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3 18:30:00

“你你你……”我惊骇地望着她,连话都说不清了:“你你,你不是已经……”

张丽丽皱眉说,“我已经怎么了?”

我艰难地吞了一口水,然后用最大的力气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很痛,很真实的疼痛,但眼前的画面并没有改变!

张丽丽满脸古怪地望着我说:“我说黄权,你这是怎么了?从来到学校开始你就趴在桌子上睡觉,都睡了一个上午了,睡得跟死猪似的,怎么叫都叫不醒,还不断地说梦话,什么红衣女,什么真阳道长,什么班长我下不了手……你这是做的什么梦啊?”

我又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还是能感觉到疼痛,看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那么就是说,之前发生的那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我刚想说话,身后就传来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咦,黄权,你丫终于醒啦。”

我赶紧转身一看,果然就是班长,他正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英俊又帅气,和刚才我看到那个阴森猥琐的班长完全是两个人!而且,我看得很清楚,他的头明明是让红衣女给拍的稀巴烂啊,怎么现在他一点事都没有?

一愣神的功夫,他已经走到我面前,伸手要拍我肩膀,我吓的浑身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地退后避开他,他皱起了眉头,不悦地说:“黄权,你啥意思?”

梦,这可能是梦,这根本就不可能!没错,肯定就是这样,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说不定这是红衣女弄出来幻境呢!

可那十一天发生的事情这么真实,每一个画面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是会假的呢?尤其是最后班长头被拍烂,血甚至还喷到了我脸上!

想到了这里,我就对班长冷笑说:“哼,我啥意思?我啥意思你自己最清楚!别以为弄这些出来就能骗过我,你已经死了,你和张丽丽都死了!”

然而班长和张丽丽听完后并没有现出真面目,班长还笑着上来拍了一下我肩膀说,“我说黄权,你丫演的挺像啊,我都差点被你吓到了。”

我推开他,退后一步,冷冷地盯着他。他就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还是忍住不耐地说:“好了,别玩了,赶紧的吧,同学们都在等你拍毕业照呢。”

说完,他就一边整理自己西装一边往前走。我冷眼看着他,倒要看他装到什么时候。他走到一半,发现我并没有跟上去,就回过头来有些不耐烦地说:“黄权,你还墨迹什么?赶紧的。”

我还是冷眼盯着他,并没有动,同时我也在想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见我还是无动于衷,班长就明显生气了,他大步地走到我面前,盯着我说:“黄权,你丫是怎么回事,开玩笑也有个度吧,你要是不拍就算了!”

这时候张丽丽走过来偷偷跟班长说:班长,你说黄权会不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班长就没好气地说:刺激什么,我看他是撞邪了还差不多。

接着张丽丽走上来跟我说:“黄权,你别闹了,大伙都在外面等着我们去拍照呢。”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一切真的是太真实了,真实到我甚至有时候会怀疑现在发生的才是真的!我还是没有说话,冷冷地望着他们两个,同时努力想办法怎么回到之前的真实世界里面。

很快,背后又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就听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嘿班长,不是让你叫醒黄权……咦黄权,你丫终于醒啦?”

我回头一看,真的是陈东,他也穿着西装,意气风发的。这一会儿功夫已经走到我面前,很亲热地勾住我脖子说:“黄权你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坏事去了,课桌趴着都能睡这么死。”

被他勾住,我条件反射地就颤抖起来,陈东明明已经变成僵尸了,怎么现在又变成人了?!

不对!眼前的这一切肯定都不是真的!他们已经死了,变成僵尸了,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幻境,肯定是幻境,我得赶紧醒过来才行!

想到了这点,我就用力推开陈东,冲着虚空大声地喊:“红衣女!你快出来!我知道这是你弄出来的幻境,这不是真的,他们都已经死了!喂,你快出来!”

然而不管我怎么喊,红衣女都没有出现,甚至是现场一点变化都没有,班长他们几个也没有消失。

很快,外面的人就被我的叫声吸引进来,李静,刘伟…当时一起去坟场拍照的人,全部都在,他们都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个个都见鬼一样的眼神望着我,窃窃私语讨论我是不是撞邪了。

不,这不可能,那些事情明明发生过,班长他们明明就已经死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难道,之前发生的,都是我在做梦?这,这怎么可能!

我双脚发软地坐在椅子上,大脑乱糟糟的,满脸痴呆地望着他们。

最后还是班长先走过来,他试探性地说:“黄权,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下?”

我慢慢地回过神来,望着近在眼前的班长,不由想到他脑袋被红衣女拍烂的画面,我条件反射地就伸手勾住班长的脖子,用力地勒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中的脑袋掉下来,也没有烂掉,而是班长呻吟了一声,然后他生气地推开我,骂我神经病。

这就奇怪了,难道真的是我做梦?或许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去坟场拍照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一场真实的梦而已。

想到了这,我就开始让自己表现的正常一点,然后问他们我睡了多久,他们说我睡了一个上午了,中间还讲了很多梦话,怎么叫都叫不醒,还告诉我今天轮到我们班拍毕业照,其他班都已经拍完了。我又继续问了他们很多事情,他们的回答都在告诉我,我之前发生的一切,真的是在做梦,我们是今天才开始拍毕业照的。

接着他们也问了一下我有没有事,要不要去看病,我说没事,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打消了他们的疑虑,我就去上洗手间了,洗了把脸,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再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疼痛很真实!

可是我怎么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之前发生的事情是那么地真实和清晰,就像是真真发生过一样。

后来我也尝试了很久,都无法证明我现在不是在做梦,也就慢慢地默认之前发生的事情不是真的了。

回去之后,全班人都在等着我拍毕业照,我强打精神和他们拍了几张,实在没什么精神,只想赶紧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捋一捋思路。

可是他们个个兴致都很高,全班的集体毕业照拍了之后,就有同学说拍个主题毕业照,就像网上火的那些各种各样的毕业照。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有人这样说,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刚往班长看去,这时候班长就果然站起来,神秘兮兮地问我们想不想火?陈东说啥意思,你有好的建议?果然,班长就笑着说,当然有,前段时间网上不是有个惊悚毕业照很火,我们也走这个路线,而且我们直接去坟场拍!

听到班长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一幕,何其地相似?

去坟场拍毕业照……

我下意识地就站了出来,大声地说:“不行!不能去坟场拍毕业照!”

班长被我否决,他马上就有些不悦了,皱眉说:“为什么不能去?你要是怕了的话,你可以不去。”

10 重复的建议

“你你你……”我惊骇地望着她,连话都说不清了:“你你,你不是已经……”

张丽丽皱眉说,“我已经怎么了?”

我艰难地吞了一口水,然后用最大的力气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很痛,很真实的疼痛,但眼前的画面并没有改变!

张丽丽满脸古怪地望着我说:“我说黄权,你这是怎么了?从来到学校开始你就趴在桌子上睡觉,都睡了一个上午了,睡得跟死猪似的,怎么叫都叫不醒,还不断地说梦话,什么红衣女,什么真阳道长,什么班长我下不了手……你这是做的什么梦啊?”

我又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还是能感觉到疼痛,看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那么就是说,之前发生的那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我刚想说话,身后就传来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咦,黄权,你丫终于醒啦。”

我赶紧转身一看,果然就是班长,他正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英俊又帅气,和刚才我看到那个阴森猥琐的班长完全是两个人!而且,我看得很清楚,他的头明明是让红衣女给拍的稀巴烂啊,怎么现在他一点事都没有?

一愣神的功夫,他已经走到我面前,伸手要拍我肩膀,我吓的浑身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地退后避开他,他皱起了眉头,不悦地说:“黄权,你啥意思?”

梦,这可能是梦,这根本就不可能!没错,肯定就是这样,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说不定这是红衣女弄出来幻境呢!

可那十一天发生的事情这么真实,每一个画面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是会假的呢?尤其是最后班长头被拍烂,血甚至还喷到了我脸上!

想到了这里,我就对班长冷笑说:“哼,我啥意思?我啥意思你自己最清楚!别以为弄这些出来就能骗过我,你已经死了,你和张丽丽都死了!”

然而班长和张丽丽听完后并没有现出真面目,班长还笑着上来拍了一下我肩膀说,“我说黄权,你丫演的挺像啊,我都差点被你吓到了。”

我推开他,退后一步,冷冷地盯着他。他就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还是忍住不耐地说:“好了,别玩了,赶紧的吧,同学们都在等你拍毕业照呢。”

说完,他就一边整理自己西装一边往前走。我冷眼看着他,倒要看他装到什么时候。他走到一半,发现我并没有跟上去,就回过头来有些不耐烦地说:“黄权,你还墨迹什么?赶紧的。”

我还是冷眼盯着他,并没有动,同时我也在想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见我还是无动于衷,班长就明显生气了,他大步地走到我面前,盯着我说:“黄权,你丫是怎么回事,开玩笑也有个度吧,你要是不拍就算了!”

这时候张丽丽走过来偷偷跟班长说:班长,你说黄权会不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班长就没好气地说:刺激什么,我看他是撞邪了还差不多。

接着张丽丽走上来跟我说:“黄权,你别闹了,大伙都在外面等着我们去拍照呢。”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一切真的是太真实了,真实到我甚至有时候会怀疑现在发生的才是真的!我还是没有说话,冷冷地望着他们两个,同时努力想办法怎么回到之前的真实世界里面。

很快,背后又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就听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嘿班长,不是让你叫醒黄权……咦黄权,你丫终于醒啦?”

我回头一看,真的是陈东,他也穿着西装,意气风发的。这一会儿功夫已经走到我面前,很亲热地勾住我脖子说:“黄权你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坏事去了,课桌趴着都能睡这么死。”

被他勾住,我条件反射地就颤抖起来,陈东明明已经变成僵尸了,怎么现在又变成人了?!

不对!眼前的这一切肯定都不是真的!他们已经死了,变成僵尸了,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幻境,肯定是幻境,我得赶紧醒过来才行!

想到了这点,我就用力推开陈东,冲着虚空大声地喊:“红衣女!你快出来!我知道这是你弄出来的幻境,这不是真的,他们都已经死了!喂,你快出来!”

然而不管我怎么喊,红衣女都没有出现,甚至是现场一点变化都没有,班长他们几个也没有消失。

很快,外面的人就被我的叫声吸引进来,李静,刘伟…当时一起去坟场拍照的人,全部都在,他们都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个个都见鬼一样的眼神望着我,窃窃私语讨论我是不是撞邪了。

不,这不可能,那些事情明明发生过,班长他们明明就已经死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难道,之前发生的,都是我在做梦?这,这怎么可能!

我双脚发软地坐在椅子上,大脑乱糟糟的,满脸痴呆地望着他们。

最后还是班长先走过来,他试探性地说:“黄权,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下?”

我慢慢地回过神来,望着近在眼前的班长,不由想到他脑袋被红衣女拍烂的画面,我条件反射地就伸手勾住班长的脖子,用力地勒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中的脑袋掉下来,也没有烂掉,而是班长呻吟了一声,然后他生气地推开我,骂我神经病。

这就奇怪了,难道真的是我做梦?或许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去坟场拍照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一场真实的梦而已。

想到了这,我就开始让自己表现的正常一点,然后问他们我睡了多久,他们说我睡了一个上午了,中间还讲了很多梦话,怎么叫都叫不醒,还告诉我今天轮到我们班拍毕业照,其他班都已经拍完了。我又继续问了他们很多事情,他们的回答都在告诉我,我之前发生的一切,真的是在做梦,我们是今天才开始拍毕业照的。

接着他们也问了一下我有没有事,要不要去看病,我说没事,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打消了他们的疑虑,我就去上洗手间了,洗了把脸,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再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疼痛很真实!

可是我怎么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之前发生的事情是那么地真实和清晰,就像是真真发生过一样。

后来我也尝试了很久,都无法证明我现在不是在做梦,也就慢慢地默认之前发生的事情不是真的了。

回去之后,全班人都在等着我拍毕业照,我强打精神和他们拍了几张,实在没什么精神,只想赶紧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捋一捋思路。

可是他们个个兴致都很高,全班的集体毕业照拍了之后,就有同学说拍个主题毕业照,就像网上火的那些各种各样的毕业照。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有人这样说,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刚往班长看去,这时候班长就果然站起来,神秘兮兮地问我们想不想火?陈东说啥意思,你有好的建议?果然,班长就笑着说,当然有,前段时间网上不是有个惊悚毕业照很火,我们也走这个路线,而且我们直接去坟场拍!

听到班长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一幕,何其地相似?

去坟场拍毕业照……

我下意识地就站了出来,大声地说:“不行!不能去坟场拍毕业照!”

班长被我否决,他马上就有些不悦了,皱眉说:“为什么不能去?你要是怕了的话,你可以不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