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0 09:05:58

我日,那竟是一只口红!

看外包装有些泛黄,应该放了有一段时间了吧?若是没猜错的话,我照片上的腮红和口红,就是这玩意给涂上去的。

我倒吸一口凉气,越发的感觉到这件事的不正常。同时心头暗暗后悔,早知道老子就不回那个帖子了。

明知道可能撞鬼了,不过我不能自暴自弃,再不找到实习机会,我毕业后只能要饭了。

为了彻底和这个帖子撇清关系,我立马把所有的回复和照片删了个干干净净。原本认为这样就没事儿了,可谁知道,整件事似乎在朝着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当天下午,我又接到了两个大企业的面试电话。结果可想而知,我被悲惨的刷了下来。

不知什么原因,现在我睁眼闭眼都是那个穿着蓝校服的女生,脑子里空荡荡的,好几次都没听到面试官说什么,有时候还突然在椅子上哆嗦一下,吓得面试官直瞪眼。

我现在恨透了那个帖子,真是恨不能把楼主给活活掐死。

“对了,那楼主,是不是已经死了?”回到宿舍之后,我立马开始搜索起来,十年前的今天,是不是有个女大学生跳楼坠亡。

不过,搜索出来的信息,全都是富士康工厂的十三连跳,根本就没有我们这所“野鸡大学”的新闻。

我心中舒坦了很多。如果05年大学里真的发生过学生跳楼的事,而且还是论坛直播的话,在网络媒体已经非常发达的那会儿,肯定会吵的满天飞,不至于现在连一条关于自杀的新闻都搜不到。

我心里安定了不少,觉得整件事都是我多想了,哪儿有鬼?虽然是自我安慰,不过却也起了不小的作用,至少我心里的恐惧削减了很多。

就在我浏览新闻的时候。宿舍的门被打开了,舍友王磊走了进来。我松了口气,心想今天晚上总算有人陪我过夜了,一个人在这宿舍里呆着,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们宿舍的学生,估计就剩我俩没找到实习机会了。那些找到实习机会的,都到公司住,不会在宿舍住。

这王磊胆比较小,看见美女和面试老师都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全乎的话,正是这性格上的缺陷,才让他单身至今。

我还没来得及跟王磊打招呼,王磊却立刻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一看这孙子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准没憋着好屁,我立马追上去,用胳膊揽住王磊的脖子:“磊子,干嘛去?”

我分明感觉到在我抱住王磊脖子的时候,他全身都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我……我去拉屎。”王磊说道。

我又怎么可能搞不懂王磊的心思?这家伙跟其余那些同学一样,是看见我“发”在论坛上的照片了。

“拉屎不着急,走,咱俩多长时间没交流感情了,今天晚上买点卤菜,陪我一醉方休吧。”我笑着说道。

王磊却被吓的差点哭了起来:“我说宋哥,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今天晚上真有事儿。”

“有个狗屁的事儿?”我骂了一句,而后把王磊往床上一扔。王磊跟个娘们儿似的蜷缩在床上,惶恐不安的四处望了一圈:“宋哥,你到底想干啥?我真有事儿。”

“你小子至于害怕成这样吗?”我问道:“是不是看见论坛上我的照片了?”

王磊立刻点了点头:“宋哥,我知道你胆子大,可也没想到你胆子竟然大到这种程度……”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哦,你小子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来这王磊,肯定知道些什么。

王磊说道:“宋哥,你得向我保证,我跟你说了,你得放我走。”

“没问题。”我爽快的答应了。

“其实,那个帖子,是咱们学校有名的……鬼帖啊。”王磊结结巴巴的说道。

“哦,是不是楼主每年都在鬼节凌晨的时候回帖,就让人误会成鬼帖了?”我问道。

“当然不是,这太低级了,科学能解释的过去。唯一让人不解的是,那几张照片。”王磊的声音都嘶哑了,看来这件事,曾经对他造成了极大的恐惧。

“那几张照片怎么了?”我问道。

“你打开论坛看看帖子。”王磊说道:“把照片原件保存下来。”

我按王磊的说法,搜索着打开帖子,然后把照片原件复制到桌面:“然后呢?”

“放大照片,仔细看照片右边的脚趾!”王磊跟我说道。

“嗯?”我皱了皱眉头,知道接下来我可能看到的情景,有点少儿不宜。

不过当我将照片放到最大的时候,照片带给我的心理预期,远超我的想象。我一下从椅子上跌翻,差点没失声尖叫:“我草,这怎么回事儿?”

王磊说道:“宋哥,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走个屁,不能走。”我说道:“今天无论如何,你得陪老子,谁让你吓老子的。”

王磊却愤怒的道:“宋哥,你不讲信用啊你,无论如何,今天我必须得走。”

说着,这货就准备冲出去。

不过这家伙又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对手?我把王磊抱住,就压在了床上,冷笑的道:“你小子到底留还是不留?你若是不留,待会儿我就用你的论坛号去回帖,还要把你照片给发上去。”

王磊气坏了:“宋哥,你……你咋这么不要脸?”

“没办法。”我叹了口气:“为了保命,只能脸皮厚了。这不是你一直教我的吗?现在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这会儿,我已经确定那帖子有问题了,被那么多学生称之为鬼帖,也不为过。虽然这件事用科学也能勉强解释的通,不过我心里还是膈应的慌,根本就不相信这是有人故意搞恶作剧。

刚才放大照片,按王磊说的,我仔细看女孩脚趾,竟发现挂了一张很小的卡片。那上边还有很清晰的小字,凑到桌面上,才发现上边写着“江宁殡仪馆七号”。

人看见这一行字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尸体是从殡仪馆跑出来的,能不吓人吗?不过稍稍恢复了一下理智,我也就没有刚才那么慌张了。

说不定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弄了张殡仪馆尸牌呢?

据说十年前,这个帖子刚出来的时候,全校都炸开了锅,甚至连校长都惊动了,民警也来调查了几回。不过到最后都不了了之了,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甚至有传言说,谁敢在自杀直播后面回复,就会在鬼节那天被找替身。虽然听着像唬人,可身为当事人的我,总觉得这种事儿不像是假的。

“宋哥,那帖子我看了,我觉得你八成被鬼给盯上了,你现在还是自求多福吧。”王磊说道。

“放屁,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我骂道。

“那要是没鬼,为啥你的照片会出现在论坛上?别告诉我,你深更半夜的执意跑到教学楼顶玩自拍。”王磊咄咄逼人的问道。

是啊,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无言以对。如果没鬼,照片的事儿还真解释不通。

我说道:“王磊,大学四年我把你当亲哥们,你把我当什么?”

“我靠,谁说咱俩不是亲哥们,我跟他拼命。”王磊相当义气的说道。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点点头:“睡觉。”

王磊浑身一哆嗦:“宋哥,啥意思?你还真准备继续在这儿睡啊。”

“是啊。”我说道:“怎么了?”

“我去。”王磊吓的脸色苍白:“你就不怕那东西找上你?然后又带你上去拍那种照片?你好歹也换个地方住啊。”

我说道:“行了,别自己吓自己了,现在都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鬼呢。再说了,就算真的有鬼,她也是冲我来的。今天晚上你幸苦点,只要看见我离开上铺,就赶紧叫醒我,明白了吗?”

王磊此刻已经被我的大胆想法给吓坏了,非但不躲着,反倒还要迎头直上。

这家伙还摸了摸我额头,看看我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对于王磊的胆小,我嗤之以鼻。不过我有他的帐号为要挟,好歹把王磊给挽留住了。而且答应万一有危险,他可以先逃跑。

再说了,这里是宿舍,就算真的搞出点动静,那么多人呢,支应一声就能跑出来一大群阳刚正直的光棍,不怕闹出啥大纰漏来。

我这一觉睡的是格外的香甜,早晨睁开眼,看着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我心中是无比的舒坦。看来我昨天晚上的选择是对的,我留下来了,那东西没敢再来找我。

因为鬼不都是怕胆大的人吗?

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喊醒王磊。可这时我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脚怎么有点挤得慌?

我低头一看,瞬间发出一声惨叫,同时用力的踢蹬着腿,大声喊着救命,救命。

第二章 校园第一鬼帖

我日,那竟是一只口红!

看外包装有些泛黄,应该放了有一段时间了吧?若是没猜错的话,我照片上的腮红和口红,就是这玩意给涂上去的。

我倒吸一口凉气,越发的感觉到这件事的不正常。同时心头暗暗后悔,早知道老子就不回那个帖子了。

明知道可能撞鬼了,不过我不能自暴自弃,再不找到实习机会,我毕业后只能要饭了。

为了彻底和这个帖子撇清关系,我立马把所有的回复和照片删了个干干净净。原本认为这样就没事儿了,可谁知道,整件事似乎在朝着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当天下午,我又接到了两个大企业的面试电话。结果可想而知,我被悲惨的刷了下来。

不知什么原因,现在我睁眼闭眼都是那个穿着蓝校服的女生,脑子里空荡荡的,好几次都没听到面试官说什么,有时候还突然在椅子上哆嗦一下,吓得面试官直瞪眼。

我现在恨透了那个帖子,真是恨不能把楼主给活活掐死。

“对了,那楼主,是不是已经死了?”回到宿舍之后,我立马开始搜索起来,十年前的今天,是不是有个女大学生跳楼坠亡。

不过,搜索出来的信息,全都是富士康工厂的十三连跳,根本就没有我们这所“野鸡大学”的新闻。

我心中舒坦了很多。如果05年大学里真的发生过学生跳楼的事,而且还是论坛直播的话,在网络媒体已经非常发达的那会儿,肯定会吵的满天飞,不至于现在连一条关于自杀的新闻都搜不到。

我心里安定了不少,觉得整件事都是我多想了,哪儿有鬼?虽然是自我安慰,不过却也起了不小的作用,至少我心里的恐惧削减了很多。

就在我浏览新闻的时候。宿舍的门被打开了,舍友王磊走了进来。我松了口气,心想今天晚上总算有人陪我过夜了,一个人在这宿舍里呆着,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们宿舍的学生,估计就剩我俩没找到实习机会了。那些找到实习机会的,都到公司住,不会在宿舍住。

这王磊胆比较小,看见美女和面试老师都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全乎的话,正是这性格上的缺陷,才让他单身至今。

我还没来得及跟王磊打招呼,王磊却立刻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一看这孙子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准没憋着好屁,我立马追上去,用胳膊揽住王磊的脖子:“磊子,干嘛去?”

我分明感觉到在我抱住王磊脖子的时候,他全身都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我……我去拉屎。”王磊说道。

我又怎么可能搞不懂王磊的心思?这家伙跟其余那些同学一样,是看见我“发”在论坛上的照片了。

“拉屎不着急,走,咱俩多长时间没交流感情了,今天晚上买点卤菜,陪我一醉方休吧。”我笑着说道。

王磊却被吓的差点哭了起来:“我说宋哥,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今天晚上真有事儿。”

“有个狗屁的事儿?”我骂了一句,而后把王磊往床上一扔。王磊跟个娘们儿似的蜷缩在床上,惶恐不安的四处望了一圈:“宋哥,你到底想干啥?我真有事儿。”

“你小子至于害怕成这样吗?”我问道:“是不是看见论坛上我的照片了?”

王磊立刻点了点头:“宋哥,我知道你胆子大,可也没想到你胆子竟然大到这种程度……”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哦,你小子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来这王磊,肯定知道些什么。

王磊说道:“宋哥,你得向我保证,我跟你说了,你得放我走。”

“没问题。”我爽快的答应了。

“其实,那个帖子,是咱们学校有名的……鬼帖啊。”王磊结结巴巴的说道。

“哦,是不是楼主每年都在鬼节凌晨的时候回帖,就让人误会成鬼帖了?”我问道。

“当然不是,这太低级了,科学能解释的过去。唯一让人不解的是,那几张照片。”王磊的声音都嘶哑了,看来这件事,曾经对他造成了极大的恐惧。

“那几张照片怎么了?”我问道。

“你打开论坛看看帖子。”王磊说道:“把照片原件保存下来。”

我按王磊的说法,搜索着打开帖子,然后把照片原件复制到桌面:“然后呢?”

“放大照片,仔细看照片右边的脚趾!”王磊跟我说道。

“嗯?”我皱了皱眉头,知道接下来我可能看到的情景,有点少儿不宜。

不过当我将照片放到最大的时候,照片带给我的心理预期,远超我的想象。我一下从椅子上跌翻,差点没失声尖叫:“我草,这怎么回事儿?”

王磊说道:“宋哥,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走个屁,不能走。”我说道:“今天无论如何,你得陪老子,谁让你吓老子的。”

王磊却愤怒的道:“宋哥,你不讲信用啊你,无论如何,今天我必须得走。”

说着,这货就准备冲出去。

不过这家伙又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对手?我把王磊抱住,就压在了床上,冷笑的道:“你小子到底留还是不留?你若是不留,待会儿我就用你的论坛号去回帖,还要把你照片给发上去。”

王磊气坏了:“宋哥,你……你咋这么不要脸?”

“没办法。”我叹了口气:“为了保命,只能脸皮厚了。这不是你一直教我的吗?现在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这会儿,我已经确定那帖子有问题了,被那么多学生称之为鬼帖,也不为过。虽然这件事用科学也能勉强解释的通,不过我心里还是膈应的慌,根本就不相信这是有人故意搞恶作剧。

刚才放大照片,按王磊说的,我仔细看女孩脚趾,竟发现挂了一张很小的卡片。那上边还有很清晰的小字,凑到桌面上,才发现上边写着“江宁殡仪馆七号”。

人看见这一行字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尸体是从殡仪馆跑出来的,能不吓人吗?不过稍稍恢复了一下理智,我也就没有刚才那么慌张了。

说不定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弄了张殡仪馆尸牌呢?

据说十年前,这个帖子刚出来的时候,全校都炸开了锅,甚至连校长都惊动了,民警也来调查了几回。不过到最后都不了了之了,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甚至有传言说,谁敢在自杀直播后面回复,就会在鬼节那天被找替身。虽然听着像唬人,可身为当事人的我,总觉得这种事儿不像是假的。

“宋哥,那帖子我看了,我觉得你八成被鬼给盯上了,你现在还是自求多福吧。”王磊说道。

“放屁,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我骂道。

“那要是没鬼,为啥你的照片会出现在论坛上?别告诉我,你深更半夜的执意跑到教学楼顶玩自拍。”王磊咄咄逼人的问道。

是啊,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无言以对。如果没鬼,照片的事儿还真解释不通。

我说道:“王磊,大学四年我把你当亲哥们,你把我当什么?”

“我靠,谁说咱俩不是亲哥们,我跟他拼命。”王磊相当义气的说道。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点点头:“睡觉。”

王磊浑身一哆嗦:“宋哥,啥意思?你还真准备继续在这儿睡啊。”

“是啊。”我说道:“怎么了?”

“我去。”王磊吓的脸色苍白:“你就不怕那东西找上你?然后又带你上去拍那种照片?你好歹也换个地方住啊。”

我说道:“行了,别自己吓自己了,现在都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鬼呢。再说了,就算真的有鬼,她也是冲我来的。今天晚上你幸苦点,只要看见我离开上铺,就赶紧叫醒我,明白了吗?”

王磊此刻已经被我的大胆想法给吓坏了,非但不躲着,反倒还要迎头直上。

这家伙还摸了摸我额头,看看我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对于王磊的胆小,我嗤之以鼻。不过我有他的帐号为要挟,好歹把王磊给挽留住了。而且答应万一有危险,他可以先逃跑。

再说了,这里是宿舍,就算真的搞出点动静,那么多人呢,支应一声就能跑出来一大群阳刚正直的光棍,不怕闹出啥大纰漏来。

我这一觉睡的是格外的香甜,早晨睁开眼,看着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我心中是无比的舒坦。看来我昨天晚上的选择是对的,我留下来了,那东西没敢再来找我。

因为鬼不都是怕胆大的人吗?

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喊醒王磊。可这时我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脚怎么有点挤得慌?

我低头一看,瞬间发出一声惨叫,同时用力的踢蹬着腿,大声喊着救命,救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