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9 20:53:14

很快我就看到了我爸,他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在来来回回地忙碌着。

看到他,我忍不住向他走了两步,想到现在的情况,我又只好生生地停下来。

三叔走到我爸那,和我爸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过身来,指向我,我爸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皱起了眉头。看到他这样子我就知道,他想起我了,想起我‘假装’过他儿子。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走上来,望着我说:你真是黄权的朋友?

看着已经苍老了很多的老夫,我很想上去抱住他,告诉我才是他的儿子,但是我不能这样做,我只能死死地忍着,手指颤抖,我就把手塞到口袋里面,不让他看见。

我鼓起笑容,笑着说:算是吧,他现在在哪里?

父亲笑着说:他在屋子里面忙着,你们进来坐吧。

我和夏魁对望了一眼,然后我就点了点头,笑着说:那麻烦了。

进来之后,我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我,背影很熟悉,不用看正脸我都知道,这个人就是冒充我的假黄权!

“权儿,你朋友来找你了。”

父亲叫了一声,假黄权就转过身来了,长得果然是和我一模一样,看着他,就像是照镜子一样!

他看到了我,并没有惊讶,而是微笑起来,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望向夏魁和夏迷,眯起了眼睛,眼神里面闪过一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带人过来。

就算是早之前就有了准备,甚至已经见过两次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现在看到对方,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的心理素质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快就恢复自然了,我笑了笑说:是啊,我来了,你不是想让我来么。照片是你拿走的吧?

我直入正题。

他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微笑说:是我拿走的,怎么,你想要回去?

这时候我妈也出来了,她看到了我,马上就皱起了眉头,对我爸说了一句:老黄,他怎么又来了?

对面的假黄权就笑着说:妈,这是我朋友,你以前见过他吗?

我妈就点点头说:见过啊,就前不久,那会你还没回来,他就跑到家里来,说他是你,我都差点拿扫把赶他出去了。

夏迷听到顿时就惊讶地望了我一下,我淡淡地望了一下她,咬着牙,耸了耸肩,露出一个自以为自然的笑容。

假黄权就笑了起来,说:哈哈哈,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倒挺有意思。

我暗中握紧了拳头,心里说不出的愤怒,同时还有憋屈,这种情况下,我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不敢对他怎么样,而且我知道,我爸妈也不会相信我说的话的。

而且,他接下来又笑着对我妈说:妈,你别放心上,他这人就是喜欢开玩笑,平时挺喜欢冒充我的,呵呵。

说完,他还握住了我妈的手,挑衅地望着我,从他眼神里面我看到,他在笑话我。

一旁的夏迷立刻就闷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到底谁才是冒充的,大家心知肚明!

我爸就生气地说:你这样说什么意思?

我赶紧就拉住夏迷的手,对她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她咬了咬牙,又哼了一声,重新坐下来。

假黄权就望了夏迷一眼,似笑非笑,我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也认识红衣女,现在看夏迷长得和红衣女一模一样,他才露出这种表情。

“爸,妈,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我这朋友说点话。”

这个时候,假黄权对我爸妈说。

我不知道这个山寨货到底对我爸妈做了什么事情,说了什么话,让我爸妈对他这么好,甚至比我之前还要好上不少!

我爸妈点点头,就出去了。

很快,二楼的大厅里面,就只剩下我们四个,夏魁这时候说:黄权,他不是鬼。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我说:什么?

夏魁就点点头说:嗯,他是人,不是鬼。

“鬼条子?”

对面的假黄权玩味地说了一句。

夏魁没有搭理他,那丝毫没把对方放眼里,甚至说没把对方当人看的样子,帅到不行,他直接望向我说:你打算怎么做,要不要我直接抓住他。

对面的假黄权看到夏魁无视他,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愤怒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甚至还拍起了手掌,大笑着说:黄权,看来你学聪明了,会找帮手了。不过,你真以为这样就有用么?

夏迷一下就站了起来,冷冷地说:有没有用,你试试就知道了!

假黄权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深深地望着夏迷,望了好几秒,然后就感慨地说:多像年轻的红绸啊,直爽,可爱,让人又爱又恨,可惜啊可惜,可惜遇上了黄权。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盯着他不客气地说。

他笑着反问我说: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接着,他又指着我对着夏迷说:如果你不想死,就离开他。

夏迷顿时就冷笑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就扔向对面的假黄权,啪的一声,刚好就扔中了他的脸,然后骂了一句:傻逼,我离开你大爷!再说老娘弄死你!

太霸气了!我当时就有种要把夏迷抱起来亲一口的冲动!

果然假黄权被夏迷这样一弄,脸上保持不住故弄玄虚了,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他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望了我好一会,开口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红绸在哪里?

我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

他站了起来,冷冷地盯了我一眼说:跟我来,我告诉你她去了哪里。

说完,他就下楼去了,剩下我们三个。

我站了起来,夏迷马上就紧张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冷静地说:没事,他要杀我早就动手了。

夏魁也点了点头,夏迷就让我走了。

下楼后,就看到了假黄权在招呼本来属于我的亲戚,他看到我下来,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往竹林方向走去。

“说吧,红绸去了哪里?”

我停下来,冷冷地望着他说。

他转过身来,背着手望着我,然后开口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不止一个?

他答非所问,却让我沉默了下来,因为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是啊,为什么会有人和我长一模一样,而且还不止一个?我到底是谁?

我说: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他先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我皱起了眉头,他又接着说:他们是想你死,我不是,我不想你死。

虽然他说的很诚恳,但我不敢相信他。

“你和我什么关系?”我问道。

他笑着说:事到如今,你还没猜到?你真的是黄权吗?我都有点怀疑自己,你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黄权了。

说完,他还露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老实说,我特别讨厌这种,每次都和我打哑谜,弄出一副很高深的样子,像看傻逼一样地看着我,我是谁,我是黄权,我不是谁!

我直接上去揪住他的衣服,把他按在树上,狠狠地说:我没有那个闲心和你啰嗦,快他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

他没有说话,还是微笑着望着我,气得我一拳用力地打在他肚子上,他顿时惨叫了出来。

“草你大爷的!快说!你是谁,我是谁,他们又是谁?!”

我向他咆哮着。

他却阴阴地笑了起来,凑到我耳边,轻声地说:傻瓜,我这是在帮你,帮你完成霸业,你太仁慈了,今晚,全村人,都会,死!

46 是人不是鬼

很快我就看到了我爸,他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在来来回回地忙碌着。

看到他,我忍不住向他走了两步,想到现在的情况,我又只好生生地停下来。

三叔走到我爸那,和我爸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过身来,指向我,我爸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皱起了眉头。看到他这样子我就知道,他想起我了,想起我‘假装’过他儿子。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走上来,望着我说:你真是黄权的朋友?

看着已经苍老了很多的老夫,我很想上去抱住他,告诉我才是他的儿子,但是我不能这样做,我只能死死地忍着,手指颤抖,我就把手塞到口袋里面,不让他看见。

我鼓起笑容,笑着说:算是吧,他现在在哪里?

父亲笑着说:他在屋子里面忙着,你们进来坐吧。

我和夏魁对望了一眼,然后我就点了点头,笑着说:那麻烦了。

进来之后,我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我,背影很熟悉,不用看正脸我都知道,这个人就是冒充我的假黄权!

“权儿,你朋友来找你了。”

父亲叫了一声,假黄权就转过身来了,长得果然是和我一模一样,看着他,就像是照镜子一样!

他看到了我,并没有惊讶,而是微笑起来,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望向夏魁和夏迷,眯起了眼睛,眼神里面闪过一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带人过来。

就算是早之前就有了准备,甚至已经见过两次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现在看到对方,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的心理素质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快就恢复自然了,我笑了笑说:是啊,我来了,你不是想让我来么。照片是你拿走的吧?

我直入正题。

他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微笑说:是我拿走的,怎么,你想要回去?

这时候我妈也出来了,她看到了我,马上就皱起了眉头,对我爸说了一句:老黄,他怎么又来了?

对面的假黄权就笑着说:妈,这是我朋友,你以前见过他吗?

我妈就点点头说:见过啊,就前不久,那会你还没回来,他就跑到家里来,说他是你,我都差点拿扫把赶他出去了。

夏迷听到顿时就惊讶地望了我一下,我淡淡地望了一下她,咬着牙,耸了耸肩,露出一个自以为自然的笑容。

假黄权就笑了起来,说:哈哈哈,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倒挺有意思。

我暗中握紧了拳头,心里说不出的愤怒,同时还有憋屈,这种情况下,我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不敢对他怎么样,而且我知道,我爸妈也不会相信我说的话的。

而且,他接下来又笑着对我妈说:妈,你别放心上,他这人就是喜欢开玩笑,平时挺喜欢冒充我的,呵呵。

说完,他还握住了我妈的手,挑衅地望着我,从他眼神里面我看到,他在笑话我。

一旁的夏迷立刻就闷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到底谁才是冒充的,大家心知肚明!

我爸就生气地说:你这样说什么意思?

我赶紧就拉住夏迷的手,对她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她咬了咬牙,又哼了一声,重新坐下来。

假黄权就望了夏迷一眼,似笑非笑,我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也认识红衣女,现在看夏迷长得和红衣女一模一样,他才露出这种表情。

“爸,妈,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我这朋友说点话。”

这个时候,假黄权对我爸妈说。

我不知道这个山寨货到底对我爸妈做了什么事情,说了什么话,让我爸妈对他这么好,甚至比我之前还要好上不少!

我爸妈点点头,就出去了。

很快,二楼的大厅里面,就只剩下我们四个,夏魁这时候说:黄权,他不是鬼。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我说:什么?

夏魁就点点头说:嗯,他是人,不是鬼。

“鬼条子?”

对面的假黄权玩味地说了一句。

夏魁没有搭理他,那丝毫没把对方放眼里,甚至说没把对方当人看的样子,帅到不行,他直接望向我说:你打算怎么做,要不要我直接抓住他。

对面的假黄权看到夏魁无视他,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愤怒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甚至还拍起了手掌,大笑着说:黄权,看来你学聪明了,会找帮手了。不过,你真以为这样就有用么?

夏迷一下就站了起来,冷冷地说:有没有用,你试试就知道了!

假黄权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深深地望着夏迷,望了好几秒,然后就感慨地说:多像年轻的红绸啊,直爽,可爱,让人又爱又恨,可惜啊可惜,可惜遇上了黄权。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盯着他不客气地说。

他笑着反问我说: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接着,他又指着我对着夏迷说:如果你不想死,就离开他。

夏迷顿时就冷笑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就扔向对面的假黄权,啪的一声,刚好就扔中了他的脸,然后骂了一句:傻逼,我离开你大爷!再说老娘弄死你!

太霸气了!我当时就有种要把夏迷抱起来亲一口的冲动!

果然假黄权被夏迷这样一弄,脸上保持不住故弄玄虚了,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他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望了我好一会,开口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红绸在哪里?

我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

他站了起来,冷冷地盯了我一眼说:跟我来,我告诉你她去了哪里。

说完,他就下楼去了,剩下我们三个。

我站了起来,夏迷马上就紧张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冷静地说:没事,他要杀我早就动手了。

夏魁也点了点头,夏迷就让我走了。

下楼后,就看到了假黄权在招呼本来属于我的亲戚,他看到我下来,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往竹林方向走去。

“说吧,红绸去了哪里?”

我停下来,冷冷地望着他说。

他转过身来,背着手望着我,然后开口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不止一个?

他答非所问,却让我沉默了下来,因为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是啊,为什么会有人和我长一模一样,而且还不止一个?我到底是谁?

我说: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他先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我皱起了眉头,他又接着说:他们是想你死,我不是,我不想你死。

虽然他说的很诚恳,但我不敢相信他。

“你和我什么关系?”我问道。

他笑着说:事到如今,你还没猜到?你真的是黄权吗?我都有点怀疑自己,你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黄权了。

说完,他还露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老实说,我特别讨厌这种,每次都和我打哑谜,弄出一副很高深的样子,像看傻逼一样地看着我,我是谁,我是黄权,我不是谁!

我直接上去揪住他的衣服,把他按在树上,狠狠地说:我没有那个闲心和你啰嗦,快他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

他没有说话,还是微笑着望着我,气得我一拳用力地打在他肚子上,他顿时惨叫了出来。

“草你大爷的!快说!你是谁,我是谁,他们又是谁?!”

我向他咆哮着。

他却阴阴地笑了起来,凑到我耳边,轻声地说:傻瓜,我这是在帮你,帮你完成霸业,你太仁慈了,今晚,全村人,都会,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