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31 21:20:42

我顿时一愣,上次这青年出现的时候,绮月和锦瑟正在救爷爷奶奶,双方根本就没打照面,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过节,可我分明能感觉得出来,锦瑟对这青年,有着强烈的敌意。

那青年则冷哼一声道:“你找死!”

话一出口,陡然面色一变,我正以为他要对绮月出手,急忙护在绮月身前,谁知道那青年嗖的一下直接蹿起一丈多高,疾声说道:“不要说我来过这里。”话未落音,身形往横里一飘,人已经像一片羽毛一般,直接飘远。

随即再两三个提纵,身形已经消失不见,我们几人面面相嘘,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个状况。

紧接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就响了起来,笑声未落,声音已起:“大伙儿都在啊!”,人随声至,一个女子已经闪身落下,却是那九哥儿。

九哥儿今天不再是那副假小子的装扮了,一头长发披散了下来,乌黑亮泽的头发,只映衬的一张脸蛋儿雪白,身上换了套深色职业装,穿起了短裙,一身御姐范儿,只是那职业装好像不是她的尺码,胸脯处的纽扣好像都要崩开了。

当然,九哥儿就是九哥儿,如果就这样出场,未免有点对不起她女魔头的名称,所以她手里还提了个人头,脖子处的血迹还没干,显然是刚割下来没多久。

我们刚一看清楚,九哥儿就笑道:“你们都在这里,那我老公一定也在,快告诉我,我老公去哪了?”

我们几人瞬间明白了那青年为何忽然之间就像见了鬼似的逃跑了,敢情是在躲九哥儿,这倒是有趣,那青年看上去好像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副牛逼轰天的模样,一发现这九哥儿来了,却吓的马上就跑了,当真是一物降一物。

我们还没说话,兮儿就笑道:“美女姐姐,你提着个人头干什么啊?怪吓人的。”

我翻了翻白眼,刚才兮儿杀人的时候,可是一下眼睛都没眨,现在一转脸看见个人头都害怕起来了,从凶神到淑女的转变,可够快的哈!

九哥儿一听,顿时大乐道:“我美吗?你这小嘴,好甜啊!我还怕我老公不喜欢,特地装扮的女人一点了呢!”

说着话,将那人头一提道:“你说这家伙啊?刚才我向他打听我老公的去向,他明明知道却就不告诉我,企图趁机敲我一笔,还敢对我毛手毛脚,我就顺手将他脑袋割了下来,抓在手里忘了丢了。”

我们一听,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幸亏刚才没说不知道,要不还不知道什么下场呢!

锦瑟则直接跳出去,一指刚才那青年消失的方向,咯咯娇笑道:“美女姐姐,刚才姐夫确实来过这,现在又跑了,就是那个方向。”

九哥儿微微一笑,走到锦瑟面前,伸手一捏锦瑟的小脸蛋道:“好妹子,姐姐谢谢你,以后啊!只要发现他,你就告诉姐姐,姐姐一定亏待不了你,谁要是欺负你,跟姐姐说一声,姐姐把他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说着话,真的抬起一脚,将手中的人头踢飞了出去,“呼”的一声,一直落入远处的茫茫荒野之中。

锦瑟一听,顿时大乐,回头就看了谢邂一眼,谢邂面色一惨,都差点吓的跪下了,好在那九哥儿也就是一说,话一说完,身形一晃,已经顺着那青年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那九哥儿一走,谢邂顿时叫道:“我操!这都什么世道,女人怎么一个个的都和老虎似的,就没有温柔一点的?”

锦瑟笑道:“好!我可听见了,下次再见到美女姐姐,我就告诉她,说你背后骂她母老虎。”

谢邂顿时面色一苦,连连求饶,虽然九哥儿看在那青年的面子上不会真的杀了他,可这话如果真让九哥儿听见,谁知道她会怎么变着法儿整人。

我笑道:“这九哥儿,不是号称一代女魔头嘛!怎么跟个花痴似的!那大哥身手绝高,却被九哥儿追的到处跑,也是有意思。”

绮月幽幽说道:“两人互相喜欢呗!我听你们说过,那青年面冷心狠,杀起人来,就和砍瓜切菜差不多,九哥儿在奇门之中更是大名鼎鼎的女魔头,一般男人,哪里入得了她的眼,这青年无论身手、相貌、气度、魄力都是上上之选,九哥儿看上了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九哥儿这种人,一出生就是人上人,目空一切,任性妄为,胆大泼辣,所以在她的观念里,爱就是爱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所以表现的十分主动,那人心里多少也有点喜欢九哥儿,不然以它的功力,一刀杀了九哥儿就是,省的麻烦,他却只是躲着她,这就说明了他心里也有九哥儿,只是不愿意表露出来罢了。”

谢邂顿时笑道:“哎呦嘿!绮月你这小心理分析的,都快赶上心理医生了。”

兮儿接过话道:“那是当然!小姐在魔......学校时,那可是门门都是满分,心理活动推测,也是战斗中必不可少的一门功课,小姐早就掌握的滚瓜烂熟,就连老爷都夸小姐,说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儿。”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兮儿一脸都是自豪的光彩,看的出来,她是真心为绮月感到骄傲。

谢邂笑道:“吹!继续吹!天上到处都是牛在飞!你家老爷一辈子估计也就见过你家小姐一个人吧!如果他看见了我,马上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谁了。”

大家对于谢邂的厚脸皮,已经习惯了,顿时哄笑了起来,纷纷取笑谢邂不要脸,笑闹之中,金老板已经跑了出来,告诉我们说炸药已经装好了。

几人下了船,跑的远远的,金老板取出个遥控器来,伸手一按,顿时“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轰轰之声不断,炸药接连爆炸,瞬间将那艘巨大的木船炸成了无数木屑,漫天乱飞。

我吓了一跳,忽然杞人忧天了起来,感觉人类制造出来火药这玩意,迟早有一天会毁了人类自己。

可其余几人却纷纷欢呼雀跃起来,我也只好装出很开心的样子,大家庆祝了一会,就拔足前行。

这里虽然没有日月星辰,却也有光线,几人顺着船尾的方向疾走,一直走了五六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大家眼见出去有望,顿时大喜,奔到那镜子之前,才发现哪里是什么镜子,分明是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急速旋转的气流,在光合作用下泛出光亮来,看上去好像是一面大镜子似的。

我捡了个石块,随手丢了出去,那石块嗖的一下就被吸进了漩涡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我将心一狠,对大家说道:“我先闯出去试试看,如果没什么事,你们再接着来。”说完话一纵身就跳进了漩涡之中,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陡然身体一重,“啪”的一声直接摔在地上,急忙一翻身,抬头一看,却已经到了那废弃工厂之前。

我正想爬起来,一道白影嗖的一下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正好压在我的身上,不但将我压倒在地,嘴唇儿还直接碰上了我的嘴唇。

一股少女的幽幽体香,瞬间侵占了我的嗅觉,柔软的嘴唇,更使我脑海之中一炸,还没来及反应过来,那白影已经嘤咛一声,弹跳而起,手一捂脸跑向了一边,正是绮月。

而此时半空中又传来了谢邂的喊叫声:“接住我啊!我掉下来了。”

我一抬头,就看见谢邂扎手扎脚的掉了下来,急忙就地一个翻滚,弹身跳起躲开,就听“砰”的一声,谢邂摔了个结实。

我刚一站定,绮月就到了我身边,小声说道:“刚才的事,你不许告诉别人,不然你就死定了。”嘴里说着狠话,可脸上的红霞却依然还未消散。

我刚想点头答应,忽然灵机一动,笑道:“不想让锦瑟和兮儿知道也可以,你得付出点代价,明天我们就回去,明天晚上,我在村后等你。”

绮月一听,顿时粉脸通红,估计是想歪了,以为我这是提出了约会呢!实际上我只是想让她教我点奇门术而已,不过我也懒得解释,再说了,这个时候解释的话,反而煞风景,我情商可没那么低。

果然,绮月低声说道:“想的美!本姑娘是想约就约的嘛?玫瑰都没有一朵,一点诚意也没有嘛!再说了,这大冷的天,谁傻不愣的跟你去村后挨冻啊!”

我也起了捉狭之心,笑道:“怎么的?宾馆有暖气,去不?”

绮月顿时笑着追打起我来,谢邂则趴在地上大喊道:“你们两个!喂!说你们两个呢!有点良心好不好?过来扶我一把!”

说着话,锦瑟和兮儿、金老板也陡然出现了,绮月一闪就到了半空,拉着锦瑟和兮儿两人飞到一边,金老板则直接摔在了谢邂的身上,直将谢邂砸的龇牙咧嘴,一个劲的叫金老板赔钱。

第65章:一物降一物 -为 马正刚 大玉佩 加更!

我顿时一愣,上次这青年出现的时候,绮月和锦瑟正在救爷爷奶奶,双方根本就没打照面,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过节,可我分明能感觉得出来,锦瑟对这青年,有着强烈的敌意。

那青年则冷哼一声道:“你找死!”

话一出口,陡然面色一变,我正以为他要对绮月出手,急忙护在绮月身前,谁知道那青年嗖的一下直接蹿起一丈多高,疾声说道:“不要说我来过这里。”话未落音,身形往横里一飘,人已经像一片羽毛一般,直接飘远。

随即再两三个提纵,身形已经消失不见,我们几人面面相嘘,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个状况。

紧接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就响了起来,笑声未落,声音已起:“大伙儿都在啊!”,人随声至,一个女子已经闪身落下,却是那九哥儿。

九哥儿今天不再是那副假小子的装扮了,一头长发披散了下来,乌黑亮泽的头发,只映衬的一张脸蛋儿雪白,身上换了套深色职业装,穿起了短裙,一身御姐范儿,只是那职业装好像不是她的尺码,胸脯处的纽扣好像都要崩开了。

当然,九哥儿就是九哥儿,如果就这样出场,未免有点对不起她女魔头的名称,所以她手里还提了个人头,脖子处的血迹还没干,显然是刚割下来没多久。

我们刚一看清楚,九哥儿就笑道:“你们都在这里,那我老公一定也在,快告诉我,我老公去哪了?”

我们几人瞬间明白了那青年为何忽然之间就像见了鬼似的逃跑了,敢情是在躲九哥儿,这倒是有趣,那青年看上去好像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副牛逼轰天的模样,一发现这九哥儿来了,却吓的马上就跑了,当真是一物降一物。

我们还没说话,兮儿就笑道:“美女姐姐,你提着个人头干什么啊?怪吓人的。”

我翻了翻白眼,刚才兮儿杀人的时候,可是一下眼睛都没眨,现在一转脸看见个人头都害怕起来了,从凶神到淑女的转变,可够快的哈!

九哥儿一听,顿时大乐道:“我美吗?你这小嘴,好甜啊!我还怕我老公不喜欢,特地装扮的女人一点了呢!”

说着话,将那人头一提道:“你说这家伙啊?刚才我向他打听我老公的去向,他明明知道却就不告诉我,企图趁机敲我一笔,还敢对我毛手毛脚,我就顺手将他脑袋割了下来,抓在手里忘了丢了。”

我们一听,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幸亏刚才没说不知道,要不还不知道什么下场呢!

锦瑟则直接跳出去,一指刚才那青年消失的方向,咯咯娇笑道:“美女姐姐,刚才姐夫确实来过这,现在又跑了,就是那个方向。”

九哥儿微微一笑,走到锦瑟面前,伸手一捏锦瑟的小脸蛋道:“好妹子,姐姐谢谢你,以后啊!只要发现他,你就告诉姐姐,姐姐一定亏待不了你,谁要是欺负你,跟姐姐说一声,姐姐把他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说着话,真的抬起一脚,将手中的人头踢飞了出去,“呼”的一声,一直落入远处的茫茫荒野之中。

锦瑟一听,顿时大乐,回头就看了谢邂一眼,谢邂面色一惨,都差点吓的跪下了,好在那九哥儿也就是一说,话一说完,身形一晃,已经顺着那青年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那九哥儿一走,谢邂顿时叫道:“我操!这都什么世道,女人怎么一个个的都和老虎似的,就没有温柔一点的?”

锦瑟笑道:“好!我可听见了,下次再见到美女姐姐,我就告诉她,说你背后骂她母老虎。”

谢邂顿时面色一苦,连连求饶,虽然九哥儿看在那青年的面子上不会真的杀了他,可这话如果真让九哥儿听见,谁知道她会怎么变着法儿整人。

我笑道:“这九哥儿,不是号称一代女魔头嘛!怎么跟个花痴似的!那大哥身手绝高,却被九哥儿追的到处跑,也是有意思。”

绮月幽幽说道:“两人互相喜欢呗!我听你们说过,那青年面冷心狠,杀起人来,就和砍瓜切菜差不多,九哥儿在奇门之中更是大名鼎鼎的女魔头,一般男人,哪里入得了她的眼,这青年无论身手、相貌、气度、魄力都是上上之选,九哥儿看上了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九哥儿这种人,一出生就是人上人,目空一切,任性妄为,胆大泼辣,所以在她的观念里,爱就是爱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所以表现的十分主动,那人心里多少也有点喜欢九哥儿,不然以它的功力,一刀杀了九哥儿就是,省的麻烦,他却只是躲着她,这就说明了他心里也有九哥儿,只是不愿意表露出来罢了。”

谢邂顿时笑道:“哎呦嘿!绮月你这小心理分析的,都快赶上心理医生了。”

兮儿接过话道:“那是当然!小姐在魔......学校时,那可是门门都是满分,心理活动推测,也是战斗中必不可少的一门功课,小姐早就掌握的滚瓜烂熟,就连老爷都夸小姐,说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儿。”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兮儿一脸都是自豪的光彩,看的出来,她是真心为绮月感到骄傲。

谢邂笑道:“吹!继续吹!天上到处都是牛在飞!你家老爷一辈子估计也就见过你家小姐一个人吧!如果他看见了我,马上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谁了。”

大家对于谢邂的厚脸皮,已经习惯了,顿时哄笑了起来,纷纷取笑谢邂不要脸,笑闹之中,金老板已经跑了出来,告诉我们说炸药已经装好了。

几人下了船,跑的远远的,金老板取出个遥控器来,伸手一按,顿时“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轰轰之声不断,炸药接连爆炸,瞬间将那艘巨大的木船炸成了无数木屑,漫天乱飞。

我吓了一跳,忽然杞人忧天了起来,感觉人类制造出来火药这玩意,迟早有一天会毁了人类自己。

可其余几人却纷纷欢呼雀跃起来,我也只好装出很开心的样子,大家庆祝了一会,就拔足前行。

这里虽然没有日月星辰,却也有光线,几人顺着船尾的方向疾走,一直走了五六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大家眼见出去有望,顿时大喜,奔到那镜子之前,才发现哪里是什么镜子,分明是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急速旋转的气流,在光合作用下泛出光亮来,看上去好像是一面大镜子似的。

我捡了个石块,随手丢了出去,那石块嗖的一下就被吸进了漩涡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我将心一狠,对大家说道:“我先闯出去试试看,如果没什么事,你们再接着来。”说完话一纵身就跳进了漩涡之中,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陡然身体一重,“啪”的一声直接摔在地上,急忙一翻身,抬头一看,却已经到了那废弃工厂之前。

我正想爬起来,一道白影嗖的一下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正好压在我的身上,不但将我压倒在地,嘴唇儿还直接碰上了我的嘴唇。

一股少女的幽幽体香,瞬间侵占了我的嗅觉,柔软的嘴唇,更使我脑海之中一炸,还没来及反应过来,那白影已经嘤咛一声,弹跳而起,手一捂脸跑向了一边,正是绮月。

而此时半空中又传来了谢邂的喊叫声:“接住我啊!我掉下来了。”

我一抬头,就看见谢邂扎手扎脚的掉了下来,急忙就地一个翻滚,弹身跳起躲开,就听“砰”的一声,谢邂摔了个结实。

我刚一站定,绮月就到了我身边,小声说道:“刚才的事,你不许告诉别人,不然你就死定了。”嘴里说着狠话,可脸上的红霞却依然还未消散。

我刚想点头答应,忽然灵机一动,笑道:“不想让锦瑟和兮儿知道也可以,你得付出点代价,明天我们就回去,明天晚上,我在村后等你。”

绮月一听,顿时粉脸通红,估计是想歪了,以为我这是提出了约会呢!实际上我只是想让她教我点奇门术而已,不过我也懒得解释,再说了,这个时候解释的话,反而煞风景,我情商可没那么低。

果然,绮月低声说道:“想的美!本姑娘是想约就约的嘛?玫瑰都没有一朵,一点诚意也没有嘛!再说了,这大冷的天,谁傻不愣的跟你去村后挨冻啊!”

我也起了捉狭之心,笑道:“怎么的?宾馆有暖气,去不?”

绮月顿时笑着追打起我来,谢邂则趴在地上大喊道:“你们两个!喂!说你们两个呢!有点良心好不好?过来扶我一把!”

说着话,锦瑟和兮儿、金老板也陡然出现了,绮月一闪就到了半空,拉着锦瑟和兮儿两人飞到一边,金老板则直接摔在了谢邂的身上,直将谢邂砸的龇牙咧嘴,一个劲的叫金老板赔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