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5 18:00:02

我有些疑惑,问:“你不是说你父亲病了吗?难道你不是在陪着你父亲?”

我还记得上次本来是跟许叔商量好,第二天去寻找高人的,结果许叔第二天一早打我电话,说他父亲病危了,然后就消失了,之后我打他电话都是空号。

许叔摇了摇头,说:“我父亲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其实我半个月前就回来了,之所以没有现身,是因为我一直都在调查王神婆。”

“调查她?”我内心非常的惊讶,在我看来,王神婆那样的人太神秘,根本就没办法调查,就像上次我们再去找她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她的屋子了。

许叔笑了笑,解释道:“我父亲有一个朋友,这次多亏了他,才让我调查到了一些事情,你要是有时间了,今晚我带你见他。”

“是个高人吗?”我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如今我的身上已经长了尸斑,如果再找不到高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许叔点了点头,说:“放心好了,不会比王神婆弱。”

虽然许叔说的非常肯定,但我在没见到人之前,还是不能踏实下来,许叔也没跟我多聊,简单的说了几句后,就把我送了回去,约好晚上九点的时候见面。

晚上九点的时候,我正要出门,香香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角。

这还是小妹妹第一次主动给我传递信息,我有些惊讶,问道:“香香,你怎么了?”

香香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意思很明显,不让我出去。

“香香不想让我出门?”我有些讶然的问道,这小妹妹今天的举动有些反常啊!

香香连忙点头,我顿时就头大了起来,这段日子都是我在照顾香香,真的快成全职奶爸了,也不知道香香的妈妈到底在做什么工作,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见过,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不忍心丢下香香一个人在家,可今晚我必须出门啊!

我双手轻轻扶着香香的双肩,说:“香香,哥哥有重要的事情要出去办,今晚就不陪你了,你乖乖听话,呆在家里,好不好?要不你告诉我你妈妈的电话号码,我让她回来陪你?好不好?”

谁知我还没说完话,香香就已经开始摇头了,一副你必须陪我的样子,我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妮子,还真的赖上我了啊?

这时候我房间的门正好被敲响了,我过去打开了门,就看到许叔正黑着脸在那,他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电话怎么打不通?现在都九点十分了,大师已经等了十分钟了,你第一次见他就这样失礼?”

我掏出手机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调成了静音模式,上面果然有一连串许叔的未接来电。

我连忙道歉,许叔也没为难我,拉着我就要下楼,我正要给香香打个招呼,回头却发现小妮子不见了,她应该是怕生,回房间了,正好,我跟着许叔就下楼了。

等我们来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全身唐装的老大爷,此时正闭着眼睛站在许叔的车子旁边,不知道在做什么,许叔朝我做了一个不要打扰的动作,我们两人都站在不远处等着老大爷。

我也趁机打量了一下老大爷,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穿着一身唐装,还留着一撇白色胡须,满头浓密的短白发,看起来非常的有气势,给我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见唐装大爷这么有气势,我顿时也激动了起来,他应该可以帮我解决身上的尸斑吧?

突然间,唐装大爷睁开了眼睛,就是这一瞬,他突然朝我扑了过了,我大惊失色,根本来不及躲闪,被唐装大爷一拳打在了我的鼻子上面。

我只感觉头晕目眩,摸了摸鼻子,竟然留了好多鼻血,我一下子就怒了,骂道:“你个死老头,干嘛打我?”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个老头,我真有还手的冲动。

“小子,我帮了你你却骂我,真是不识好歹。”老头也不生气,只是带着丝笑意说道。

而我则是愣住了,在帮我?

许叔也一脸疑惑的样子,问老头道:“钱大师,这小子怎么了?”

老头捋了把胡须,笑着说道:“这小家伙被阴气入体,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了,我刚才见他印堂发青,显然是灵魂消散的征兆,而我放他血,就是要把他被阴气入体的血放出了一部分,小家伙,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头脑清醒了好多?”

听了老头的解释,我顿时惊呆了,因为我真的感觉大脑清醒了好多,突然感觉自己的生命又有了保障,他竟然一眼就看透了我的身体开始腐烂了,这可是除了我之外,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啊!

因为激动,我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想要求老头帮助,却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半晌,我才憋出了一句话:“大爷,求您帮帮我!”

听了我的话,大爷也不回应,只是捋着胡须,满脸都带着笑意,这让我很是着急,不明白他的意思,我连忙超许叔使眼色,许叔似乎有些怕这老头,一句话都不说。

我咬了咬牙,从口袋掏出了三百多块,有些尴尬的递给了老头,说:“大爷,我就剩这点了,您先收着,等我再多凑点了,再孝敬您。”

瞥了眼我手中的钱,唐装大爷戏谑的问道:“小子,你的命就值三百块?”

我就草了,这可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再说我也没说只给他这点钱啊,不是说了还要给他凑吗?原来这老头真的是为了钱啊!

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尸斑,我咬了咬牙,问:“大爷,您就直说,要收多少钱才肯帮我,我想办法凑够了再找您。”

唐装大爷突然呵呵笑了两声音,说:“放心,我一毛钱都不要,这次之所以出山,主要是来收徒的,帮你只是顺带。”

听了大爷的话,我就愣住了,他是来收徒的?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许叔这时候连忙用胳膊肘子顶我,我这才回过神,有些不解的看向许叔,许叔翻了个白眼,说:“你小子还不快跪下拜师,钱大师是一个高人,他能相中你,这可是你莫大的机缘啊!”

这时候我真的凌乱了,听许叔的意思,钱大师是个非常厉害的世外高人?现在想要收我为徒?虽然我已经相信这世界有鬼存在了,可说让我拜一个师傅,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钱大师,您当真是来收我为徒的?”半晌,我才在许叔的催促下问道。

钱大师突然严肃了起来,说:“前段日子,我托友人给我算了一卦,说这个月我在米东市会遇到一个跟我有师徒缘的人,结果第二天,许小子就来找我了,说了你的事情,所以我来了,帮你是一方面,寻找我的徒弟也是一方面,至于你是不是那个跟我有师徒缘的人,我也不清楚,缘分到了,一切都会明白。”

听了钱大师的话,我暗中松了口气,既然他还不知道谁是他的徒弟,那我就放心了,肯定不会是我。我现在关心的是这个钱大师要免费出手帮我,于是连连道谢。

钱大师摆手阻止了我的道谢,突然说道“小子,你先带我去你家看看。”

我也没多想,就带钱大师去了,可是许叔这时候却非常没义气的离开了,说他还有事情要处理,有钱大师帮我,他在也没什么用,不知道为何,我看许叔看我的眼神貌似有些同情。

带着钱大师来到我房间后,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了起来,我刚要问,他就说道:“你屋子里有脏东西!”

我顿时一惊,我屋子里有脏东西?难道是许叔的那个孪生兄弟的鬼魂?

“如果不灭了这脏东西,别说一个月了,你连一个星期都活不过去。”钱大师突然又一脸严肃的说了一句。

我一瞬间就呆住了,一个星期都活不过去了吗?我屋子里到底有什么脏东西呢?

第十章 钱大师

我有些疑惑,问:“你不是说你父亲病了吗?难道你不是在陪着你父亲?”

我还记得上次本来是跟许叔商量好,第二天去寻找高人的,结果许叔第二天一早打我电话,说他父亲病危了,然后就消失了,之后我打他电话都是空号。

许叔摇了摇头,说:“我父亲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其实我半个月前就回来了,之所以没有现身,是因为我一直都在调查王神婆。”

“调查她?”我内心非常的惊讶,在我看来,王神婆那样的人太神秘,根本就没办法调查,就像上次我们再去找她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她的屋子了。

许叔笑了笑,解释道:“我父亲有一个朋友,这次多亏了他,才让我调查到了一些事情,你要是有时间了,今晚我带你见他。”

“是个高人吗?”我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如今我的身上已经长了尸斑,如果再找不到高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许叔点了点头,说:“放心好了,不会比王神婆弱。”

虽然许叔说的非常肯定,但我在没见到人之前,还是不能踏实下来,许叔也没跟我多聊,简单的说了几句后,就把我送了回去,约好晚上九点的时候见面。

晚上九点的时候,我正要出门,香香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角。

这还是小妹妹第一次主动给我传递信息,我有些惊讶,问道:“香香,你怎么了?”

香香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意思很明显,不让我出去。

“香香不想让我出门?”我有些讶然的问道,这小妹妹今天的举动有些反常啊!

香香连忙点头,我顿时就头大了起来,这段日子都是我在照顾香香,真的快成全职奶爸了,也不知道香香的妈妈到底在做什么工作,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见过,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不忍心丢下香香一个人在家,可今晚我必须出门啊!

我双手轻轻扶着香香的双肩,说:“香香,哥哥有重要的事情要出去办,今晚就不陪你了,你乖乖听话,呆在家里,好不好?要不你告诉我你妈妈的电话号码,我让她回来陪你?好不好?”

谁知我还没说完话,香香就已经开始摇头了,一副你必须陪我的样子,我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妮子,还真的赖上我了啊?

这时候我房间的门正好被敲响了,我过去打开了门,就看到许叔正黑着脸在那,他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电话怎么打不通?现在都九点十分了,大师已经等了十分钟了,你第一次见他就这样失礼?”

我掏出手机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调成了静音模式,上面果然有一连串许叔的未接来电。

我连忙道歉,许叔也没为难我,拉着我就要下楼,我正要给香香打个招呼,回头却发现小妮子不见了,她应该是怕生,回房间了,正好,我跟着许叔就下楼了。

等我们来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全身唐装的老大爷,此时正闭着眼睛站在许叔的车子旁边,不知道在做什么,许叔朝我做了一个不要打扰的动作,我们两人都站在不远处等着老大爷。

我也趁机打量了一下老大爷,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穿着一身唐装,还留着一撇白色胡须,满头浓密的短白发,看起来非常的有气势,给我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见唐装大爷这么有气势,我顿时也激动了起来,他应该可以帮我解决身上的尸斑吧?

突然间,唐装大爷睁开了眼睛,就是这一瞬,他突然朝我扑了过了,我大惊失色,根本来不及躲闪,被唐装大爷一拳打在了我的鼻子上面。

我只感觉头晕目眩,摸了摸鼻子,竟然留了好多鼻血,我一下子就怒了,骂道:“你个死老头,干嘛打我?”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个老头,我真有还手的冲动。

“小子,我帮了你你却骂我,真是不识好歹。”老头也不生气,只是带着丝笑意说道。

而我则是愣住了,在帮我?

许叔也一脸疑惑的样子,问老头道:“钱大师,这小子怎么了?”

老头捋了把胡须,笑着说道:“这小家伙被阴气入体,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了,我刚才见他印堂发青,显然是灵魂消散的征兆,而我放他血,就是要把他被阴气入体的血放出了一部分,小家伙,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头脑清醒了好多?”

听了老头的解释,我顿时惊呆了,因为我真的感觉大脑清醒了好多,突然感觉自己的生命又有了保障,他竟然一眼就看透了我的身体开始腐烂了,这可是除了我之外,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啊!

因为激动,我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想要求老头帮助,却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半晌,我才憋出了一句话:“大爷,求您帮帮我!”

听了我的话,大爷也不回应,只是捋着胡须,满脸都带着笑意,这让我很是着急,不明白他的意思,我连忙超许叔使眼色,许叔似乎有些怕这老头,一句话都不说。

我咬了咬牙,从口袋掏出了三百多块,有些尴尬的递给了老头,说:“大爷,我就剩这点了,您先收着,等我再多凑点了,再孝敬您。”

瞥了眼我手中的钱,唐装大爷戏谑的问道:“小子,你的命就值三百块?”

我就草了,这可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再说我也没说只给他这点钱啊,不是说了还要给他凑吗?原来这老头真的是为了钱啊!

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尸斑,我咬了咬牙,问:“大爷,您就直说,要收多少钱才肯帮我,我想办法凑够了再找您。”

唐装大爷突然呵呵笑了两声音,说:“放心,我一毛钱都不要,这次之所以出山,主要是来收徒的,帮你只是顺带。”

听了大爷的话,我就愣住了,他是来收徒的?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许叔这时候连忙用胳膊肘子顶我,我这才回过神,有些不解的看向许叔,许叔翻了个白眼,说:“你小子还不快跪下拜师,钱大师是一个高人,他能相中你,这可是你莫大的机缘啊!”

这时候我真的凌乱了,听许叔的意思,钱大师是个非常厉害的世外高人?现在想要收我为徒?虽然我已经相信这世界有鬼存在了,可说让我拜一个师傅,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钱大师,您当真是来收我为徒的?”半晌,我才在许叔的催促下问道。

钱大师突然严肃了起来,说:“前段日子,我托友人给我算了一卦,说这个月我在米东市会遇到一个跟我有师徒缘的人,结果第二天,许小子就来找我了,说了你的事情,所以我来了,帮你是一方面,寻找我的徒弟也是一方面,至于你是不是那个跟我有师徒缘的人,我也不清楚,缘分到了,一切都会明白。”

听了钱大师的话,我暗中松了口气,既然他还不知道谁是他的徒弟,那我就放心了,肯定不会是我。我现在关心的是这个钱大师要免费出手帮我,于是连连道谢。

钱大师摆手阻止了我的道谢,突然说道“小子,你先带我去你家看看。”

我也没多想,就带钱大师去了,可是许叔这时候却非常没义气的离开了,说他还有事情要处理,有钱大师帮我,他在也没什么用,不知道为何,我看许叔看我的眼神貌似有些同情。

带着钱大师来到我房间后,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了起来,我刚要问,他就说道:“你屋子里有脏东西!”

我顿时一惊,我屋子里有脏东西?难道是许叔的那个孪生兄弟的鬼魂?

“如果不灭了这脏东西,别说一个月了,你连一个星期都活不过去。”钱大师突然又一脸严肃的说了一句。

我一瞬间就呆住了,一个星期都活不过去了吗?我屋子里到底有什么脏东西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