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31 10:00:05

司机点点头:“对,赶紧下车,我要回去了。”

我那叫一阵胆战心惊,让我深更半夜的在这地方下车?

原本想着到了小义湾,至少能找到一户人家暂时先住着。可我万万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将我丢在公路边。这四周黑灯瞎火的,连一户人家都没有啊。

我连忙问司机:“师傅,这小义湾怎么走?”

司机说道:“往前走就行,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了。”

“那里有旅馆吗?”我问道。

“旅馆?”司机一下子就笑了:“有旅馆,不过就怕你住不起。”

都这会儿了,我还在乎那点钱?所以我说没事,贵点也无所谓。还让他送我一程,大不了我多给点车费,我一个人实在是不敢在这样的公路上走。

司机冷笑道:“小伙子,听我一句劝,你最好还是别去那种地方了。至少,我是不敢过去的,顶多送你到这里。”

我连忙问道:“司机师傅,莫非前边的路有问题?”

司机掐灭了烟说道:“问题大了,我劝你最好别去。行了,你要是回去,我捎你一程。要是不回去,就赶紧下车。”

既然来了,又怎么能回去呢?而且我觉得即便我回去了,也是个死。先不说论坛上那个女鬼,单单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也能把我给折腾死。

所以我最后谢绝了司机的好意,自己下车了。

公交车很快就开走了,孤零零的夜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深呼吸一口气,目光迥然的盯着前方。前方是一片漆黑,真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他娘的甚至连手电筒都没有准备,让我抹黑走这条路,那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过好在我急中生智,连忙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

有了亮光,我也松了口气,背着双肩包就往前走。不知道小哥在哪儿?到了小义湾我还得挨家挨户的打听。

这里是郊区,路很难走,而且好像刚下过一场雨,地面泥泞不堪,好几次我都差点陷进泥窝窝里,感觉自己的脚丫子都湿透了。

这该死的路,一路上我不停的咒骂。

好在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我发现前面有灯光。有灯光就有人家,我心中安稳了不少。

可正走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吱吱呀呀的推车声音。有很多搞蔬菜大棚的都是晚上干活,我也没在意。只是在那声音靠近了之后,我只能看见一道黑影,就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大叔,前边是小义湾吗?”

不过没有人回答我,那声音一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我也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可走着走着,身后竟又传来了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我心头一跳:“怎么回事?我刚才不是遇到过那个大叔了吗?”

等到那大叔靠近之后,我决定问问。不过跟之前一样,大叔根本不理我。

我知道情况有点不对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而让我感到头疼的是,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我惊骇的发现那声音又出现了,我停了下来,仔细观察四周,才发现,我他妈竟一直在原地打转。

鬼打墙,我肯定是遇到鬼打墙了。我倒吸一口凉气,小时候听爷爷说,童子尿能对付鬼打墙,就决定尝试一番。

不过仔细一想,我的心就凉了大半截,因为我现在已经不是处男了,爷爷说只有童子尿才管用。

管不了那么多了,撒尿吧!我一咬牙,扒开了裤裆,就准备撒尿。

可没想到我刚掏出东西,却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宋忠?”

而且这声音我熟悉,正是王玉莲的。

我被吓的全身一阵哆嗦,然后快速转身,发现挎着粉色小包的王玉莲,正穿着牛仔短裙,站在我身后不远处。此时她一脸羞红,扭过头不看我。

“哎,玉莲,你怎么在这儿?”我大吃一惊。

王玉莲娇羞的说道:“宋哥,你……你能不能提上裤子再说话?”

我顿时大窘,刚才王玉莲的声音带给我的惊喜太大了,我一时半会儿竟没反应过来。我连忙提起裤子,把裤带系上了,一脸歉意的道:“抱歉啊玉莲,刚才我没注意。”

王玉莲道:“宋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说道:“我来找一个人,对了玉莲,你不是要回老家吗?怎么会来小义湾。”

王玉莲说道:“这里就是我老家,咱们学校教务处主任开车送我来的,深更半夜的,宋哥你不会走路来的吧?”

我说我坐公交车来的。

王玉莲大惊:“这个地方从来都没通过公交车,我一般都是在市区打摩的。”

我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释然,说道:“那辆是报废车,只有晚上才开,可能你们不知道吧。”

王玉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可能吧。”

“玉莲,刚才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大叔走过去。”我问道。

我这么一问,王玉莲立马就急了:“那大叔长什么样?”

“看不清,就知道他推着个独轮车,声音吱吱呀呀的。”我回忆道。

王玉莲听完之后,脸色立马变得非常不好,她一把扯住我的胳膊,说道:“宋哥,快跟我走。”

看王玉莲的紧张模样,我就知道那大叔肯定有问题。我连忙问道:“玉莲,你跟我说说那大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玉莲说道:“宋哥,你别问了,知道的多了对你也不好,快跟我走吧。”

我听王玉莲的语气,就知道这件事有蹊跷,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就跟着王玉莲走了。

说来也真是奇怪,我们这次往前走,再没碰到那个奇怪的大叔。

王玉莲拽着我,一口气就跑到了亮光处。我这才发现,原来那亮光果真是一户人家,只不过那户人家破破烂烂的。如果不是里边还亮着灯,我肯定会怀疑这户人家根本就没住人。

王玉莲这才松开了我的手,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是我二伯家,我二伯脾气有点古怪,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今天晚上咱们就暂时在这里睡吧!”

我点了点头:“嗯,好。”

王玉莲上前敲敲门,屋子里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谁啊?”

王玉莲笑道:“是我啊二伯。”

那苍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玉莲回来了,我这就给你开门。”

说着,我就听见里边传来一阵动静,好像是翻箱倒柜的声音。我很纳闷,这大半夜的,玉莲她二伯翻箱倒柜找什么呢?

等到那阵声音终于停止,门就被打开了。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臭,一股熏天臭气从房间里边释放出来,熏得我接连咳嗽了好几声。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分明就是公共厕所。

然后我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屋里的人,发现这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不过这老人和别家老人有所不同,因为我发现他的脸上油腻腻的,好像是涂了一层大宝SOD蜜。

看见我和王玉莲,那老人开心的笑了起来。他这么一笑,我就发现他的牙齿还很整齐,一颗牙都没掉,这么大的年纪挺难得的。

老人很是热情好客,笑着说道:“玉莲啊,这是你同学吗?”

王玉莲连声说道:“是啊二伯,这大晚上的不方便进村,我就想在你这里呆一晚上。”

“好,好嘞。”老人说道:“丫头,快进来吧,你们还没吃饭吧?”

王玉莲说道:“不用了二伯,我们吃饭了。”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二伯,您就不用操心,我们吃过饭的,谢谢您了。”

二伯点点头:“没事儿,既然是玉莲的同学,那我就应该款待。瞧你们这细皮嫩肉的,不孬,不孬,这大学生跟农村人,就是不一样。”

说完,还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对上他目光的时候,觉得这目光很是诡异,似乎带着一股无限的狂热。而这种狂热,是我所熟悉的,可偏偏又形容不出来。

第二十七章 小义湾

司机点点头:“对,赶紧下车,我要回去了。”

我那叫一阵胆战心惊,让我深更半夜的在这地方下车?

原本想着到了小义湾,至少能找到一户人家暂时先住着。可我万万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将我丢在公路边。这四周黑灯瞎火的,连一户人家都没有啊。

我连忙问司机:“师傅,这小义湾怎么走?”

司机说道:“往前走就行,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了。”

“那里有旅馆吗?”我问道。

“旅馆?”司机一下子就笑了:“有旅馆,不过就怕你住不起。”

都这会儿了,我还在乎那点钱?所以我说没事,贵点也无所谓。还让他送我一程,大不了我多给点车费,我一个人实在是不敢在这样的公路上走。

司机冷笑道:“小伙子,听我一句劝,你最好还是别去那种地方了。至少,我是不敢过去的,顶多送你到这里。”

我连忙问道:“司机师傅,莫非前边的路有问题?”

司机掐灭了烟说道:“问题大了,我劝你最好别去。行了,你要是回去,我捎你一程。要是不回去,就赶紧下车。”

既然来了,又怎么能回去呢?而且我觉得即便我回去了,也是个死。先不说论坛上那个女鬼,单单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也能把我给折腾死。

所以我最后谢绝了司机的好意,自己下车了。

公交车很快就开走了,孤零零的夜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深呼吸一口气,目光迥然的盯着前方。前方是一片漆黑,真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他娘的甚至连手电筒都没有准备,让我抹黑走这条路,那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过好在我急中生智,连忙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

有了亮光,我也松了口气,背着双肩包就往前走。不知道小哥在哪儿?到了小义湾我还得挨家挨户的打听。

这里是郊区,路很难走,而且好像刚下过一场雨,地面泥泞不堪,好几次我都差点陷进泥窝窝里,感觉自己的脚丫子都湿透了。

这该死的路,一路上我不停的咒骂。

好在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我发现前面有灯光。有灯光就有人家,我心中安稳了不少。

可正走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吱吱呀呀的推车声音。有很多搞蔬菜大棚的都是晚上干活,我也没在意。只是在那声音靠近了之后,我只能看见一道黑影,就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大叔,前边是小义湾吗?”

不过没有人回答我,那声音一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我也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可走着走着,身后竟又传来了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我心头一跳:“怎么回事?我刚才不是遇到过那个大叔了吗?”

等到那大叔靠近之后,我决定问问。不过跟之前一样,大叔根本不理我。

我知道情况有点不对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而让我感到头疼的是,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我惊骇的发现那声音又出现了,我停了下来,仔细观察四周,才发现,我他妈竟一直在原地打转。

鬼打墙,我肯定是遇到鬼打墙了。我倒吸一口凉气,小时候听爷爷说,童子尿能对付鬼打墙,就决定尝试一番。

不过仔细一想,我的心就凉了大半截,因为我现在已经不是处男了,爷爷说只有童子尿才管用。

管不了那么多了,撒尿吧!我一咬牙,扒开了裤裆,就准备撒尿。

可没想到我刚掏出东西,却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宋忠?”

而且这声音我熟悉,正是王玉莲的。

我被吓的全身一阵哆嗦,然后快速转身,发现挎着粉色小包的王玉莲,正穿着牛仔短裙,站在我身后不远处。此时她一脸羞红,扭过头不看我。

“哎,玉莲,你怎么在这儿?”我大吃一惊。

王玉莲娇羞的说道:“宋哥,你……你能不能提上裤子再说话?”

我顿时大窘,刚才王玉莲的声音带给我的惊喜太大了,我一时半会儿竟没反应过来。我连忙提起裤子,把裤带系上了,一脸歉意的道:“抱歉啊玉莲,刚才我没注意。”

王玉莲道:“宋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说道:“我来找一个人,对了玉莲,你不是要回老家吗?怎么会来小义湾。”

王玉莲说道:“这里就是我老家,咱们学校教务处主任开车送我来的,深更半夜的,宋哥你不会走路来的吧?”

我说我坐公交车来的。

王玉莲大惊:“这个地方从来都没通过公交车,我一般都是在市区打摩的。”

我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释然,说道:“那辆是报废车,只有晚上才开,可能你们不知道吧。”

王玉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可能吧。”

“玉莲,刚才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大叔走过去。”我问道。

我这么一问,王玉莲立马就急了:“那大叔长什么样?”

“看不清,就知道他推着个独轮车,声音吱吱呀呀的。”我回忆道。

王玉莲听完之后,脸色立马变得非常不好,她一把扯住我的胳膊,说道:“宋哥,快跟我走。”

看王玉莲的紧张模样,我就知道那大叔肯定有问题。我连忙问道:“玉莲,你跟我说说那大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玉莲说道:“宋哥,你别问了,知道的多了对你也不好,快跟我走吧。”

我听王玉莲的语气,就知道这件事有蹊跷,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就跟着王玉莲走了。

说来也真是奇怪,我们这次往前走,再没碰到那个奇怪的大叔。

王玉莲拽着我,一口气就跑到了亮光处。我这才发现,原来那亮光果真是一户人家,只不过那户人家破破烂烂的。如果不是里边还亮着灯,我肯定会怀疑这户人家根本就没住人。

王玉莲这才松开了我的手,气喘吁吁的说道:“这是我二伯家,我二伯脾气有点古怪,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今天晚上咱们就暂时在这里睡吧!”

我点了点头:“嗯,好。”

王玉莲上前敲敲门,屋子里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谁啊?”

王玉莲笑道:“是我啊二伯。”

那苍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玉莲回来了,我这就给你开门。”

说着,我就听见里边传来一阵动静,好像是翻箱倒柜的声音。我很纳闷,这大半夜的,玉莲她二伯翻箱倒柜找什么呢?

等到那阵声音终于停止,门就被打开了。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臭,一股熏天臭气从房间里边释放出来,熏得我接连咳嗽了好几声。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分明就是公共厕所。

然后我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屋里的人,发现这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不过这老人和别家老人有所不同,因为我发现他的脸上油腻腻的,好像是涂了一层大宝SOD蜜。

看见我和王玉莲,那老人开心的笑了起来。他这么一笑,我就发现他的牙齿还很整齐,一颗牙都没掉,这么大的年纪挺难得的。

老人很是热情好客,笑着说道:“玉莲啊,这是你同学吗?”

王玉莲连声说道:“是啊二伯,这大晚上的不方便进村,我就想在你这里呆一晚上。”

“好,好嘞。”老人说道:“丫头,快进来吧,你们还没吃饭吧?”

王玉莲说道:“不用了二伯,我们吃饭了。”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二伯,您就不用操心,我们吃过饭的,谢谢您了。”

二伯点点头:“没事儿,既然是玉莲的同学,那我就应该款待。瞧你们这细皮嫩肉的,不孬,不孬,这大学生跟农村人,就是不一样。”

说完,还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对上他目光的时候,觉得这目光很是诡异,似乎带着一股无限的狂热。而这种狂热,是我所熟悉的,可偏偏又形容不出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