单方便,各凭运气,这才能算公平。”

“而且,就按你刚才说的赌注,我大概给金老板划分了一下,二十个手指脚趾就是二十局,一条胳膊分两截就是四局,一条腿分两截也是四次,手掌脚掌又四次,五脏五次,身体一次,脖子一次,脑袋虽然不能分开,可按你的算法,一定会将鼻子眼睛耳朵都算上,所以干脆算你十次,一共需要赌上四十九次,我再送你一次,合计赌五十局,你可敢?”

我看了一眼黑桃A,刚想说话,心中忽然灵机一动,不但自己闭上了嘴,还对谢邂递了个眼色,让他先别动。

那问苍天哈哈大笑道:“好,就听你的,我也很想看看,传说中的赌王黑桃A的赌术,究竟有多厉害。”

我的脸上缓缓浮起一丝笑意来,什么都没说,其实对于黑桃A的赌术,我也很好奇。

这时有个美女荷官过来拆开扑克牌,黑桃A没让那荷官洗牌,自己抓起牌来,先将空白牌和大小王取了出来,随即单手一挥,三副扑克牌瞬间凌空围绕成一个大圆形,手腕一抖,那些扑克牌又被抖的笔直,上上下下波浪式浮动,直接张张面朝下落在长桌之上。

黑桃A手一伸,对问苍天道:“你先请!”

问苍天也不客气,随手就摸了一张,往桌面上一放,是个红桃9,不算大也不算小,笑眯眯的对黑桃A一伸手道:“到你了!”

黑桃A微微一笑,也随手摸了一张,放在桌面之上,是张红桃10,正好大问苍天一点。

旁边马上有人唱票:“黑桃A赢一局。”

随即问苍天将牌丢了进去,又重摸了一张,是张梅花J,黑桃A一伸手就摸了一张梅花Q,又压了问苍天一点。

旁边继续唱票:“黑桃A赢两局。”

此后把把如此,一连摸了四十三把,黑桃A四十把连胜,每一次,都只压问苍天一点,而且次次同花同色,三把平局还是因为问苍天摸到了黑桃A。

当旁边唱票的唱出“黑桃A赢四十局”的时候,那问苍天的面色终于难看了起来,一张脸阴沉的吓人,猛的手一伸喊道:“停!重新拿一副牌来。”

有人重新递了一副扑克,将桌上的扑克收了,问苍天打开扑克,也学着黑桃A的模样,将空白牌和大小王抽了,自己将其余的牌拿在手中,随手打乱了顺序,整个过程之中,牌面始终往下,谁也看不见。

打乱之后,往桌子上一放,又搅和了一下,才说道:“赌王的赌术确实名不虚传,过目不忘,每一张牌的位置都记的那么清楚,确实厉害,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也要求公平一点,这样谁都不知道牌面的抽,才最公平,你可敢玩?”

黑桃A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轻蔑的眼神道:“有何不敢?”

问苍天笑道:“既然敢玩,那咱们干脆就玩大点,我的资本还剩十把,咱们一把清盘,你赢了你把金老板带走,我赢了金老板的家产归我,可赌的起?”

黑桃A顿时不说话了,转头看了我一眼,金老板的家产转到了我名下的事情,我和他们说过,所以黑桃A的目光看向了我。

我没有说话,不置可否的站在哪里,甚至目光都没看向赌桌。

黑桃A喊了暂停,说要和我们商议一下,遂转身走了回来,到了我面前,说道:“狄小哥,你看这可能赌?”

旁边的八姑笑道:“大哥,你该不会怕输了吧?以你赌王的赌术,什么时候输过,别说只是摸牌了,我知道你换牌也特别厉害,不管摸到哪一张,你都可以瞬间将牌换成黑桃A,以这样的规定,大哥你是必赢的局面,怕他做什么?赌了。”

眼镜点头道:“技术上分析来看,大哥稳赢,就算不换牌,大哥赢的机率也在百分之九十九,我看能赌。”

那胖老板却说道:“说那些没用的干啥,不管能赌不能赌,金老板的命在那呢!难道我们不救吗?身体胳膊腿都赢回来了,还剩个脑袋难道不要了?既然是必须赌的事,还有什么好研究的。”

我微微一笑,也一点头道:“能赌!当然能赌!而且必须赌!”

黑桃A面色一喜,一点头道:“狄小哥你放心,我不是吹,凭我的赌术,赢他绝对没有问题,你就瞧好吧!”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要向赌桌走去。

就在这时,我忽然一张口说道:“慢着,我说的能赌,是说我能赌!这最后一局,由我自己来赌。”这一句话,我故意用高声说了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一起大吃一惊,唯独问苍天却面不改色,似是早就知道了一般。

八姑第一个缓过神来,急忙说道:“狄小哥儿,你抽的哪门子疯?你会赌术吗?就算会,你的赌术能和大哥比吗?大哥可以稳赢他的,你上去就真的只能靠运气了,为了金老板的安全,你就别在这个节骨眼上搞花样了。”

那眼镜也说道:“从技术层面上来说,我也不赞成你去,虽然问苍天也根本就没有什么赌术可言,但大哥去的话,几乎稳赢,如果是你去赌,那双方只能靠运气了,互相百分之五十的比例,狄兄弟,我劝你还是让大哥去的好。”

那蜘蛛则怪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大哥,看样子狄小哥是要抢你赌王的位置啊!”

那胖老板则说道:“虽然我说这必须赌,但是要赌的话,我还是赞成让大哥去,大哥毕竟是名满天下的赌王,赢个问苍天还不在话下,说句难听点的话,兄弟你去就只能是瞎猫碰死耗子了。”

我嘿嘿一笑道:“不错!你们说的都对,可我就是要凭运气赢他,这一局,我吃定他了,他就是那个死耗子。”

快刀小何这时冷冷的来了一句:“我不赞成你去,我赞成大哥去。”

那八姑又说道:“小兄弟,你不要固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你放心,老大一定可以救回金老板的。”

我又一点头道:“我相信!但是这一局,我还是要赌!”

几人一见我死活不松口,顿时都将脸色沉了下来,八姑说道:“既然你坚持己见,那这样,大家投票吧!支持大哥去的人多,就大哥去,支持你去的人多,就你去,套句现在时髦的词,叫民主。”

八姑话刚出口,我就将脸色一沉,冷声道:“你们别忘了,金老板的家产,只有我说了才算,你们几个想让谁去赌,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相信只要你们有钱,对方不会拒绝的,但是,要想用金老板的家产来赌,则必须我自己来。”

这句话说的可是一点脸面也没留,几人面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那金刚吼道:“什么意思?我们来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救金老板嘛!你这话说的这么难听,分明是不想救金老板,你是不是想要金老板死,好自己吞了金老板的家产啊!”

我没有理他,反而转头看向问苍天道:“我说问老头,最后一把要赌的话,就由我来赌,不赌我们就走人,金老板你爱杀就杀,你要想将我们都留下也行,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在来之前,去了一趟银行,凑巧金老板的律师也在,我就让律师见证了一下,将所有产业直接委托给了银行,如果我在明天中午之前没有去取消委托的话,金老板所有的家产,不!现在已经是我的产业了,将会全部捐献给国家,用来资助失学儿童。”

问苍天的脸瞬间就绿了,他也许知道我在银行见了律师,却一定不会算到,我并不是将产业委托给了律师处理,因为律师也只是个普通人,在盘古、创世这些势力面前,很有可能会被他们所利用,但银行不同,银行的背后是整个国家,我就不信盘古和创世有胆子和国家作对。

谢邂也大笑道:“儿子!你不用怕,看在你刚才叫了我一声爹的份上,我告诉你,小云从来就没赌过钱,你再不济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可以赢他,万一你抓了张好牌呢?”

问苍天猛的一转头,恶狠狠的盯向谢邂,怒声道:“我一定会割了你的舌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哪会让他继续找谢邂出气,随口再度高喊道:“要赌我们就干脆赌大一点,我用金老板全部的身家财产,和我一条命,赌金老板的安全,以及你一只右手,你敢不敢?”

第60章:要赌就赌大点

我这正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呢!黑桃A已经上前一步道:“这个玩法,似乎对我们不大公平,谁都知道不问苍天问鬼神的本事,说不定你昨天晚上就已经把我们可能摸到的牌全都算出来了,这样一来,就没有公平性可言了。”

“赌是门学问,是非常讲究技巧的,我看不如这样,赌注可以不变,在这三副牌里,你我各抽一张,比大小如何,简单方便,各凭运气,这才能算公平。”

“而且,就按你刚才说的赌注,我大概给金老板划分了一下,二十个手指脚趾就是二十局,一条胳膊分两截就是四局,一条腿分两截也是四次,手掌脚掌又四次,五脏五次,身体一次,脖子一次,脑袋虽然不能分开,可按你的算法,一定会将鼻子眼睛耳朵都算上,所以干脆算你十次,一共需要赌上四十九次,我再送你一次,合计赌五十局,你可敢?”

我看了一眼黑桃A,刚想说话,心中忽然灵机一动,不但自己闭上了嘴,还对谢邂递了个眼色,让他先别动。

那问苍天哈哈大笑道:“好,就听你的,我也很想看看,传说中的赌王黑桃A的赌术,究竟有多厉害。”

我的脸上缓缓浮起一丝笑意来,什么都没说,其实对于黑桃A的赌术,我也很好奇。

这时有个美女荷官过来拆开扑克牌,黑桃A没让那荷官洗牌,自己抓起牌来,先将空白牌和大小王取了出来,随即单手一挥,三副扑克牌瞬间凌空围绕成一个大圆形,手腕一抖,那些扑克牌又被抖的笔直,上上下下波浪式浮动,直接张张面朝下落在长桌之上。

黑桃A手一伸,对问苍天道:“你先请!”

问苍天也不客气,随手就摸了一张,往桌面上一放,是个红桃9,不算大也不算小,笑眯眯的对黑桃A一伸手道:“到你了!”

黑桃A微微一笑,也随手摸了一张,放在桌面之上,是张红桃10,正好大问苍天一点。

旁边马上有人唱票:“黑桃A赢一局。”

随即问苍天将牌丢了进去,又重摸了一张,是张梅花J,黑桃A一伸手就摸了一张梅花Q,又压了问苍天一点。

旁边继续唱票:“黑桃A赢两局。”

此后把把如此,一连摸了四十三把,黑桃A四十把连胜,每一次,都只压问苍天一点,而且次次同花同色,三把平局还是因为问苍天摸到了黑桃A。

当旁边唱票的唱出“黑桃A赢四十局”的时候,那问苍天的面色终于难看了起来,一张脸阴沉的吓人,猛的手一伸喊道:“停!重新拿一副牌来。”

有人重新递了一副扑克,将桌上的扑克收了,问苍天打开扑克,也学着黑桃A的模样,将空白牌和大小王抽了,自己将其余的牌拿在手中,随手打乱了顺序,整个过程之中,牌面始终往下,谁也看不见。

打乱之后,往桌子上一放,又搅和了一下,才说道:“赌王的赌术确实名不虚传,过目不忘,每一张牌的位置都记的那么清楚,确实厉害,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也要求公平一点,这样谁都不知道牌面的抽,才最公平,你可敢玩?”

黑桃A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轻蔑的眼神道:“有何不敢?”

问苍天笑道:“既然敢玩,那咱们干脆就玩大点,我的资本还剩十把,咱们一把清盘,你赢了你把金老板带走,我赢了金老板的家产归我,可赌的起?”

黑桃A顿时不说话了,转头看了我一眼,金老板的家产转到了我名下的事情,我和他们说过,所以黑桃A的目光看向了我。

我没有说话,不置可否的站在哪里,甚至目光都没看向赌桌。

黑桃A喊了暂停,说要和我们商议一下,遂转身走了回来,到了我面前,说道:“狄小哥,你看这可能赌?”

旁边的八姑笑道:“大哥,你该不会怕输了吧?以你赌王的赌术,什么时候输过,别说只是摸牌了,我知道你换牌也特别厉害,不管摸到哪一张,你都可以瞬间将牌换成黑桃A,以这样的规定,大哥你是必赢的局面,怕他做什么?赌了。”

眼镜点头道:“技术上分析来看,大哥稳赢,就算不换牌,大哥赢的机率也在百分之九十九,我看能赌。”

那胖老板却说道:“说那些没用的干啥,不管能赌不能赌,金老板的命在那呢!难道我们不救吗?身体胳膊腿都赢回来了,还剩个脑袋难道不要了?既然是必须赌的事,还有什么好研究的。”

我微微一笑,也一点头道:“能赌!当然能赌!而且必须赌!”

黑桃A面色一喜,一点头道:“狄小哥你放心,我不是吹,凭我的赌术,赢他绝对没有问题,你就瞧好吧!”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要向赌桌走去。

就在这时,我忽然一张口说道:“慢着,我说的能赌,是说我能赌!这最后一局,由我自己来赌。”这一句话,我故意用高声说了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一起大吃一惊,唯独问苍天却面不改色,似是早就知道了一般。

八姑第一个缓过神来,急忙说道:“狄小哥儿,你抽的哪门子疯?你会赌术吗?就算会,你的赌术能和大哥比吗?大哥可以稳赢他的,你上去就真的只能靠运气了,为了金老板的安全,你就别在这个节骨眼上搞花样了。”

那眼镜也说道:“从技术层面上来说,我也不赞成你去,虽然问苍天也根本就没有什么赌术可言,但大哥去的话,几乎稳赢,如果是你去赌,那双方只能靠运气了,互相百分之五十的比例,狄兄弟,我劝你还是让大哥去的好。”

那蜘蛛则怪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大哥,看样子狄小哥是要抢你赌王的位置啊!”

那胖老板则说道:“虽然我说这必须赌,但是要赌的话,我还是赞成让大哥去,大哥毕竟是名满天下的赌王,赢个问苍天还不在话下,说句难听点的话,兄弟你去就只能是瞎猫碰死耗子了。”

我嘿嘿一笑道:“不错!你们说的都对,可我就是要凭运气赢他,这一局,我吃定他了,他就是那个死耗子。”

快刀小何这时冷冷的来了一句:“我不赞成你去,我赞成大哥去。”

那八姑又说道:“小兄弟,你不要固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你放心,老大一定可以救回金老板的。”

我又一点头道:“我相信!但是这一局,我还是要赌!”

几人一见我死活不松口,顿时都将脸色沉了下来,八姑说道:“既然你坚持己见,那这样,大家投票吧!支持大哥去的人多,就大哥去,支持你去的人多,就你去,套句现在时髦的词,叫民主。”

八姑话刚出口,我就将脸色一沉,冷声道:“你们别忘了,金老板的家产,只有我说了才算,你们几个想让谁去赌,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相信只要你们有钱,对方不会拒绝的,但是,要想用金老板的家产来赌,则必须我自己来。”

这句话说的可是一点脸面也没留,几人面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那金刚吼道:“什么意思?我们来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救金老板嘛!你这话说的这么难听,分明是不想救金老板,你是不是想要金老板死,好自己吞了金老板的家产啊!”

我没有理他,反而转头看向问苍天道:“我说问老头,最后一把要赌的话,就由我来赌,不赌我们就走人,金老板你爱杀就杀,你要想将我们都留下也行,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在来之前,去了一趟银行,凑巧金老板的律师也在,我就让律师见证了一下,将所有产业直接委托给了银行,如果我在明天中午之前没有去取消委托的话,金老板所有的家产,不!现在已经是我的产业了,将会全部捐献给国家,用来资助失学儿童。”

问苍天的脸瞬间就绿了,他也许知道我在银行见了律师,却一定不会算到,我并不是将产业委托给了律师处理,因为律师也只是个普通人,在盘古、创世这些势力面前,很有可能会被他们所利用,但银行不同,银行的背后是整个国家,我就不信盘古和创世有胆子和国家作对。

谢邂也大笑道:“儿子!你不用怕,看在你刚才叫了我一声爹的份上,我告诉你,小云从来就没赌过钱,你再不济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可以赢他,万一你抓了张好牌呢?”

问苍天猛的一转头,恶狠狠的盯向谢邂,怒声道:“我一定会割了你的舌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哪会让他继续找谢邂出气,随口再度高喊道:“要赌我们就干脆赌大一点,我用金老板全部的身家财产,和我一条命,赌金老板的安全,以及你一只右手,你敢不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