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4 19:34:23

“别让他进来!”

我刚想过去给张大爷开门,就听到小女孩尖声地叫道。

“为什么?”我古怪地望着她。

小女孩盯着我,阴恻恻地说:你要不想魂飞魄散的话,最好就别开门。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说魂飞魄散了,之前两次我还当她是胡说八道,但通过刚才这阵时间的相处,我感觉得到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她老说魂飞魄散,肯定是有用意的!

我想了一会说:小妹妹,你知道他是谁?

小女孩沉声说:他?哼,他就是化成了灰我都记得他!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说不出的怨毒,让我一个大老爷们的看了都觉得有点害怕。

我刚想说话,这时候,门外又再次传来张大爷的声音:喂臭小子,你他娘的还不开门,等死啊你。

听到这话我就不爽,妈的,什么叫等死,你才等死呢。

小女孩望了门口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盯着我说:是不是他让你找老黑的?

我没有否认,点头说是。

小女孩生气地说:你真是个笨蛋,被人耍了都不知道!你知道他这姓张的是谁吗?他是老黑的走狗,专门和我们作对,幸好我提前找到了你,不然你遇到了老黑,你还得死第二遍!

张大爷真的这么坏?可是我也没得罪他啊,今天我明明很礼貌地对他啊,还给他买了礼貌呢,好端端的他干嘛要害我?不过仔细想想张大爷的奇怪行为,以及司机和半路阿姨对他的恐惧,他的确看起来不像是个好人,而且他明知道木柜小学这么邪,还让我大晚上地过来……或许他真的是不安好心也不一定呢。

想到了这点,我就心有余悸,幸好我刚才没有冲动去开门,不然可就中招了……

咦,有点不对,小女孩说的还得死第二遍是啥意思?

我点点头说:靠,我说他咋让我大晚上的让我来这呢,明知道这里闹鬼还让我来,果然是不安好心,差点让他给骗了!对了小妹妹,你刚才说错话了吧,我这第一遍都还没死呢,咋来死第二遍啊,你是被吓傻了吧。

却没想到,我说完了这话,小女孩就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才被吓傻了呢,真以为找了个活人皮囊自己就是活人了?

这他妈什么跟什么啊,我本来就是活人好不好,什么找个活人……等等!想到了什么,我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这么说来,那小女孩她其实是……

就在这时候,门外猛地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拍门声,很响亮,把我吓了一跳。

“喂!臭小子,你在和谁说话,你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知道了他要害我,我对他这一口又一口的臭小子十分地不爽,也不跟他客气了,就直接骂了回去:老东西,我干嘛要告诉你,快滚,不然大爷可对你不客气了!

门外的张老头明显被我气的不轻,凶狠地骂了我好几句,我也‘礼貌’地回了他几句,把他气得半死,虽然隔着一道门,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都可以听到他气喘吁吁的声音。过了好一会,他大概是慢慢平静下来了,然后就很用很认真的语气和我说:老子不和你闹了,小子快开门,我带你去找老黑,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小女孩哼了一声说:你看看,他今天让你自己过来找老黑,现在我告诉了你老黑的真面目,他马上自己出马带你去找老黑,你还相信他么?

不可否人,我和小女孩想到一块去了,既然他要帮我的话,那为什么不直接带我过来找老黑,或者打个电话给老黑,让老黑过来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隐隐地感觉这个张老头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敢轻举妄动,暂时我只能相信小女孩。

于是我就沉默下来,不说话。

很快,门外再次传来张老头的声音,这次他明显生气了,愤怒地说:臭小子,你真不开门是不是?

我还是不说话。

他又说:好!你有种,老子这就走,你可别怪老子没帮你,你他妈就等着去和你那帮死鬼同学团聚吧。

靠,他这话啥意思,我从来没告诉过他和班长他们去坟场拍毕业照的事情啊,他怎么知道的?

情急之下,我就脱口而出,大声问道:老头等等!你刚才说啥,什么和死鬼同学团聚啊,草。

“嘿嘿,你很奇怪我为啥会知道是不是,我还知道你和你班长他们来这里拍毕业照,还有叫张丽丽和陈东的同学是不是?他们都已经死了,是不是?”

听到张大爷这话,我只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寒气往头顶冒。

他,他怎么知道这些?!

我顿时就急了,大声地说:草你,你怎么,怎么知,知道的!

急得我都结巴了。

然而我说了这话,外面却没有动静了,我足足等了有十秒,外面的张大爷都没有说话,麻痹,难道他已经走了?!

我又赶紧喊道:老东西……不是,大爷,张大爷,您倒是说话啊,您是怎么知道的?

外面还是没有动静,我的心更加地凉了起来。

这时候突然听到了旁边的小女孩说话:笨蛋,是你自己说给他听的吧?

我摇头严肃说:没有!我从来没说过这些,我谁都没说!

小女孩沉思了一会,然后抬头说:你来过这边拍毕业照?我怎么没看过你,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这时候我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她的话,着急地走到门口,准备搬开桌子开门。

“喂!你干嘛呢,疯了吗!”

小女孩推了我一把,愤怒地骂道。

我瞪了她一眼说:我开门,问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可是小女孩却死活不让我开门,瞪着我说:不行!你不能开门。

“为啥?”

小女孩说:万一老黑就在外面,那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我们都得遭殃,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又是老黑,这个老黑到底是个何方神圣?

我还没说话,小女孩又说:姓张的在这里有眼线,你来过这里,他知道不出奇,你不要随便相信他。

然而这时候,一直安静的门外,又传来了张大爷的声音:我还知道你有一张照片,里面的人都不见了,包括你自己,嘿嘿,是不是?

要说刚才我还怀疑张大爷是猜的,但他这句话,我就知道,他肯定不是猜的,他是真的知道!

我就是为了照片的事才来这折腾的,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这姓张的老头在外面拿着AK47对着我,我也得冲出去啊!

我直接推开小女孩,然后用力一脚把顶住门口的桌子踹开,然后就直接把门栓打开,开了门。

真的是张大爷,他正金鸡独立地站在门外,他那被挖掉的左眼,在这种光线这么昏暗的环境显得特别地吓人。

我开了门后,他冲我咧嘴一笑,一嘴烟味喷我脸上,说:臭小子,你终于开门了。

我没有啰嗦,直接上去抓住张大爷的肩膀,着急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是谁告诉你的?!

张大爷好像故意要气我似的,对我嘿嘿一笑说:我猜的。

我猜你麻痹啊,听到这话我就生气,有一种想掐死这老头的冲动,我还是忍住了,咬着牙,声音颤抖着问他:你别逗我了,快告诉我吧,这些对我很重要,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班长他们是不是都已经死了?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到底是谁?

24 激动

“别让他进来!”

我刚想过去给张大爷开门,就听到小女孩尖声地叫道。

“为什么?”我古怪地望着她。

小女孩盯着我,阴恻恻地说:你要不想魂飞魄散的话,最好就别开门。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说魂飞魄散了,之前两次我还当她是胡说八道,但通过刚才这阵时间的相处,我感觉得到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她老说魂飞魄散,肯定是有用意的!

我想了一会说:小妹妹,你知道他是谁?

小女孩沉声说:他?哼,他就是化成了灰我都记得他!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说不出的怨毒,让我一个大老爷们的看了都觉得有点害怕。

我刚想说话,这时候,门外又再次传来张大爷的声音:喂臭小子,你他娘的还不开门,等死啊你。

听到这话我就不爽,妈的,什么叫等死,你才等死呢。

小女孩望了门口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盯着我说:是不是他让你找老黑的?

我没有否认,点头说是。

小女孩生气地说:你真是个笨蛋,被人耍了都不知道!你知道他这姓张的是谁吗?他是老黑的走狗,专门和我们作对,幸好我提前找到了你,不然你遇到了老黑,你还得死第二遍!

张大爷真的这么坏?可是我也没得罪他啊,今天我明明很礼貌地对他啊,还给他买了礼貌呢,好端端的他干嘛要害我?不过仔细想想张大爷的奇怪行为,以及司机和半路阿姨对他的恐惧,他的确看起来不像是个好人,而且他明知道木柜小学这么邪,还让我大晚上地过来……或许他真的是不安好心也不一定呢。

想到了这点,我就心有余悸,幸好我刚才没有冲动去开门,不然可就中招了……

咦,有点不对,小女孩说的还得死第二遍是啥意思?

我点点头说:靠,我说他咋让我大晚上的让我来这呢,明知道这里闹鬼还让我来,果然是不安好心,差点让他给骗了!对了小妹妹,你刚才说错话了吧,我这第一遍都还没死呢,咋来死第二遍啊,你是被吓傻了吧。

却没想到,我说完了这话,小女孩就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才被吓傻了呢,真以为找了个活人皮囊自己就是活人了?

这他妈什么跟什么啊,我本来就是活人好不好,什么找个活人……等等!想到了什么,我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这么说来,那小女孩她其实是……

就在这时候,门外猛地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拍门声,很响亮,把我吓了一跳。

“喂!臭小子,你在和谁说话,你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知道了他要害我,我对他这一口又一口的臭小子十分地不爽,也不跟他客气了,就直接骂了回去:老东西,我干嘛要告诉你,快滚,不然大爷可对你不客气了!

门外的张老头明显被我气的不轻,凶狠地骂了我好几句,我也‘礼貌’地回了他几句,把他气得半死,虽然隔着一道门,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都可以听到他气喘吁吁的声音。过了好一会,他大概是慢慢平静下来了,然后就很用很认真的语气和我说:老子不和你闹了,小子快开门,我带你去找老黑,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小女孩哼了一声说:你看看,他今天让你自己过来找老黑,现在我告诉了你老黑的真面目,他马上自己出马带你去找老黑,你还相信他么?

不可否人,我和小女孩想到一块去了,既然他要帮我的话,那为什么不直接带我过来找老黑,或者打个电话给老黑,让老黑过来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隐隐地感觉这个张老头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敢轻举妄动,暂时我只能相信小女孩。

于是我就沉默下来,不说话。

很快,门外再次传来张老头的声音,这次他明显生气了,愤怒地说:臭小子,你真不开门是不是?

我还是不说话。

他又说:好!你有种,老子这就走,你可别怪老子没帮你,你他妈就等着去和你那帮死鬼同学团聚吧。

靠,他这话啥意思,我从来没告诉过他和班长他们去坟场拍毕业照的事情啊,他怎么知道的?

情急之下,我就脱口而出,大声问道:老头等等!你刚才说啥,什么和死鬼同学团聚啊,草。

“嘿嘿,你很奇怪我为啥会知道是不是,我还知道你和你班长他们来这里拍毕业照,还有叫张丽丽和陈东的同学是不是?他们都已经死了,是不是?”

听到张大爷这话,我只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寒气往头顶冒。

他,他怎么知道这些?!

我顿时就急了,大声地说:草你,你怎么,怎么知,知道的!

急得我都结巴了。

然而我说了这话,外面却没有动静了,我足足等了有十秒,外面的张大爷都没有说话,麻痹,难道他已经走了?!

我又赶紧喊道:老东西……不是,大爷,张大爷,您倒是说话啊,您是怎么知道的?

外面还是没有动静,我的心更加地凉了起来。

这时候突然听到了旁边的小女孩说话:笨蛋,是你自己说给他听的吧?

我摇头严肃说:没有!我从来没说过这些,我谁都没说!

小女孩沉思了一会,然后抬头说:你来过这边拍毕业照?我怎么没看过你,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这时候我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她的话,着急地走到门口,准备搬开桌子开门。

“喂!你干嘛呢,疯了吗!”

小女孩推了我一把,愤怒地骂道。

我瞪了她一眼说:我开门,问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可是小女孩却死活不让我开门,瞪着我说:不行!你不能开门。

“为啥?”

小女孩说:万一老黑就在外面,那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我们都得遭殃,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又是老黑,这个老黑到底是个何方神圣?

我还没说话,小女孩又说:姓张的在这里有眼线,你来过这里,他知道不出奇,你不要随便相信他。

然而这时候,一直安静的门外,又传来了张大爷的声音:我还知道你有一张照片,里面的人都不见了,包括你自己,嘿嘿,是不是?

要说刚才我还怀疑张大爷是猜的,但他这句话,我就知道,他肯定不是猜的,他是真的知道!

我就是为了照片的事才来这折腾的,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这姓张的老头在外面拿着AK47对着我,我也得冲出去啊!

我直接推开小女孩,然后用力一脚把顶住门口的桌子踹开,然后就直接把门栓打开,开了门。

真的是张大爷,他正金鸡独立地站在门外,他那被挖掉的左眼,在这种光线这么昏暗的环境显得特别地吓人。

我开了门后,他冲我咧嘴一笑,一嘴烟味喷我脸上,说:臭小子,你终于开门了。

我没有啰嗦,直接上去抓住张大爷的肩膀,着急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是谁告诉你的?!

张大爷好像故意要气我似的,对我嘿嘿一笑说:我猜的。

我猜你麻痹啊,听到这话我就生气,有一种想掐死这老头的冲动,我还是忍住了,咬着牙,声音颤抖着问他:你别逗我了,快告诉我吧,这些对我很重要,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班长他们是不是都已经死了?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到底是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