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31 22:13:52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但我不会放弃,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让村民出事的。

出来之后,我把刚才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夏魁和夏迷,他们听完了之后也是满脸的惊讶还有愤怒,夏迷当时听了就说要回去找假黄权,告诉村民他们今晚有危险,夏魁要冷静一些,他阻止了夏迷,说现在回去找假黄权没用,村民也不会相信他们的话。

夏迷就咬了咬唇,望了我一眼,不甘地说:那怎么办,就这样眼睁睁地望着假黄权害死村民吗?

夏魁想了一会,然后对我说:黄权,你觉得对方真的会这样做吗?

我点了点头,沉声说:看他的语气不像是假的,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在今晚把全村人害死。

夏魁来回跺了几步,思考了一下,接着转过头来,开口说:我今天有仔细观察过,首先,这个假黄权他是人,并不是鬼,也不是什么僵尸,他只会用人的办法去害死村民!

听到他这话,我机灵一动,说:夏魁,如果换做是你,你有什么办法一个晚上让全村人都死掉?

夏魁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又来回走了几步,沉声说:方法倒是有,但是这些办法都很伤天和,万一没做好的话,那是很严重的,自己很有可能也会死。

夏魁接下来就一连说了几个办法,的确是很阴毒,而且要是没做好的话,极有可能就会被反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忽然,夏魁就掐着手指算了几下,脸色时喜时悲,偶尔还望我一下,然后他又拿出罗盘,放在手上盘算了一下,最后才抬起头来,望着我说:黄权,我知道他用什么方法了。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啥方法?

夏魁说: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我说:他还有同伙?是谁?

夏魁摇头说:是谁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肯定不是一般人。

这时候一旁的夏迷就说: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魁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叹了口气说:是师傅告诉我的。

“师傅?”夏迷顿时就拉长了声音,激动地说:“哥,师傅来了?那太好了!有师傅在的话,这些虾兵蟹将肯定不堪一击!”

我听了心里也是一喜,夏魁都这么厉害了,那他师傅不是厉害到天上去了?

然而夏魁只是摇了摇头,说:师傅并没有来,他刚才是传音给我的,他还在南方,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今晚只能靠我们自己。

听到这话,我刚高兴的心情,瞬间就失落起来。

我也没心思想为什么在手机这么普遍的社会,他师傅有事不直接给他打电话,而是这么麻烦弄什么传音,见识了这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我也见怪不怪了。

只是让我有些奇怪的是,总感觉夏魁望我的眼神有点变了,他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但是又不跟我说,让我都好奇他师傅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东西。

没多久天就开始慢慢地黑下来了,而且还下着雨,天空乌云密布,偶尔响起几声闷雷,环境十分地压抑,我跟着夏魁走在丛林里面,丛林安静到诡异,除了滴答滴答的雨声之外,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到了。”

猛地,前面带路的夏魁就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望着我说:黄权,你知道什么叫血祭吗?

我不知道夏魁为什么会这样问,用自己从一些电影和灵异小说里面看回来的知识,我说:是用血来给僵尸喝吗,僵尸喝了血之后,会更加地强大。

夏魁点了点头说:差不多是这样,但是这种血祭太邪恶,而且很危险,要是弄不好的话,自己也会搭进去,所以现在很少人这样干,一般敢这样干的人,都是很厉害的人物,而且他的心理极为变态。

听到夏魁这样说,我的心一下沉了下来,开口说:难道是他想杀掉全村人,来血祭谁?

夏魁摇了摇头,说道:不,在血祭里面,有一门特别偏,特别阴毒,我也只是听师傅说过而已。

这时候夏迷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甚至还有惊恐!

她说:难道是,祭狗血?

夏魁面色凝重,点了点头,今天进村的时候,闻到这么大的血腥味,我就有想过这个可能,后来还是否定了,我不相信现在还有人会这门血祭邪法,不相信真有人会这样做!

说完,他就叹了一口气,抬头望望天,很复杂地说:黄权,你来头可真是大啊,竟然有人为了你,做这样的事情,唉!

我不是笨蛋,听到夏魁的这句话,大概就猜到了夏魁有可能知道我的身份了!

我刚想说话,这时候就听到了从前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把我给吓了一跳!

而且这一声惨叫,并不是人叫的,而是狗叫出来的,真的很凄厉,我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狗会发出这样的叫声。

我连忙向前看去,就看到了惊骇的一幕,在前面,竟然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狗的尸体,而且这些狗都瘦成皮包骨了,看起来像是被人吸干了血一样。

这时候一旁就传来了夏魁的声音:我们已经晚一步了,这些狗已经被吸干血了。

这些狗都是村里养的狗,全都死在这里了,我就想不明白了,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下子全部狗都失踪了,他们就没发现到不对劲吗?

“狗,本来就是能看见鬼的,狗经常在夜里对着空气吠,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鬼,一般的小鬼看到狗,都会退避,尤其是黑狗,更是小鬼克星。也就只有上了级别的鬼,才不会怕狗,能把狗吓得瑟瑟发抖,甚至能把狗活活吓死。狗血,是鬼都害怕的,黑狗血对鬼更是有克星作用!”

夏魁眼神不断地变幻,望着这地上横七竖八的狗尸体,接着说:但是有一种鬼,他很害怕狗血,看到就退避三舍,可一旦有人喂它喝了足够多的狗血,那么,它就恐怖了。

“也就是说,这些狗血,是被那种鬼喝的?”

我的脸色煞白起来。

夏魁点点头,没有说话,脸色很沉重。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我当机立断地说。

夏魁却是摇了摇头,就说了一个字:难!

我沉默了下来,冷冷的雨水打在身上,令我浑身都开始发冷,尤其在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上突兀地响起一声闷雷,让人更加地如坠冰窟。

“不行!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猛地一拳打在旁边的树上,大声地说道。

夏魁和夏迷沉默起来,看到他们的沉默,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夏魁,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够……”

我这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夏魁捂住了嘴巴,他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语气中带着一些紧张和恐惧地说:别说话!躲起来!

我被他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猛地,我就听到了从左边传来了脚步声。

我连忙向声音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排黑色的身影,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他们身上都穿着一些不像这个时代的衣服,脸竟然是青色的,让我想到了鬼片中最常见到的东西,僵尸。

然而夏魁却压低声音地说:这不是僵尸,这是尸鬼。

尸鬼?这是什么鬼,听都没听过。

夏魁的这种表情我知道,这些尸鬼肯定不好惹,我一动都不敢动,睁大眼睛望着它们在我们面前走过去。

等等,不对,它们好像是向着村里的方向去的!

48 尸鬼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但我不会放弃,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让村民出事的。

出来之后,我把刚才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夏魁和夏迷,他们听完了之后也是满脸的惊讶还有愤怒,夏迷当时听了就说要回去找假黄权,告诉村民他们今晚有危险,夏魁要冷静一些,他阻止了夏迷,说现在回去找假黄权没用,村民也不会相信他们的话。

夏迷就咬了咬唇,望了我一眼,不甘地说:那怎么办,就这样眼睁睁地望着假黄权害死村民吗?

夏魁想了一会,然后对我说:黄权,你觉得对方真的会这样做吗?

我点了点头,沉声说:看他的语气不像是假的,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在今晚把全村人害死。

夏魁来回跺了几步,思考了一下,接着转过头来,开口说:我今天有仔细观察过,首先,这个假黄权他是人,并不是鬼,也不是什么僵尸,他只会用人的办法去害死村民!

听到他这话,我机灵一动,说:夏魁,如果换做是你,你有什么办法一个晚上让全村人都死掉?

夏魁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又来回走了几步,沉声说:方法倒是有,但是这些办法都很伤天和,万一没做好的话,那是很严重的,自己很有可能也会死。

夏魁接下来就一连说了几个办法,的确是很阴毒,而且要是没做好的话,极有可能就会被反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忽然,夏魁就掐着手指算了几下,脸色时喜时悲,偶尔还望我一下,然后他又拿出罗盘,放在手上盘算了一下,最后才抬起头来,望着我说:黄权,我知道他用什么方法了。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啥方法?

夏魁说: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我说:他还有同伙?是谁?

夏魁摇头说:是谁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肯定不是一般人。

这时候一旁的夏迷就说: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魁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叹了口气说:是师傅告诉我的。

“师傅?”夏迷顿时就拉长了声音,激动地说:“哥,师傅来了?那太好了!有师傅在的话,这些虾兵蟹将肯定不堪一击!”

我听了心里也是一喜,夏魁都这么厉害了,那他师傅不是厉害到天上去了?

然而夏魁只是摇了摇头,说:师傅并没有来,他刚才是传音给我的,他还在南方,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今晚只能靠我们自己。

听到这话,我刚高兴的心情,瞬间就失落起来。

我也没心思想为什么在手机这么普遍的社会,他师傅有事不直接给他打电话,而是这么麻烦弄什么传音,见识了这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我也见怪不怪了。

只是让我有些奇怪的是,总感觉夏魁望我的眼神有点变了,他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但是又不跟我说,让我都好奇他师傅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东西。

没多久天就开始慢慢地黑下来了,而且还下着雨,天空乌云密布,偶尔响起几声闷雷,环境十分地压抑,我跟着夏魁走在丛林里面,丛林安静到诡异,除了滴答滴答的雨声之外,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到了。”

猛地,前面带路的夏魁就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望着我说:黄权,你知道什么叫血祭吗?

我不知道夏魁为什么会这样问,用自己从一些电影和灵异小说里面看回来的知识,我说:是用血来给僵尸喝吗,僵尸喝了血之后,会更加地强大。

夏魁点了点头说:差不多是这样,但是这种血祭太邪恶,而且很危险,要是弄不好的话,自己也会搭进去,所以现在很少人这样干,一般敢这样干的人,都是很厉害的人物,而且他的心理极为变态。

听到夏魁这样说,我的心一下沉了下来,开口说:难道是他想杀掉全村人,来血祭谁?

夏魁摇了摇头,说道:不,在血祭里面,有一门特别偏,特别阴毒,我也只是听师傅说过而已。

这时候夏迷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甚至还有惊恐!

她说:难道是,祭狗血?

夏魁面色凝重,点了点头,今天进村的时候,闻到这么大的血腥味,我就有想过这个可能,后来还是否定了,我不相信现在还有人会这门血祭邪法,不相信真有人会这样做!

说完,他就叹了一口气,抬头望望天,很复杂地说:黄权,你来头可真是大啊,竟然有人为了你,做这样的事情,唉!

我不是笨蛋,听到夏魁的这句话,大概就猜到了夏魁有可能知道我的身份了!

我刚想说话,这时候就听到了从前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把我给吓了一跳!

而且这一声惨叫,并不是人叫的,而是狗叫出来的,真的很凄厉,我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狗会发出这样的叫声。

我连忙向前看去,就看到了惊骇的一幕,在前面,竟然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狗的尸体,而且这些狗都瘦成皮包骨了,看起来像是被人吸干了血一样。

这时候一旁就传来了夏魁的声音:我们已经晚一步了,这些狗已经被吸干血了。

这些狗都是村里养的狗,全都死在这里了,我就想不明白了,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下子全部狗都失踪了,他们就没发现到不对劲吗?

“狗,本来就是能看见鬼的,狗经常在夜里对着空气吠,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鬼,一般的小鬼看到狗,都会退避,尤其是黑狗,更是小鬼克星。也就只有上了级别的鬼,才不会怕狗,能把狗吓得瑟瑟发抖,甚至能把狗活活吓死。狗血,是鬼都害怕的,黑狗血对鬼更是有克星作用!”

夏魁眼神不断地变幻,望着这地上横七竖八的狗尸体,接着说:但是有一种鬼,他很害怕狗血,看到就退避三舍,可一旦有人喂它喝了足够多的狗血,那么,它就恐怖了。

“也就是说,这些狗血,是被那种鬼喝的?”

我的脸色煞白起来。

夏魁点点头,没有说话,脸色很沉重。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我当机立断地说。

夏魁却是摇了摇头,就说了一个字:难!

我沉默了下来,冷冷的雨水打在身上,令我浑身都开始发冷,尤其在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上突兀地响起一声闷雷,让人更加地如坠冰窟。

“不行!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猛地一拳打在旁边的树上,大声地说道。

夏魁和夏迷沉默起来,看到他们的沉默,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夏魁,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够……”

我这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夏魁捂住了嘴巴,他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语气中带着一些紧张和恐惧地说:别说话!躲起来!

我被他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猛地,我就听到了从左边传来了脚步声。

我连忙向声音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排黑色的身影,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他们身上都穿着一些不像这个时代的衣服,脸竟然是青色的,让我想到了鬼片中最常见到的东西,僵尸。

然而夏魁却压低声音地说:这不是僵尸,这是尸鬼。

尸鬼?这是什么鬼,听都没听过。

夏魁的这种表情我知道,这些尸鬼肯定不好惹,我一动都不敢动,睁大眼睛望着它们在我们面前走过去。

等等,不对,它们好像是向着村里的方向去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