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2 11:59:36

阴阳师以驱鬼辟邪为己任,但人总是有争强好胜之心的,总是要表现出自己比别的阴阳师更强。

自然就延生出了斗法。

特别是开门收徒的,名气就很重要了。

一拳败万拳来。

输过一次,你的深浅就让人知道了,很多人就会纷至沓来,踩着你的尸体往上爬。

不能输。

这位无心法师是有些真本事,对付一般的孤魂野鬼没有问题,但还没办法跟阴阳家族出来的子弟相提并论。

他手持三香举在烛火之上的手在颤抖。

看起来很紧张。

而叶从文就从容淡定许多,他好像根本没到把即将开始的斗法当回事,反而在观察整个房间的布局。

我是看不懂屋子的奥妙。

但推门进来就能看到一个八卦图画于墙上,贴墙的墙地都绕有红绳,在红绳上都窜了铜钱。

定睛一看。

铜钱上面用篆书写着‘治平元宝’,是北宋普通钱币,存世量很多,市场喊价就几块钱。

别看小小一枚古代铜钱可是致鬼的利器。

因为流通的关系,铜钱从古代至今经过的手人恐怕不下数亿甚至数十亿,上面沾染了极重的阳气。

这些阳气自然对鬼有着极大的杀伤力。

以此可见这个房间是布了法阵的。

法师恭敬的把三炷香插进铜鼎之中,向叶从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叶从文接过无心弟子递上来的三炷香。

伸出剑指夹住香头五分之四的位置,手指一掰,香就被折断掉了五分之一。

无心法师见此脸色微变,想要开口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叶从文点了香然后恭敬的插进铜鼎之中。

两人都上了香后。

无心法师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这叫打坐,我现在知道了,这个动作有利于摒除杂念集中注意力。

而叶从文依旧不动声色泰然自若。

这开始了?

两人都不说话了,房间内静悄悄的。

这斗上了吗?

我心里这个郁闷,没看懂啊,瞎子的书上也没记载斗法之类的事。

过了一会。

我发现无心法师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脸色也有些苍白了起来,好像问题是在香案上。

突然想起瞎子的书上记载的一句话:香灵则烧的快。

他们比的就是这个?

我当即观察起铜鼎内的香来。

让我大吃了一惊,因为我发现无心法师的香烧得竟然比叶从文要快,叶从文折掉了五分之一的香,而现在两人的香差不多持平。

岂不是说无心法师的香要比叶从文的更灵!

没道理啊。

叶从文要比他更强才对。

搞不好是叶从文托大了,他睁着眼睛,还喝着茶,完全没当回事。

要说无心法师已经领先了应该不用紧张的,但奇怪的是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额头汗珠都沿着脸颊滑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由的纳闷了,怎么领先的人反而成这样了呢?

又过了一会。

无心法师叹了口气,睁开了双眼道:“这一局叶先生胜了,佩服!”

叶从文淡淡一笑:“承让!”

怎么就赢了。

我愕然的发现,无心法师的香居然比叶从文的矮了一节,要知道叶从文的香可是折断五分之一的……

我突然醒悟过来,香灵则烧的快,但能让香烧的慢则需要更灵。

法师收敛心神说道:“这一局由叶先生先请。”

第一题是无心法师定的。

那么第二题自然由叶从文定了。

他拿了毛笔,朱砂,还有一张黄符,他照着黄符便画了起来。

这符我认得就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驱邪符。

无道僧给过我一张。

后来用来对付山鬼了。

沾了朱砂的毛笔在黄符上一路画下了如同行云流水,流畅的让人心中发毛。

我不由的叹为观止。

他画好驱邪符放在长案上推给了无心法师。

这又是比什么?

无心法师把黄符拿了起来,拉直看了一眼,然后夹在剑指,口中念念有词,嗡的一声,黄符烧了起来。

我明白了。

比人火!

无心法师也拿了朱砂笔画下一道黄符,推到了叶从文的跟前。

叶从文连看都不看,拿在手中黄符就烧了起来。

这叶从文果然强。

虽然一个表现的很轻松,一个表情的很吃力,但终究黄符都是点着的,算是平局。

既然斗法当然一定要分出胜负。

叶从文翻手间手指中夹了一块铜钱,然后推到了无心法师跟前。

无心法师看到推过来的铜钱脸色大变。

摇了摇头。

叶从文微微一笑把铜钱拿了回来,夹在剑指之中,向无心法师微微示意,随即把铜钱扔了出去。

我们的目光顺着铜钱望去。

他把铜钱扔向了红绳,铜钱正好撞在红绳上,然后去势不减的撞在墙上,叮的一声脆响落地,可随即红绳嗡的一声,竟然烧了起来,火势沿着红绳蔓延开来。

无心法师猛的站了起来。

望着烧着的红绳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不能置信的道:“隔空点火,不,不可能……”

我也是吃惊无比。

这怎么可能。

再高明的阴阳师调用人火也一定要接触,他竟然可以做到隔空!

这没道理啊。

难道叶从文的阴阳术真的到了这种违反常理的地步了?

好变态!

无心大师无力的瘫坐在位子上说道:“我输了,输了……”

叶从文面色从容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他说道:“大师就这样认输了,不是还有第三场么。”

无心振作了起来。

他道:“对,还有第三场。”

叶从文指着房间的祭台道:“我看你那里有一个魂龛,里面必定养了一只鬼,不如拿出了练练。”

无心听了脸色数变。

他沉默了起来。

叶从文道:“怎么,不愿意,那就当你认输了。”

无心法师道:“不。”

他站起身来,走向祭台,烧了三柱香,恭敬的拜了拜,说道:“师祖,今天弟子有难,只能请你老人家现身了。”

我听了微微触动。

这魂龛里面收纳的竟然是无心法师的师祖。

无心请出魂龛。

然后小心翼翼的拿到了长案之上。

无心道:“叶先生的呢?”

听两人的语气恐怕是要斗鬼了,我不由的想起二个月后叶家邀我敲钟震鬼的事。

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今天正好观摩一下。

没想到叶从文却说道:“不需要。”

无心怒道:“你想自己对抗我师祖。”

叶从文道:“正是!”

以叶家的资源,叶从文肯定是养了鬼的,只是他根本不屑拿出来。

这也太嚣张了吧。

完全没把无心法师的师祖放在眼里。

无心道:“你可别后悔。”

说完他的手慢慢揭开了封在魂龛上面的黄符。

我不由紧张的站了起来。

黄符被掀开后,一缕白烟从魂龛里冒了出来,消失在房间里。

我不由的四处寻找无心法师师祖的踪迹。

叶从文还是那么淡定,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样子终于要动点真格了,掌心多了一面小镜子。

毫无症状之下。

他的镜子突然朝向墙壁上的八卦图。

然后我就听到鬼气阴森的桀桀怪笑声:“你以为,一个小小的八卦镜能对付得了老夫。”

嗡!

墙壁上的八卦烧了起来。

叶从文突然动了,手中夹着一张黄符,直接扑向空白无人的地方。

他站起的太突然了。

连长案都被打翻了。

可他的人已经冲出去了,黄符之下隐现出一个穿着道袍的老人,额头正中黄符。

这黄符有点奇怪,黄中带红。

而且感觉很邪气。

难不成是血符。

这可是阴阳师的大忌啊。

叶从文脸上现出凶像对着无心法师道:“放了倩倩,不然我就烧符,烧死你家师祖。”

第59章 斗法

阴阳师以驱鬼辟邪为己任,但人总是有争强好胜之心的,总是要表现出自己比别的阴阳师更强。

自然就延生出了斗法。

特别是开门收徒的,名气就很重要了。

一拳败万拳来。

输过一次,你的深浅就让人知道了,很多人就会纷至沓来,踩着你的尸体往上爬。

不能输。

这位无心法师是有些真本事,对付一般的孤魂野鬼没有问题,但还没办法跟阴阳家族出来的子弟相提并论。

他手持三香举在烛火之上的手在颤抖。

看起来很紧张。

而叶从文就从容淡定许多,他好像根本没到把即将开始的斗法当回事,反而在观察整个房间的布局。

我是看不懂屋子的奥妙。

但推门进来就能看到一个八卦图画于墙上,贴墙的墙地都绕有红绳,在红绳上都窜了铜钱。

定睛一看。

铜钱上面用篆书写着‘治平元宝’,是北宋普通钱币,存世量很多,市场喊价就几块钱。

别看小小一枚古代铜钱可是致鬼的利器。

因为流通的关系,铜钱从古代至今经过的手人恐怕不下数亿甚至数十亿,上面沾染了极重的阳气。

这些阳气自然对鬼有着极大的杀伤力。

以此可见这个房间是布了法阵的。

法师恭敬的把三炷香插进铜鼎之中,向叶从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叶从文接过无心弟子递上来的三炷香。

伸出剑指夹住香头五分之四的位置,手指一掰,香就被折断掉了五分之一。

无心法师见此脸色微变,想要开口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叶从文点了香然后恭敬的插进铜鼎之中。

两人都上了香后。

无心法师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这叫打坐,我现在知道了,这个动作有利于摒除杂念集中注意力。

而叶从文依旧不动声色泰然自若。

这开始了?

两人都不说话了,房间内静悄悄的。

这斗上了吗?

我心里这个郁闷,没看懂啊,瞎子的书上也没记载斗法之类的事。

过了一会。

我发现无心法师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脸色也有些苍白了起来,好像问题是在香案上。

突然想起瞎子的书上记载的一句话:香灵则烧的快。

他们比的就是这个?

我当即观察起铜鼎内的香来。

让我大吃了一惊,因为我发现无心法师的香烧得竟然比叶从文要快,叶从文折掉了五分之一的香,而现在两人的香差不多持平。

岂不是说无心法师的香要比叶从文的更灵!

没道理啊。

叶从文要比他更强才对。

搞不好是叶从文托大了,他睁着眼睛,还喝着茶,完全没当回事。

要说无心法师已经领先了应该不用紧张的,但奇怪的是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额头汗珠都沿着脸颊滑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由的纳闷了,怎么领先的人反而成这样了呢?

又过了一会。

无心法师叹了口气,睁开了双眼道:“这一局叶先生胜了,佩服!”

叶从文淡淡一笑:“承让!”

怎么就赢了。

我愕然的发现,无心法师的香居然比叶从文的矮了一节,要知道叶从文的香可是折断五分之一的……

我突然醒悟过来,香灵则烧的快,但能让香烧的慢则需要更灵。

法师收敛心神说道:“这一局由叶先生先请。”

第一题是无心法师定的。

那么第二题自然由叶从文定了。

他拿了毛笔,朱砂,还有一张黄符,他照着黄符便画了起来。

这符我认得就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驱邪符。

无道僧给过我一张。

后来用来对付山鬼了。

沾了朱砂的毛笔在黄符上一路画下了如同行云流水,流畅的让人心中发毛。

我不由的叹为观止。

他画好驱邪符放在长案上推给了无心法师。

这又是比什么?

无心法师把黄符拿了起来,拉直看了一眼,然后夹在剑指,口中念念有词,嗡的一声,黄符烧了起来。

我明白了。

比人火!

无心法师也拿了朱砂笔画下一道黄符,推到了叶从文的跟前。

叶从文连看都不看,拿在手中黄符就烧了起来。

这叶从文果然强。

虽然一个表现的很轻松,一个表情的很吃力,但终究黄符都是点着的,算是平局。

既然斗法当然一定要分出胜负。

叶从文翻手间手指中夹了一块铜钱,然后推到了无心法师跟前。

无心法师看到推过来的铜钱脸色大变。

摇了摇头。

叶从文微微一笑把铜钱拿了回来,夹在剑指之中,向无心法师微微示意,随即把铜钱扔了出去。

我们的目光顺着铜钱望去。

他把铜钱扔向了红绳,铜钱正好撞在红绳上,然后去势不减的撞在墙上,叮的一声脆响落地,可随即红绳嗡的一声,竟然烧了起来,火势沿着红绳蔓延开来。

无心法师猛的站了起来。

望着烧着的红绳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不能置信的道:“隔空点火,不,不可能……”

我也是吃惊无比。

这怎么可能。

再高明的阴阳师调用人火也一定要接触,他竟然可以做到隔空!

这没道理啊。

难道叶从文的阴阳术真的到了这种违反常理的地步了?

好变态!

无心大师无力的瘫坐在位子上说道:“我输了,输了……”

叶从文面色从容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他说道:“大师就这样认输了,不是还有第三场么。”

无心振作了起来。

他道:“对,还有第三场。”

叶从文指着房间的祭台道:“我看你那里有一个魂龛,里面必定养了一只鬼,不如拿出了练练。”

无心听了脸色数变。

他沉默了起来。

叶从文道:“怎么,不愿意,那就当你认输了。”

无心法师道:“不。”

他站起身来,走向祭台,烧了三柱香,恭敬的拜了拜,说道:“师祖,今天弟子有难,只能请你老人家现身了。”

我听了微微触动。

这魂龛里面收纳的竟然是无心法师的师祖。

无心请出魂龛。

然后小心翼翼的拿到了长案之上。

无心道:“叶先生的呢?”

听两人的语气恐怕是要斗鬼了,我不由的想起二个月后叶家邀我敲钟震鬼的事。

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今天正好观摩一下。

没想到叶从文却说道:“不需要。”

无心怒道:“你想自己对抗我师祖。”

叶从文道:“正是!”

以叶家的资源,叶从文肯定是养了鬼的,只是他根本不屑拿出来。

这也太嚣张了吧。

完全没把无心法师的师祖放在眼里。

无心道:“你可别后悔。”

说完他的手慢慢揭开了封在魂龛上面的黄符。

我不由紧张的站了起来。

黄符被掀开后,一缕白烟从魂龛里冒了出来,消失在房间里。

我不由的四处寻找无心法师师祖的踪迹。

叶从文还是那么淡定,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样子终于要动点真格了,掌心多了一面小镜子。

毫无症状之下。

他的镜子突然朝向墙壁上的八卦图。

然后我就听到鬼气阴森的桀桀怪笑声:“你以为,一个小小的八卦镜能对付得了老夫。”

嗡!

墙壁上的八卦烧了起来。

叶从文突然动了,手中夹着一张黄符,直接扑向空白无人的地方。

他站起的太突然了。

连长案都被打翻了。

可他的人已经冲出去了,黄符之下隐现出一个穿着道袍的老人,额头正中黄符。

这黄符有点奇怪,黄中带红。

而且感觉很邪气。

难不成是血符。

这可是阴阳师的大忌啊。

叶从文脸上现出凶像对着无心法师道:“放了倩倩,不然我就烧符,烧死你家师祖。”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