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3 18:00:00

“你说什么?被取代了?什么意思?”我一时间就急了。

许叔神色严肃,说:“你先别急,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是不是,我也不能确定。”

虽然只是许叔的猜测,但是我还是非常的不好,不管怎么说,现在他肯定是个半魂人了,他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既然这样猜了,肯定有他的依据。

“所以说,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包括去找王神婆,也是在利用我试探王神婆?”我心里有些难受的问道。

在我眼中,虽然跟许叔相识不久,可我真的一直拿他当长辈在看,我也怀疑过他,可还是不愿意怀疑他是真的在利用我。

许叔摇了摇头,说:“如果我真的一直都是在利用你,现在也不会告诉你这些了,带你去见王神婆,的确是我的试探,想看看王神婆能不能治好你,可谁知她对你们肖家有那么深的仇恨。不过我这也是在帮你,尽管是试探,可如果她真的能治好你呢?”

我现在的脑子突然很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许叔,如今我能确定要害我的人是王神婆了,至于钱大师,也只是从许叔的口中听到他的目标是我,还不能确定。

而凌薇到底该不该相信,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我对她的喜欢,才让我相信她更多一些吧,还有眼前的许叔,一直以为他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网吧老板,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心机会这么深。

“我知道你不是非常的信任我,不过没关系,以后你会见到我的诚意,帮你的同时,也是在帮助我自己,所以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我都会帮你。”许叔说完就直接躺在了地上,旋即闭上了眼睛。

山洞里面的空间并不大,外面的阳光都能照射进来一些,看着许叔那副很平静的样子,我也沉默了下来。

在山洞里面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感觉有些困了,也躺在地上睡了起来,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感觉有人往我的嘴里灌着什么,一下子惊醒过来,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许叔正一手抓着我的嘴,一手抓着一只大白兔,此时大白兔的脖子上正在流血,而许叔就是在给我喂兔血。

我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旋即趴在洞口吐了了起来,许叔竟然给我喝兔血,我差点恶心死,感觉都快把胃吐出来了,才缓过神。

此时我满脸惊恐的看着许叔,同时又非常愤怒的说道:“你干什么?”

许叔并没有因为我的愤怒而奇怪,他很是平静的一口咬在了兔子的脖子上,而我看到这一幕已经傻眼了,许叔在喝兔血?

我突然间想起了昨晚村子里的怪事,李叔家的牛被咬死了,而李叔也死了,还有我家的鸡也被什么东西咬死了,难道说这一切都和许叔有关?是他咬死的?

很快许叔就把兔子扔在了一边,他用手擦了把嘴角上的血渍,旋即又非常平静的坐在了地上,突然盯着我在看。

“你,你,你做了什么?”我哆嗦着说道。

许叔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虽然我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了,可刚才的举动也太吓人了吧?直接咬死兔子,然后吸兔子的血?这还是人吗?

“你不用这么惊讶,你跟我一样,现在都不算是一个人,顶多是一个半魂人,如果不依靠新鲜的血液,根本没办法维持身体的原型,你现在再看我的右臂。”许叔说着就把右臂上的衣袖拉开了。

然而当我看到光滑的皮肤时,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了,记得之前许叔给我看他右臂的时候,还是白森森的骨头,现在喝了一只兔子的血,就长出肉了?

“我刚才见你的身体开始腐烂了,所以才好心帮你抓了只野兔,那边还有一只,你要是难受了,自己去喝。”许叔说着就指向了洞边上的几只野兔,已经死了。

我深深地呼吸了好多下,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神色复杂的盯着许叔,问道:“李叔的死跟你有关系吗?”

听了我的话,许叔愣了一下,问:“李叔?谁是李叔?”

我皱了皱眉,说:“就是早上死掉的那个人,早上你跟我爸妈一起过来的,难道你不知道?”

许叔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说:“早上我下车后,就问了你家在哪,谁知我问的人正好是你爸爸,然后就跟着他去找你了啊!你说的李叔到底是什么情况?快跟我说说。”

看许叔一脸认真的样子,看来昨晚的事情真的跟他无关了,于是我把昨晚发生的几件怪事说了一遍,还说了我早上起来后发现自己嘴角有血迹的事情。

听了我的话,许叔的脸色就大变了,他突然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才说:“看来,你们村子真的有古怪,我们暂时还真的不能离开。”

而我在听过许叔的话后,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因为我现在真的非常怕,怕昨晚咬死那些牲畜的是我。

好半晌,我才突然咬牙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昨晚被咬死的牲畜,是不是我干的?”

许叔盯着我看了几秒,却反而问道:“那你觉得是不是你?”

我愣了下,旋即有些暴躁的抱住了头,十分痛苦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现在真的非常的烦躁,也非常的害怕,本来以为丢了灵魂找回灵魂就好了,丢了尸体找回尸体就好了,可是没想到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竟然需要新鲜血液来保持身体不腐烂。

“你也别多想,你们村子里有古怪,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虽说你的嘴角有血渍,但这也不能说明昨晚的一切都是你做的,我们现在先想办法找回自己的灵魂,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我们彻底失去身体。走,我们先离开这。”许叔突然说道。

说着许叔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而我也连忙跟了上去,虽说我还不能完全的相信许叔,可他身上好多情况跟我一样,我暂时只能跟着他了。

这时候已经天黑了,在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农村就是这样,一到天黑,路上漆黑一片,只能看到别人家的灯光。

本以为许叔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调查,可谁知许叔直接带着我去了我家。

“怎么来我家了?”在大门外面,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许叔笑了笑,说:“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想想看,钱伍现在肯定知道你已经被我带走了,你觉得你要是钱伍,会相信你跟我会回到你家吗?”

许叔说着就要开门,可是他刚要推开大门,突然一下子缩回了手,旋即一把拉住了正要往前走的我。

“怎么……”我刚要说话,就被许叔突然伸手捂住了嘴。

刚要挣扎,就听到许叔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有东西盯着我们,别说话!”

我这才停止了挣扎,许叔也放开了我,旋即拉着我小心翼翼的离我家远了点,许叔才神色严肃的说道:“妈的,这混蛋竟然还留了一手!”

“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我惊讶的问道。

许叔指着不远处我家的大门,说:“你仔细看你家的大门。”

我下意识的就转过了头,可看了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有些奇怪的问道:“就一扇大门啊!有什么奇怪的呢?”

许叔无奈的摇了摇头,指着大门上面一点,说:“你看那树枝。”

我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是我家门前的一颗大柳树,这时候柳树有几根枝条竟然缠绕在了大门上面的栏杆上。

大家都知道,垂柳之所以有个‘垂’字,就是因为柳树的枝条是垂下来的,怎么可能会缠绕着栏杆呢?

“这能说明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许叔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后,才说:“这叫垂门,是一种监视的方法,这颗柳树已经被人用自己的血浇灌过了,再用一种特殊的手段,对方就能监视到院子里发生的一切。”

听了许叔的话,我终于明白他为何突然阻止我回家了,原来是因为我家院子被监视了。

“那会不会对我父母造成危害?”我忍不住问道,不管怎么说,是我带来的危险,我不希望我父母受到伤害。

许叔摇了摇头,说:“这你放心,他不敢!”

我这才松了口气,许叔在原地转悠了几圈,突然说道:“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我有些迷惑。

许叔拉着我就朝我家的方向而去,让我惊讶的是,许叔直接带我进了我家,我刚想要说话,就听许叔站在院子里叫道:“老肖,快出来!”

我不知道许叔想要干什么,但我知道他和我一样,也特别担心钱大师找到我们,所以不用担心他会把钱大师引过来。

我爸听到许叔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一出门就看到了我,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不是已经回米东市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就看向了许叔,许叔呵呵一笑,说:“我们本来是要回米东市的,但是小宇突然落了件东西在这,等拿了再走。”

我爸一脸疑惑的看着许叔,而我也有些纳闷,我落下什么东西了?

“小宇,你回你房间取东西吧!我在外面等你,快点啊!”许叔突然说道。

我愣了一下,就看到许叔不停的朝我使着眼色,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可我还是回了我的房间。

刚回到我的房间,我就惊讶的发现我的床头放着一个小盒子,非常的显眼,我顿时一惊,难道说许叔是让我带上这东西?他怎么就知道我屋子里有这东西的?这又是什么东西?

我一时间有太多的疑惑,这时候许叔也在院子里大喊着让我快点出去,再晚了就赶不上飞机了。

没有再犹豫,拿了盒子就出了房间,许叔跟我爸妈又打了声招呼,旋即就带着我走出了院子。

带我出了院子,许叔就一脸严肃的说道:“既然你们这样玩,那我们就奉陪了!”

看着许叔露出的狠色,我也是一脸的讶然,这个看似普通的网吧老板,真的很不一般呢!

“我们走!”许叔突然说道。

我愣了下,他不是让我回家拿盒子的吗?怎么不跟我要了?

“许叔,你不是让我拿东西出来吗?”我奇怪的问道,可是并没有把那个小盒子拿出了,小盒子并不大差不多就一个矿泉水瓶盖那么大,我在口袋里面装着呢。

“呵呵,你真傻啊?我只是欺骗钱伍他们,故意这样说的,哪里有什么东西让你拿啊?”许叔笑呵呵的说道。

而我听了许叔的话,则是愣住了,难道那个小盒子不是他让我拿的?

第二十五章 神秘盒子

“你说什么?被取代了?什么意思?”我一时间就急了。

许叔神色严肃,说:“你先别急,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是不是,我也不能确定。”

虽然只是许叔的猜测,但是我还是非常的不好,不管怎么说,现在他肯定是个半魂人了,他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既然这样猜了,肯定有他的依据。

“所以说,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包括去找王神婆,也是在利用我试探王神婆?”我心里有些难受的问道。

在我眼中,虽然跟许叔相识不久,可我真的一直拿他当长辈在看,我也怀疑过他,可还是不愿意怀疑他是真的在利用我。

许叔摇了摇头,说:“如果我真的一直都是在利用你,现在也不会告诉你这些了,带你去见王神婆,的确是我的试探,想看看王神婆能不能治好你,可谁知她对你们肖家有那么深的仇恨。不过我这也是在帮你,尽管是试探,可如果她真的能治好你呢?”

我现在的脑子突然很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许叔,如今我能确定要害我的人是王神婆了,至于钱大师,也只是从许叔的口中听到他的目标是我,还不能确定。

而凌薇到底该不该相信,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我对她的喜欢,才让我相信她更多一些吧,还有眼前的许叔,一直以为他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网吧老板,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心机会这么深。

“我知道你不是非常的信任我,不过没关系,以后你会见到我的诚意,帮你的同时,也是在帮助我自己,所以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我都会帮你。”许叔说完就直接躺在了地上,旋即闭上了眼睛。

山洞里面的空间并不大,外面的阳光都能照射进来一些,看着许叔那副很平静的样子,我也沉默了下来。

在山洞里面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感觉有些困了,也躺在地上睡了起来,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感觉有人往我的嘴里灌着什么,一下子惊醒过来,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许叔正一手抓着我的嘴,一手抓着一只大白兔,此时大白兔的脖子上正在流血,而许叔就是在给我喂兔血。

我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旋即趴在洞口吐了了起来,许叔竟然给我喝兔血,我差点恶心死,感觉都快把胃吐出来了,才缓过神。

此时我满脸惊恐的看着许叔,同时又非常愤怒的说道:“你干什么?”

许叔并没有因为我的愤怒而奇怪,他很是平静的一口咬在了兔子的脖子上,而我看到这一幕已经傻眼了,许叔在喝兔血?

我突然间想起了昨晚村子里的怪事,李叔家的牛被咬死了,而李叔也死了,还有我家的鸡也被什么东西咬死了,难道说这一切都和许叔有关?是他咬死的?

很快许叔就把兔子扔在了一边,他用手擦了把嘴角上的血渍,旋即又非常平静的坐在了地上,突然盯着我在看。

“你,你,你做了什么?”我哆嗦着说道。

许叔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虽然我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了,可刚才的举动也太吓人了吧?直接咬死兔子,然后吸兔子的血?这还是人吗?

“你不用这么惊讶,你跟我一样,现在都不算是一个人,顶多是一个半魂人,如果不依靠新鲜的血液,根本没办法维持身体的原型,你现在再看我的右臂。”许叔说着就把右臂上的衣袖拉开了。

然而当我看到光滑的皮肤时,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了,记得之前许叔给我看他右臂的时候,还是白森森的骨头,现在喝了一只兔子的血,就长出肉了?

“我刚才见你的身体开始腐烂了,所以才好心帮你抓了只野兔,那边还有一只,你要是难受了,自己去喝。”许叔说着就指向了洞边上的几只野兔,已经死了。

我深深地呼吸了好多下,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神色复杂的盯着许叔,问道:“李叔的死跟你有关系吗?”

听了我的话,许叔愣了一下,问:“李叔?谁是李叔?”

我皱了皱眉,说:“就是早上死掉的那个人,早上你跟我爸妈一起过来的,难道你不知道?”

许叔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说:“早上我下车后,就问了你家在哪,谁知我问的人正好是你爸爸,然后就跟着他去找你了啊!你说的李叔到底是什么情况?快跟我说说。”

看许叔一脸认真的样子,看来昨晚的事情真的跟他无关了,于是我把昨晚发生的几件怪事说了一遍,还说了我早上起来后发现自己嘴角有血迹的事情。

听了我的话,许叔的脸色就大变了,他突然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才说:“看来,你们村子真的有古怪,我们暂时还真的不能离开。”

而我在听过许叔的话后,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因为我现在真的非常怕,怕昨晚咬死那些牲畜的是我。

好半晌,我才突然咬牙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昨晚被咬死的牲畜,是不是我干的?”

许叔盯着我看了几秒,却反而问道:“那你觉得是不是你?”

我愣了下,旋即有些暴躁的抱住了头,十分痛苦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现在真的非常的烦躁,也非常的害怕,本来以为丢了灵魂找回灵魂就好了,丢了尸体找回尸体就好了,可是没想到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竟然需要新鲜血液来保持身体不腐烂。

“你也别多想,你们村子里有古怪,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虽说你的嘴角有血渍,但这也不能说明昨晚的一切都是你做的,我们现在先想办法找回自己的灵魂,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我们彻底失去身体。走,我们先离开这。”许叔突然说道。

说着许叔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而我也连忙跟了上去,虽说我还不能完全的相信许叔,可他身上好多情况跟我一样,我暂时只能跟着他了。

这时候已经天黑了,在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农村就是这样,一到天黑,路上漆黑一片,只能看到别人家的灯光。

本以为许叔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调查,可谁知许叔直接带着我去了我家。

“怎么来我家了?”在大门外面,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许叔笑了笑,说:“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想想看,钱伍现在肯定知道你已经被我带走了,你觉得你要是钱伍,会相信你跟我会回到你家吗?”

许叔说着就要开门,可是他刚要推开大门,突然一下子缩回了手,旋即一把拉住了正要往前走的我。

“怎么……”我刚要说话,就被许叔突然伸手捂住了嘴。

刚要挣扎,就听到许叔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有东西盯着我们,别说话!”

我这才停止了挣扎,许叔也放开了我,旋即拉着我小心翼翼的离我家远了点,许叔才神色严肃的说道:“妈的,这混蛋竟然还留了一手!”

“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我惊讶的问道。

许叔指着不远处我家的大门,说:“你仔细看你家的大门。”

我下意识的就转过了头,可看了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有些奇怪的问道:“就一扇大门啊!有什么奇怪的呢?”

许叔无奈的摇了摇头,指着大门上面一点,说:“你看那树枝。”

我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是我家门前的一颗大柳树,这时候柳树有几根枝条竟然缠绕在了大门上面的栏杆上。

大家都知道,垂柳之所以有个‘垂’字,就是因为柳树的枝条是垂下来的,怎么可能会缠绕着栏杆呢?

“这能说明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许叔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后,才说:“这叫垂门,是一种监视的方法,这颗柳树已经被人用自己的血浇灌过了,再用一种特殊的手段,对方就能监视到院子里发生的一切。”

听了许叔的话,我终于明白他为何突然阻止我回家了,原来是因为我家院子被监视了。

“那会不会对我父母造成危害?”我忍不住问道,不管怎么说,是我带来的危险,我不希望我父母受到伤害。

许叔摇了摇头,说:“这你放心,他不敢!”

我这才松了口气,许叔在原地转悠了几圈,突然说道:“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我有些迷惑。

许叔拉着我就朝我家的方向而去,让我惊讶的是,许叔直接带我进了我家,我刚想要说话,就听许叔站在院子里叫道:“老肖,快出来!”

我不知道许叔想要干什么,但我知道他和我一样,也特别担心钱大师找到我们,所以不用担心他会把钱大师引过来。

我爸听到许叔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一出门就看到了我,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不是已经回米东市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就看向了许叔,许叔呵呵一笑,说:“我们本来是要回米东市的,但是小宇突然落了件东西在这,等拿了再走。”

我爸一脸疑惑的看着许叔,而我也有些纳闷,我落下什么东西了?

“小宇,你回你房间取东西吧!我在外面等你,快点啊!”许叔突然说道。

我愣了一下,就看到许叔不停的朝我使着眼色,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可我还是回了我的房间。

刚回到我的房间,我就惊讶的发现我的床头放着一个小盒子,非常的显眼,我顿时一惊,难道说许叔是让我带上这东西?他怎么就知道我屋子里有这东西的?这又是什么东西?

我一时间有太多的疑惑,这时候许叔也在院子里大喊着让我快点出去,再晚了就赶不上飞机了。

没有再犹豫,拿了盒子就出了房间,许叔跟我爸妈又打了声招呼,旋即就带着我走出了院子。

带我出了院子,许叔就一脸严肃的说道:“既然你们这样玩,那我们就奉陪了!”

看着许叔露出的狠色,我也是一脸的讶然,这个看似普通的网吧老板,真的很不一般呢!

“我们走!”许叔突然说道。

我愣了下,他不是让我回家拿盒子的吗?怎么不跟我要了?

“许叔,你不是让我拿东西出来吗?”我奇怪的问道,可是并没有把那个小盒子拿出了,小盒子并不大差不多就一个矿泉水瓶盖那么大,我在口袋里面装着呢。

“呵呵,你真傻啊?我只是欺骗钱伍他们,故意这样说的,哪里有什么东西让你拿啊?”许叔笑呵呵的说道。

而我听了许叔的话,则是愣住了,难道那个小盒子不是他让我拿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