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9 18:19:38

我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试图把自己打醒,可惜我并没有醒,我并不是在做梦。

望着眼前这座之前从来没见过的小学,我额头都在冒汗,脑子越来越乱了。

司机看我这样子也吓坏了,紧张兮兮地问我没啥吧?

我慢慢回过神来,望了司机好久,他被我看得有些不自然,我猛地想到他那朋友,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就赶紧问他:师傅!你刚才打电话的那个朋友是干什么的,你能带我去见他么?

司机说:你说张老啊,他以前是这家小学的门卫,前几年退休了,你有事要找他?

我点点头说:是啊,有些事想问问他,麻烦你带我去他家可以吗?

司机想了一下说,这样啊,我得打个电话问问他。

我说好,司机马上就给他朋友打电话,没一会就通了,他们聊了几句后,司机就把电话给我,让我自己和他说,我接过电话,说:大爷您好,我叫黄权,请问您现在有空吗,我有点事关于木柜小学的事情咨询一下您,您看方便的话,我这就过去。

大爷犹豫了一下说,行吧,那你现在过来吧,我在家里等你。接着他就给我说了一个地址,让我过去。

毕竟是有求于人,我也没有冒失地就过去,在路上我专门买了几斤水果,加一条芙蓉王去拜访。

司机挺热心的,去的路上告诉我这个张大爷的脾气很怪,教我怎么去和他打交道,到最后,他还特别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到时候见面了千万不要盯着张大爷左眼看,更加不要问他右腿是怎么断的,切记切记!

我听到这话挺奇怪的,但没怎么放心上,就当张大爷是个普通的残疾人,直到我真正看到他,我才知道我想错了。

而且司机并没有直接把我送到张大爷家,而是在几十米外就扔下我了,让我自己走过去,我就说不一起过去坐坐吗?却没想到司机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不用了,我还要继续载客呢,你自己去吧,沿着巷子直走左拐就到了,不知道哪间屋子就随便问个居民。

说完他就急匆匆走了。

他这样子让我本来就忐忑的心更加地忐忑起来。

下车后我顺着巷子一直走,越走就感觉越阴森,因为我走了这么久,都没看到一个人。

要左拐的时候我终于遇到人了,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阿姨,我赶紧上前问她:你好阿姨,我想请问一下张德鑫张大爷的家在哪里?

那阿姨就很古怪地望着我说:你找他干嘛?

我尽量有礼貌地说:啊,我是有点事想过来拜访一下他,请问你能告诉我他家在哪里吗?

却没想到阿姨她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起来,然后拉住我的手,对我压低声音说:嘿,我说小伙子,你好端端地来找张老头干什么?你就不怕他……

“咳咳!”

这时候忽然从阿姨背后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阿姨听到了竟然浑身抖了一下,脸色一下就变了,然后就直接话都不说地就走了。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我整个人都蒙住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啥。

“你是谁?”

我赶紧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个身材很高大,但是同时也驼背得很厉害的老人站在我面前,紧紧盯着我看。

看到他我就知道他是张大爷了,因为他整个左眼都被挖掉了,黑洞洞的,眼眶周围还有很多周围,说不出的恐怖,而且他的脸上还有很多一道一道的伤痕,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利器划伤的,看起来很狰狞。我终于才理解到路上司机跟我说的话!

而且他的右腿真的断了,少了整整一个脚掌。

我瞬间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就他这样子要不是大白天的,太阳还照他身上,我都以为是自己遇到鬼了!但我不敢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我故意装作很轻松的样子,我笑着对他说:张大爷您好,晚辈来的匆忙,没带什么礼物,希望大爷不要见外。

张大爷只是淡淡地看了一下我手上的东西,并没有说话,而是很认真地在打量我,从头看到尾的那种,我这人脸皮挺厚的,很少会有被人看得不自然的时候,但我现在被他这样看着,浑身都不自在,尤其是看到他那黑乎乎的左眼,就更加地毛骨悚然了。

他看了一会就皱起了眉头,嘴唇抖动,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些东西,但是声音很小,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什么。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更加紧张了,偷偷咽了口口水,我笑着说:张大爷,您放心,我并没什么恶意的,就是想问您一些事情。

张大爷还是没有回答我,又接着盯了我好久,然后才皱着眉头,不是很友善地问我:你想问我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糟糕,这老头的脾气果然够怪啊。

我笑了笑说:也没啥,我就是想问问……呃,对了大爷,我能上一下洗手间吗?

我意思表达的很明显,就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屋子里说,可是他却听不懂的样子,很冷淡地说:我家里没洗手间。

我被他这话差点呛到了,尴尬地笑了笑,我就直接咬牙说:我能不能到你家里坐坐?

张大爷这下却很惊讶地望着我,说:你能进别人家吗?

我愣了一下,一时理解不到他这话的意思,就笑了笑说:呵呵,张大爷,只要你家没恶狗什么的,我就能进。

张大爷就皱了皱眉头,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些什么,然后很疑惑地望了我一下,说:难道是我看错了?算了,那你进来吧。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走在前面了,因为他右脚的脚掌断了,所以他无法正常地走路,只能一蹦一跳地往前走,而且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单脚跳还跳的挺快的,甚至连拐杖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蹦蹦跳跳的样子,陡然想到了一个东西:僵尸!

可不是,他现在这行路的方式,就跟恐怖电影里演的僵尸一模一样,只是他是单脚跳,僵尸是双脚跳而已。

想到了这点,我忽然有点后悔说去他家了。

来不及多想,走在前面的张大爷就停了下来,推开门路,发出吱呀一声,回头对我咧嘴一笑说:到家了。然后他就跳进去。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又开始害怕起来,他这屋子怎么看起来都觉得这么阴森恐怖呢?

不过来都来了,心里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咬咬牙,就跟着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刚进他家门,就感觉到一阵恶心,头也有点发晕,同时身体的力气一下消失了很多,双脚都有些发软。

这种情况把我吓了一跳,靠,不会真的这么邪吧?大白天的,就闹这种玩意?!

这时候前面的张大爷忽然回头对我说:你要不舒服的话就出去吧,不用勉强,改天再来。

听到他这样说,我的犟脾气就起来了,我深呼吸了一口,咬咬牙说:没事,可能有点低血糖,过一会就好了。

张大爷就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进来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张大爷住的就是一个很老式的瓦房,甚至都没有电器,他唯一照明的东西,就是一盏油灯。

他这屋子本来就漆黑阴森,门窗都关得紧紧的,在这种情况,只有油灯这么原始的光源,显得特别地阴森。

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敢放松警惕,手里偷偷按着折叠刀,有什么特殊情况,我就做出反应。

就在这时候,张大爷坐了下来,昏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脸,左眼的黑洞特别地渗人,忽然他咧嘴一笑说:从那鬼地方回来住了快十年,来找我的人遇过不少,来找我的鬼倒是第一次遇见。

19 被挖掉的左眼

我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试图把自己打醒,可惜我并没有醒,我并不是在做梦。

望着眼前这座之前从来没见过的小学,我额头都在冒汗,脑子越来越乱了。

司机看我这样子也吓坏了,紧张兮兮地问我没啥吧?

我慢慢回过神来,望了司机好久,他被我看得有些不自然,我猛地想到他那朋友,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就赶紧问他:师傅!你刚才打电话的那个朋友是干什么的,你能带我去见他么?

司机说:你说张老啊,他以前是这家小学的门卫,前几年退休了,你有事要找他?

我点点头说:是啊,有些事想问问他,麻烦你带我去他家可以吗?

司机想了一下说,这样啊,我得打个电话问问他。

我说好,司机马上就给他朋友打电话,没一会就通了,他们聊了几句后,司机就把电话给我,让我自己和他说,我接过电话,说:大爷您好,我叫黄权,请问您现在有空吗,我有点事关于木柜小学的事情咨询一下您,您看方便的话,我这就过去。

大爷犹豫了一下说,行吧,那你现在过来吧,我在家里等你。接着他就给我说了一个地址,让我过去。

毕竟是有求于人,我也没有冒失地就过去,在路上我专门买了几斤水果,加一条芙蓉王去拜访。

司机挺热心的,去的路上告诉我这个张大爷的脾气很怪,教我怎么去和他打交道,到最后,他还特别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到时候见面了千万不要盯着张大爷左眼看,更加不要问他右腿是怎么断的,切记切记!

我听到这话挺奇怪的,但没怎么放心上,就当张大爷是个普通的残疾人,直到我真正看到他,我才知道我想错了。

而且司机并没有直接把我送到张大爷家,而是在几十米外就扔下我了,让我自己走过去,我就说不一起过去坐坐吗?却没想到司机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不用了,我还要继续载客呢,你自己去吧,沿着巷子直走左拐就到了,不知道哪间屋子就随便问个居民。

说完他就急匆匆走了。

他这样子让我本来就忐忑的心更加地忐忑起来。

下车后我顺着巷子一直走,越走就感觉越阴森,因为我走了这么久,都没看到一个人。

要左拐的时候我终于遇到人了,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阿姨,我赶紧上前问她:你好阿姨,我想请问一下张德鑫张大爷的家在哪里?

那阿姨就很古怪地望着我说:你找他干嘛?

我尽量有礼貌地说:啊,我是有点事想过来拜访一下他,请问你能告诉我他家在哪里吗?

却没想到阿姨她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起来,然后拉住我的手,对我压低声音说:嘿,我说小伙子,你好端端地来找张老头干什么?你就不怕他……

“咳咳!”

这时候忽然从阿姨背后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阿姨听到了竟然浑身抖了一下,脸色一下就变了,然后就直接话都不说地就走了。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我整个人都蒙住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啥。

“你是谁?”

我赶紧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个身材很高大,但是同时也驼背得很厉害的老人站在我面前,紧紧盯着我看。

看到他我就知道他是张大爷了,因为他整个左眼都被挖掉了,黑洞洞的,眼眶周围还有很多周围,说不出的恐怖,而且他的脸上还有很多一道一道的伤痕,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利器划伤的,看起来很狰狞。我终于才理解到路上司机跟我说的话!

而且他的右腿真的断了,少了整整一个脚掌。

我瞬间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就他这样子要不是大白天的,太阳还照他身上,我都以为是自己遇到鬼了!但我不敢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我故意装作很轻松的样子,我笑着对他说:张大爷您好,晚辈来的匆忙,没带什么礼物,希望大爷不要见外。

张大爷只是淡淡地看了一下我手上的东西,并没有说话,而是很认真地在打量我,从头看到尾的那种,我这人脸皮挺厚的,很少会有被人看得不自然的时候,但我现在被他这样看着,浑身都不自在,尤其是看到他那黑乎乎的左眼,就更加地毛骨悚然了。

他看了一会就皱起了眉头,嘴唇抖动,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些东西,但是声音很小,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什么。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更加紧张了,偷偷咽了口口水,我笑着说:张大爷,您放心,我并没什么恶意的,就是想问您一些事情。

张大爷还是没有回答我,又接着盯了我好久,然后才皱着眉头,不是很友善地问我:你想问我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糟糕,这老头的脾气果然够怪啊。

我笑了笑说:也没啥,我就是想问问……呃,对了大爷,我能上一下洗手间吗?

我意思表达的很明显,就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屋子里说,可是他却听不懂的样子,很冷淡地说:我家里没洗手间。

我被他这话差点呛到了,尴尬地笑了笑,我就直接咬牙说:我能不能到你家里坐坐?

张大爷这下却很惊讶地望着我,说:你能进别人家吗?

我愣了一下,一时理解不到他这话的意思,就笑了笑说:呵呵,张大爷,只要你家没恶狗什么的,我就能进。

张大爷就皱了皱眉头,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些什么,然后很疑惑地望了我一下,说:难道是我看错了?算了,那你进来吧。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走在前面了,因为他右脚的脚掌断了,所以他无法正常地走路,只能一蹦一跳地往前走,而且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单脚跳还跳的挺快的,甚至连拐杖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蹦蹦跳跳的样子,陡然想到了一个东西:僵尸!

可不是,他现在这行路的方式,就跟恐怖电影里演的僵尸一模一样,只是他是单脚跳,僵尸是双脚跳而已。

想到了这点,我忽然有点后悔说去他家了。

来不及多想,走在前面的张大爷就停了下来,推开门路,发出吱呀一声,回头对我咧嘴一笑说:到家了。然后他就跳进去。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又开始害怕起来,他这屋子怎么看起来都觉得这么阴森恐怖呢?

不过来都来了,心里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咬咬牙,就跟着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刚进他家门,就感觉到一阵恶心,头也有点发晕,同时身体的力气一下消失了很多,双脚都有些发软。

这种情况把我吓了一跳,靠,不会真的这么邪吧?大白天的,就闹这种玩意?!

这时候前面的张大爷忽然回头对我说:你要不舒服的话就出去吧,不用勉强,改天再来。

听到他这样说,我的犟脾气就起来了,我深呼吸了一口,咬咬牙说:没事,可能有点低血糖,过一会就好了。

张大爷就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进来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张大爷住的就是一个很老式的瓦房,甚至都没有电器,他唯一照明的东西,就是一盏油灯。

他这屋子本来就漆黑阴森,门窗都关得紧紧的,在这种情况,只有油灯这么原始的光源,显得特别地阴森。

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敢放松警惕,手里偷偷按着折叠刀,有什么特殊情况,我就做出反应。

就在这时候,张大爷坐了下来,昏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脸,左眼的黑洞特别地渗人,忽然他咧嘴一笑说:从那鬼地方回来住了快十年,来找我的人遇过不少,来找我的鬼倒是第一次遇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