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3:57:35

眼看女鬼已经扑了上来,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在屋子里面绕着圈逃跑。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根本跑不掉,人怎么可能和鬼比速度?我这样无意义的挣扎,只是给崔师傅争取点时间,好让他赶快来救我罢了。

可是崔师傅像是死了一样,偏偏不出现。我坚持了不到两分钟,到底还是被女鬼给抓住了。

她的手冷冰冰的,捏着我的脖子,声音很是嘶哑:“又是你?”

我满脸苦笑:“什么又是我?咱们认识吗?”

女鬼根本不理会我的话,她抓着我自顾的说:“昨天晚上我已经取走了你一盏命灯,你的身体里面还有两盏,勉强可以活下去,可是再少一盏的话,就危险了。”

她的神色有些犹豫,似乎只想拿走我的本命灯,不想让我死一样。我看到了一丝希望,小声的说:“对啊,我只剩下两盏本命灯了,你换个人害行不行?”

女鬼嘿嘿冷笑了一声:“佛家讲缘。我既然在街上遇见你,就说明咱们两个有缘,估计是天意,让我取了你的本命灯。兄弟,我可对不住你了。”

我绞尽脑汁的拖延时间,想引着她说话:“你为什么取走我的命灯?到底有什么用?能不能告诉我,让那个我做一个明白鬼?”

女鬼瞪了瞪眼:“等你死了之后,和我一样变成鬼,我会让你明白的。”随后,她伸出一只手,按在我的脑袋上。

我感觉她的五根手指像是锋利的铁椎一样,使劲向我脑袋里面扎进去。我疼得惨叫一声,嘴里面咒骂:“姓崔的,你他娘的还不出来……”

我正骂着,忽然听见门外响起一阵嘹亮的鸡叫声。那女鬼似乎吓了一跳,惊呼一声,使劲推了我一把。

我向后一趔趄,撞在一张椅子上面,连人带椅子,稀里哗啦倒在地上。随即,我感觉到一阵阴风在我身子周围刮了起来,这风冷的像是刀子一样,让我脸上一阵阵生疼。

好在这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几秒钟后,就消失不见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好端端站在屋子里面,桌上的灯已经灭了,倒是有月光从窗户里面照进来。女鬼和小孩已经不知去向。而崔师傅给我的那盏灯笼被他们随便扔在地上。

我长舒了一口气,嘀咕了一声:“可算是捡了一条命。”我爬起来,把椅子扶正,坐在上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间屋子是凶是吉还说不准,我刚刚死里逃生,应该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才对,按道理说,不应该坐在椅子上歇着。其实这个道理我何尝不知道?只不过我刚才已经被吓得腿软了,哪还有力气逃命?

我在椅子上歇了一会,然后勉强站了起来。我看见门口有个人探头探脑的进来了。窗外的月光照在这人脸上,我一眼就把他人出来了。他是崔师傅。

我看见他,身上的惧意就少了一大半。惧意消失了,怒意却上来了,我跳到他身前,揪着他的衣领叫了一声:“你怎么回事?看见我有难,见死不救。现在没事了才进来?”

崔师傅笑了笑:“柴天,你以为刚才是谁救了你?你也太恩将仇报了。”

我瞪着眼看着他:“刚才你救我了吗?你连面都没露。”

崔师傅嘿嘿笑了一声:“现在是半夜,还不到两点钟。怎么会有鸡叫?实话告诉你,刚才是我学鸡叫,把女鬼给吓跑了。”

他看见我一脸不解:“鸡叫代表天亮,阴阳二气就要发生变化。小鬼们早就形成了条件反射,听见鸡叫声就要匆匆离开,赶快找地方藏起来。”

我恍然大悟:“这么说,以后我也可以靠这一招救命了?”

崔师傅摇了摇头:“这就是诸葛亮的空城计。虽然有点妙,但毕竟是一招险棋,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用的好。”

他在墙上摸索了一会,摁了摁电灯的开关。但是灯并没有亮。也不知道是灯泡坏了,还是停电了。崔师傅掏出火柴,划燃了一根,把桌上的蜡烛点着了。

我又看见放在桌上的那三盏油灯了。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三盏灯当中,两盏是燃烧着的,其中一盏是熄灭的。女鬼走了之后,这三盏灯都灭掉了。我看了看油灯里面,并没有灯油。

我小声的对崔师傅说:“这是不是一间凶宅啊?”

崔师傅笑了笑:“你怕什么?有我在这里,凶宅也能变吉宅。”

借着蜡烛的光芒,我在屋子里面看了一圈,发现这一户简直是家徒四壁,客厅里面除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我轻轻的说:“真是怪了。住在这样的小区,连家具也没有吗?”

崔师傅摇了摇头:“你看墙上的痕迹,以前这里肯定有家具,只不过被人给运走了。”他又伸手在桌上抹了一把,借着灯光看了看:“有灰尘,不过很薄。这里还住着人,应该不是凶宅。”

我正要说话,崔师傅忽然低声说:“别出声,好像有人。”我马上闭上嘴,跟着他侧着耳朵听,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崔师傅听了一会,疑惑得眨了眨眼:“好像是死人……不对不对,好像是活人。”

我忍不住笑了:“你把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怎么连死人活人都分不出来?”

崔师傅笑了笑,看着我说:“你分得出来?那么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我一听这话,忽然想起脖子后面那块死肉来了。顿时万念俱灰,失去了辩论的兴致。

崔师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向其中一间卧室走进去了。我谨慎的跟在他身后,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如果有什么异样的话,我得赶快逃走。

崔师傅轻轻推开那扇门,我闻到一股浓烈的供香味道。他下半截身子在门外,上半截身子探到了屋子里面。

他保持这个姿势足足有三分钟。我忍不住拍了拍他的后背:“到底怎么回事?里面有什么?”

他的身子晃了晃,然后慢慢地从屋子里面缩了回来。这时候,我开始莫名其妙的担心起来了。我很担心崔师傅把上半身缩回来的时候,不见了脑袋,或者只剩下半张脸。

好在他又平安无事的站在我面前,让我脑子里面的恐怖画面烟消云散。

崔师傅满脸都是震惊,兴奋,得意。这幅样子倒让我有些害怕:“到底怎么回事?”

崔师傅咧了咧嘴,他一笑脸上就出现了很多褶子,要把眼睛挤没了。他指了指那间屋子:“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我怎么总觉得你笑的有点阴险呢?”

我走到屋门跟前,也学着他的样子探进头去。我看见这屋子里面点着一只小小的蜡烛,只不过这蜡烛的光芒太暗了,我要适应一会才能看清楚屋子里面的东西。

我看见屋子里面放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我听见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吸声。我心想:“刚才外面闹得动静那么大,这个人居然还能睡得这么安稳?”

可是我看了一会,就发现不对劲了。呼吸声不是从那人的方向发出来的,而是从墙角发出来的。

我心中一动,又向里面探了探身子。向墙角看过去。

我看见角落里面有一张供桌,桌上供着一位神仙。神仙跟前放着一只香炉,里面燃着三支香。

等我仔细看了看那神仙,顿时吓了一跳:“是观音。大着肚子的孕观音。”那呼吸声,正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

第二十七章 活死人

眼看女鬼已经扑了上来,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在屋子里面绕着圈逃跑。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根本跑不掉,人怎么可能和鬼比速度?我这样无意义的挣扎,只是给崔师傅争取点时间,好让他赶快来救我罢了。

可是崔师傅像是死了一样,偏偏不出现。我坚持了不到两分钟,到底还是被女鬼给抓住了。

她的手冷冰冰的,捏着我的脖子,声音很是嘶哑:“又是你?”

我满脸苦笑:“什么又是我?咱们认识吗?”

女鬼根本不理会我的话,她抓着我自顾的说:“昨天晚上我已经取走了你一盏命灯,你的身体里面还有两盏,勉强可以活下去,可是再少一盏的话,就危险了。”

她的神色有些犹豫,似乎只想拿走我的本命灯,不想让我死一样。我看到了一丝希望,小声的说:“对啊,我只剩下两盏本命灯了,你换个人害行不行?”

女鬼嘿嘿冷笑了一声:“佛家讲缘。我既然在街上遇见你,就说明咱们两个有缘,估计是天意,让我取了你的本命灯。兄弟,我可对不住你了。”

我绞尽脑汁的拖延时间,想引着她说话:“你为什么取走我的命灯?到底有什么用?能不能告诉我,让那个我做一个明白鬼?”

女鬼瞪了瞪眼:“等你死了之后,和我一样变成鬼,我会让你明白的。”随后,她伸出一只手,按在我的脑袋上。

我感觉她的五根手指像是锋利的铁椎一样,使劲向我脑袋里面扎进去。我疼得惨叫一声,嘴里面咒骂:“姓崔的,你他娘的还不出来……”

我正骂着,忽然听见门外响起一阵嘹亮的鸡叫声。那女鬼似乎吓了一跳,惊呼一声,使劲推了我一把。

我向后一趔趄,撞在一张椅子上面,连人带椅子,稀里哗啦倒在地上。随即,我感觉到一阵阴风在我身子周围刮了起来,这风冷的像是刀子一样,让我脸上一阵阵生疼。

好在这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几秒钟后,就消失不见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好端端站在屋子里面,桌上的灯已经灭了,倒是有月光从窗户里面照进来。女鬼和小孩已经不知去向。而崔师傅给我的那盏灯笼被他们随便扔在地上。

我长舒了一口气,嘀咕了一声:“可算是捡了一条命。”我爬起来,把椅子扶正,坐在上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间屋子是凶是吉还说不准,我刚刚死里逃生,应该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才对,按道理说,不应该坐在椅子上歇着。其实这个道理我何尝不知道?只不过我刚才已经被吓得腿软了,哪还有力气逃命?

我在椅子上歇了一会,然后勉强站了起来。我看见门口有个人探头探脑的进来了。窗外的月光照在这人脸上,我一眼就把他人出来了。他是崔师傅。

我看见他,身上的惧意就少了一大半。惧意消失了,怒意却上来了,我跳到他身前,揪着他的衣领叫了一声:“你怎么回事?看见我有难,见死不救。现在没事了才进来?”

崔师傅笑了笑:“柴天,你以为刚才是谁救了你?你也太恩将仇报了。”

我瞪着眼看着他:“刚才你救我了吗?你连面都没露。”

崔师傅嘿嘿笑了一声:“现在是半夜,还不到两点钟。怎么会有鸡叫?实话告诉你,刚才是我学鸡叫,把女鬼给吓跑了。”

他看见我一脸不解:“鸡叫代表天亮,阴阳二气就要发生变化。小鬼们早就形成了条件反射,听见鸡叫声就要匆匆离开,赶快找地方藏起来。”

我恍然大悟:“这么说,以后我也可以靠这一招救命了?”

崔师傅摇了摇头:“这就是诸葛亮的空城计。虽然有点妙,但毕竟是一招险棋,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用的好。”

他在墙上摸索了一会,摁了摁电灯的开关。但是灯并没有亮。也不知道是灯泡坏了,还是停电了。崔师傅掏出火柴,划燃了一根,把桌上的蜡烛点着了。

我又看见放在桌上的那三盏油灯了。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三盏灯当中,两盏是燃烧着的,其中一盏是熄灭的。女鬼走了之后,这三盏灯都灭掉了。我看了看油灯里面,并没有灯油。

我小声的对崔师傅说:“这是不是一间凶宅啊?”

崔师傅笑了笑:“你怕什么?有我在这里,凶宅也能变吉宅。”

借着蜡烛的光芒,我在屋子里面看了一圈,发现这一户简直是家徒四壁,客厅里面除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我轻轻的说:“真是怪了。住在这样的小区,连家具也没有吗?”

崔师傅摇了摇头:“你看墙上的痕迹,以前这里肯定有家具,只不过被人给运走了。”他又伸手在桌上抹了一把,借着灯光看了看:“有灰尘,不过很薄。这里还住着人,应该不是凶宅。”

我正要说话,崔师傅忽然低声说:“别出声,好像有人。”我马上闭上嘴,跟着他侧着耳朵听,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崔师傅听了一会,疑惑得眨了眨眼:“好像是死人……不对不对,好像是活人。”

我忍不住笑了:“你把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怎么连死人活人都分不出来?”

崔师傅笑了笑,看着我说:“你分得出来?那么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我一听这话,忽然想起脖子后面那块死肉来了。顿时万念俱灰,失去了辩论的兴致。

崔师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向其中一间卧室走进去了。我谨慎的跟在他身后,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如果有什么异样的话,我得赶快逃走。

崔师傅轻轻推开那扇门,我闻到一股浓烈的供香味道。他下半截身子在门外,上半截身子探到了屋子里面。

他保持这个姿势足足有三分钟。我忍不住拍了拍他的后背:“到底怎么回事?里面有什么?”

他的身子晃了晃,然后慢慢地从屋子里面缩了回来。这时候,我开始莫名其妙的担心起来了。我很担心崔师傅把上半身缩回来的时候,不见了脑袋,或者只剩下半张脸。

好在他又平安无事的站在我面前,让我脑子里面的恐怖画面烟消云散。

崔师傅满脸都是震惊,兴奋,得意。这幅样子倒让我有些害怕:“到底怎么回事?”

崔师傅咧了咧嘴,他一笑脸上就出现了很多褶子,要把眼睛挤没了。他指了指那间屋子:“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我怎么总觉得你笑的有点阴险呢?”

我走到屋门跟前,也学着他的样子探进头去。我看见这屋子里面点着一只小小的蜡烛,只不过这蜡烛的光芒太暗了,我要适应一会才能看清楚屋子里面的东西。

我看见屋子里面放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我听见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吸声。我心想:“刚才外面闹得动静那么大,这个人居然还能睡得这么安稳?”

可是我看了一会,就发现不对劲了。呼吸声不是从那人的方向发出来的,而是从墙角发出来的。

我心中一动,又向里面探了探身子。向墙角看过去。

我看见角落里面有一张供桌,桌上供着一位神仙。神仙跟前放着一只香炉,里面燃着三支香。

等我仔细看了看那神仙,顿时吓了一跳:“是观音。大着肚子的孕观音。”那呼吸声,正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