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2 07:30:02

我顿时就急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一辈们讲过,鬼域这个地方非常的邪门,那些临近鬼域的村子,半夜有时都能听到从鬼域传来的婴儿哭叫声。

而老一辈们说,这并不是婴儿哭叫声,而是鬼域里面有一种鬼,那声音并不是婴儿在在哭,而是鬼发出的声音。

我站在门口,一时间就犹豫了起来,看许叔现在的情况,他好像突然不认识我了,而钱大师在离开的时候,就告诉过我,说千万不要走出这破庙,可如今许叔已经出去了,我到底该怎么做?

想了一下许叔曾经对我的照顾,我咬了咬牙,就冲出了出去,可当我出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许叔不见了,我就犹豫了一下,才十几秒的时间,许叔竟然就消失了。

我叫了许叔几下,可没有一点回应,只有不远处婴儿哭叫的声音,我顿时越来越慌了,许叔去哪了?钱大师又去哪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咬了咬牙,旋即握着钱大师临走前给我的那把桃木匕首,旋即朝着外面跑了出去,我现在要找到许叔。

这座破庙的外面是一片小树林,我刚进入小树林,顿时浑身打起了冷颤,不是我害怕,而是这里突然非常的冷,我们早上过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子的,而且现在小树林里面有很多鼓起的小土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本来五分钟就能出去的树林,可五分钟过去,我还没出去,十分钟过去了,我还是没出去,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我还是没有出去,这时候我终于知道出问题了。

我在原地转了一圈,可是发现四周完全一样,我竟然迷路了,在一个五分钟就能走出去的小树林迷路了。

站在原地想了一下,旋即我折断了几个树枝,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每走五步,我就折一根树枝放在脚下,就这样五步一根树枝的走了下去,直到我意识到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我才停了下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自言自语的问道。

然而当我回过头想要重新找回原路的时候,顿时就呆住了,因为我刚才走五步放一根的树枝,竟然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我一下子就急了,又在四周找了一圈,可还是没找到折断的树枝。

这时候我突然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猛地看向了那个方向,可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这时候虽然是晚上,可却是大圆月,把树林里面照的很亮。

难道是鬼打墙?我突然想到。

想到这里,我这才放心下来,因为这时候我正好有点尿急,于是就脱下裤子,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边走边尿了起来。

很快就尿完了,这次我才放心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可让我奔溃的是,这一次,我竟然还是没走出去,也就是说,鬼打墙,还没有破!

怎么会这样?那天遇到鬼打墙的时候,许叔让我撒尿在车轮上面,不是还破了鬼打墙吗?今天为何就不行了?

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距离我不远处出现了一堆漂浮的火苗,我被这突然出现的火苗吓了一大跳,差点叫出声音来。

不过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因为我突然想到了鬼火,虽然世俗迷信说鬼火是鬼点的火,但我却知道,鬼火只是墓地出现的,因为人的骨头含有磷,遇到空气就会自燃。

可这时候我猛地想起了刚才看到的小土包,而我现在又遇到了鬼火,鬼火只有在墓地才会产生,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颤,刚才我竟然朝着那些小土包上面撒尿了,而这些小土包,就是坟墓。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慌了,不知所措了起来,我突然很想现在就找到钱大师,他是道士,肯定可以帮到我的,可我越是慌乱,我越是害怕。

就在这时候,我刚才看到的那个鬼火突然朝我飘了过来,我差点被吓尿,本来还想这鬼火是磷火,可现却不这样想了,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我撒尿尿在了人家坟墓上面,结果人家的鬼魂来讨债了。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那浓绿色的鬼火飘过来后,突然像是活物一样,围着我转了好几圈,旋即又飘到了我面前,我一时间都屏住了呼吸,深怕这鬼火突然烧在我脸上。

就在我浑身都紧绷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有种非常奇妙的感觉,面前的鬼火好像在跟我传递消息,虽然我并没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可却突然间能感受到鬼火给我传递的消息,它好像在说,它不会害我。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鬼火突然飘着离开了,而我一时间也惊呆了,难道这鬼火真的是活物,让我跟它过去?

我顿时一喜,连忙跟了上去,不知道为何,这鬼火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小鸟,非常的可爱,竟然忍不住就跟了上去。

当我出了树林的时候,顿时就激动了起来,这鬼火果然是有生命的,竟然真的带我出了树林。

本以为鬼火只是带我出了树林,可让我疑惑的是,这时候鬼火又向我传递了消息,好像在说,让我跟着它。

犹豫了一下,鬼火既然帮我破了鬼打墙,那肯定不会对我不利,于是就跟了上去,曲曲折折的走了好久,鬼火把我引到了一座大山前,突然消失了。

我顿时一愣,鬼火不见了?难道说它就是引我来这里的?

借着月关,我发现面前的大山上面竟然有个山洞,就跟我之前进入那个有我棺材的山洞一样。

想了想,既然鬼火既然引我过来了,那肯定是有目的了,于是我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山洞黑乌乌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我伸手就伏在了墙壁上面,可是我刚摸到墙壁,就感觉摸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也没多想,好像是墙壁不整齐,上面凸出来的大石头,这石头还非常的光滑。

就这样,我摸着墙壁一步一步的朝山洞里面走了进去,终于,我看到了亮光,在山洞最里面好像有亮光。

当我距离亮光近了一些的时候,终于能看到脚下的路了,于是就没有在扶着墙壁,可当我下意识的瞥见墙壁的时候……

啊!

我突然尖叫了一声,因为我看到墙壁上面镶满了白森森的人头头骨,而我刚才一直摸着的光滑东西,就是人头头骨。

我双腿一软,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我刚坐下去的时候,就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垫着了,低头一看,我顿时就长大了嘴巴,连叫都没叫出来,因为我的脚下竟然是镶嵌在地面的手臂骨,当我的目光再亮光出看过去的时候,就惊讶的发现,满地都是人体的骨头,甚至还有完整的人体骨架镶嵌在地面。

这时候我才明白,这根本不是山洞,而是一个用人骨堆砌起来的骨洞,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我又重新站了起来,如今我也只是灵魂状态,就像是鬼一样,这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这样想着,我就壮着胆子,朝那个发出光明的地方走了过去,越是靠近那点光明,我越是感觉内心的一阵悸动。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我却感觉自己走了好久,终于,我来到了一个大大的洞室,这次真的是石洞,并没有骨头。

在洞室的四周,各有一盏大油灯,不过这四盏油灯的设计有点奇怪,在石壁上面,有一个小洞口,这灯火就是在这里面发出来的。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会有油灯?而且这洞室一看就知道好久没人来过了,可为何那四盏油灯却能一直不熄灭?

正在疑惑,突然瞥见洞室中央有一个大水池,因为好奇,我连忙跑了过去,刚来到水池,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味,然而当我朝水池看下去的时候,顿时就长大了嘴巴,因为这里面根本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液,整整一个大水池的鲜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强忍着内心的震惊和惧意,连忙又跑到了一盏油灯前,简单的观察了一下,才发现油灯室只是在墙壁上的一个沉着灯油的小洞室,而在墙壁上面,还有一个小口,此时正有一滴一滴的灯油从墙壁低落到了油灯室。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浑身颤抖了起来,因为我突然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我颤抖着手指摸了一把灯油,旋即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顿时就惊呆了。

因为这灯油有一种浓烈的腥味,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灯油,我一路走来,墙壁和地面都镶嵌着人骨,而洞室中央又是一个沉满血液的血池,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灯油,就是尸油!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浑身颤抖,这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逃离!

咬了咬牙,我就转身要逃,可是我刚要逃,突然感觉自己不能动了,我低头一看,就惊讶的发现,本来镶嵌在地面里的一只手臂骨,这时候突然抓住了我的一条腿。

第四十三章 骨洞

我顿时就急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一辈们讲过,鬼域这个地方非常的邪门,那些临近鬼域的村子,半夜有时都能听到从鬼域传来的婴儿哭叫声。

而老一辈们说,这并不是婴儿哭叫声,而是鬼域里面有一种鬼,那声音并不是婴儿在在哭,而是鬼发出的声音。

我站在门口,一时间就犹豫了起来,看许叔现在的情况,他好像突然不认识我了,而钱大师在离开的时候,就告诉过我,说千万不要走出这破庙,可如今许叔已经出去了,我到底该怎么做?

想了一下许叔曾经对我的照顾,我咬了咬牙,就冲出了出去,可当我出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许叔不见了,我就犹豫了一下,才十几秒的时间,许叔竟然就消失了。

我叫了许叔几下,可没有一点回应,只有不远处婴儿哭叫的声音,我顿时越来越慌了,许叔去哪了?钱大师又去哪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咬了咬牙,旋即握着钱大师临走前给我的那把桃木匕首,旋即朝着外面跑了出去,我现在要找到许叔。

这座破庙的外面是一片小树林,我刚进入小树林,顿时浑身打起了冷颤,不是我害怕,而是这里突然非常的冷,我们早上过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子的,而且现在小树林里面有很多鼓起的小土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本来五分钟就能出去的树林,可五分钟过去,我还没出去,十分钟过去了,我还是没出去,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我还是没有出去,这时候我终于知道出问题了。

我在原地转了一圈,可是发现四周完全一样,我竟然迷路了,在一个五分钟就能走出去的小树林迷路了。

站在原地想了一下,旋即我折断了几个树枝,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每走五步,我就折一根树枝放在脚下,就这样五步一根树枝的走了下去,直到我意识到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我才停了下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自言自语的问道。

然而当我回过头想要重新找回原路的时候,顿时就呆住了,因为我刚才走五步放一根的树枝,竟然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我一下子就急了,又在四周找了一圈,可还是没找到折断的树枝。

这时候我突然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猛地看向了那个方向,可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这时候虽然是晚上,可却是大圆月,把树林里面照的很亮。

难道是鬼打墙?我突然想到。

想到这里,我这才放心下来,因为这时候我正好有点尿急,于是就脱下裤子,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边走边尿了起来。

很快就尿完了,这次我才放心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可让我奔溃的是,这一次,我竟然还是没走出去,也就是说,鬼打墙,还没有破!

怎么会这样?那天遇到鬼打墙的时候,许叔让我撒尿在车轮上面,不是还破了鬼打墙吗?今天为何就不行了?

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距离我不远处出现了一堆漂浮的火苗,我被这突然出现的火苗吓了一大跳,差点叫出声音来。

不过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因为我突然想到了鬼火,虽然世俗迷信说鬼火是鬼点的火,但我却知道,鬼火只是墓地出现的,因为人的骨头含有磷,遇到空气就会自燃。

可这时候我猛地想起了刚才看到的小土包,而我现在又遇到了鬼火,鬼火只有在墓地才会产生,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颤,刚才我竟然朝着那些小土包上面撒尿了,而这些小土包,就是坟墓。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慌了,不知所措了起来,我突然很想现在就找到钱大师,他是道士,肯定可以帮到我的,可我越是慌乱,我越是害怕。

就在这时候,我刚才看到的那个鬼火突然朝我飘了过来,我差点被吓尿,本来还想这鬼火是磷火,可现却不这样想了,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我撒尿尿在了人家坟墓上面,结果人家的鬼魂来讨债了。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那浓绿色的鬼火飘过来后,突然像是活物一样,围着我转了好几圈,旋即又飘到了我面前,我一时间都屏住了呼吸,深怕这鬼火突然烧在我脸上。

就在我浑身都紧绷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有种非常奇妙的感觉,面前的鬼火好像在跟我传递消息,虽然我并没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可却突然间能感受到鬼火给我传递的消息,它好像在说,它不会害我。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鬼火突然飘着离开了,而我一时间也惊呆了,难道这鬼火真的是活物,让我跟它过去?

我顿时一喜,连忙跟了上去,不知道为何,这鬼火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小鸟,非常的可爱,竟然忍不住就跟了上去。

当我出了树林的时候,顿时就激动了起来,这鬼火果然是有生命的,竟然真的带我出了树林。

本以为鬼火只是带我出了树林,可让我疑惑的是,这时候鬼火又向我传递了消息,好像在说,让我跟着它。

犹豫了一下,鬼火既然帮我破了鬼打墙,那肯定不会对我不利,于是就跟了上去,曲曲折折的走了好久,鬼火把我引到了一座大山前,突然消失了。

我顿时一愣,鬼火不见了?难道说它就是引我来这里的?

借着月关,我发现面前的大山上面竟然有个山洞,就跟我之前进入那个有我棺材的山洞一样。

想了想,既然鬼火既然引我过来了,那肯定是有目的了,于是我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山洞黑乌乌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我伸手就伏在了墙壁上面,可是我刚摸到墙壁,就感觉摸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也没多想,好像是墙壁不整齐,上面凸出来的大石头,这石头还非常的光滑。

就这样,我摸着墙壁一步一步的朝山洞里面走了进去,终于,我看到了亮光,在山洞最里面好像有亮光。

当我距离亮光近了一些的时候,终于能看到脚下的路了,于是就没有在扶着墙壁,可当我下意识的瞥见墙壁的时候……

啊!

我突然尖叫了一声,因为我看到墙壁上面镶满了白森森的人头头骨,而我刚才一直摸着的光滑东西,就是人头头骨。

我双腿一软,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我刚坐下去的时候,就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垫着了,低头一看,我顿时就长大了嘴巴,连叫都没叫出来,因为我的脚下竟然是镶嵌在地面的手臂骨,当我的目光再亮光出看过去的时候,就惊讶的发现,满地都是人体的骨头,甚至还有完整的人体骨架镶嵌在地面。

这时候我才明白,这根本不是山洞,而是一个用人骨堆砌起来的骨洞,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我又重新站了起来,如今我也只是灵魂状态,就像是鬼一样,这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这样想着,我就壮着胆子,朝那个发出光明的地方走了过去,越是靠近那点光明,我越是感觉内心的一阵悸动。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我却感觉自己走了好久,终于,我来到了一个大大的洞室,这次真的是石洞,并没有骨头。

在洞室的四周,各有一盏大油灯,不过这四盏油灯的设计有点奇怪,在石壁上面,有一个小洞口,这灯火就是在这里面发出来的。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会有油灯?而且这洞室一看就知道好久没人来过了,可为何那四盏油灯却能一直不熄灭?

正在疑惑,突然瞥见洞室中央有一个大水池,因为好奇,我连忙跑了过去,刚来到水池,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味,然而当我朝水池看下去的时候,顿时就长大了嘴巴,因为这里面根本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液,整整一个大水池的鲜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强忍着内心的震惊和惧意,连忙又跑到了一盏油灯前,简单的观察了一下,才发现油灯室只是在墙壁上的一个沉着灯油的小洞室,而在墙壁上面,还有一个小口,此时正有一滴一滴的灯油从墙壁低落到了油灯室。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浑身颤抖了起来,因为我突然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我颤抖着手指摸了一把灯油,旋即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顿时就惊呆了。

因为这灯油有一种浓烈的腥味,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灯油,我一路走来,墙壁和地面都镶嵌着人骨,而洞室中央又是一个沉满血液的血池,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灯油,就是尸油!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浑身颤抖,这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逃离!

咬了咬牙,我就转身要逃,可是我刚要逃,突然感觉自己不能动了,我低头一看,就惊讶的发现,本来镶嵌在地面里的一只手臂骨,这时候突然抓住了我的一条腿。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