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31 09:00:03

司机冷声道:“别下车,那是死人。”

说着,司机不由分说,一下就把我给拽回来,同时关闭车门,然后急匆匆的开车。我被丢在座位上,惊恐的朝杜小翠望去,却惊骇的发现杜小翠早就已经没了踪影。

小翠呢?杜小翠上哪去了?我好一阵担心,四处寻找起来,可依旧没有找到她。

我心中一阵绝望,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恐惧,因为我忽然意识到,貌似刚才我跟司机说话了。

鬼师爷来的时候再三叮嘱我,没事儿千万不要说话。可是我刚才说话了,触犯了禁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我心中好一阵担心。

咯咯,咯咯!

这时,我耳畔再次传来先前小女孩的笑声,我下意识的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我身边竟站着一个小姑娘。

等等,不对啊,如果车上有人的话,我先前怎么可能会没注意到?这小姑娘什么时候上来的?

“大哥哥,我能坐你旁边吗?”小姑娘问道。

不知怎么回事,这小姑娘根本就没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的感觉,反倒是死气沉沉的。

不过好在我能看见她,知道她是个人,也能给我做伴,便说道:“嗯,行。”

小姑娘就坐在了我座位旁边。她看上去挺开心的,一路上都在哼着歌,不过听着听着,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她唱的歌,分明是恐怖童谣《妹妹背着洋娃娃》。

这首歌的歌词大意是,妹妹背着洋娃娃到花园里去玩,杜鹃看见小女孩一直都在哭泣,就问小女孩为什么哭?小女孩儿说他爸爸把妈妈的头给砍了,然后又把妹妹的皮剥下来,做成了布娃娃……

我日你姐啊,深更半夜的在这种地方唱这种歌,是不是想吓死老子。我小声说道:“小妹妹,你别唱了好不好?对了,你爸爸妈妈呢?你怎么不和你爸爸妈妈在一块?”

小姑娘停止唱歌,高兴的看着我道:“叔叔,你想见我爸爸妈妈吗?”

我刚想点头,却忽然意识到一丝不对劲。小姑娘的屁股,貌似并没有挨着座位。

她是鬼!

这个认知让我头皮发麻,我觉得呼吸都快不顺畅了。而小姑娘却依旧笑着问道:“叔叔,你想见我爸爸妈妈吗?”

此刻,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小姑娘的身份。之前公交站牌的告示上,不是说一家三口车祸死了吗?而且她的笑声,和我在公交站台听到的笑声是一模一样的。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小姑娘应该是车祸死去的吧?那她爸爸妈妈应该也死去了。若是我说想见她爸爸妈妈,那我就得死啊。

所以我连连摇头,说不想见。

小姑娘听了很是失望,只是继续坐在旁边唱歌,而且唱的依旧是那首《妹妹背着洋娃娃》。

我不敢再理会小姑娘了,既然小姑娘没有伤害我,那就证明她还没这个本事。我继续稳坐在座位上,谨慎的盯着前方的路。

我尽量不说话,这样对方应该就没办法奈何我了吧?

小姑娘期间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要么是点头笑笑,要么是摇头,都没有回答她。我不知道回答她之后,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

小姑娘对我的默不作声,也是觉得挺失望,坐了一会儿之后,就走回去了。而在她离开座位后,我再回头望的时候,发现后边的整排椅子空荡荡的,一个活人都没有。

我知道,刚才自己遇到鬼了。我深呼吸一口气,心想妈的,这辆车真他娘的邪性!

就在此时,我忽然发现前方路边又有一个人影在招手,立马定睛细看。我的天,那不是杜小翠吗?这条路上根本就没有其他车,杜小翠步行怎么会跑到公交车的前头,我这才意识到杜小翠是真的不对劲。

不过司机根本就没理会杜小翠的招手,只是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我松了口气,无论如何,我是不敢再相信高速路边的任何一个人了。她根本就不是杜小翠,只是想害我的鬼,就好像刚才坐在我旁边的小姑娘一样。

公交车继续飞驰,我忽然发现,前方又出现了杜小翠,只不过她这次并不是在路边招手,而是站在了路中间,冲司机不断的摆手。

我立马惊出了一头冷汗,虽说明知道这个杜小翠有问题,可眼睁睁的看着车撞上去,我这心里同样不是滋味……

就在我心理挣扎的时候,司机连油门都没松,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杜小翠身上。结果杜小翠瞬间就被撞的支离破碎,不过我回头看去,马路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血液。

我松了口气,总算是解决了。

现在我只求公交车快点到站,否则我没被鬼害死,也给活活吓死了,这车太他妈不正常了。

没想到车开了一段时间,后边忽然响起了一个老大爷的声音:“司机师傅,麻烦你停下车。”

我这次连头都没回,因为我知道这老大爷,肯定也不是人。

司机师傅停了车,然后车厢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没多大会儿的功夫,那个拄着拐杖的大爷,就走到了我身边。他给人的感觉,同样是死气沉沉的,这种感觉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啪嗒!

那大爷的拐杖忽然落在了地上,大爷连忙伸手扶住车门,气喘吁吁的望着我:“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捡下拐杖,人老了,连弯腰都困难。”

我心想捡拐杖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弯下腰帮大爷捡了起来。

不过,我这一捡却出了事,我一弯腰,倒扣在脑袋上的头盖骨立马就掉了下来。在头盖骨掉下来的瞬间,我分明听见大爷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连忙抬头看,却发现大爷的表情立马收敛了起来,哪里有在笑。

那会儿我是紧张坏了,哪儿顾得上太多,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捡头盖骨。

我捡起头盖骨,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那大爷已经不见了。我也没有多想,立马就把头盖骨重新放回脑袋上。这可是保命的玩意,千万不能丢了。

不过我还是有点小担心,刚才头盖骨掉了,会不会有影响。

嘿嘿嘿,嘿嘿嘿!这会儿我忽然发现,我的喉咙中竟发出一阵冷笑的声音,而这声音,根本就不是我的,听着反倒像是刚才那个让我捡拐杖的大爷的。

我想扭头看看,瞧瞧那老大爷是不是在我身后。不过在我准备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我的身子根本就不受我的控制了,我想扭头,却并未成功。

我惊出了一头冷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瞧见“自己”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把头伸出车窗。

我日啊,我这是要做什么?我急坏了,奈何这会儿身体不是我的,根本没办法控制。

就在我无比紧张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竟有一棵大树,若是我再不把脑袋给缩回来的话,估计就尸首分离了。

我声嘶力竭的喊叫,可是根本不管用,也没人救我。我的脑子嗡嗡的响,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太多的问题。

近了,越来越近了,我甚至能感觉到脑袋即将撞在大树上所带来的一丝痛意。

砰!

我只觉得脑门子一热,一股剧烈的疼痛,瞬间弥漫全身,紧接着我就不省人事,倒在了椅子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缓缓睁开眼。睁开眼第一个感觉,就是痛,强烈的痛意,侵蚀着我的身心。我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我记得我好像是脑袋撞在了大树上,那么这会儿我应该死了,我现在是在哪里?地狱吗?十有八九是这样了。

等等,不对啊,这里并不像地狱,我似乎还在公交车上。我摸了一下脑袋,发现黏糊糊的,放在眼前一看,全是血,好像并没有死,只是脑袋擦破了点皮。

我连忙站起来,四处观望。发现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车子就停在了撞我脑袋的大树旁边,整辆公交车鸦雀无声,很是诡异。

我连忙去找司机,还好,司机师傅这会儿正坐在驾驶座上抽烟。

我问道:“师傅,怎么不走了?”

司机说道:“到站了,下车。”

“到站了?”我看着车外静谧的黑夜,有些没底气的问道:“这里就是小义湾?”

第二十六章 别下车,会死人

司机冷声道:“别下车,那是死人。”

说着,司机不由分说,一下就把我给拽回来,同时关闭车门,然后急匆匆的开车。我被丢在座位上,惊恐的朝杜小翠望去,却惊骇的发现杜小翠早就已经没了踪影。

小翠呢?杜小翠上哪去了?我好一阵担心,四处寻找起来,可依旧没有找到她。

我心中一阵绝望,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恐惧,因为我忽然意识到,貌似刚才我跟司机说话了。

鬼师爷来的时候再三叮嘱我,没事儿千万不要说话。可是我刚才说话了,触犯了禁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我心中好一阵担心。

咯咯,咯咯!

这时,我耳畔再次传来先前小女孩的笑声,我下意识的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我身边竟站着一个小姑娘。

等等,不对啊,如果车上有人的话,我先前怎么可能会没注意到?这小姑娘什么时候上来的?

“大哥哥,我能坐你旁边吗?”小姑娘问道。

不知怎么回事,这小姑娘根本就没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的感觉,反倒是死气沉沉的。

不过好在我能看见她,知道她是个人,也能给我做伴,便说道:“嗯,行。”

小姑娘就坐在了我座位旁边。她看上去挺开心的,一路上都在哼着歌,不过听着听着,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她唱的歌,分明是恐怖童谣《妹妹背着洋娃娃》。

这首歌的歌词大意是,妹妹背着洋娃娃到花园里去玩,杜鹃看见小女孩一直都在哭泣,就问小女孩为什么哭?小女孩儿说他爸爸把妈妈的头给砍了,然后又把妹妹的皮剥下来,做成了布娃娃……

我日你姐啊,深更半夜的在这种地方唱这种歌,是不是想吓死老子。我小声说道:“小妹妹,你别唱了好不好?对了,你爸爸妈妈呢?你怎么不和你爸爸妈妈在一块?”

小姑娘停止唱歌,高兴的看着我道:“叔叔,你想见我爸爸妈妈吗?”

我刚想点头,却忽然意识到一丝不对劲。小姑娘的屁股,貌似并没有挨着座位。

她是鬼!

这个认知让我头皮发麻,我觉得呼吸都快不顺畅了。而小姑娘却依旧笑着问道:“叔叔,你想见我爸爸妈妈吗?”

此刻,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小姑娘的身份。之前公交站牌的告示上,不是说一家三口车祸死了吗?而且她的笑声,和我在公交站台听到的笑声是一模一样的。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小姑娘应该是车祸死去的吧?那她爸爸妈妈应该也死去了。若是我说想见她爸爸妈妈,那我就得死啊。

所以我连连摇头,说不想见。

小姑娘听了很是失望,只是继续坐在旁边唱歌,而且唱的依旧是那首《妹妹背着洋娃娃》。

我不敢再理会小姑娘了,既然小姑娘没有伤害我,那就证明她还没这个本事。我继续稳坐在座位上,谨慎的盯着前方的路。

我尽量不说话,这样对方应该就没办法奈何我了吧?

小姑娘期间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要么是点头笑笑,要么是摇头,都没有回答她。我不知道回答她之后,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

小姑娘对我的默不作声,也是觉得挺失望,坐了一会儿之后,就走回去了。而在她离开座位后,我再回头望的时候,发现后边的整排椅子空荡荡的,一个活人都没有。

我知道,刚才自己遇到鬼了。我深呼吸一口气,心想妈的,这辆车真他娘的邪性!

就在此时,我忽然发现前方路边又有一个人影在招手,立马定睛细看。我的天,那不是杜小翠吗?这条路上根本就没有其他车,杜小翠步行怎么会跑到公交车的前头,我这才意识到杜小翠是真的不对劲。

不过司机根本就没理会杜小翠的招手,只是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我松了口气,无论如何,我是不敢再相信高速路边的任何一个人了。她根本就不是杜小翠,只是想害我的鬼,就好像刚才坐在我旁边的小姑娘一样。

公交车继续飞驰,我忽然发现,前方又出现了杜小翠,只不过她这次并不是在路边招手,而是站在了路中间,冲司机不断的摆手。

我立马惊出了一头冷汗,虽说明知道这个杜小翠有问题,可眼睁睁的看着车撞上去,我这心里同样不是滋味……

就在我心理挣扎的时候,司机连油门都没松,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杜小翠身上。结果杜小翠瞬间就被撞的支离破碎,不过我回头看去,马路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血液。

我松了口气,总算是解决了。

现在我只求公交车快点到站,否则我没被鬼害死,也给活活吓死了,这车太他妈不正常了。

没想到车开了一段时间,后边忽然响起了一个老大爷的声音:“司机师傅,麻烦你停下车。”

我这次连头都没回,因为我知道这老大爷,肯定也不是人。

司机师傅停了车,然后车厢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没多大会儿的功夫,那个拄着拐杖的大爷,就走到了我身边。他给人的感觉,同样是死气沉沉的,这种感觉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啪嗒!

那大爷的拐杖忽然落在了地上,大爷连忙伸手扶住车门,气喘吁吁的望着我:“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捡下拐杖,人老了,连弯腰都困难。”

我心想捡拐杖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弯下腰帮大爷捡了起来。

不过,我这一捡却出了事,我一弯腰,倒扣在脑袋上的头盖骨立马就掉了下来。在头盖骨掉下来的瞬间,我分明听见大爷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连忙抬头看,却发现大爷的表情立马收敛了起来,哪里有在笑。

那会儿我是紧张坏了,哪儿顾得上太多,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捡头盖骨。

我捡起头盖骨,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那大爷已经不见了。我也没有多想,立马就把头盖骨重新放回脑袋上。这可是保命的玩意,千万不能丢了。

不过我还是有点小担心,刚才头盖骨掉了,会不会有影响。

嘿嘿嘿,嘿嘿嘿!这会儿我忽然发现,我的喉咙中竟发出一阵冷笑的声音,而这声音,根本就不是我的,听着反倒像是刚才那个让我捡拐杖的大爷的。

我想扭头看看,瞧瞧那老大爷是不是在我身后。不过在我准备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我的身子根本就不受我的控制了,我想扭头,却并未成功。

我惊出了一头冷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瞧见“自己”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把头伸出车窗。

我日啊,我这是要做什么?我急坏了,奈何这会儿身体不是我的,根本没办法控制。

就在我无比紧张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竟有一棵大树,若是我再不把脑袋给缩回来的话,估计就尸首分离了。

我声嘶力竭的喊叫,可是根本不管用,也没人救我。我的脑子嗡嗡的响,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太多的问题。

近了,越来越近了,我甚至能感觉到脑袋即将撞在大树上所带来的一丝痛意。

砰!

我只觉得脑门子一热,一股剧烈的疼痛,瞬间弥漫全身,紧接着我就不省人事,倒在了椅子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缓缓睁开眼。睁开眼第一个感觉,就是痛,强烈的痛意,侵蚀着我的身心。我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我记得我好像是脑袋撞在了大树上,那么这会儿我应该死了,我现在是在哪里?地狱吗?十有八九是这样了。

等等,不对啊,这里并不像地狱,我似乎还在公交车上。我摸了一下脑袋,发现黏糊糊的,放在眼前一看,全是血,好像并没有死,只是脑袋擦破了点皮。

我连忙站起来,四处观望。发现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车子就停在了撞我脑袋的大树旁边,整辆公交车鸦雀无声,很是诡异。

我连忙去找司机,还好,司机师傅这会儿正坐在驾驶座上抽烟。

我问道:“师傅,怎么不走了?”

司机说道:“到站了,下车。”

“到站了?”我看着车外静谧的黑夜,有些没底气的问道:“这里就是小义湾?”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