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7 13:31:41

我忍不住就要问她是谁了,可是突然想起钱大师之前叮嘱我不要说话,也不要睁开眼睛。

可是我不出声,那个声音就一直在我耳边响着。

“哥哥,你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你了?”

“哥哥,你怎么不跟我说话啊?”

“哥哥,我好想你和爸妈,你们怎么都不来找我啊?我一个人好难过,呜呜!哥哥,你在哪儿啊?快回答我啊!呜呜,哥哥!”

……

这声音像是魔咒一样,慢慢的融化了我的心,她一边哭着一边诉说,诉说她的辛苦,她对我和父母的思念。

终于,我不能忍受了,直接睁开了眼睛,可是刚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手中本来抓着的衣角没有了,四周一片黑暗,我这才知道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

“钱大师!”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轻轻叫了一声。

可这时候除了风吹的声音外,什么声音都没有了,而之前喊我哥哥的声音也消失了。

我又大声叫了几下,可还是没有钱大师的回应。

我终于知道自己错了,钱大师既然都说了不让我说话睁眼,那肯定有他的原因,我睁开眼了,大师就不见了,让我奔溃的是四周漆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到。

我颤抖着双腿朝着四周摸索,突然脚下一滑,直接倒在了地上,我感觉自己倒在了一块柔软上面,伸手一摸,就感觉摸到了什么,好像是木棍。

这时候天空中的一块挡着满月的黑云突然飘了过去,本来的满月也出现了,借着月光,我也终于看清了刚才被我摸到的是什么东西。

“啊!”

我猛的一声尖叫,连滚带爬的朝后面退去。

因为我看到了一具洁白的人体骨架,而我刚才摸到的,就是骨架的胳膊,而刚才月光出现的时候,骨架那对空洞的双眼竟然一直盯着我在看。

我都快要哭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明明是东山墓园,可我怎么就看到了人体的骨架?墓园虽然是埋死人的,可也不会把尸体乱扔啊!

“钱大师!钱大师!钱……”

我又大声叫了几次钱大师,回应我的只有呼呼风声,我已经被吓的不知所措了,浑身发抖,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听爷爷讲的故事,如果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就把眼睛闭上,这样就不会被脏东西发现了,我想这地方肯定会有脏东西吧?

我连忙闭上了眼睛,可是闭上眼睛后,我发现气氛更加的恐怖了,我终于无法忍受这恐惧,睁开了双眼。

可是刚睁开眼,就发现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骨正跟我面对面,我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直接被吓傻了,连尖叫声都没办法发出。

终于,我两眼一翻,直接昏迷了过去,这个时候,对我来说,这或许才是最好的结果。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我却发现自己又躺在了立着我墓碑的坟墓。

我猛地一惊,坐了起来,头昏昏的,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我只觉得头皮发麻,连忙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昨晚那具骨架,四周是整整齐齐的坟墓,根本不可能出现骨架。

我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刚要站起来,我的双腿突然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我试着要重新站起来,却发现浑身无力,双腿更是没劲。

我以为刚睡醒,腿僵了,就坐在原地,准备揉一揉双腿,可是我刚把裤腿上的裤子撸起来,顿时就傻眼了,因为我满腿都是一片一片的暗紫红色血斑。

“这……这到底怎么了……我怎么又长出这玩意了?”

“不可能,我明明才二十四岁,我还年轻,我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草他妈的!老子命还长着呢!”

我慌了,真的是慌了,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一边大声的哭着,一边颤抖着手脱掉了上身的衬衣。

当我看到上身已经腐烂,还散发出一股恶臭味后,我终于忍不住抱头嚎啕大哭了起来。

上次我从自己的坟墓醒过来后,身上开始长尸斑,这次又从自己的坟墓醒了过来,身体却开始腐烂,而下半身也长出了尸斑,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几天的生命,但我真的不想死。

好久之后,我才停止了哭泣,擦了把眼泪,重新穿好了衬衫,这时候我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活下去!

试着想要重新站起来,可是我刚颤抖着双腿站起来,就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因为有我要活下去的信念支撑,我一遍又一遍的爬起来,却一遍又一遍的摔倒,我一直紧咬牙关,不服命运的折磨!

我要活下去!

不知道在摔了多少次后,我终于没有一点力气再爬起来了,我躺在地上,摆出一个长长的‘大’字,看着满天的白云,突然感觉很舒服,微风吹过,我好像困了,想要睡觉了,越来越困,终于闭上了眼睛。

……

四周一片黑暗,我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哪里?难道是阴间?我已经死了吗?

我满世界的寻找光明,却怎么也找不到,跑了好久,突然看到远方有一丝光明,我奋力的奔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肖宇!快睁开眼睛!快给我醒来!醒过来!”

我突然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呼唤我。

“呼!”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面,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所废弃的小学操场,操场长满了荒草,这小学我知道,距离我家就一个公交站远,每天上班我都会经过这里。

“原来我还活着!”我有些劫后余生的欣喜,也没有疑惑我为何会出现在这所废弃的校园。

刚走了两步,我才惊喜的发现自己有力气了。

“我竟然可以站起来了!”

激动之下我连忙拉起了衬衫,本来已经腐烂的伤口竟然完全恢复了,甚至看不到一点伤口的痕迹,我又拉起裤腿,双腿光溜溜的,哪里还有尸斑的痕迹啊?

我一时间呆在了原地,这是什么情况?我的身体貌似恢复了,我突然想起昨晚钱大师告诉过我,他说只要破了我坟墓的风水,我身上的尸斑就会消失,难道说他已经破了我坟墓的风水?可是这伤口恢复的也太快了吧?才一晚上?

不过我也没多想,这时候非常的激动,虽然昨晚被吓昏迷了,可这一切还是值得的,毕竟钱大师帮我治好了尸斑。

想到自己又活了过来,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下衣装,就离开了校园。

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肚子非常的饿,直接来到我住的小区外面那家拉面馆,要了个大份拉面。

店小二见我一身狼狈,还问我怎么了,我因为心情大好,还开玩笑说我去盗墓了。

可当我吃过饭后,却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不过好在我经常在这家拉面馆吃饭,店主认识我,知道我没带钱包后,就说这顿算是请我了。

我挺开心的,就哼着小曲回家了,可是我刚上楼,就看到我家门口放着一封信,本来已经放松下来的心情,顿时又布满了阴霾。

我咬了咬牙,从地上把信拿了起来,可当我看到信上的内容,顿时就浑身颤抖了起来。

信上写着:肖宇,你躲不掉的,这是你的命,我会看着你怎么死,我是想要你的灵魂,但是你千万别以为只有我想要你的灵魂,还有很多人盯着你呢!哈哈!肖老五,你欠下的债,我让你的孙子加倍来还!

看着这封信,我站在原地呆了好久,这次我终于确定写信害我的人是谁了,这一切果然都是王神婆做的,之前我竟然还傻乎乎的去求助王神婆帮忙,我紧紧的咬着牙,突然有种想咬死王神婆的冲动。

就在我愤怒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我房间里传来了脚步声,我猛地一惊,我家里竟然有人在?

我连忙躲在了上一层楼楼梯口,就在这时候,我房间的门打开了,然而当我看到那个从我房间出来的人时,我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因为那分明是一个长得跟我完全一样的人。

另一个我打开门后,就转身朝楼下走去,我已经忘记了呼吸,震惊的看着另一个我当着我的面离开。

直到那个我消失在了我的视线,我才恍然大悟,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我到底是谁?他为何在我房间?

对了,他怎么会有我房间的钥匙?我连忙搜自己的口袋,可当我把所有的口袋都找遍后,我顿时就呆住了,因为钥匙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还有钱包也没有了。

这时候我的大脑猛地出现了一个想法,现在这具身体上面,除了我的意识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不仅我的物品不见了,就连我身上的尸斑都消失了。

难道说刚才那具身体才是我本来的身体?可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现在的这具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我猛地朝楼下追了出去,因为我明白,我要是想搞清楚真相,就必须搞清楚,另一个我的身体上面到底有没有尸斑?有没有我的物品。

第十二章 另一个我

我忍不住就要问她是谁了,可是突然想起钱大师之前叮嘱我不要说话,也不要睁开眼睛。

可是我不出声,那个声音就一直在我耳边响着。

“哥哥,你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你了?”

“哥哥,你怎么不跟我说话啊?”

“哥哥,我好想你和爸妈,你们怎么都不来找我啊?我一个人好难过,呜呜!哥哥,你在哪儿啊?快回答我啊!呜呜,哥哥!”

……

这声音像是魔咒一样,慢慢的融化了我的心,她一边哭着一边诉说,诉说她的辛苦,她对我和父母的思念。

终于,我不能忍受了,直接睁开了眼睛,可是刚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手中本来抓着的衣角没有了,四周一片黑暗,我这才知道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

“钱大师!”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轻轻叫了一声。

可这时候除了风吹的声音外,什么声音都没有了,而之前喊我哥哥的声音也消失了。

我又大声叫了几下,可还是没有钱大师的回应。

我终于知道自己错了,钱大师既然都说了不让我说话睁眼,那肯定有他的原因,我睁开眼了,大师就不见了,让我奔溃的是四周漆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到。

我颤抖着双腿朝着四周摸索,突然脚下一滑,直接倒在了地上,我感觉自己倒在了一块柔软上面,伸手一摸,就感觉摸到了什么,好像是木棍。

这时候天空中的一块挡着满月的黑云突然飘了过去,本来的满月也出现了,借着月光,我也终于看清了刚才被我摸到的是什么东西。

“啊!”

我猛的一声尖叫,连滚带爬的朝后面退去。

因为我看到了一具洁白的人体骨架,而我刚才摸到的,就是骨架的胳膊,而刚才月光出现的时候,骨架那对空洞的双眼竟然一直盯着我在看。

我都快要哭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明明是东山墓园,可我怎么就看到了人体的骨架?墓园虽然是埋死人的,可也不会把尸体乱扔啊!

“钱大师!钱大师!钱……”

我又大声叫了几次钱大师,回应我的只有呼呼风声,我已经被吓的不知所措了,浑身发抖,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听爷爷讲的故事,如果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就把眼睛闭上,这样就不会被脏东西发现了,我想这地方肯定会有脏东西吧?

我连忙闭上了眼睛,可是闭上眼睛后,我发现气氛更加的恐怖了,我终于无法忍受这恐惧,睁开了双眼。

可是刚睁开眼,就发现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骨正跟我面对面,我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直接被吓傻了,连尖叫声都没办法发出。

终于,我两眼一翻,直接昏迷了过去,这个时候,对我来说,这或许才是最好的结果。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我却发现自己又躺在了立着我墓碑的坟墓。

我猛地一惊,坐了起来,头昏昏的,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我只觉得头皮发麻,连忙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昨晚那具骨架,四周是整整齐齐的坟墓,根本不可能出现骨架。

我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刚要站起来,我的双腿突然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我试着要重新站起来,却发现浑身无力,双腿更是没劲。

我以为刚睡醒,腿僵了,就坐在原地,准备揉一揉双腿,可是我刚把裤腿上的裤子撸起来,顿时就傻眼了,因为我满腿都是一片一片的暗紫红色血斑。

“这……这到底怎么了……我怎么又长出这玩意了?”

“不可能,我明明才二十四岁,我还年轻,我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草他妈的!老子命还长着呢!”

我慌了,真的是慌了,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一边大声的哭着,一边颤抖着手脱掉了上身的衬衣。

当我看到上身已经腐烂,还散发出一股恶臭味后,我终于忍不住抱头嚎啕大哭了起来。

上次我从自己的坟墓醒过来后,身上开始长尸斑,这次又从自己的坟墓醒了过来,身体却开始腐烂,而下半身也长出了尸斑,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几天的生命,但我真的不想死。

好久之后,我才停止了哭泣,擦了把眼泪,重新穿好了衬衫,这时候我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活下去!

试着想要重新站起来,可是我刚颤抖着双腿站起来,就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因为有我要活下去的信念支撑,我一遍又一遍的爬起来,却一遍又一遍的摔倒,我一直紧咬牙关,不服命运的折磨!

我要活下去!

不知道在摔了多少次后,我终于没有一点力气再爬起来了,我躺在地上,摆出一个长长的‘大’字,看着满天的白云,突然感觉很舒服,微风吹过,我好像困了,想要睡觉了,越来越困,终于闭上了眼睛。

……

四周一片黑暗,我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哪里?难道是阴间?我已经死了吗?

我满世界的寻找光明,却怎么也找不到,跑了好久,突然看到远方有一丝光明,我奋力的奔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肖宇!快睁开眼睛!快给我醒来!醒过来!”

我突然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呼唤我。

“呼!”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面,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所废弃的小学操场,操场长满了荒草,这小学我知道,距离我家就一个公交站远,每天上班我都会经过这里。

“原来我还活着!”我有些劫后余生的欣喜,也没有疑惑我为何会出现在这所废弃的校园。

刚走了两步,我才惊喜的发现自己有力气了。

“我竟然可以站起来了!”

激动之下我连忙拉起了衬衫,本来已经腐烂的伤口竟然完全恢复了,甚至看不到一点伤口的痕迹,我又拉起裤腿,双腿光溜溜的,哪里还有尸斑的痕迹啊?

我一时间呆在了原地,这是什么情况?我的身体貌似恢复了,我突然想起昨晚钱大师告诉过我,他说只要破了我坟墓的风水,我身上的尸斑就会消失,难道说他已经破了我坟墓的风水?可是这伤口恢复的也太快了吧?才一晚上?

不过我也没多想,这时候非常的激动,虽然昨晚被吓昏迷了,可这一切还是值得的,毕竟钱大师帮我治好了尸斑。

想到自己又活了过来,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下衣装,就离开了校园。

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肚子非常的饿,直接来到我住的小区外面那家拉面馆,要了个大份拉面。

店小二见我一身狼狈,还问我怎么了,我因为心情大好,还开玩笑说我去盗墓了。

可当我吃过饭后,却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不过好在我经常在这家拉面馆吃饭,店主认识我,知道我没带钱包后,就说这顿算是请我了。

我挺开心的,就哼着小曲回家了,可是我刚上楼,就看到我家门口放着一封信,本来已经放松下来的心情,顿时又布满了阴霾。

我咬了咬牙,从地上把信拿了起来,可当我看到信上的内容,顿时就浑身颤抖了起来。

信上写着:肖宇,你躲不掉的,这是你的命,我会看着你怎么死,我是想要你的灵魂,但是你千万别以为只有我想要你的灵魂,还有很多人盯着你呢!哈哈!肖老五,你欠下的债,我让你的孙子加倍来还!

看着这封信,我站在原地呆了好久,这次我终于确定写信害我的人是谁了,这一切果然都是王神婆做的,之前我竟然还傻乎乎的去求助王神婆帮忙,我紧紧的咬着牙,突然有种想咬死王神婆的冲动。

就在我愤怒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我房间里传来了脚步声,我猛地一惊,我家里竟然有人在?

我连忙躲在了上一层楼楼梯口,就在这时候,我房间的门打开了,然而当我看到那个从我房间出来的人时,我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因为那分明是一个长得跟我完全一样的人。

另一个我打开门后,就转身朝楼下走去,我已经忘记了呼吸,震惊的看着另一个我当着我的面离开。

直到那个我消失在了我的视线,我才恍然大悟,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我到底是谁?他为何在我房间?

对了,他怎么会有我房间的钥匙?我连忙搜自己的口袋,可当我把所有的口袋都找遍后,我顿时就呆住了,因为钥匙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还有钱包也没有了。

这时候我的大脑猛地出现了一个想法,现在这具身体上面,除了我的意识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不仅我的物品不见了,就连我身上的尸斑都消失了。

难道说刚才那具身体才是我本来的身体?可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现在的这具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我猛地朝楼下追了出去,因为我明白,我要是想搞清楚真相,就必须搞清楚,另一个我的身体上面到底有没有尸斑?有没有我的物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