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1 09:05:05

“你现在虽然还很弱小,但是对于一个婴儿来说,还是会有伤害。”地藏王坐在莲座上,面目无悲无喜,“你想好了吗?”

“只要能陪着她,我什么都愿意。”我坚定的对地藏王说。

地藏王伸手,掌心躺着一颗佛珠:“进去,她十岁之前不能出来。”

我毫不犹豫的附身进入佛珠,佛珠内只有一片虚无,寂静无声,我要在里面坐禅十年,减轻身上的阴气。

“我会亲自送你去阳间。”地藏王对着佛珠轻叹一声,“终究是谛听造的孽。”

那天在地藏王宫前,我用自己将米饭和黑袍男人隔开,我以为自己一定会灰飞烟灭,没想到还有一缕残魂留在了黑袍男人体内。

只是那缕残魂实在太弱小了,弱小到甚至没有自我意识,当地藏王将黑袍男人关入莲座之中,我才知道,原来黑袍男人是谛听的分身。

地藏王用一颗莲子收纳了我的残魂,我渐渐恢复了意识,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玲珑,我的娘子。

我告诉地藏王,我想去找我的娘子,可是地藏王说,玲珑已经投胎了,她现在是个人,而我,一株鬼藤,是不能陪在她身边的。

我求了地藏王一年,在他的石室中,终日听他讲经解禅,地藏王终于同意我去阳间,条件是我必须在佛珠内洗涤心念,减轻阴气,并且在玲珑活着的日子里,我不得吞噬其他阴魂。

我是一棵阴植,不吸收阴气就会枯萎消散,但是我不怕,我要去陪她。

地藏王化作一位僧人,去玲珑家里化缘,并且留下了我附身在内的佛珠,告诉玲珑的父母,佛珠会保佑玲珑一生平安。

如今相信这些的人不多了,好在玲珑的父母打着讨个平安的念头,将我留在了玲珑身边,用一根红绳把我穿在了玲珑的脖子上。

玲珑还不到一岁,她母亲给她系红绳的时候,她不哭不闹,抓着佛珠笑了起来,玲珑的母亲很开心,我想我总算是可以留在玲珑身边了。

玲珑出牙的时候,总是把佛珠放在嘴巴里咬,弄的佛珠上都是她的口水,但是我很开心,我从前没有好好陪过玲珑,这一世,我可以看着她长大,和她一起长大。

后来玲珑开始学步,我怕她摔倒,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每次发现她走不稳,都赶紧托她一把。

玲珑很调皮,而且我发现她十分喜新厌旧,无论什么玩具拿到手里,玩几天就扔到一边,她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很怕将来她会讨厌我。

我在夜里给她盖被子,白天帮她捡掉在地上的玩具,她发现她把东西扔出去之后,会自己飞回来,于是她乐此不疲,我便陪着她玩耍,即便她看不到我。

只是我无法离开佛珠,只能用微弱的阴气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不过这样我也心满意足了,至少玲珑没没有遇到什么大灾大难,还有一个叫乔安雅的女鬼时常来探望她,悄悄报复那些欺负她的小鬼头,让她平安快乐的成长着。

十年,玲珑第一走路,第一次跑起来,第一次骑小车,第一次拿笔画画,第一次梳鞭子,第一次学钢琴,第一次上学,第一次考试,她人生里这么多第一次,除了她的父母,我也有幸陪着她。

终于十年期将满,还有不到一个月我就可以从佛珠里出来的时候,玲珑出了意外。

她生了一场大病,我用我原本就不多的阴气,通过佛珠转化为佛光,日夜抚慰她,她好的很快,但是我却必须在佛珠里再待十年,而且这十年,我就连意识都无法透出佛珠。

十年苦修,当我终于能够从佛珠里出来,玲珑已经张成了二十岁的大姑娘,她在念大学,她的追求者能从她的宿舍楼排到校门口。

玲珑一如从前那般明艳动人,笑容如夏日阳光一般灿烂,我忐忑不安的幻化出人型,在她一个人外出的时候,找了问路的借口和她说话。

“我感觉你好熟悉啊。”玲珑眨着大眼睛看我,“我们是小学同学吗,你叫什么?”

“桂圆,我叫桂圆。”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

“桂圆?”她愣了一下,随即咯咯笑起来,“好可爱的名字。”

我陪着她一起傻笑。

“我要走啦,有缘再见。”玲珑朝我挥手。

我急忙说再见,目送她离开,继续跟在她身后。

相比别人,我对玲珑的了解更多,至少是她小时候的喜好,而且我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看着她,弥补这十年空白期间,她改变的习惯。

我开始频繁的制造与她的“偶遇”,我们开始熟悉起来,成了朋友,然而我发现她把我当成了男闺蜜,什么话都肯跟我说,却好像对我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

我很沮丧,玲珑,她是我的娘子啊。

终于,玲珑谈恋爱了,我不能去阻止她,也不可能去拆散他们,我只能忍着心中的难过,依然在她身边扮演着男闺蜜的角色。

让我窃喜的是,这段恋情只持续了不到两个月,玲珑就把对方甩了,理由是那男孩满脑子都是怎么把她搞上床。

可是玲珑追求者那么多,没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从二十岁到二十六岁,我看着玲珑不停的交新的男朋友,再不断的甩掉对方或者被甩,每一次她都会难过,却难过不了多久,和她小时候一样喜新厌旧。

我只能安慰自己,幸好我没有做她的男朋友,否则我现在就不能这么坐在楼顶和她一起说话看星星了。

“桂圆,我妈逼我相亲,说我再不嫁人,就嫁不出去了。”玲珑和我背靠着背,“你说我有必要去相亲吗?”

我想说没必要,你要愿意,我随时都能娶你,可是我不敢,我怕失去她。

“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无条件支持你。”我低着头,用一贯的语气对她说。

“我十六岁的时候曾经计划,二十七岁之前要嫁出去,二十八岁的时候生小孩,可是我觉得这个计划恐怕现实不了啦。”玲珑叹了口气。

我没吭声,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你就没点儿表示吗?”玲珑忽然站了起来,转到我面前,蹲了下来,“我们认识六年了,你恐怕比我妈还了解我,你就不打算给我点儿意见?”

她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美丽,她的嘴唇比玫瑰花瓣更加芬芳诱人,我的娘子,我的玲珑,她就在我面前,可是她问我的问题,却是她要不要去相亲。

我想说我们认识不止六年了,早在你投胎之前,我们就已经认识,当初你说去地藏王宫如果我表现的好,会奖励香吻一个,可惜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奖励,我至今都没得到。

“桂圆!”玲珑忽然气鼓鼓的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嗯?”我抬头看她,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生气。

“你是个榆木吗,你以为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非得让我先说出来吗,人家是个女生哎!”玲珑伸出双手,揪住了我的脸颊,“快点儿,说你喜欢我,说你想陪我一辈子!”

我愣了一秒,立刻就抓住了玲珑的手。

“一辈子太短了,如果你愿意,我随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无论你是生是死,是人是鬼,我都陪着你。”

玲珑怔了怔,“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喷了我一脸口水。

“桂圆,你逗你的,你不用这么肉麻吧。”玲珑想把手抽回去。

然而话已经说出了口,我觉得我不能再退缩下去了。

“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请菩萨来为我作证。”我紧紧握着玲珑的手。

“好啊,那你请来啊。”玲珑撇撇嘴,“你请来我就信你。”

我伸手摘下了玲珑脖子上的佛珠,在她来不及反对之前,将佛珠捏碎了。地藏王的影子,随着佛珠的碎裂缓缓浮现,他看了我一眼,又转向玲珑。

“他没有骗你。”地藏王只说了一句话,就消失在了淡金色的佛光之中。

玲珑的嘴巴长成了O型,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你信了吗,我们的姻缘,是前世注定的,你答应过要做我的娘子。”我急急抓着玲珑的手。

玲珑好不容易合住了嘴巴,歪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魔术变得不错,可是你弄坏了我的护身符。”玲珑这次没有把手抽回去,“这佛珠陪了我二十六年,今后的二十六年,罚你为奴为仆,补偿我的损失。”

我一把抱起玲珑,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心情。

“好啦好啦。”玲珑拍着我的胳膊让我把她放下,“前世注定啊,虽然没有上天注定那么大,不过,便宜你啦!”

我几乎觉得自己有了心跳,我想,这大约叫做幸福吧。

玲珑番外

“你现在虽然还很弱小,但是对于一个婴儿来说,还是会有伤害。”地藏王坐在莲座上,面目无悲无喜,“你想好了吗?”

“只要能陪着她,我什么都愿意。”我坚定的对地藏王说。

地藏王伸手,掌心躺着一颗佛珠:“进去,她十岁之前不能出来。”

我毫不犹豫的附身进入佛珠,佛珠内只有一片虚无,寂静无声,我要在里面坐禅十年,减轻身上的阴气。

“我会亲自送你去阳间。”地藏王对着佛珠轻叹一声,“终究是谛听造的孽。”

那天在地藏王宫前,我用自己将米饭和黑袍男人隔开,我以为自己一定会灰飞烟灭,没想到还有一缕残魂留在了黑袍男人体内。

只是那缕残魂实在太弱小了,弱小到甚至没有自我意识,当地藏王将黑袍男人关入莲座之中,我才知道,原来黑袍男人是谛听的分身。

地藏王用一颗莲子收纳了我的残魂,我渐渐恢复了意识,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玲珑,我的娘子。

我告诉地藏王,我想去找我的娘子,可是地藏王说,玲珑已经投胎了,她现在是个人,而我,一株鬼藤,是不能陪在她身边的。

我求了地藏王一年,在他的石室中,终日听他讲经解禅,地藏王终于同意我去阳间,条件是我必须在佛珠内洗涤心念,减轻阴气,并且在玲珑活着的日子里,我不得吞噬其他阴魂。

我是一棵阴植,不吸收阴气就会枯萎消散,但是我不怕,我要去陪她。

地藏王化作一位僧人,去玲珑家里化缘,并且留下了我附身在内的佛珠,告诉玲珑的父母,佛珠会保佑玲珑一生平安。

如今相信这些的人不多了,好在玲珑的父母打着讨个平安的念头,将我留在了玲珑身边,用一根红绳把我穿在了玲珑的脖子上。

玲珑还不到一岁,她母亲给她系红绳的时候,她不哭不闹,抓着佛珠笑了起来,玲珑的母亲很开心,我想我总算是可以留在玲珑身边了。

玲珑出牙的时候,总是把佛珠放在嘴巴里咬,弄的佛珠上都是她的口水,但是我很开心,我从前没有好好陪过玲珑,这一世,我可以看着她长大,和她一起长大。

后来玲珑开始学步,我怕她摔倒,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每次发现她走不稳,都赶紧托她一把。

玲珑很调皮,而且我发现她十分喜新厌旧,无论什么玩具拿到手里,玩几天就扔到一边,她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很怕将来她会讨厌我。

我在夜里给她盖被子,白天帮她捡掉在地上的玩具,她发现她把东西扔出去之后,会自己飞回来,于是她乐此不疲,我便陪着她玩耍,即便她看不到我。

只是我无法离开佛珠,只能用微弱的阴气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不过这样我也心满意足了,至少玲珑没没有遇到什么大灾大难,还有一个叫乔安雅的女鬼时常来探望她,悄悄报复那些欺负她的小鬼头,让她平安快乐的成长着。

十年,玲珑第一走路,第一次跑起来,第一次骑小车,第一次拿笔画画,第一次梳鞭子,第一次学钢琴,第一次上学,第一次考试,她人生里这么多第一次,除了她的父母,我也有幸陪着她。

终于十年期将满,还有不到一个月我就可以从佛珠里出来的时候,玲珑出了意外。

她生了一场大病,我用我原本就不多的阴气,通过佛珠转化为佛光,日夜抚慰她,她好的很快,但是我却必须在佛珠里再待十年,而且这十年,我就连意识都无法透出佛珠。

十年苦修,当我终于能够从佛珠里出来,玲珑已经张成了二十岁的大姑娘,她在念大学,她的追求者能从她的宿舍楼排到校门口。

玲珑一如从前那般明艳动人,笑容如夏日阳光一般灿烂,我忐忑不安的幻化出人型,在她一个人外出的时候,找了问路的借口和她说话。

“我感觉你好熟悉啊。”玲珑眨着大眼睛看我,“我们是小学同学吗,你叫什么?”

“桂圆,我叫桂圆。”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

“桂圆?”她愣了一下,随即咯咯笑起来,“好可爱的名字。”

我陪着她一起傻笑。

“我要走啦,有缘再见。”玲珑朝我挥手。

我急忙说再见,目送她离开,继续跟在她身后。

相比别人,我对玲珑的了解更多,至少是她小时候的喜好,而且我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看着她,弥补这十年空白期间,她改变的习惯。

我开始频繁的制造与她的“偶遇”,我们开始熟悉起来,成了朋友,然而我发现她把我当成了男闺蜜,什么话都肯跟我说,却好像对我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

我很沮丧,玲珑,她是我的娘子啊。

终于,玲珑谈恋爱了,我不能去阻止她,也不可能去拆散他们,我只能忍着心中的难过,依然在她身边扮演着男闺蜜的角色。

让我窃喜的是,这段恋情只持续了不到两个月,玲珑就把对方甩了,理由是那男孩满脑子都是怎么把她搞上床。

可是玲珑追求者那么多,没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从二十岁到二十六岁,我看着玲珑不停的交新的男朋友,再不断的甩掉对方或者被甩,每一次她都会难过,却难过不了多久,和她小时候一样喜新厌旧。

我只能安慰自己,幸好我没有做她的男朋友,否则我现在就不能这么坐在楼顶和她一起说话看星星了。

“桂圆,我妈逼我相亲,说我再不嫁人,就嫁不出去了。”玲珑和我背靠着背,“你说我有必要去相亲吗?”

我想说没必要,你要愿意,我随时都能娶你,可是我不敢,我怕失去她。

“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无条件支持你。”我低着头,用一贯的语气对她说。

“我十六岁的时候曾经计划,二十七岁之前要嫁出去,二十八岁的时候生小孩,可是我觉得这个计划恐怕现实不了啦。”玲珑叹了口气。

我没吭声,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你就没点儿表示吗?”玲珑忽然站了起来,转到我面前,蹲了下来,“我们认识六年了,你恐怕比我妈还了解我,你就不打算给我点儿意见?”

她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美丽,她的嘴唇比玫瑰花瓣更加芬芳诱人,我的娘子,我的玲珑,她就在我面前,可是她问我的问题,却是她要不要去相亲。

我想说我们认识不止六年了,早在你投胎之前,我们就已经认识,当初你说去地藏王宫如果我表现的好,会奖励香吻一个,可惜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奖励,我至今都没得到。

“桂圆!”玲珑忽然气鼓鼓的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嗯?”我抬头看她,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生气。

“你是个榆木吗,你以为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非得让我先说出来吗,人家是个女生哎!”玲珑伸出双手,揪住了我的脸颊,“快点儿,说你喜欢我,说你想陪我一辈子!”

我愣了一秒,立刻就抓住了玲珑的手。

“一辈子太短了,如果你愿意,我随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无论你是生是死,是人是鬼,我都陪着你。”

玲珑怔了怔,“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喷了我一脸口水。

“桂圆,你逗你的,你不用这么肉麻吧。”玲珑想把手抽回去。

然而话已经说出了口,我觉得我不能再退缩下去了。

“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请菩萨来为我作证。”我紧紧握着玲珑的手。

“好啊,那你请来啊。”玲珑撇撇嘴,“你请来我就信你。”

我伸手摘下了玲珑脖子上的佛珠,在她来不及反对之前,将佛珠捏碎了。地藏王的影子,随着佛珠的碎裂缓缓浮现,他看了我一眼,又转向玲珑。

“他没有骗你。”地藏王只说了一句话,就消失在了淡金色的佛光之中。

玲珑的嘴巴长成了O型,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你信了吗,我们的姻缘,是前世注定的,你答应过要做我的娘子。”我急急抓着玲珑的手。

玲珑好不容易合住了嘴巴,歪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魔术变得不错,可是你弄坏了我的护身符。”玲珑这次没有把手抽回去,“这佛珠陪了我二十六年,今后的二十六年,罚你为奴为仆,补偿我的损失。”

我一把抱起玲珑,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心情。

“好啦好啦。”玲珑拍着我的胳膊让我把她放下,“前世注定啊,虽然没有上天注定那么大,不过,便宜你啦!”

我几乎觉得自己有了心跳,我想,这大约叫做幸福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