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5 14:25:40

当黄忠听闻段家的人世代都修炼旁门亦或是左道的时候,甚是吃惊。

或许对于大部分的武道正统亦或是修炼国术的人来说,旁门左道不过是邪门歪道,下三滥的武术。

只要触碰了旁门亦或是左道的人,都会被视为异类,绝大部分人都不耻与这种人为伍。

可黄忠对于旁门左道的观点不同。

搬用现在的的话来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不管你走的是什么路子,亦或是用了何种功法,还是用了较为偏门的武器,都有站在巅峰俯视众生的时候。

旁门亦或是左道,在古武者时代,旁门为一派,左道为另一派,故有旁门八百法,左道三千传的说法。同时也因为旁门左道的修炼功法实在太过诡异,也在于不被世人所认可,是近年来被严重打击的对象之一。

后来左道与旁门为了联合排挤外敌,逐渐的融合成为一派,也就是后人所统称的“旁门左道”。

救世中的十元老之一,薛飞,就是从小读遍古籍道藏,再从中慢慢感悟修炼,脱颖而出,化为飞龙。虽然以黄忠的实力绝对可以碾压薛飞,但黄忠宁可对战其他更强大的成员,也不愿意与薛飞交手。

因为薛飞太恶心了。

薛飞从小到大对于旁门左道里的控尸术甚是痴迷,每当薛飞与黄忠对练之时,薛飞都是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咖啡坐在岩石上,笑吟吟的看着下方那十几具被自己改造后的尸体与黄忠苦战。

当黄忠想起之前与薛飞对练的事情,便如同噩梦一般,再看看一旁那散发着致命魅力的美少年段天佑,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背后与头顶不时有一股阴森的寒气掠过,甚是恐怖。

待得黄忠真正走进段家,才知道名门贵族的居住场地根本就无法用奢华来作比较。

光是在一公里之外,黄忠便能发现那栋属于段家的私人城堡。

没错,就是城堡,欧洲中世纪的城堡!

黄忠面前的这条绿茵小道上,开来了三辆十座左右的电瓶车,将黄忠等人接上车后,向着那栋深褐色的城堡缓缓开去。

电瓶车内,黄忠问向段天佑道:“段兄,这栋别墅,不,是城堡,该不会是违法建筑吧?”

段天佑神秘一笑,道:“我们段家从清朝开始便出现在世人眼中,说来也惭愧,原本段家可谓是人丁兴旺,每一房每一支都有上百号人,可惜经过抗日时期与日本人抗争,段家便损失惨重,到如今,整个段家算上旁支也就只剩下三十几人。而这片山头,可以说是我们的祖宅了,从清朝开始到现在,我们始终定居在这里,就算是国家,也不会干预我们。”

“对了,你和逍遥是怎么认识的?”黄忠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同时也是炸弹和坦克心中的疑惑。

任逍遥是救世的眼睛,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任逍遥的眼线,但黄忠怎么都没想到,神秘的段家竟然与任逍遥是认识的。

“当年因为我的功法原因,迟迟无法突破,便打算出门走走算是历练一番了。就在前两年,我登上一条游轮准备出海的时候,可能也是命不好,海盗就围上来了。”段天佑苦笑道,“现在的海盗和以前比,不得不说确实进步了很多,不管是从技术上亦或是装备上,就差点没开个军舰过来抢劫了。当时一人一杆AK-47,若我当时稍有丝毫反抗,或许黄兄你现在应该见不到我了。”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当时我遇到一伙人,是一伙儿杀手,组织名叫救世,当时就是逍遥哥带的队,一举拿下了这群海盗。还记得当初想着让逍遥哥指点迷津,看看能否助我感悟突破,可惜逍遥哥看我似乎资质太差,并没有搭理我,反而是逍遥哥手下的一名成员想带着我一起出发,让我跟着逍遥哥历练一番,也幸好当初能与逍遥哥一同前行,否则,我怕是终生都突破不了。”段天佑掩着嘴轻笑,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欧洲中世纪的贵族气息。

“那名成员叫什么?”

“孙泽,逍遥哥是我认的哥,而孙泽,就是我亦师亦友的兄弟,算是我半个师傅了,如今我的功法进步的飞快,也多亏了孙泽当日的指点。”段天佑认真道。

黄忠坦克等人面面相觑,皆是露出古怪的神情,黄忠问道:“话说段少,你的功法该不会与精神方面有关系吧?”

“你怎么知道的!”段天佑惊奇的问道。

对于孙泽,黄忠也算是熟悉,年少的孙泽在进入救世之前,可算是默默无名的街头混混,可不知为何就是对薛飞的口味,薛飞便把孙泽带回了救世,从小培养。

当然,精通旁门左道的薛飞,肯定是把孙泽当徒弟看待,便让孙泽选择一门日后修炼的功法。

而孙泽选择了修炼条件最苛刻的迷魂,也就是摄心迷魂术。

这也让孙泽在剩下的行动中如鱼得水,得心应手,成为了薛飞的左臂右膀。

“因为孙泽这个人,我认识他,他是我的兄弟。”黄忠耸耸肩道,其实黄忠没说明白,只要是救世的成员,就是黄忠的兄弟,可以将后背托付给对方的战友!

“我就知道黄兄你不简单!当初在金碧辉煌里见到黄兄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黄忠绝对是不凡的人物!”不知为何,段天佑开始恭维献媚道,虽然段天佑也不清楚,为何自己要开始献媚。

“……”

当段天佑安排好所有人的住宿房间,晚宴过后,段天佑带着黄忠等人参观城堡,参观路途上,黄忠发现了大约有五十米的走廊,一眼望尽尽头,才发现这条走廊内,与大多数城堡别墅中的走廊不同,这条走廊,每隔三米就有一间房门,而每间房门内,时不时都会传出一些砰砰的打击声,亦或是某些诡异的鬼哭狼嚎声。

“这些房间是?”黄忠停在了其中一间房门前。

“啊,这都是我们段家家族子弟的专用练功房,由于段家人练的功法都不太一样,无法借鉴学习,所以都是分开修炼。”段天佑解释道。

黄忠听闻,便点点头,在段天佑还未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啪的一声,推开了古朴的木门。

房间内一片漆黑,湿冷的霉气味儿不断的扑面而来,江楠早就掩着鼻子皱着眉头站在一旁,她可不愿意进去,这股味道就像打开了一间早就腐烂的木屋,里面甚至还有些许肉体腐烂的味道,让江楠连连干呕。

反倒是黄忠坦克等人没什么反映,对于黄忠来说,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味道没闻过?当年打仗的时候,为了隐蔽自己不被敌军发现,自己愣是拎着把狙击枪,躲在尸体堆成的小山中,待了三天三夜,恰巧当初正当夏天,三天三夜,已经足够让尸体产生不同程度的腐烂了,这股味道,简直就是醉了。

段天佑本想着阻止,但却来不及了,打扰别人练功是很不礼貌的事情,特别是段家这个视礼仪仪表为生命的家族中,忽然闯入别人练功房,就像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正在淋浴,忽然闯进一位抠脚大汉一样恶劣。

但想到自己是少主的身份,自己带着一群不懂规矩的客人,估摸着这间房里的族人会体谅,但是想着这间房门上画着一颗血红色的骷颅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

段天佑正在努力的回忆着,黄忠等三人就已经大步踏入了,当黄忠准备跨出第二步的时候,黄忠心中便生出一股寒意,一股莫名的寒意,一旁的坦克和炸弹,额头早就冒出豆大的冷汗了。

“再敢向前多走一步,就让你们变干尸!”房间内,传出一道略微沙哑的女声。

“装神弄鬼。”炸弹不吃这套,虽然自己心中有些发毛,但还是努力的压制住,打开一旁的吊灯按钮。

啪。

灯亮了。

出现在黄忠眼前的,是一名少女,穿着一袭黑纱的少女,明眸皓齿,黛眉杏眼,黑发及肩,只不过脸色苍白的不成人样,若不是这名少女嘴唇上涂着深红色的口红,想必就是她的嘴唇,也是白的可怕。

嗯,身材不错,五官也算精致,勉强算是个美女。

黄忠将自己的眼神从下到上再从上到下一遍遍的打量着那名少女,一边看还一边摸着下巴不断点头,放佛在观赏某件艺术品。

但在这名少女眼里看来,眼前这长得还算过得去的少年,用他那对放肆淫荡的双眼,一遍遍的用眼神强奸自己,不能忍!

无辜闯入自己的练功房就算了,还如此的放肆,最讨厌没有礼貌的人了,该死。

所以这名黑衣少女舔了舔嘴巴,打着赤脚的她,轻轻迈开那雪白的脚丫,踏在房间的木地板上,朝黄忠雀跃而来。

段天佑现在才想起来,但一切都晚了,这名黑衣女子,是段天佑的表妹,段灵儿。

看着朝自己雀跃小跑而来的段灵儿,本来在黄忠眼里看来,画面是挺美的,一位水灵灵的美人朝你蹦蹦跳跳的奔来,但不知为何,黄忠心中的寒意却越来越重,直至听见段天佑在身后喊了一声:“表妹,不可!”

然后,段灵儿那双精致又惨白的萝莉圆脸蛋,张开了樱桃小嘴,露出了两颗獠牙,两颗如同吸血鬼般的獠牙,扑向黄忠。

第三十八章 段灵儿

当黄忠听闻段家的人世代都修炼旁门亦或是左道的时候,甚是吃惊。

或许对于大部分的武道正统亦或是修炼国术的人来说,旁门左道不过是邪门歪道,下三滥的武术。

只要触碰了旁门亦或是左道的人,都会被视为异类,绝大部分人都不耻与这种人为伍。

可黄忠对于旁门左道的观点不同。

搬用现在的的话来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不管你走的是什么路子,亦或是用了何种功法,还是用了较为偏门的武器,都有站在巅峰俯视众生的时候。

旁门亦或是左道,在古武者时代,旁门为一派,左道为另一派,故有旁门八百法,左道三千传的说法。同时也因为旁门左道的修炼功法实在太过诡异,也在于不被世人所认可,是近年来被严重打击的对象之一。

后来左道与旁门为了联合排挤外敌,逐渐的融合成为一派,也就是后人所统称的“旁门左道”。

救世中的十元老之一,薛飞,就是从小读遍古籍道藏,再从中慢慢感悟修炼,脱颖而出,化为飞龙。虽然以黄忠的实力绝对可以碾压薛飞,但黄忠宁可对战其他更强大的成员,也不愿意与薛飞交手。

因为薛飞太恶心了。

薛飞从小到大对于旁门左道里的控尸术甚是痴迷,每当薛飞与黄忠对练之时,薛飞都是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咖啡坐在岩石上,笑吟吟的看着下方那十几具被自己改造后的尸体与黄忠苦战。

当黄忠想起之前与薛飞对练的事情,便如同噩梦一般,再看看一旁那散发着致命魅力的美少年段天佑,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背后与头顶不时有一股阴森的寒气掠过,甚是恐怖。

待得黄忠真正走进段家,才知道名门贵族的居住场地根本就无法用奢华来作比较。

光是在一公里之外,黄忠便能发现那栋属于段家的私人城堡。

没错,就是城堡,欧洲中世纪的城堡!

黄忠面前的这条绿茵小道上,开来了三辆十座左右的电瓶车,将黄忠等人接上车后,向着那栋深褐色的城堡缓缓开去。

电瓶车内,黄忠问向段天佑道:“段兄,这栋别墅,不,是城堡,该不会是违法建筑吧?”

段天佑神秘一笑,道:“我们段家从清朝开始便出现在世人眼中,说来也惭愧,原本段家可谓是人丁兴旺,每一房每一支都有上百号人,可惜经过抗日时期与日本人抗争,段家便损失惨重,到如今,整个段家算上旁支也就只剩下三十几人。而这片山头,可以说是我们的祖宅了,从清朝开始到现在,我们始终定居在这里,就算是国家,也不会干预我们。”

“对了,你和逍遥是怎么认识的?”黄忠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同时也是炸弹和坦克心中的疑惑。

任逍遥是救世的眼睛,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任逍遥的眼线,但黄忠怎么都没想到,神秘的段家竟然与任逍遥是认识的。

“当年因为我的功法原因,迟迟无法突破,便打算出门走走算是历练一番了。就在前两年,我登上一条游轮准备出海的时候,可能也是命不好,海盗就围上来了。”段天佑苦笑道,“现在的海盗和以前比,不得不说确实进步了很多,不管是从技术上亦或是装备上,就差点没开个军舰过来抢劫了。当时一人一杆AK-47,若我当时稍有丝毫反抗,或许黄兄你现在应该见不到我了。”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当时我遇到一伙人,是一伙儿杀手,组织名叫救世,当时就是逍遥哥带的队,一举拿下了这群海盗。还记得当初想着让逍遥哥指点迷津,看看能否助我感悟突破,可惜逍遥哥看我似乎资质太差,并没有搭理我,反而是逍遥哥手下的一名成员想带着我一起出发,让我跟着逍遥哥历练一番,也幸好当初能与逍遥哥一同前行,否则,我怕是终生都突破不了。”段天佑掩着嘴轻笑,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欧洲中世纪的贵族气息。

“那名成员叫什么?”

“孙泽,逍遥哥是我认的哥,而孙泽,就是我亦师亦友的兄弟,算是我半个师傅了,如今我的功法进步的飞快,也多亏了孙泽当日的指点。”段天佑认真道。

黄忠坦克等人面面相觑,皆是露出古怪的神情,黄忠问道:“话说段少,你的功法该不会与精神方面有关系吧?”

“你怎么知道的!”段天佑惊奇的问道。

对于孙泽,黄忠也算是熟悉,年少的孙泽在进入救世之前,可算是默默无名的街头混混,可不知为何就是对薛飞的口味,薛飞便把孙泽带回了救世,从小培养。

当然,精通旁门左道的薛飞,肯定是把孙泽当徒弟看待,便让孙泽选择一门日后修炼的功法。

而孙泽选择了修炼条件最苛刻的迷魂,也就是摄心迷魂术。

这也让孙泽在剩下的行动中如鱼得水,得心应手,成为了薛飞的左臂右膀。

“因为孙泽这个人,我认识他,他是我的兄弟。”黄忠耸耸肩道,其实黄忠没说明白,只要是救世的成员,就是黄忠的兄弟,可以将后背托付给对方的战友!

“我就知道黄兄你不简单!当初在金碧辉煌里见到黄兄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黄忠绝对是不凡的人物!”不知为何,段天佑开始恭维献媚道,虽然段天佑也不清楚,为何自己要开始献媚。

“……”

当段天佑安排好所有人的住宿房间,晚宴过后,段天佑带着黄忠等人参观城堡,参观路途上,黄忠发现了大约有五十米的走廊,一眼望尽尽头,才发现这条走廊内,与大多数城堡别墅中的走廊不同,这条走廊,每隔三米就有一间房门,而每间房门内,时不时都会传出一些砰砰的打击声,亦或是某些诡异的鬼哭狼嚎声。

“这些房间是?”黄忠停在了其中一间房门前。

“啊,这都是我们段家家族子弟的专用练功房,由于段家人练的功法都不太一样,无法借鉴学习,所以都是分开修炼。”段天佑解释道。

黄忠听闻,便点点头,在段天佑还未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啪的一声,推开了古朴的木门。

房间内一片漆黑,湿冷的霉气味儿不断的扑面而来,江楠早就掩着鼻子皱着眉头站在一旁,她可不愿意进去,这股味道就像打开了一间早就腐烂的木屋,里面甚至还有些许肉体腐烂的味道,让江楠连连干呕。

反倒是黄忠坦克等人没什么反映,对于黄忠来说,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味道没闻过?当年打仗的时候,为了隐蔽自己不被敌军发现,自己愣是拎着把狙击枪,躲在尸体堆成的小山中,待了三天三夜,恰巧当初正当夏天,三天三夜,已经足够让尸体产生不同程度的腐烂了,这股味道,简直就是醉了。

段天佑本想着阻止,但却来不及了,打扰别人练功是很不礼貌的事情,特别是段家这个视礼仪仪表为生命的家族中,忽然闯入别人练功房,就像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正在淋浴,忽然闯进一位抠脚大汉一样恶劣。

但想到自己是少主的身份,自己带着一群不懂规矩的客人,估摸着这间房里的族人会体谅,但是想着这间房门上画着一颗血红色的骷颅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

段天佑正在努力的回忆着,黄忠等三人就已经大步踏入了,当黄忠准备跨出第二步的时候,黄忠心中便生出一股寒意,一股莫名的寒意,一旁的坦克和炸弹,额头早就冒出豆大的冷汗了。

“再敢向前多走一步,就让你们变干尸!”房间内,传出一道略微沙哑的女声。

“装神弄鬼。”炸弹不吃这套,虽然自己心中有些发毛,但还是努力的压制住,打开一旁的吊灯按钮。

啪。

灯亮了。

出现在黄忠眼前的,是一名少女,穿着一袭黑纱的少女,明眸皓齿,黛眉杏眼,黑发及肩,只不过脸色苍白的不成人样,若不是这名少女嘴唇上涂着深红色的口红,想必就是她的嘴唇,也是白的可怕。

嗯,身材不错,五官也算精致,勉强算是个美女。

黄忠将自己的眼神从下到上再从上到下一遍遍的打量着那名少女,一边看还一边摸着下巴不断点头,放佛在观赏某件艺术品。

但在这名少女眼里看来,眼前这长得还算过得去的少年,用他那对放肆淫荡的双眼,一遍遍的用眼神强奸自己,不能忍!

无辜闯入自己的练功房就算了,还如此的放肆,最讨厌没有礼貌的人了,该死。

所以这名黑衣少女舔了舔嘴巴,打着赤脚的她,轻轻迈开那雪白的脚丫,踏在房间的木地板上,朝黄忠雀跃而来。

段天佑现在才想起来,但一切都晚了,这名黑衣女子,是段天佑的表妹,段灵儿。

看着朝自己雀跃小跑而来的段灵儿,本来在黄忠眼里看来,画面是挺美的,一位水灵灵的美人朝你蹦蹦跳跳的奔来,但不知为何,黄忠心中的寒意却越来越重,直至听见段天佑在身后喊了一声:“表妹,不可!”

然后,段灵儿那双精致又惨白的萝莉圆脸蛋,张开了樱桃小嘴,露出了两颗獠牙,两颗如同吸血鬼般的獠牙,扑向黄忠。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