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3 10:00:06

“不行,绝对不行。”王玉莲一下就跑到棺材前边,用她瘦削的身体挡住了棺材:“棺材里也许是我父母,我不同意烧了他们。”

看王玉莲情绪过于激动,我连忙安慰道:“放心吧玉莲,我不会这么做的。”

王玉莲这才松弛了下来,不过神色依旧有些激动。

我说道:“无论里边是什么东西,这棺材今天咱们必须打开。是人是鬼,白天必须调查清楚。否则到了晚上,估计咱们一个也别想活!”

王玉莲点了点头,老太太也连忙说道:“是啊,白天必须处理,到了晚上,那东西一跑出来,咱们都得没命。”

我递给王玉莲一把铁锹,对她说道:“玉莲,如果棺材里真是你父母的尸体,待会儿你得大义灭亲了。如果你真为你父母好,那待会儿就要下手,让你父母安静的离去,记住了吗?”

王玉莲点了点头:“嗯,我记住了,放心吧。”

有了王玉莲的答应,我也松了口气,再次鼓足勇气站在了棺材面前,同时用力的推棺材盖子。

直到这会儿,我才意识到这棺材盖子究竟是多么的沉。

麻痹的,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倒退两步,然后飞奔上去,朝着棺材盖子狠狠踹了一脚。

嚯嚯!

只听到一阵摩擦声响起,棺材盖子终于被我给踹翻了。盖子跌落在地上,同时一股熏天臭气从棺材里释放出来。

这是尸臭,没想到味道这么浓,至少我此刻已经被熏的睁不开眼了。

王玉莲也是捂住鼻子,满是恐惧的盯着棺材看。

棺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除了那熏天臭气,基本上很难看出其他异常之处。

对,它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普通棺材,人畜无害。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表象而已,实际上,这棺材有大问题。

等了片刻之后,看那棺材没什么动静,我这才鼓足勇气,慢慢的逼近。王玉莲也担心我,拿着铁锹跟在我身后。

尚没有瞧见尸体,我就发现棺材板子上积了不少水,粘稠的水里边,似乎还有不少的蛆虫在蠕动,我实在是恶心坏了。棺材板都这样了,谁知道棺材里边的尸体,究竟会恶心到什么地步?

我强忍着恶心,想要继续看下去。可是眼瞅着就要看到尸体了,我却惊骇的发现,一只黑乎乎的影子,嗖的一声就从里边跳了出来,那玩意儿跳出来的时候,还带出了不少的尸水。幸亏我躲的快,否则衣服就不能要了。

我用力的舞动着菜刀,真担心那玩意会跳到我身上。

玉莲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坏了,尖叫一声,手中的铁锹毫不犹豫的就拍了下来,只听到一阵吱吱怪叫声,接下来就安静了。

我定睛细看,才发现那东西已经被玉莲用铁锹给活活拍死了,而这么一看,我瞬间哑然,没想到那只是一只老鼠而已。

棺材封的这么严,老鼠怎么会钻进去?

而且这只老鼠还和普通的老鼠不同,普通的老鼠毛发是灰色的,可这只老鼠却是通体乌黑。若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没办法判断出来。

“奇怪了,这只老鼠怎么全黑的?”我问道。

“黑老鼠……”一听见我说黑老鼠,老太太就变得不淡定了:“小伙子,有黑色的老鼠在棺材里?”

我说道:“是啊,怎么了?”

“只有黑毛僵尸的棺材里,才会有黑老鼠,不行,我得赶快走。”老太太被吓坏了,毫不犹豫的就要出门。

不过老太太瞧不见,一头就撞在了门板上。

我连忙上前把老太太给拦住了,说道:“老太太,别跑,有我们两个在,你不用害怕。”

老太太哆哆嗦嗦的道:“你们两个小孩子……能打得过僵尸?你们打不过,都打不过,快点离开这儿,快点。”

说着,老太太不顾我的阻拦,跌跌撞撞的出了门,从地上捡了一根木棍当拐杖,就朝村头小路摸着走了。

算了,走就走吧,我也不拦着。这里直通村头的路,老太太应该能走出去。接下来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该如何处理棺材里的这具尸体。

我生怕棺材里真的是黑毛僵尸。虽然我并不知道黑毛僵尸到底代表着什么,但从老太太的表现上来看,这黑毛僵尸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东西。为了避免伤到王玉莲,我让她退到屋子外,这样万一遇到麻烦,她就能快速的逃出去。

我也没有后顾之忧。

我再三嘱咐她,万一遇到危险,就拼命的跑,王玉莲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缓缓靠近棺材,实际上这会儿反而没之前那么害怕了。因为我觉得之前的敲棺材声,很可能是这只黑老鼠在捣鬼。

既然有了心理准备,我就准备一鼓作气的上去瞧瞧。而这么一看,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扭头就开始大吐特吐起来,完全顾不上形象了。

棺材里,躺着一具僵硬的尸体,尸体几乎全身上下都爬满了蛆,最最恶心的是,在尸体的心窝位置竟被掏出了一个大血洞。而大血洞里边,住着一窝小老鼠,全身红通通的,还没有长毛发,此刻它们正在贪婪的啃咬。

尸体的脑袋是裂开的,就像一个从三楼摔下来的大西瓜。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恶心的场面。

看到我在呕吐,王玉莲连忙跑进屋子,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宋哥,怎么了?”

我说道:“棺材里边的尸体……哎,你干什么。”

“我看看。”王玉莲说道。

我连忙拽住了王玉莲:“别去,你一个女孩子承受不了。”

“没事,我就看一眼。”王玉莲说道。

连我一个大男人都被吓成这样,要是王玉莲看到里面的尸体,还不得直接吓晕过去。

我已经做好了抱王玉莲的准备了,因为我觉的她百分百会晕倒。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王玉莲看到棺材里的尸体后,长长的舒了口气,过了好一会,才回过头对我说道:“还好,不是我父亲。”

我有些伤自尊了,没想到人家一女孩子,都比我的心理承受力强。

不过王玉莲随后的一句话,却提醒了我:“宋哥,你……有没有注意到?”

“怎么了玉莲?”我发现王玉莲的脸色,有些难看。

王玉莲说道:“棺材里躺着的人……似乎有点眼熟。”

“眼熟?”我又看了一眼:“你认识?是不是你们村的人。”

“不是。”玉莲连忙说道:“你没觉得他的死法,挺眼熟吗?”

嗯?

我一声不坑,开始细细的琢磨着王玉莲的这句话。

他的死法很眼熟?是啊,的确是有些眼熟,只是究竟哪里眼熟。

李永胜!

对,李永胜,我怎么把李永胜给忘了?李永胜就是从404宿舍跳下去摔死的,而且还是脑袋着地。

再联想起刚才那个开瓢脑袋,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没错,看轮廓就是李永胜,我和胜子四年同学,而且还是舍友,我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李永胜的尸体,不是应该躺在医院的停尸间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这口棺材里装的是李永胜的尸体,那么另一口棺材里,装的又会是谁的尸体?我觉得肯定不是王玉莲的母亲。这是男人的第六感,真的很灵验。

我目光死死的盯着另外一口棺材,对王玉莲道:“玉莲,看来这口棺材里边,应该也不是你母亲了。”

王玉莲犹豫了一下,最后狠狠的点了点头:“宋哥,我们打开它,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捣鬼!”

第三十三章 李永胜的尸体

“不行,绝对不行。”王玉莲一下就跑到棺材前边,用她瘦削的身体挡住了棺材:“棺材里也许是我父母,我不同意烧了他们。”

看王玉莲情绪过于激动,我连忙安慰道:“放心吧玉莲,我不会这么做的。”

王玉莲这才松弛了下来,不过神色依旧有些激动。

我说道:“无论里边是什么东西,这棺材今天咱们必须打开。是人是鬼,白天必须调查清楚。否则到了晚上,估计咱们一个也别想活!”

王玉莲点了点头,老太太也连忙说道:“是啊,白天必须处理,到了晚上,那东西一跑出来,咱们都得没命。”

我递给王玉莲一把铁锹,对她说道:“玉莲,如果棺材里真是你父母的尸体,待会儿你得大义灭亲了。如果你真为你父母好,那待会儿就要下手,让你父母安静的离去,记住了吗?”

王玉莲点了点头:“嗯,我记住了,放心吧。”

有了王玉莲的答应,我也松了口气,再次鼓足勇气站在了棺材面前,同时用力的推棺材盖子。

直到这会儿,我才意识到这棺材盖子究竟是多么的沉。

麻痹的,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倒退两步,然后飞奔上去,朝着棺材盖子狠狠踹了一脚。

嚯嚯!

只听到一阵摩擦声响起,棺材盖子终于被我给踹翻了。盖子跌落在地上,同时一股熏天臭气从棺材里释放出来。

这是尸臭,没想到味道这么浓,至少我此刻已经被熏的睁不开眼了。

王玉莲也是捂住鼻子,满是恐惧的盯着棺材看。

棺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除了那熏天臭气,基本上很难看出其他异常之处。

对,它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普通棺材,人畜无害。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表象而已,实际上,这棺材有大问题。

等了片刻之后,看那棺材没什么动静,我这才鼓足勇气,慢慢的逼近。王玉莲也担心我,拿着铁锹跟在我身后。

尚没有瞧见尸体,我就发现棺材板子上积了不少水,粘稠的水里边,似乎还有不少的蛆虫在蠕动,我实在是恶心坏了。棺材板都这样了,谁知道棺材里边的尸体,究竟会恶心到什么地步?

我强忍着恶心,想要继续看下去。可是眼瞅着就要看到尸体了,我却惊骇的发现,一只黑乎乎的影子,嗖的一声就从里边跳了出来,那玩意儿跳出来的时候,还带出了不少的尸水。幸亏我躲的快,否则衣服就不能要了。

我用力的舞动着菜刀,真担心那玩意会跳到我身上。

玉莲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坏了,尖叫一声,手中的铁锹毫不犹豫的就拍了下来,只听到一阵吱吱怪叫声,接下来就安静了。

我定睛细看,才发现那东西已经被玉莲用铁锹给活活拍死了,而这么一看,我瞬间哑然,没想到那只是一只老鼠而已。

棺材封的这么严,老鼠怎么会钻进去?

而且这只老鼠还和普通的老鼠不同,普通的老鼠毛发是灰色的,可这只老鼠却是通体乌黑。若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没办法判断出来。

“奇怪了,这只老鼠怎么全黑的?”我问道。

“黑老鼠……”一听见我说黑老鼠,老太太就变得不淡定了:“小伙子,有黑色的老鼠在棺材里?”

我说道:“是啊,怎么了?”

“只有黑毛僵尸的棺材里,才会有黑老鼠,不行,我得赶快走。”老太太被吓坏了,毫不犹豫的就要出门。

不过老太太瞧不见,一头就撞在了门板上。

我连忙上前把老太太给拦住了,说道:“老太太,别跑,有我们两个在,你不用害怕。”

老太太哆哆嗦嗦的道:“你们两个小孩子……能打得过僵尸?你们打不过,都打不过,快点离开这儿,快点。”

说着,老太太不顾我的阻拦,跌跌撞撞的出了门,从地上捡了一根木棍当拐杖,就朝村头小路摸着走了。

算了,走就走吧,我也不拦着。这里直通村头的路,老太太应该能走出去。接下来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该如何处理棺材里的这具尸体。

我生怕棺材里真的是黑毛僵尸。虽然我并不知道黑毛僵尸到底代表着什么,但从老太太的表现上来看,这黑毛僵尸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东西。为了避免伤到王玉莲,我让她退到屋子外,这样万一遇到麻烦,她就能快速的逃出去。

我也没有后顾之忧。

我再三嘱咐她,万一遇到危险,就拼命的跑,王玉莲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缓缓靠近棺材,实际上这会儿反而没之前那么害怕了。因为我觉得之前的敲棺材声,很可能是这只黑老鼠在捣鬼。

既然有了心理准备,我就准备一鼓作气的上去瞧瞧。而这么一看,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扭头就开始大吐特吐起来,完全顾不上形象了。

棺材里,躺着一具僵硬的尸体,尸体几乎全身上下都爬满了蛆,最最恶心的是,在尸体的心窝位置竟被掏出了一个大血洞。而大血洞里边,住着一窝小老鼠,全身红通通的,还没有长毛发,此刻它们正在贪婪的啃咬。

尸体的脑袋是裂开的,就像一个从三楼摔下来的大西瓜。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恶心的场面。

看到我在呕吐,王玉莲连忙跑进屋子,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宋哥,怎么了?”

我说道:“棺材里边的尸体……哎,你干什么。”

“我看看。”王玉莲说道。

我连忙拽住了王玉莲:“别去,你一个女孩子承受不了。”

“没事,我就看一眼。”王玉莲说道。

连我一个大男人都被吓成这样,要是王玉莲看到里面的尸体,还不得直接吓晕过去。

我已经做好了抱王玉莲的准备了,因为我觉的她百分百会晕倒。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王玉莲看到棺材里的尸体后,长长的舒了口气,过了好一会,才回过头对我说道:“还好,不是我父亲。”

我有些伤自尊了,没想到人家一女孩子,都比我的心理承受力强。

不过王玉莲随后的一句话,却提醒了我:“宋哥,你……有没有注意到?”

“怎么了玉莲?”我发现王玉莲的脸色,有些难看。

王玉莲说道:“棺材里躺着的人……似乎有点眼熟。”

“眼熟?”我又看了一眼:“你认识?是不是你们村的人。”

“不是。”玉莲连忙说道:“你没觉得他的死法,挺眼熟吗?”

嗯?

我一声不坑,开始细细的琢磨着王玉莲的这句话。

他的死法很眼熟?是啊,的确是有些眼熟,只是究竟哪里眼熟。

李永胜!

对,李永胜,我怎么把李永胜给忘了?李永胜就是从404宿舍跳下去摔死的,而且还是脑袋着地。

再联想起刚才那个开瓢脑袋,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没错,看轮廓就是李永胜,我和胜子四年同学,而且还是舍友,我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李永胜的尸体,不是应该躺在医院的停尸间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这口棺材里装的是李永胜的尸体,那么另一口棺材里,装的又会是谁的尸体?我觉得肯定不是王玉莲的母亲。这是男人的第六感,真的很灵验。

我目光死死的盯着另外一口棺材,对王玉莲道:“玉莲,看来这口棺材里边,应该也不是你母亲了。”

王玉莲犹豫了一下,最后狠狠的点了点头:“宋哥,我们打开它,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捣鬼!”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