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3 14:35:34

“忠哥,你放心,这块地儿按照安全指数来说,现在是最安全的。”任逍遥在电话中说道。

“……”

黄忠看着眼前的一片烂尾楼,按照建设的款式和荒废的程度,估摸着至少荒废了十年以上,除了个别流浪汉会跨过外面的跨栏进来躲避风雨之外,估计只要智商没多大问题的人,都不会过来一探究竟。

江楠这高贵的小公主当然没来过这些地方,只不过江楠并没有那么娇气,选择了一块儿较为干净没有那么多碎石水泥灰的地方就地而坐。

而东南西北四人都出去探查周围环境去了。

黄忠蹲在江楠身前,轻轻拉起江楠的双手,柔声道:“不要担心,你哥他们肯定没事,江家实力雄厚,雷家也不敢轻易攻打江家大本营,这地方相对来说安全一点,不过也委屈你了,希望你能暂时忍受一下。”

江楠摇摇头,回应道:“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你尽管放心。”

江楠丝毫不介意黄忠拉着自己的双手,至于为什么,江楠不知道。

只不过就在刚才,别墅被炸塌,是黄忠搂着自己,挡在上方成为自己一面坚实的盾牌。也是哨岗上的连开三枪,黄忠急忙搂着自己不让流弹击中。

或许黄忠不清楚,黄忠救下江楠的那几刻,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江楠心中,深藏了起来。

在最危险的时刻,哪怕下一秒即将要失去生命,但你仍愿为我挺身而出,那我该拿什么回报?

江楠破天荒的伸出手,轻轻抚着黄忠的脸颊,黄忠的皮肤有些黑,但却是健康的古铜肤色,身材不算健壮,但浑身肌肉的流线型却非常迷人,至于黄忠的脸是最让江楠纠结与迷惑的,是什么样的男人,有着二十岁的脸,却拥有三十岁四十岁的沧桑?如斧劈般的菱角,不管到了哪都是心静如水的眼神。

最让江楠不解的是,为何眼前的这个奇妙的男人,平静如水的眼神里,每当看向自己,这滩如死水一般的眼神,会有些许波动?这些波动,带着些许的狂热,欣喜,以及点点悲伤。虽然他自认为掩盖的很好。

黄忠看着江楠抚摸着自己的脸,有些惊愕,这是第一次,江楠这么主动的摸自己的脸。

难道因为自己太帅了?

黄忠很不要碧莲的想到。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黄忠的电话声又响了,又是任逍遥打来的。

“喂逍遥,又怎么了?”黄忠有些不开心了,东南西北都出去看坏境去了,这里又只剩下自己和江楠,江楠主动的摸自己脸,证明了什么?证明了自己帅到她了!如果没有这一通电话,指不定还能发生点什么事呢!

当然,这一切都是黄忠在想当然。

“忠哥,你是不是跟江家的江楠在一起?”任逍遥声音有些凝重。

“嗯,怎么了?”

“大事不好了,就在刚才,有人发布了绝杀令,说谁要是能拿到江家嫡系的人头,一个人头一千万。”

“没事,江楠有我保护着呢,谁都动不了。”黄忠说罢,还很牛逼的看了眼江楠,似乎是在邀功,可惜江楠并不理会黄忠。

“嗯,这就是不好的事情,这个绝杀令有一条附加题,那就是你,忠哥。”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曝光在国际上了,虽然仇家们仍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前来寻找你,哪怕是全世界排行前二十的组织,因为雷家开的条件太诱人了,无法抗拒。我已经派坦克和炸弹去你那里了,他们也带了自己的小队支援忠哥你……”

黄忠放下电话,神色也越来越凝重,现在的情势不明朗,甚至朝着恶劣的方向发展。这件事如果只涉及到雷家,那么黄忠也可以从容面对,若是雷家叫了帮手,比如第三家崔家如家等等,那么也没多大的问题,黄忠依然能够hold住,但雷家发布了绝杀令,那么这个问题就已经上升到了不同的层次。

自己要面对的,是全世界的高手,精通杀人技巧,暗杀技巧,枪械技巧的一群最为专业顶尖的人士。

预想的到,明天,后天,大后天,将会有大批大批的练体期,甚至是凝气期的顶尖高手前来。

黄忠压力很大,正准备想让第一乌龙关照关照呢,就听见江楠大喊道:“你说什么?”

见江楠放下电话,黄忠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三家的人把手头上可用的势力,都调动到我们每一块产业上砸场子。我们的医院、酒店、地产楼盘等等,工作地点统统被砸,甚至骚扰了跟我们有接触的人。”江楠有些担忧的道。

“听说玩黑的人都是下三滥的人,果真如此。”

“江家的附属商也被打击了,而且打击的很严重,甚至有个别附属商的总负责人和投资人都暗杀绑架了,因此很多人都有动摇,刚电话里我哥也说了,就只是一天的时间,附属商就撤了百分之三,甚至更多。”江楠有气无力,完全手足无措。

退出了百分之三,就证明了这百分之三都选择了套现退股,那么江家瞬间就损失了几千万甚至上几个亿的资产。

退了百分之三就没了几个亿,那若是全退呢?江家所承受的打击,损失的元气怕是百年也无法回复。

“现在我哥暂时压住了附属商,也一起共同商议对策,但我怕……”

“缓兵之计吗?其实你哥根本没有一点办法。”黄忠点破。

“是,目前只能见招拆招了,主动权完全不在我们这。”江楠顿了顿,继续道:“还有如家,虽然他们只是一群老和尚,常年呆在寺庙里,但是信仰他们的群众很多,非常多,多的离谱。如家的人也开始放话了,让下面的信徒们帮忙宣传,我们江家是卖国贼,把一切的资金引入国外准备潜逃,呼吁所有人都来抵制江家。”

为何出名的人身价会高?因为广告效果非常好,比如如家。如家的家主如来血佛,在大众眼里是非常善良的一个和尚,普渡众生造福大家等词汇已经形容不了他了,在信徒眼里,如来血佛简直就是如来转世,只要能信仰他,那么就肯定能够保佑自己平安!

所以如家的影响力在某个程度上来说,是十方天地里最弱的一方,因为是和尚,什么都没有,只有信徒。但也是十方天地里最强的一方,也因为是和尚,更因为有无数的信徒。

“雷家开始展开全面的攻势了么?”黄忠低着头思考着。

忽然,黄忠说道:“这段时间里,庄园里有什么不认识或者不熟悉的人出没么?”

“有啊,就是你。”江楠看着黄忠,很认真的答道。

“……”

“除了你好像就没有了。”

“江家庄园外围,有着大量的保安,似乎天花的人也知道这些保安的藏匿地点在哪,准确无疑的对每一个保安出手,这不是很奇怪么?”黄忠今天心里最大的一根刺。

“你是说?”

“江家有鬼!”

江楠不说话了,也和黄忠一样,陷入了沉思,另一边的第一乌龙更是没兴趣的连打哈欠,靠在石柱上闭目歇息。

知道保安的各点位置,那就证明是中高层,但却不知道有东南西北这四个人的存在,证明了就算是高层,也高不到哪里去。

他的位置,就像是一家大公司的部门小经理,知道下面每个员工的工作情况,但是不清楚公司实际上的商业秘密,因为你还不够资格参与公司的秘密,就像这个人,还不够资格知道有东南西北四个人的存在。

庄园里,哪有这样的人?

好像……有了!

江楠和黄忠同时想到一个人,再互相用眼神询问是否心里想到的那个人,跟自己想的人是同一个人。

江楠和黄忠同时喊出:“李管家!”

……

夏家大庄园里,两名头发稍微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橡木椅子上下着象棋。

“老刑,雷家的人动荡越来越大了,导致国家流失的经济也越来越大了啊。”夏岩松刚吃掉刑天一个炮,说道。

刑天看着棋局,思考片刻后,才移动着手里的马,攻向大本营,边说到:“江家和雷家本来积怨就有点深,江家聚合了一帮人,雷家也聚合一帮人,不奇怪。”

看着对面有马而来,夏岩松不慌不忙的回防,锁住那匹马:“动荡大也没关系,只要雷家最后能擦屁股就行,但我家那丫头,似乎在帮江家啊。”

“哈哈哈哈,是吧?我家那丫头也是,还非要我拿出利剑,让我头痛的,哎,不提了。”刑天摇摇头说道。

“对了,问你件事儿,你还记得,几年前的黄忠吗?”夏岩松看着期盼,看似随口一提的问道。

“嘿,哪能忘记?不就是被另一边的老王八蛋弄了个卖国的称号嘛?但也是我刑天的兄弟啊,哪能忘记,怎么了?”刑天说道。

“嗯,没啥事,就想问问,之前黄忠被劫走了,这些年,你有调查处,或者说你知道黄忠的下落在哪吗?”夏岩松逼问道。

第三十五章 全面攻势

“忠哥,你放心,这块地儿按照安全指数来说,现在是最安全的。”任逍遥在电话中说道。

“……”

黄忠看着眼前的一片烂尾楼,按照建设的款式和荒废的程度,估摸着至少荒废了十年以上,除了个别流浪汉会跨过外面的跨栏进来躲避风雨之外,估计只要智商没多大问题的人,都不会过来一探究竟。

江楠这高贵的小公主当然没来过这些地方,只不过江楠并没有那么娇气,选择了一块儿较为干净没有那么多碎石水泥灰的地方就地而坐。

而东南西北四人都出去探查周围环境去了。

黄忠蹲在江楠身前,轻轻拉起江楠的双手,柔声道:“不要担心,你哥他们肯定没事,江家实力雄厚,雷家也不敢轻易攻打江家大本营,这地方相对来说安全一点,不过也委屈你了,希望你能暂时忍受一下。”

江楠摇摇头,回应道:“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你尽管放心。”

江楠丝毫不介意黄忠拉着自己的双手,至于为什么,江楠不知道。

只不过就在刚才,别墅被炸塌,是黄忠搂着自己,挡在上方成为自己一面坚实的盾牌。也是哨岗上的连开三枪,黄忠急忙搂着自己不让流弹击中。

或许黄忠不清楚,黄忠救下江楠的那几刻,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江楠心中,深藏了起来。

在最危险的时刻,哪怕下一秒即将要失去生命,但你仍愿为我挺身而出,那我该拿什么回报?

江楠破天荒的伸出手,轻轻抚着黄忠的脸颊,黄忠的皮肤有些黑,但却是健康的古铜肤色,身材不算健壮,但浑身肌肉的流线型却非常迷人,至于黄忠的脸是最让江楠纠结与迷惑的,是什么样的男人,有着二十岁的脸,却拥有三十岁四十岁的沧桑?如斧劈般的菱角,不管到了哪都是心静如水的眼神。

最让江楠不解的是,为何眼前的这个奇妙的男人,平静如水的眼神里,每当看向自己,这滩如死水一般的眼神,会有些许波动?这些波动,带着些许的狂热,欣喜,以及点点悲伤。虽然他自认为掩盖的很好。

黄忠看着江楠抚摸着自己的脸,有些惊愕,这是第一次,江楠这么主动的摸自己的脸。

难道因为自己太帅了?

黄忠很不要碧莲的想到。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黄忠的电话声又响了,又是任逍遥打来的。

“喂逍遥,又怎么了?”黄忠有些不开心了,东南西北都出去看坏境去了,这里又只剩下自己和江楠,江楠主动的摸自己脸,证明了什么?证明了自己帅到她了!如果没有这一通电话,指不定还能发生点什么事呢!

当然,这一切都是黄忠在想当然。

“忠哥,你是不是跟江家的江楠在一起?”任逍遥声音有些凝重。

“嗯,怎么了?”

“大事不好了,就在刚才,有人发布了绝杀令,说谁要是能拿到江家嫡系的人头,一个人头一千万。”

“没事,江楠有我保护着呢,谁都动不了。”黄忠说罢,还很牛逼的看了眼江楠,似乎是在邀功,可惜江楠并不理会黄忠。

“嗯,这就是不好的事情,这个绝杀令有一条附加题,那就是你,忠哥。”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曝光在国际上了,虽然仇家们仍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前来寻找你,哪怕是全世界排行前二十的组织,因为雷家开的条件太诱人了,无法抗拒。我已经派坦克和炸弹去你那里了,他们也带了自己的小队支援忠哥你……”

黄忠放下电话,神色也越来越凝重,现在的情势不明朗,甚至朝着恶劣的方向发展。这件事如果只涉及到雷家,那么黄忠也可以从容面对,若是雷家叫了帮手,比如第三家崔家如家等等,那么也没多大的问题,黄忠依然能够hold住,但雷家发布了绝杀令,那么这个问题就已经上升到了不同的层次。

自己要面对的,是全世界的高手,精通杀人技巧,暗杀技巧,枪械技巧的一群最为专业顶尖的人士。

预想的到,明天,后天,大后天,将会有大批大批的练体期,甚至是凝气期的顶尖高手前来。

黄忠压力很大,正准备想让第一乌龙关照关照呢,就听见江楠大喊道:“你说什么?”

见江楠放下电话,黄忠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三家的人把手头上可用的势力,都调动到我们每一块产业上砸场子。我们的医院、酒店、地产楼盘等等,工作地点统统被砸,甚至骚扰了跟我们有接触的人。”江楠有些担忧的道。

“听说玩黑的人都是下三滥的人,果真如此。”

“江家的附属商也被打击了,而且打击的很严重,甚至有个别附属商的总负责人和投资人都暗杀绑架了,因此很多人都有动摇,刚电话里我哥也说了,就只是一天的时间,附属商就撤了百分之三,甚至更多。”江楠有气无力,完全手足无措。

退出了百分之三,就证明了这百分之三都选择了套现退股,那么江家瞬间就损失了几千万甚至上几个亿的资产。

退了百分之三就没了几个亿,那若是全退呢?江家所承受的打击,损失的元气怕是百年也无法回复。

“现在我哥暂时压住了附属商,也一起共同商议对策,但我怕……”

“缓兵之计吗?其实你哥根本没有一点办法。”黄忠点破。

“是,目前只能见招拆招了,主动权完全不在我们这。”江楠顿了顿,继续道:“还有如家,虽然他们只是一群老和尚,常年呆在寺庙里,但是信仰他们的群众很多,非常多,多的离谱。如家的人也开始放话了,让下面的信徒们帮忙宣传,我们江家是卖国贼,把一切的资金引入国外准备潜逃,呼吁所有人都来抵制江家。”

为何出名的人身价会高?因为广告效果非常好,比如如家。如家的家主如来血佛,在大众眼里是非常善良的一个和尚,普渡众生造福大家等词汇已经形容不了他了,在信徒眼里,如来血佛简直就是如来转世,只要能信仰他,那么就肯定能够保佑自己平安!

所以如家的影响力在某个程度上来说,是十方天地里最弱的一方,因为是和尚,什么都没有,只有信徒。但也是十方天地里最强的一方,也因为是和尚,更因为有无数的信徒。

“雷家开始展开全面的攻势了么?”黄忠低着头思考着。

忽然,黄忠说道:“这段时间里,庄园里有什么不认识或者不熟悉的人出没么?”

“有啊,就是你。”江楠看着黄忠,很认真的答道。

“……”

“除了你好像就没有了。”

“江家庄园外围,有着大量的保安,似乎天花的人也知道这些保安的藏匿地点在哪,准确无疑的对每一个保安出手,这不是很奇怪么?”黄忠今天心里最大的一根刺。

“你是说?”

“江家有鬼!”

江楠不说话了,也和黄忠一样,陷入了沉思,另一边的第一乌龙更是没兴趣的连打哈欠,靠在石柱上闭目歇息。

知道保安的各点位置,那就证明是中高层,但却不知道有东南西北这四个人的存在,证明了就算是高层,也高不到哪里去。

他的位置,就像是一家大公司的部门小经理,知道下面每个员工的工作情况,但是不清楚公司实际上的商业秘密,因为你还不够资格参与公司的秘密,就像这个人,还不够资格知道有东南西北四个人的存在。

庄园里,哪有这样的人?

好像……有了!

江楠和黄忠同时想到一个人,再互相用眼神询问是否心里想到的那个人,跟自己想的人是同一个人。

江楠和黄忠同时喊出:“李管家!”

……

夏家大庄园里,两名头发稍微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橡木椅子上下着象棋。

“老刑,雷家的人动荡越来越大了,导致国家流失的经济也越来越大了啊。”夏岩松刚吃掉刑天一个炮,说道。

刑天看着棋局,思考片刻后,才移动着手里的马,攻向大本营,边说到:“江家和雷家本来积怨就有点深,江家聚合了一帮人,雷家也聚合一帮人,不奇怪。”

看着对面有马而来,夏岩松不慌不忙的回防,锁住那匹马:“动荡大也没关系,只要雷家最后能擦屁股就行,但我家那丫头,似乎在帮江家啊。”

“哈哈哈哈,是吧?我家那丫头也是,还非要我拿出利剑,让我头痛的,哎,不提了。”刑天摇摇头说道。

“对了,问你件事儿,你还记得,几年前的黄忠吗?”夏岩松看着期盼,看似随口一提的问道。

“嘿,哪能忘记?不就是被另一边的老王八蛋弄了个卖国的称号嘛?但也是我刑天的兄弟啊,哪能忘记,怎么了?”刑天说道。

“嗯,没啥事,就想问问,之前黄忠被劫走了,这些年,你有调查处,或者说你知道黄忠的下落在哪吗?”夏岩松逼问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