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6 13:15:06

段无敌震惊的看着第一乌龙,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段无敌很清楚内武林的实力分布划分,那时候的第一乌龙已经成为了能让万人瞩目的巅峰存在,两百年前的第一乌龙就已经是知命途的高手了,虽然境界没有现在这么稳固,实力也没有现在这么强悍精湛,但怎么说也是知命途啊,多少高手卡在凝气期,一辈子都跨不进知命途这道坎,别说跨过,连最基本的触碰的机会都没有,那些敌不过时间的凝气期高手,每天努力的修炼,最后仍然抱怨上苍,最后遗憾的苍老死去。

“杰克在没有变身的时候,实力最多就与你不相上下,他没有气穴,没有真气,没有修炼功法,按照内武林的说法,没有化灵的杰克,最多也就是凝气中期的实力,但是化灵过后,也就是专属于他的‘狼化’,他的反应,身手,力量,速度,抗打击能力都有一个质的飞跃,甚至比得上知命途的高手。”第一乌龙正在回忆起当初那段不为之人的苦战秘辛。

“这怎么可能?没有气穴,又没有真气,那靠什么?”今日收集到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段无敌的神经似乎已经开始大条了。

“可以化灵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修炼体系。拥有化灵体质的人,会随着岁月的增长,自动的增加自身的实力。你不用惊讶的看着我,也不用质疑我说的话,你没听错,就是自动,自动增强自己身体各方面的实力。”第一乌龙说道。

“我……我实在没听明白,什么叫自动?”

“我们古武者,在还没踏入知命途之前,每天都要通过各种途径修行,以此增加自身的实力。但踏入知命途过后,就得花时间感悟,总结一句话,我们古武者,需要花费的是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用过人的毅力与坚持到底的决心,以及过人的天赋,才能更上一层楼。”第一乌龙说罢,开始有些迟疑了,“但化灵体的人,似乎……”

“似乎?”

“这种人,可以说不需要修炼,他们需要的是成长。”

“实……实在抱歉,我又没听懂了。”段无敌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弱智,什么都不懂。

“就好像初生的狮子,会被一条田野里的强壮的成年野狗随意踩捏,毫无反抗之力。但等这头幼小的狮子长大之后,或者说成年之后,那么这条野狗,又哪来的勇气去挑衅这只王者?就好像大自然的规律一般,化灵体的人,会不断的成长,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化灵体的人若是一直这么成长下去,是没有极限的,意思是说,只要这种人活得越久,那么这种人就越强大。”

“那开膛手是怎么死的?”

“外媒没有报出来,因为外媒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是被机百龙杀死的。”

“那个华夏五龙之一的白龙?”

“当然,是我和机百龙联合一起将杰克打成重伤,然后机百龙才能杀得了他。因为当我们接到国家发布的任务的时候,距离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已经隔了有五六十年了,他经过这些年的岁月,成长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若是我或者是机百龙任何一个人与他单打独斗,那么我很肯定,我俩都会被他所杀。”

“那灵儿?”

“放她自由,放她成长,日后她的成就,会让所有人仰望,前提是,保护好她,不要让她曝光在上头的视线中,否则她会成为各国疯抢的试验品,毕竟还没有完全成长的雄狮,就连一只狗都能够欺负它。”

……

黄忠在床上翻来翻去,实在睡不着,旁边躺只小猫,蜷缩着身体正在黄忠身边安静的小憩,黄忠只感觉到这只小猫的口鼻里不断呼出的热浪让他躁动不安,奇妙的是这股热浪还夹杂着她的体香。

黄忠越来越烦躁了。

不,应该说黄忠越来越燥了。

无奈之下,黄忠只好奔出门,顺便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会。

黄忠来到城堡外的绿茵草地里躺着,思考着如何处理自己盟友的事情,韩叶峰、南宫佛依、欧阳始、夏芊、刑如雪这五人,虽然都是自己的盟友,除去夏芊答应了会带她的血花部队来支援自己之外,其余的都是光杆司令,要如何才能让他们身后的家族出面帮忙?

黄忠思考了很久,权衡了利与弊之后便掏出电话。

“喂,炸弹。”

“嗯?忠哥?打电话给我干什么这么晚了,而且我就在你楼下,你还打电话干啥呀。”炸弹迷迷糊糊的回答道,显然,他在一分钟之前仍在做梦。

“你带着坦克来外面的草坪,有些事不方便在里面说,找个没人的地儿安全点。”

“收到!”

五分钟过后,炸弹带着睡眼惺忪的坦克来到大草坪,坐在黄忠身边。

“忠哥,有什么吩咐。”坦克问道。

“先把你眼角的眼屎擦干净再说。”

“……”

“给你们一份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让你们队里的人把这几个人给我绑了,做的时候干净点,别留痕迹,尽量让开每个街道的监控和旁人,若是曝光了,这件事会非常的麻烦,这样我们在中国就彻底混不下去了。”黄忠嘴里叼着根刚拔出的小草,吸允着草里甘甜的汁液说道。

“我们是专业的杀手,现在居然沦落到绑匪这个地步了?”炸弹和坦克都拿过照片看去,疑惑道:“这些都是谁?”

照片里的几个人,赫然就是南宫佛依,欧阳始,韩叶峰,刑如雪和夏芊五人。

对于南宫佛依和夏芊,其实黄忠思考了很久,是否要绑他们,南宫佛依答应全力支持自己,夏芊也会让她自己的部队出面帮忙,若要绑了,虽然是有些不合适,但为了计划的全面性和真实性,也没办法了。

“京都十方天地里,他们五个人就代表了五个家族,因为他们都是这五个家族的继承人,特别是这两个。”黄忠指着夏芊和刑如雪的照片,继续说道:“她俩的老子,一个是华北军区的总司令,一个是中南军区的总司令,你说万一事情败露了,我们会怎么样?”黄忠似笑非笑的望向两人。

炸弹和坦克同时倒吸了口冷气,“我靠,玩这么大,司令员的千斤你也敢动。”

“啧啧,这有什么的?还记得三年前我们几兄弟在日本的神社里偷神杖么?全国警力武力围堵之下不一样逃出来了?”黄忠似乎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也是。”坦克点点头说道。

“好久没那么刺激了,要不我们故意留一手,然后‘不小心’的让他们发现是我们动的手脚,接着再让他们围剿我们一次吧,好久都没那么热血沸腾了,想想还是有些小激动呢。”炸弹满眼放光的说道。

黄忠一巴掌拍向炸弹的大头,骂道:“别乱来,虽然我的意思是要绑了他们,但并不代表可以伤害他们。因为绑了他们,只是你们要做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什么?”

“绑了他们之后,带他们来这里,任谁都无法猜得出,被关起来的地方,会是绝对中立派的段家!”黄忠眯着眼说道,嘴角微翘,奸诈的笑道。

“既然要绑了他们,又不能被他们发现,那还带他们来干什么?还有,要蒙眼吗?你也知道,看到匪徒脸的人质,十个有九个都会无条件撕票。”不得不承认,坦克的话还是挺多的。

“我只需要他们消失几天,仅仅几天而已。因为还有接下来的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黄忠疯狂的运转大脑,计算着一切的漏洞与可行性,推演着计划的流程。

“老大你继续说。”

“你们要做的第三步,也就是属于你们的最后一步,就是把第三家的几个附属帮会老大给绑过来,最好是第三家的子弟,然后把他们放在案发地点,最好就是能留下点痕迹,比如指甲盖儿里的尘屑,亦或是几根头发,最好是让他们留些血。给他们留下痕迹之后,你就可以布置现场了,现场的要求,必须带有打斗、挣扎等痕迹,布置好了之后,你们就可以把这些‘棋子’扔下海里或者找个洞埋了,要求是永久消失。”黄忠笑道。

“忠哥你这是借花献佛?”坦克疑惑的问道。

“借你个鬼,献你个头!这叫借刀杀人!叫你平时别关顾着打架,多看看书,现在有些杀手机构,招募杀手都得大学生的文凭,要不是忠哥,你也就只能在这些机构里打打黑拳扫扫地了。”炸弹笑骂道。

“是的,借刀杀人,但是具体怎么操作,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现在开始对表,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二十分,我要你们在天亮之前,也就是六点半之前完成我以上所说的三个步骤,稍后我会把这五个人还有第三家的人大概藏身地用密信的方式发给你们,千万记得,第三家的痕迹,能弄就弄,尽量逼真一点,但是千千万万记住,不能留下一点我们的痕迹!清楚没有?”黄忠严肃的说道。

“是!”坦克和炸弹同时出声道。

“好,行动!”黄忠说罢,便往城堡内走去,就在黄忠转身之际就愣住了,段天佑就在黄忠身后,用着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黄忠三人。

而黄忠三人,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第四十一章 只需要三步

段无敌震惊的看着第一乌龙,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段无敌很清楚内武林的实力分布划分,那时候的第一乌龙已经成为了能让万人瞩目的巅峰存在,两百年前的第一乌龙就已经是知命途的高手了,虽然境界没有现在这么稳固,实力也没有现在这么强悍精湛,但怎么说也是知命途啊,多少高手卡在凝气期,一辈子都跨不进知命途这道坎,别说跨过,连最基本的触碰的机会都没有,那些敌不过时间的凝气期高手,每天努力的修炼,最后仍然抱怨上苍,最后遗憾的苍老死去。

“杰克在没有变身的时候,实力最多就与你不相上下,他没有气穴,没有真气,没有修炼功法,按照内武林的说法,没有化灵的杰克,最多也就是凝气中期的实力,但是化灵过后,也就是专属于他的‘狼化’,他的反应,身手,力量,速度,抗打击能力都有一个质的飞跃,甚至比得上知命途的高手。”第一乌龙正在回忆起当初那段不为之人的苦战秘辛。

“这怎么可能?没有气穴,又没有真气,那靠什么?”今日收集到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段无敌的神经似乎已经开始大条了。

“可以化灵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修炼体系。拥有化灵体质的人,会随着岁月的增长,自动的增加自身的实力。你不用惊讶的看着我,也不用质疑我说的话,你没听错,就是自动,自动增强自己身体各方面的实力。”第一乌龙说道。

“我……我实在没听明白,什么叫自动?”

“我们古武者,在还没踏入知命途之前,每天都要通过各种途径修行,以此增加自身的实力。但踏入知命途过后,就得花时间感悟,总结一句话,我们古武者,需要花费的是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用过人的毅力与坚持到底的决心,以及过人的天赋,才能更上一层楼。”第一乌龙说罢,开始有些迟疑了,“但化灵体的人,似乎……”

“似乎?”

“这种人,可以说不需要修炼,他们需要的是成长。”

“实……实在抱歉,我又没听懂了。”段无敌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弱智,什么都不懂。

“就好像初生的狮子,会被一条田野里的强壮的成年野狗随意踩捏,毫无反抗之力。但等这头幼小的狮子长大之后,或者说成年之后,那么这条野狗,又哪来的勇气去挑衅这只王者?就好像大自然的规律一般,化灵体的人,会不断的成长,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化灵体的人若是一直这么成长下去,是没有极限的,意思是说,只要这种人活得越久,那么这种人就越强大。”

“那开膛手是怎么死的?”

“外媒没有报出来,因为外媒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是被机百龙杀死的。”

“那个华夏五龙之一的白龙?”

“当然,是我和机百龙联合一起将杰克打成重伤,然后机百龙才能杀得了他。因为当我们接到国家发布的任务的时候,距离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已经隔了有五六十年了,他经过这些年的岁月,成长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若是我或者是机百龙任何一个人与他单打独斗,那么我很肯定,我俩都会被他所杀。”

“那灵儿?”

“放她自由,放她成长,日后她的成就,会让所有人仰望,前提是,保护好她,不要让她曝光在上头的视线中,否则她会成为各国疯抢的试验品,毕竟还没有完全成长的雄狮,就连一只狗都能够欺负它。”

……

黄忠在床上翻来翻去,实在睡不着,旁边躺只小猫,蜷缩着身体正在黄忠身边安静的小憩,黄忠只感觉到这只小猫的口鼻里不断呼出的热浪让他躁动不安,奇妙的是这股热浪还夹杂着她的体香。

黄忠越来越烦躁了。

不,应该说黄忠越来越燥了。

无奈之下,黄忠只好奔出门,顺便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会。

黄忠来到城堡外的绿茵草地里躺着,思考着如何处理自己盟友的事情,韩叶峰、南宫佛依、欧阳始、夏芊、刑如雪这五人,虽然都是自己的盟友,除去夏芊答应了会带她的血花部队来支援自己之外,其余的都是光杆司令,要如何才能让他们身后的家族出面帮忙?

黄忠思考了很久,权衡了利与弊之后便掏出电话。

“喂,炸弹。”

“嗯?忠哥?打电话给我干什么这么晚了,而且我就在你楼下,你还打电话干啥呀。”炸弹迷迷糊糊的回答道,显然,他在一分钟之前仍在做梦。

“你带着坦克来外面的草坪,有些事不方便在里面说,找个没人的地儿安全点。”

“收到!”

五分钟过后,炸弹带着睡眼惺忪的坦克来到大草坪,坐在黄忠身边。

“忠哥,有什么吩咐。”坦克问道。

“先把你眼角的眼屎擦干净再说。”

“……”

“给你们一份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让你们队里的人把这几个人给我绑了,做的时候干净点,别留痕迹,尽量让开每个街道的监控和旁人,若是曝光了,这件事会非常的麻烦,这样我们在中国就彻底混不下去了。”黄忠嘴里叼着根刚拔出的小草,吸允着草里甘甜的汁液说道。

“我们是专业的杀手,现在居然沦落到绑匪这个地步了?”炸弹和坦克都拿过照片看去,疑惑道:“这些都是谁?”

照片里的几个人,赫然就是南宫佛依,欧阳始,韩叶峰,刑如雪和夏芊五人。

对于南宫佛依和夏芊,其实黄忠思考了很久,是否要绑他们,南宫佛依答应全力支持自己,夏芊也会让她自己的部队出面帮忙,若要绑了,虽然是有些不合适,但为了计划的全面性和真实性,也没办法了。

“京都十方天地里,他们五个人就代表了五个家族,因为他们都是这五个家族的继承人,特别是这两个。”黄忠指着夏芊和刑如雪的照片,继续说道:“她俩的老子,一个是华北军区的总司令,一个是中南军区的总司令,你说万一事情败露了,我们会怎么样?”黄忠似笑非笑的望向两人。

炸弹和坦克同时倒吸了口冷气,“我靠,玩这么大,司令员的千斤你也敢动。”

“啧啧,这有什么的?还记得三年前我们几兄弟在日本的神社里偷神杖么?全国警力武力围堵之下不一样逃出来了?”黄忠似乎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也是。”坦克点点头说道。

“好久没那么刺激了,要不我们故意留一手,然后‘不小心’的让他们发现是我们动的手脚,接着再让他们围剿我们一次吧,好久都没那么热血沸腾了,想想还是有些小激动呢。”炸弹满眼放光的说道。

黄忠一巴掌拍向炸弹的大头,骂道:“别乱来,虽然我的意思是要绑了他们,但并不代表可以伤害他们。因为绑了他们,只是你们要做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什么?”

“绑了他们之后,带他们来这里,任谁都无法猜得出,被关起来的地方,会是绝对中立派的段家!”黄忠眯着眼说道,嘴角微翘,奸诈的笑道。

“既然要绑了他们,又不能被他们发现,那还带他们来干什么?还有,要蒙眼吗?你也知道,看到匪徒脸的人质,十个有九个都会无条件撕票。”不得不承认,坦克的话还是挺多的。

“我只需要他们消失几天,仅仅几天而已。因为还有接下来的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黄忠疯狂的运转大脑,计算着一切的漏洞与可行性,推演着计划的流程。

“老大你继续说。”

“你们要做的第三步,也就是属于你们的最后一步,就是把第三家的几个附属帮会老大给绑过来,最好是第三家的子弟,然后把他们放在案发地点,最好就是能留下点痕迹,比如指甲盖儿里的尘屑,亦或是几根头发,最好是让他们留些血。给他们留下痕迹之后,你就可以布置现场了,现场的要求,必须带有打斗、挣扎等痕迹,布置好了之后,你们就可以把这些‘棋子’扔下海里或者找个洞埋了,要求是永久消失。”黄忠笑道。

“忠哥你这是借花献佛?”坦克疑惑的问道。

“借你个鬼,献你个头!这叫借刀杀人!叫你平时别关顾着打架,多看看书,现在有些杀手机构,招募杀手都得大学生的文凭,要不是忠哥,你也就只能在这些机构里打打黑拳扫扫地了。”炸弹笑骂道。

“是的,借刀杀人,但是具体怎么操作,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现在开始对表,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二十分,我要你们在天亮之前,也就是六点半之前完成我以上所说的三个步骤,稍后我会把这五个人还有第三家的人大概藏身地用密信的方式发给你们,千万记得,第三家的痕迹,能弄就弄,尽量逼真一点,但是千千万万记住,不能留下一点我们的痕迹!清楚没有?”黄忠严肃的说道。

“是!”坦克和炸弹同时出声道。

“好,行动!”黄忠说罢,便往城堡内走去,就在黄忠转身之际就愣住了,段天佑就在黄忠身后,用着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黄忠三人。

而黄忠三人,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