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4 17:52:07

“你怀疑我?”这时候我身边这个许叔突然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朝后退了几步,距离这个许叔远了一点,才说:“我不知道。”

这时候不远处的那个许叔也发现了我们,此时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和这个许叔,他很快就跑了过来,朝我说道:“小宇,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这时候我真的懵了,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因为两人长的完全一样。

我看了眼身边的许叔,又看了眼面前的许叔,有些烦躁的问道:“你们到底谁是许叔?”

“我是!”

“我是!”

谁知两人异口同声,让我完全没办法辨别。

我苦笑了一下,说:“好了,我不管你们谁是真的许叔,反正我谁都不会再相信,你们也别想着在我身上得到什么,也别想着利用我什么。”

说着我就一个人朝着机场外面走去,刚才两个许叔之间的争论已经引来了别人的关注,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就一个人离开了,而两个许叔这时候都没有阻止我,也没有跟过来,或许他们也明白,现在我不可能再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在王神婆还不知道我就是肖家人的时候,当时王神婆还说我被一个跟许叔长的完全一样的鬼骑过,可现在我却看到了两个许叔,这其中一个分明就是鬼,想到自己有可能跟一个鬼相处了好久,还一直听他的话行事,我真的很难接受。

我现在甚至不知道钱大师到底是好是坏,如果说这些天跟我在一起的许叔是那个鬼,那就说明钱大师不是坏人,可如果刚刚见到的许叔才是真的,那钱大师很可能不会害我。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先回一趟我租的房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再见香香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现在必须回去收拾一下,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等我回到租的房时,里面并没有香香,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的房间并没有多少东西,就带了几件衣服出门了,临走之前只是给香香留了一张纸条。

一个人提着皮箱走在路上,却不知道能去哪儿,就在我彷徨在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一辆红色的奥迪R8停在了我的身边。

“上车!”车子里面的女人突然说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顿时一惊,竟然是凌薇的那个闺蜜女警,叫沈兰。

“怎么是你?”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沈兰皱了皱眉,说:“快上车!”

看她貌似有些急的样子,我顿时也是一惊,连忙上了车子,我刚上车,沈兰就突然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轰的一声,车子直接飞驰而出。

沈兰是凌薇的闺蜜,她虽然是个警察,可她知道的貌似还挺多,遇到的诡异案件也有一些,也相信这时间上有鬼。

我不知道沈兰要带我去哪,知道她有的时候脾气很暴,我也不敢问,车子一直开到了郊区,在一栋别墅前才停了下来。

“下车!”沈兰只说了一句话。

而我则是很郁闷的提着行李下了车子,刚下车,沈兰就突然又是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直接离开了,而我一时间则是傻眼了,沈兰这是什么意思?把我送到这栋别墅,就离开了?

就在我还疑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宇!”

回头一看,就发现凌薇正站在别墅门口,我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原来是凌薇让沈兰去接我的。

“怎么是你?”我有些疑惑。

前几天在我家的时候,凌薇突然说有人来了,然后又叮嘱我不要相信任何人,然后就离开了,没想到今天又见到她了。

凌薇点了点头,旋即让我进入了别墅,进入别墅后,,凌薇就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说让我以后住在她这里。

我本来就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没想到凌薇提前就有准备,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等给我安排好房间后,凌薇才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跟我说说这些天的事情。”

我想了想,现在我最能相信的人,或许就是凌薇了,于是没有隐瞒,把许叔告诉我关于钱伍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今天我在机场碰到两个许叔的事情说了一下。

听我说完,凌薇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许佳兴真的说是钱伍在害你?还夺走了你的尸体?”

我点了点头,问她是不是真的,凌薇却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确定,如果说那天去你们村的人是真的许佳兴,那么他说的话或许是真的,但你也说了,今天在机场见到了两个许佳兴,这就有些奇怪了。”

“那我的灵魂,是不是在你姥姥的手中?”我突然又想起了去我们村的许叔告诉我的话。

听了我的话,凌薇低着头不说话了,而我顿时也明白了,看来这件事可以确定了,我的灵魂就在王神婆的手中。

见凌薇不说话,我叹了口气,说:“凌薇,我不知道你姥姥为何要夺走我的灵魂,但我只想告诉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对我不利,说实话,如果你真的需要我的灵魂,只要你一句话,或许我会考虑给你我的灵魂,可我真的非常害怕你欺骗我,利用我。”

凌薇这才抬起了头看向了我,她的目光非常的复杂,而我心里也有些难过,因为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真的有欺骗过我,或者说是利用我。

“你的灵魂是在我姥姥的手中!”凌薇突然点了点头。

尽管我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可是我能亲耳听到凌薇说出真相,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我也没有任何意外,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凌薇也没有跟我再多说话,只是让我随意,然后她去做饭了,很快饭就好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凌薇做的饭,味道特别香,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这味道特别的熟悉,像是曾经吃过。

吃过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凌薇说她要出趟门,让我先待在家里,然后就出门了。

凌薇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待在别墅里面,感觉挺无聊的,就想转一下,别墅非常的大,装修什么都是欧式风格,不过当我上了二楼的时候,就有些奇怪了,因为二楼并没有装修,一条长长的走廊,而走廊两边则是房间,每个房间上面都挎着一把大锁。

砰!

我刚路过一个房间,突然响了一声,好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可声音响了一下就没了,我静下心又等了一会儿,可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难道是我的错觉?

不对,那肯定不是错觉,就是从刚才这个房间传出来的,难道说着屋子里面有东西?好奇真的不是个好东西,我又来到刚才有声响的屋子门前,旋即轻轻推了下,可是这扇门和房间的契合非常的好,连个缝都没有。

轰哧!

我刚把耳朵贴在门上,房门就被猛地一撞,我被震得头脑发懵,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耳也暂时的失聪了,这次我终于有些恐慌了。

这别墅肯定有蹊跷,试想一下,一个豪华的大别墅,二楼竟然像是教师一样的楼道,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候凌薇突然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我坐在地上,凌薇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坐地上了?”

我盯着凌薇的眼睛,说:“这屋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了我的话,凌薇的脸色突然大变,问:“你刚才听到里面的声音了?”

我不知道凌薇为何突然这么惊慌,就点了点头,见我点头,凌薇顿时就慌了,伸手拉着我就往楼下跑。

“怎么了?”我惊讶的问道。

凌薇一边拉着我跑一边说道:“坏事了,我姥姥肯定知道你来了,你现在必须躲起来,要是被我姥姥发现,会要了你最后一成灵魂,那样你就真的要死了。”

听了凌薇的话,我也是突然大惊,本来以为这是凌薇的秘密基地,王神婆并不知道,可没想到王神婆竟然知道这里。

路上的时候凌薇就给女警沈兰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我们就在半路上遇到了沈兰的车子,凌薇直接把我推进了车子,说道:“你赶快离开米东市,记住我的话,一定要离开,我姥姥真的会灭了你的灵魂,我会去找你的。”

朝我说完,凌薇又对沈兰说道:“小兰,小宇就拜托你了。”

沈兰点了点头,让凌薇放心,旋即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又疯狂了起来,这时候我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跳动加速了起来,非常的紧张,我不知道为何突然间会这样。

“你怎么了?”沈兰也突然意识到了我的异状,直接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我双手捂着心脏的部位,呼吸有些空难的说道:“你快开车,别被王神婆找到了,我还能坚持。”

“你都这样了,还能坚持下去吗?”沈兰突然也急了,大声的说道。

这时候我心脏非常的疼,满头都是大汗,脸上就像是被汗水洗了一遍一样。

“快开车!要是被王神婆找到,我会彻底死掉!”我突然大声吼了一句。

沈兰这才咬了咬牙,旋即又发动了车子,我不知道沈兰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但我知道,她会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

本以为很快我就会恢复正常,可让我惊恐的是我的心脏跳动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疼,而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我突然有种感觉,我好像快要死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颤,难道说我真的要死了吗?刚才我只是贴耳朵在别墅二楼的门上听了一下,然后就变成这样了,难道说,这也是王神婆的手段?

我咬了咬牙,既然王神婆想要我的最后一成灵魂,我就偏不给,我还要好好的活下去,即便只有一成的灵魂,即便这具不是我的尸体,我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突然间,我的那股嗜血的感觉突然又有了,我突然非常的饥渴,想要喝新鲜的血液,可现在是在半路上,哪里有什么动物可以给我新鲜的血液呢?

我拼命的想要压抑这嗜血的感觉,可是这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我突然红着眼看向了沈兰。

“呼!呼!”

我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沈兰,像是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你,你怎么了?”沈兰这时候也连忙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朝着车窗外面看了眼,这是一条公路,但是公路的两边却是无边的荒漠,我强忍着想要一口咬在沈兰脖子上的冲动,直接拉开了车门,跳下了车子。

“走!快走!”我大声的吼道。

“你怎么了?别吓唬我啊!”

谁知沈兰也跟着我下了车子,还朝我跑了过来。

第二十七章 快走

“你怀疑我?”这时候我身边这个许叔突然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朝后退了几步,距离这个许叔远了一点,才说:“我不知道。”

这时候不远处的那个许叔也发现了我们,此时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和这个许叔,他很快就跑了过来,朝我说道:“小宇,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这时候我真的懵了,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因为两人长的完全一样。

我看了眼身边的许叔,又看了眼面前的许叔,有些烦躁的问道:“你们到底谁是许叔?”

“我是!”

“我是!”

谁知两人异口同声,让我完全没办法辨别。

我苦笑了一下,说:“好了,我不管你们谁是真的许叔,反正我谁都不会再相信,你们也别想着在我身上得到什么,也别想着利用我什么。”

说着我就一个人朝着机场外面走去,刚才两个许叔之间的争论已经引来了别人的关注,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就一个人离开了,而两个许叔这时候都没有阻止我,也没有跟过来,或许他们也明白,现在我不可能再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在王神婆还不知道我就是肖家人的时候,当时王神婆还说我被一个跟许叔长的完全一样的鬼骑过,可现在我却看到了两个许叔,这其中一个分明就是鬼,想到自己有可能跟一个鬼相处了好久,还一直听他的话行事,我真的很难接受。

我现在甚至不知道钱大师到底是好是坏,如果说这些天跟我在一起的许叔是那个鬼,那就说明钱大师不是坏人,可如果刚刚见到的许叔才是真的,那钱大师很可能不会害我。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先回一趟我租的房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再见香香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现在必须回去收拾一下,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等我回到租的房时,里面并没有香香,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的房间并没有多少东西,就带了几件衣服出门了,临走之前只是给香香留了一张纸条。

一个人提着皮箱走在路上,却不知道能去哪儿,就在我彷徨在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一辆红色的奥迪R8停在了我的身边。

“上车!”车子里面的女人突然说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顿时一惊,竟然是凌薇的那个闺蜜女警,叫沈兰。

“怎么是你?”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沈兰皱了皱眉,说:“快上车!”

看她貌似有些急的样子,我顿时也是一惊,连忙上了车子,我刚上车,沈兰就突然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轰的一声,车子直接飞驰而出。

沈兰是凌薇的闺蜜,她虽然是个警察,可她知道的貌似还挺多,遇到的诡异案件也有一些,也相信这时间上有鬼。

我不知道沈兰要带我去哪,知道她有的时候脾气很暴,我也不敢问,车子一直开到了郊区,在一栋别墅前才停了下来。

“下车!”沈兰只说了一句话。

而我则是很郁闷的提着行李下了车子,刚下车,沈兰就突然又是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直接离开了,而我一时间则是傻眼了,沈兰这是什么意思?把我送到这栋别墅,就离开了?

就在我还疑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宇!”

回头一看,就发现凌薇正站在别墅门口,我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原来是凌薇让沈兰去接我的。

“怎么是你?”我有些疑惑。

前几天在我家的时候,凌薇突然说有人来了,然后又叮嘱我不要相信任何人,然后就离开了,没想到今天又见到她了。

凌薇点了点头,旋即让我进入了别墅,进入别墅后,,凌薇就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说让我以后住在她这里。

我本来就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没想到凌薇提前就有准备,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等给我安排好房间后,凌薇才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跟我说说这些天的事情。”

我想了想,现在我最能相信的人,或许就是凌薇了,于是没有隐瞒,把许叔告诉我关于钱伍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今天我在机场碰到两个许叔的事情说了一下。

听我说完,凌薇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许佳兴真的说是钱伍在害你?还夺走了你的尸体?”

我点了点头,问她是不是真的,凌薇却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确定,如果说那天去你们村的人是真的许佳兴,那么他说的话或许是真的,但你也说了,今天在机场见到了两个许佳兴,这就有些奇怪了。”

“那我的灵魂,是不是在你姥姥的手中?”我突然又想起了去我们村的许叔告诉我的话。

听了我的话,凌薇低着头不说话了,而我顿时也明白了,看来这件事可以确定了,我的灵魂就在王神婆的手中。

见凌薇不说话,我叹了口气,说:“凌薇,我不知道你姥姥为何要夺走我的灵魂,但我只想告诉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对我不利,说实话,如果你真的需要我的灵魂,只要你一句话,或许我会考虑给你我的灵魂,可我真的非常害怕你欺骗我,利用我。”

凌薇这才抬起了头看向了我,她的目光非常的复杂,而我心里也有些难过,因为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真的有欺骗过我,或者说是利用我。

“你的灵魂是在我姥姥的手中!”凌薇突然点了点头。

尽管我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可是我能亲耳听到凌薇说出真相,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我也没有任何意外,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凌薇也没有跟我再多说话,只是让我随意,然后她去做饭了,很快饭就好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凌薇做的饭,味道特别香,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这味道特别的熟悉,像是曾经吃过。

吃过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凌薇说她要出趟门,让我先待在家里,然后就出门了。

凌薇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待在别墅里面,感觉挺无聊的,就想转一下,别墅非常的大,装修什么都是欧式风格,不过当我上了二楼的时候,就有些奇怪了,因为二楼并没有装修,一条长长的走廊,而走廊两边则是房间,每个房间上面都挎着一把大锁。

砰!

我刚路过一个房间,突然响了一声,好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可声音响了一下就没了,我静下心又等了一会儿,可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难道是我的错觉?

不对,那肯定不是错觉,就是从刚才这个房间传出来的,难道说着屋子里面有东西?好奇真的不是个好东西,我又来到刚才有声响的屋子门前,旋即轻轻推了下,可是这扇门和房间的契合非常的好,连个缝都没有。

轰哧!

我刚把耳朵贴在门上,房门就被猛地一撞,我被震得头脑发懵,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耳也暂时的失聪了,这次我终于有些恐慌了。

这别墅肯定有蹊跷,试想一下,一个豪华的大别墅,二楼竟然像是教师一样的楼道,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候凌薇突然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我坐在地上,凌薇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坐地上了?”

我盯着凌薇的眼睛,说:“这屋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了我的话,凌薇的脸色突然大变,问:“你刚才听到里面的声音了?”

我不知道凌薇为何突然这么惊慌,就点了点头,见我点头,凌薇顿时就慌了,伸手拉着我就往楼下跑。

“怎么了?”我惊讶的问道。

凌薇一边拉着我跑一边说道:“坏事了,我姥姥肯定知道你来了,你现在必须躲起来,要是被我姥姥发现,会要了你最后一成灵魂,那样你就真的要死了。”

听了凌薇的话,我也是突然大惊,本来以为这是凌薇的秘密基地,王神婆并不知道,可没想到王神婆竟然知道这里。

路上的时候凌薇就给女警沈兰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我们就在半路上遇到了沈兰的车子,凌薇直接把我推进了车子,说道:“你赶快离开米东市,记住我的话,一定要离开,我姥姥真的会灭了你的灵魂,我会去找你的。”

朝我说完,凌薇又对沈兰说道:“小兰,小宇就拜托你了。”

沈兰点了点头,让凌薇放心,旋即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又疯狂了起来,这时候我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跳动加速了起来,非常的紧张,我不知道为何突然间会这样。

“你怎么了?”沈兰也突然意识到了我的异状,直接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我双手捂着心脏的部位,呼吸有些空难的说道:“你快开车,别被王神婆找到了,我还能坚持。”

“你都这样了,还能坚持下去吗?”沈兰突然也急了,大声的说道。

这时候我心脏非常的疼,满头都是大汗,脸上就像是被汗水洗了一遍一样。

“快开车!要是被王神婆找到,我会彻底死掉!”我突然大声吼了一句。

沈兰这才咬了咬牙,旋即又发动了车子,我不知道沈兰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但我知道,她会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

本以为很快我就会恢复正常,可让我惊恐的是我的心脏跳动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疼,而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我突然有种感觉,我好像快要死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颤,难道说我真的要死了吗?刚才我只是贴耳朵在别墅二楼的门上听了一下,然后就变成这样了,难道说,这也是王神婆的手段?

我咬了咬牙,既然王神婆想要我的最后一成灵魂,我就偏不给,我还要好好的活下去,即便只有一成的灵魂,即便这具不是我的尸体,我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突然间,我的那股嗜血的感觉突然又有了,我突然非常的饥渴,想要喝新鲜的血液,可现在是在半路上,哪里有什么动物可以给我新鲜的血液呢?

我拼命的想要压抑这嗜血的感觉,可是这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我突然红着眼看向了沈兰。

“呼!呼!”

我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沈兰,像是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你,你怎么了?”沈兰这时候也连忙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朝着车窗外面看了眼,这是一条公路,但是公路的两边却是无边的荒漠,我强忍着想要一口咬在沈兰脖子上的冲动,直接拉开了车门,跳下了车子。

“走!快走!”我大声的吼道。

“你怎么了?别吓唬我啊!”

谁知沈兰也跟着我下了车子,还朝我跑了过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