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5 07:30:01

看到凌薇,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来公司也有一个多月了,可她一直都很照顾我,没想到她竟然是王神婆的孙女,还想害我。

没办法跟女警打招呼,我直接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咖啡厅,让我找凌薇帮忙,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回到家后洗了把脸,突然感觉浑身不舒服,想到昨晚在墓地睡了一晚,就想好好的洗个澡。

可是我刚脱下T恤,就发现我的胸膛出现了一块块触目惊心的暗紫红色血斑。

“这是什么?”

我一下子就慌了,连忙打开网络搜索了起来,当我和搜出来的图片对比之后,顿时就呆住了,因为那是尸斑!

尸斑!

这不是只有死人才会有吗?可我明明是一个大活人啊!

难道说,我已经死了?

我的大脑一瞬间就混乱了起来,我怎么会长尸斑?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说昨晚我在坟墓睡了一晚,然后就被传染了尸斑?

网上说尸斑是人死后才长出来的暗紫红色斑痕,一开始是云雾状、条块状,最后逐渐形成片状,我现在满身都是条块状的尸斑,那也就是说,我的身体正在慢慢腐烂?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这让我怎么也不能接受,我现在甚至在怀疑我到底还算不算是一个活人?

突然想起了凌薇以前告诉过我,如果我看过七封信上的内容,我就会出现死人的症状,我身上的尸斑不正是死人的症状吗?难道说我已经看过七封信上的内容了?

可我明明只看到过六封信上的内容啊?怎么就长尸斑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草!草!草!”

“砰!”

看着镜子里满身尸斑的自己,我突然大吼着一拳打碎了镜子,我不相信从镜子里看到那个人就是我自己,我绝不相信!这绝对是梦,是梦!

鲜血顺着拳头低落在了地面,拳头上传来的刺痛感像是在提醒着我,这一切都不是梦。

我大吼着用手去挠身上的尸斑,最后满身都是鲜血,身上的剧痛却远远不及内心的痛楚。

不知道一个人在浴室待了多久,突然听到了敲门声。是凌薇在敲门,她在门外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开门,可我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能见人?

“肖宇,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躲我?快开门啊!”凌薇在门外大声的喊着。

我像是傻子一样,呆呆的坐在墙角,这时候我已经心灰意冷了,只想一个人坐在这里等死。

突然咔嚓一声,有人打开了门,凌薇不知道怎么进来了,当她看到浑身鲜血淋淋的我时,一瞬间也惊呆了,带着哭腔问我:“你到底怎么了?别吓唬我啊!”

我只是淡淡的回头瞥了她一眼,旋即又呆坐在那里,现在我一下都不想动,只想一直到我生命的结束,我已经放弃了自己。

凌薇跟我说话我也不理会,她最后也急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纱布和药水,也不顾浴室的混乱,蹲在我身边用药水给我处理身上挠出来的伤痕。

“嗯?”

凌薇突然惊疑了下,旋即突然大惊失色,叫道:“尸斑!怎么会这样?肖宇,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昨晚为何突然消失了?你到底去了哪里?对了,我给你的玉坠呢?怎么不见了?玉坠呢?”

“玉坠?魂玉才对吧?”我冷笑了一声,盯着凌薇的眼睛,说:“我已经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们到底还想怎样?”

凌薇一下子愣住了,满脸疑惑的问道:“肖宇,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有哪里对不住你吗?”

本来都镇定了下来,可是都到了这个时候,凌薇还给我装,我一下子就火了,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拉着凌薇就朝电脑那里走了过去。

昨晚收到的优盘还插在电脑上呢,我直接点开了里面的视频,怒视着凌薇:“你说你哪里对不住我?”

接着就听到视频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姥姥,我已经给过肖宇两块魂玉了,第一块他已经戴满七天了,现在这块魂玉在我手中,第二块等他戴满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好,肖老五欠下的债,就让他的孙子来还吧!”

看完这个视频,凌薇顿时就傻眼了,她呆呆的盯着电脑屏幕,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录下这个视频?到底是谁?是谁?”

果然,我本来还想过这视频会不会是合成的,没想到凌薇主动承认了。

我冷笑了声,问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凌薇咬着嘴唇,红着眼睛盯着我,虽然非常生气,但我就是受不了这样的眼神,直接扭过了头。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我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视频里的对话我也承认,王神婆是我姥姥,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吗?”凌薇带着哭腔说道。

我不由的浑身一颤,听了凌薇的话,我竟然有些动容,我紧紧的咬着牙,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再相信她,她肯定是在骗我,或许我身上出现尸斑就是她给我的魂玉搞的鬼。

半晌,我才努力的克制下去自己的怒火,深深的呼了口气,说:“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凌薇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很痛,有句话说的很好,因为很爱过,所以很受伤。

我不知道自己对凌薇是不是爱,但我能确定,在得知她要害我之后,我很难过,很难过。自从来到公司,凌薇一直在接近我,本来我一直都以为她是看我是个新人,才会那样对我好,还把她当成我心中的女神,神圣而不可侵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她为了害我才接近我。

“难道你一点情分都不看吗?”凌薇突然一脸哀伤的问道。

我浑身一颤,情分?我们之间有情分吗?

摇了摇头,说:“你走吧!”

凌薇待在原地好久,突然愣愣的点了点头,说:“好,我走!但是临走前,我必须提醒你一下,小心那个许佳兴!”

说完,凌薇就离开了,她就这样离开了我的视线,她一走,我就重重的摔上了门,旋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抱头痛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凌薇的欺骗而哭,还是因为自己就要死了而哭,反正很难受,很难受。

突然感受到一只手摸在了我的脸上,我这才突然发现,原来是我的合租小妹妹香香在帮我擦眼泪,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女孩,我的鼻子突然有些酸,到了这个时候,只有香香陪在我身边。

或许是香香的安慰,我突然间冷静了下来,虽说我身上长了许多尸斑,但我毕竟还有意识,我一定要把背后阴我的人全都找出来。

女警告诉过我,之前也遇到过奇怪的案子,她听说有养尸人在用这样的办法来炼尸,而我又知道王神婆想要害我,那王神婆会不会就是这个养尸人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刚接通,就听到熟悉的声音:“是我!”

“许叔!”我有些惊讶的叫了一声。

自从一个多月前,许叔告诉我说他父亲不行了,他要回去了,结果就一直没有了消息,没想到这时候突然出现了。

许叔嗯了一声,说:“有些事情我已经有了线索,你要是方便,现在就来贝伊登找我。”

我愣了一下,有线索了?我连忙答应了,收拾了一下,就去了贝伊登网吧。

如今的我也再像以前那样傻逼了,刚才凌薇离开前说让我注意许佳兴,许佳兴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我以前也收到过一封信,上面也写着许佳兴有问题,难道说他真的有问题?

还没到网吧,远远的就看到许叔一个人靠在一辆车子旁,正吸着烟,见我来了,没说废话,让我先上了车,然后把车子开到了南湖边上。

停下车子后,许叔也没让我下去,而是给我递了一支烟,他自己又点了一支,直接在车里抽了起来。

我看许叔的神色有些不对,也不点烟,就盯着他在看。

许叔狠狠地吸了两口烟后,突然把烟掐灭扔出了车窗,问我:“你知道我为何突然消失了一个多月吗?”

第九章 怒火

看到凌薇,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来公司也有一个多月了,可她一直都很照顾我,没想到她竟然是王神婆的孙女,还想害我。

没办法跟女警打招呼,我直接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咖啡厅,让我找凌薇帮忙,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回到家后洗了把脸,突然感觉浑身不舒服,想到昨晚在墓地睡了一晚,就想好好的洗个澡。

可是我刚脱下T恤,就发现我的胸膛出现了一块块触目惊心的暗紫红色血斑。

“这是什么?”

我一下子就慌了,连忙打开网络搜索了起来,当我和搜出来的图片对比之后,顿时就呆住了,因为那是尸斑!

尸斑!

这不是只有死人才会有吗?可我明明是一个大活人啊!

难道说,我已经死了?

我的大脑一瞬间就混乱了起来,我怎么会长尸斑?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说昨晚我在坟墓睡了一晚,然后就被传染了尸斑?

网上说尸斑是人死后才长出来的暗紫红色斑痕,一开始是云雾状、条块状,最后逐渐形成片状,我现在满身都是条块状的尸斑,那也就是说,我的身体正在慢慢腐烂?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这让我怎么也不能接受,我现在甚至在怀疑我到底还算不算是一个活人?

突然想起了凌薇以前告诉过我,如果我看过七封信上的内容,我就会出现死人的症状,我身上的尸斑不正是死人的症状吗?难道说我已经看过七封信上的内容了?

可我明明只看到过六封信上的内容啊?怎么就长尸斑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草!草!草!”

“砰!”

看着镜子里满身尸斑的自己,我突然大吼着一拳打碎了镜子,我不相信从镜子里看到那个人就是我自己,我绝不相信!这绝对是梦,是梦!

鲜血顺着拳头低落在了地面,拳头上传来的刺痛感像是在提醒着我,这一切都不是梦。

我大吼着用手去挠身上的尸斑,最后满身都是鲜血,身上的剧痛却远远不及内心的痛楚。

不知道一个人在浴室待了多久,突然听到了敲门声。是凌薇在敲门,她在门外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开门,可我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能见人?

“肖宇,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躲我?快开门啊!”凌薇在门外大声的喊着。

我像是傻子一样,呆呆的坐在墙角,这时候我已经心灰意冷了,只想一个人坐在这里等死。

突然咔嚓一声,有人打开了门,凌薇不知道怎么进来了,当她看到浑身鲜血淋淋的我时,一瞬间也惊呆了,带着哭腔问我:“你到底怎么了?别吓唬我啊!”

我只是淡淡的回头瞥了她一眼,旋即又呆坐在那里,现在我一下都不想动,只想一直到我生命的结束,我已经放弃了自己。

凌薇跟我说话我也不理会,她最后也急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纱布和药水,也不顾浴室的混乱,蹲在我身边用药水给我处理身上挠出来的伤痕。

“嗯?”

凌薇突然惊疑了下,旋即突然大惊失色,叫道:“尸斑!怎么会这样?肖宇,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昨晚为何突然消失了?你到底去了哪里?对了,我给你的玉坠呢?怎么不见了?玉坠呢?”

“玉坠?魂玉才对吧?”我冷笑了一声,盯着凌薇的眼睛,说:“我已经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们到底还想怎样?”

凌薇一下子愣住了,满脸疑惑的问道:“肖宇,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有哪里对不住你吗?”

本来都镇定了下来,可是都到了这个时候,凌薇还给我装,我一下子就火了,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拉着凌薇就朝电脑那里走了过去。

昨晚收到的优盘还插在电脑上呢,我直接点开了里面的视频,怒视着凌薇:“你说你哪里对不住我?”

接着就听到视频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姥姥,我已经给过肖宇两块魂玉了,第一块他已经戴满七天了,现在这块魂玉在我手中,第二块等他戴满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好,肖老五欠下的债,就让他的孙子来还吧!”

看完这个视频,凌薇顿时就傻眼了,她呆呆的盯着电脑屏幕,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录下这个视频?到底是谁?是谁?”

果然,我本来还想过这视频会不会是合成的,没想到凌薇主动承认了。

我冷笑了声,问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凌薇咬着嘴唇,红着眼睛盯着我,虽然非常生气,但我就是受不了这样的眼神,直接扭过了头。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我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视频里的对话我也承认,王神婆是我姥姥,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吗?”凌薇带着哭腔说道。

我不由的浑身一颤,听了凌薇的话,我竟然有些动容,我紧紧的咬着牙,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再相信她,她肯定是在骗我,或许我身上出现尸斑就是她给我的魂玉搞的鬼。

半晌,我才努力的克制下去自己的怒火,深深的呼了口气,说:“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凌薇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很痛,有句话说的很好,因为很爱过,所以很受伤。

我不知道自己对凌薇是不是爱,但我能确定,在得知她要害我之后,我很难过,很难过。自从来到公司,凌薇一直在接近我,本来我一直都以为她是看我是个新人,才会那样对我好,还把她当成我心中的女神,神圣而不可侵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她为了害我才接近我。

“难道你一点情分都不看吗?”凌薇突然一脸哀伤的问道。

我浑身一颤,情分?我们之间有情分吗?

摇了摇头,说:“你走吧!”

凌薇待在原地好久,突然愣愣的点了点头,说:“好,我走!但是临走前,我必须提醒你一下,小心那个许佳兴!”

说完,凌薇就离开了,她就这样离开了我的视线,她一走,我就重重的摔上了门,旋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抱头痛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凌薇的欺骗而哭,还是因为自己就要死了而哭,反正很难受,很难受。

突然感受到一只手摸在了我的脸上,我这才突然发现,原来是我的合租小妹妹香香在帮我擦眼泪,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女孩,我的鼻子突然有些酸,到了这个时候,只有香香陪在我身边。

或许是香香的安慰,我突然间冷静了下来,虽说我身上长了许多尸斑,但我毕竟还有意识,我一定要把背后阴我的人全都找出来。

女警告诉过我,之前也遇到过奇怪的案子,她听说有养尸人在用这样的办法来炼尸,而我又知道王神婆想要害我,那王神婆会不会就是这个养尸人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刚接通,就听到熟悉的声音:“是我!”

“许叔!”我有些惊讶的叫了一声。

自从一个多月前,许叔告诉我说他父亲不行了,他要回去了,结果就一直没有了消息,没想到这时候突然出现了。

许叔嗯了一声,说:“有些事情我已经有了线索,你要是方便,现在就来贝伊登找我。”

我愣了一下,有线索了?我连忙答应了,收拾了一下,就去了贝伊登网吧。

如今的我也再像以前那样傻逼了,刚才凌薇离开前说让我注意许佳兴,许佳兴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我以前也收到过一封信,上面也写着许佳兴有问题,难道说他真的有问题?

还没到网吧,远远的就看到许叔一个人靠在一辆车子旁,正吸着烟,见我来了,没说废话,让我先上了车,然后把车子开到了南湖边上。

停下车子后,许叔也没让我下去,而是给我递了一支烟,他自己又点了一支,直接在车里抽了起来。

我看许叔的神色有些不对,也不点烟,就盯着他在看。

许叔狠狠地吸了两口烟后,突然把烟掐灭扔出了车窗,问我:“你知道我为何突然消失了一个多月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