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8 21:55:45

“你……”

灵水大仙本来叫嚣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就像一直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鸭子,惊骇地望着红衣女,第一次露出恐惧的神情。

虽然我对灵水大仙不是太了解,但我感觉得出来,灵水大仙不是什么小人物,不然的话以夏魁的本事不会对他这么恭敬,更不会求他做事。但是现在,他在红衣女面前却弱小得像只小鸡似的,这让我对红衣女的能力更加惊叹了,她到底有多厉害?

一旁的夏魁也很震惊,甚至是恐惧,他嘴巴都合不拢了,老实说,看到他们这种表情心里还是挺过瘾的。

红衣女在虚空中手一抓,灵水大仙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被她抓过来,掐住脖子,冷冷地说:你是怎么知道黄权身份的?

灵水大仙吓得脸都白了,身体瑟瑟发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威风,他甚至连正眼都不敢看我,他战战赫赫地说:我,我带他去了一趟阴间,去见了生死判官。

我愣了一下,感情他刚才带我去找生死判官,不是问我阳寿的?

红衣女手猛地用力,开口说:你撒谎,生死判官查不出黄权身份,肯定是有人告诉了你,说!是谁?

灵水大仙浑身一抖,被红衣女用力掐着痛苦起来,他不敢再耍心眼,连忙说:别别别!我说我说!我是听别人说的,最近有人说有个拥有千年灵魂的人出现,吃了他的灵魂能增长千年功力,我知道了黄权的经历,就专门带他去阴间,连生死判官都查不出他的身份,那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饶命饶命,求公主殿下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红衣女重重哼了一声,把灵水大仙扔在地上,对我说:黄权,他的生死由你决定,生还是死?

我不由望向灵水大仙,这家伙正可怜兮兮地望着我,看着他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我倒有些不忍心了,仔细想了想,我摇摇头说: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他也没把我怎么样。

灵水大仙顿时就愣了,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随即脸上掩饰不住狂喜,然而红衣女却没有说话,她皱眉望着我说:你确定?

从她的眼神里面,我感觉的出来,她对我这个决定有些失望,我点点头说:嗯,放了他吧。

红衣女的脸沉了下来,没有说话,灵水大仙看到红衣女这个样子,他马上又开始忐忑起来。过了一会,红衣女才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你的决定,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完她就手一挥,灵水大仙在地上滚了一圈,惨叫了一声,红衣女说:我在你身上留了一道印记,要是你敢对黄权起歹心,我第一时间就有感应,到时候我一个念头,你就死于非命。

我一看,果然灵水大仙额头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红点,像是胎记一般。

做完了这些事之后,红衣女就拉着我的手,轻声地说:我带你出去。

我点了点头。

穿过狭长的地道,我打开石门,刚打开就听到了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快说,这门怎么打开,黄权要是出了什么事,姑奶奶饶不了你!

是夏迷的声音。

门彻底打开,我看到了一张惊愕的脸站在我面前,是夏迷。

她怔了一会,然后惊喜地喊道:黄权,你出来了!

但是紧接着,她看到了我身边的红衣女,表情一下僵硬了,然后满脸的不可思议,嘴巴张大得能吞下一只鸡蛋。

我完全能理解她的感受,当我第一次在坟场看到和我一模一样的人的时候,我的反应比她好不了多少。

相比夏迷,红衣女的反应就淡定多了,她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而已。

我定睛一看,才发现外面的人都被夏迷搞定了,而在夏迷旁边,则多了一个男人,是一个全身都穿着白色衣服青年男人,长相特别俊美,面型特别精致,看得我不由愣了一下,感叹世上还有长这么漂亮的男人。

夏迷反应过来,望了一下红衣女,对我说:黄权,她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

我刚想说话,红衣女就站出来,主动说: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

夏迷皱起了眉头,视线往下,看到红衣女牵着我的手,她眼神闪烁了一下,有些异样地对我说:黄权,她就是你说的妻子?原来你没有骗我,真的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这样说,你一直都把我当成是她了,呵呵。

她很少有这种语无伦次的样子,我不是傻瓜,自然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看到红衣女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我不由得慌张起来,下意识就解释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红衣女打断我的话,似笑非笑地说:不是这样那是怎样?我说你这段时间咋不来找我,原来是有这样啊。

我更加难受,想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想了想,我赶紧转移话题,对夏迷说:对了,你不是被抓了吗,是怎么跑出来的?

夏迷深深地望了红衣女一眼,然后望向我,有些赌气地说:哼,是别人把我救出来的!亏我还这么着急救你,早知道你有别的女人,我才懒得救你呢!

我顿时尴尬起来,不敢接话,连忙望向夏迷旁边那个白衣服,笑道: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白衣服望了红衣女一眼,淡淡地说:白斗符。

我怔了一下,没听太清楚,问道:白豆腐?你这名字倒也别致。

对方顿时脸上顿时一阵黑线,严肃地说道:不,白斗符,白色的白,斗战胜佛的斗,符咒的符,不是白豆腐。

我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就说:切,还不是白豆腐。

这时候夏迷就说:我哥呢?我说:他在里面呢。夏迷又咬牙说:他有没有什么事?看到她这样子,说明她还是很关心夏魁说,我叹了一口气说:没什么事,最多也就是,受了点惊吓吧。

夏迷还想说话,红衣女忽然对她说:夏迷,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红衣女这句话让我有些惊讶,夏迷的表情也是挺惊讶的。

夏迷望了我一眼,想了想说:有什么话直接在这里说吧。

红衣女摇头说:这里不行,跟我来。

说完,她就走出去。

虽然我不知道红衣女到底想和夏迷说什么,以我对红衣女的性格,我知道她肯定是有正事对夏迷说,才会这样说的,我就对夏迷打了个眼色,让她过去。

夏迷和红衣女走了后,就剩下我和白豆腐,他忽然说: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吗?

我被他这话愣了一下,转而反应过来,看来这个白豆腐不是随便过来的。

我反问说:知道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说:听说,你曾经呼风唤雨,万人敬仰,无所不能,可是你自己选择了放逐……你,真的都不记得了吗?

我被他这话给震惊了!呼风唤雨,万人敬仰,无所不能?这么说,我还是有前世今生?可是不对啊,我记得问过红衣女,她说我并没有前世今生,这一世就是我的第一世啊!

我望着他说:听说?你是听谁说的?你都知道些什么?

白豆腐却摇了摇头,开口说:公主交代过,我不能告诉你。

“公主?”我皱起眉头,说道:“是红衣女吗?你认识她?”

白豆腐不说话。

他不说话,我也没有再碰冷屁股了,没过多久,夏迷也回来了,只是让我有点意外的是,红衣女却不见了踪影,我对夏迷问道:红衣女她人呢?

夏迷走到我面前,深深地望着我,眼神里面多了一种我没看过的复杂,过了好一会,她才说:她已经走了,她说……

“她说什么?”我连忙问。

57 说了什么

“你……”

灵水大仙本来叫嚣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就像一直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鸭子,惊骇地望着红衣女,第一次露出恐惧的神情。

虽然我对灵水大仙不是太了解,但我感觉得出来,灵水大仙不是什么小人物,不然的话以夏魁的本事不会对他这么恭敬,更不会求他做事。但是现在,他在红衣女面前却弱小得像只小鸡似的,这让我对红衣女的能力更加惊叹了,她到底有多厉害?

一旁的夏魁也很震惊,甚至是恐惧,他嘴巴都合不拢了,老实说,看到他们这种表情心里还是挺过瘾的。

红衣女在虚空中手一抓,灵水大仙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被她抓过来,掐住脖子,冷冷地说:你是怎么知道黄权身份的?

灵水大仙吓得脸都白了,身体瑟瑟发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威风,他甚至连正眼都不敢看我,他战战赫赫地说:我,我带他去了一趟阴间,去见了生死判官。

我愣了一下,感情他刚才带我去找生死判官,不是问我阳寿的?

红衣女手猛地用力,开口说:你撒谎,生死判官查不出黄权身份,肯定是有人告诉了你,说!是谁?

灵水大仙浑身一抖,被红衣女用力掐着痛苦起来,他不敢再耍心眼,连忙说:别别别!我说我说!我是听别人说的,最近有人说有个拥有千年灵魂的人出现,吃了他的灵魂能增长千年功力,我知道了黄权的经历,就专门带他去阴间,连生死判官都查不出他的身份,那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饶命饶命,求公主殿下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红衣女重重哼了一声,把灵水大仙扔在地上,对我说:黄权,他的生死由你决定,生还是死?

我不由望向灵水大仙,这家伙正可怜兮兮地望着我,看着他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我倒有些不忍心了,仔细想了想,我摇摇头说: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他也没把我怎么样。

灵水大仙顿时就愣了,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随即脸上掩饰不住狂喜,然而红衣女却没有说话,她皱眉望着我说:你确定?

从她的眼神里面,我感觉的出来,她对我这个决定有些失望,我点点头说:嗯,放了他吧。

红衣女的脸沉了下来,没有说话,灵水大仙看到红衣女这个样子,他马上又开始忐忑起来。过了一会,红衣女才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你的决定,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完她就手一挥,灵水大仙在地上滚了一圈,惨叫了一声,红衣女说:我在你身上留了一道印记,要是你敢对黄权起歹心,我第一时间就有感应,到时候我一个念头,你就死于非命。

我一看,果然灵水大仙额头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红点,像是胎记一般。

做完了这些事之后,红衣女就拉着我的手,轻声地说:我带你出去。

我点了点头。

穿过狭长的地道,我打开石门,刚打开就听到了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快说,这门怎么打开,黄权要是出了什么事,姑奶奶饶不了你!

是夏迷的声音。

门彻底打开,我看到了一张惊愕的脸站在我面前,是夏迷。

她怔了一会,然后惊喜地喊道:黄权,你出来了!

但是紧接着,她看到了我身边的红衣女,表情一下僵硬了,然后满脸的不可思议,嘴巴张大得能吞下一只鸡蛋。

我完全能理解她的感受,当我第一次在坟场看到和我一模一样的人的时候,我的反应比她好不了多少。

相比夏迷,红衣女的反应就淡定多了,她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而已。

我定睛一看,才发现外面的人都被夏迷搞定了,而在夏迷旁边,则多了一个男人,是一个全身都穿着白色衣服青年男人,长相特别俊美,面型特别精致,看得我不由愣了一下,感叹世上还有长这么漂亮的男人。

夏迷反应过来,望了一下红衣女,对我说:黄权,她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

我刚想说话,红衣女就站出来,主动说: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

夏迷皱起了眉头,视线往下,看到红衣女牵着我的手,她眼神闪烁了一下,有些异样地对我说:黄权,她就是你说的妻子?原来你没有骗我,真的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这样说,你一直都把我当成是她了,呵呵。

她很少有这种语无伦次的样子,我不是傻瓜,自然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看到红衣女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我不由得慌张起来,下意识就解释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红衣女打断我的话,似笑非笑地说:不是这样那是怎样?我说你这段时间咋不来找我,原来是有这样啊。

我更加难受,想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想了想,我赶紧转移话题,对夏迷说:对了,你不是被抓了吗,是怎么跑出来的?

夏迷深深地望了红衣女一眼,然后望向我,有些赌气地说:哼,是别人把我救出来的!亏我还这么着急救你,早知道你有别的女人,我才懒得救你呢!

我顿时尴尬起来,不敢接话,连忙望向夏迷旁边那个白衣服,笑道: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白衣服望了红衣女一眼,淡淡地说:白斗符。

我怔了一下,没听太清楚,问道:白豆腐?你这名字倒也别致。

对方顿时脸上顿时一阵黑线,严肃地说道:不,白斗符,白色的白,斗战胜佛的斗,符咒的符,不是白豆腐。

我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就说:切,还不是白豆腐。

这时候夏迷就说:我哥呢?我说:他在里面呢。夏迷又咬牙说:他有没有什么事?看到她这样子,说明她还是很关心夏魁说,我叹了一口气说:没什么事,最多也就是,受了点惊吓吧。

夏迷还想说话,红衣女忽然对她说:夏迷,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红衣女这句话让我有些惊讶,夏迷的表情也是挺惊讶的。

夏迷望了我一眼,想了想说:有什么话直接在这里说吧。

红衣女摇头说:这里不行,跟我来。

说完,她就走出去。

虽然我不知道红衣女到底想和夏迷说什么,以我对红衣女的性格,我知道她肯定是有正事对夏迷说,才会这样说的,我就对夏迷打了个眼色,让她过去。

夏迷和红衣女走了后,就剩下我和白豆腐,他忽然说: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吗?

我被他这话愣了一下,转而反应过来,看来这个白豆腐不是随便过来的。

我反问说:知道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说:听说,你曾经呼风唤雨,万人敬仰,无所不能,可是你自己选择了放逐……你,真的都不记得了吗?

我被他这话给震惊了!呼风唤雨,万人敬仰,无所不能?这么说,我还是有前世今生?可是不对啊,我记得问过红衣女,她说我并没有前世今生,这一世就是我的第一世啊!

我望着他说:听说?你是听谁说的?你都知道些什么?

白豆腐却摇了摇头,开口说:公主交代过,我不能告诉你。

“公主?”我皱起眉头,说道:“是红衣女吗?你认识她?”

白豆腐不说话。

他不说话,我也没有再碰冷屁股了,没过多久,夏迷也回来了,只是让我有点意外的是,红衣女却不见了踪影,我对夏迷问道:红衣女她人呢?

夏迷走到我面前,深深地望着我,眼神里面多了一种我没看过的复杂,过了好一会,她才说:她已经走了,她说……

“她说什么?”我连忙问。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