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1 16:33:23

放映厅的幕布上并没有显示任何画面。跟杨茂大眼对小眼过了半天后,我如实的告诉了他。他显得有些沮丧,喃喃自语,“难道我猜错了?”

我忍不住再次问他,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本来是在花圈店门口,现在却到了电影院里?这个电影院有什么来头?还有,那名单是什么?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说很多事他也还没理顺,等他把来龙去脉想通了他会告诉我的。而且,我知道的太多,对我并没什么好处。

依旧是被他用黑布蒙着双眼带了出来,等我眼上的黑布被摘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是在花圈店门口。当时是凌晨一点。杨茂要开车送我回宿舍,我苦笑着告诉他宿舍早关门了。他拍拍脑袋歉疚的说他没上过大学,忘记了这茬。想了会儿,他提出让我在他家睡一晚得了。

我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说自己没上过大学这句话。

现在大学生不如狗,公司招人都基本是要本科以上,公安局也是如此。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杨茂的家在远离市区的郊外,他开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车才到家,沿途荒凉的景象让我心里直犯嘀咕。他家环境倒不错,是独门独户的二层小别墅。杨茂的卧室在一楼,他把我安排在了二楼的客房。

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还是没睡意。这时,我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好像是人的叹息。

他也没睡?

我反正也睡不着,就想下去找他聊天。奇怪的是,在客厅和卧室都没发现他的踪影。他去了哪?

忽然,我发现他卧室的衣柜有打开的痕迹,因为柜门没有关紧,隐约还露出了他的衣角。

我一把拉开了柜门。

衣柜里,他像是小猫似的蜷缩着,眼睛似张非张,手里还拿着个小孩的照片。我用余光扫过,照片上的小孩苹果脸,大眼睛,十分可爱。想来是他说的弟弟。

“杨警官?”我轻轻喊了他声,他没有什么反应。

看着他迷糊的样子,我陡然想起个词——梦游。

大半夜,一个大活人不睡觉,躲在柜子里,还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怎么想都让人后背发凉。

“梦游的人不能被暴力弄醒,不然会吓死自己的。”住福利院的时候也有小伙伴有梦游的习惯,当时院长对我们是这么说的。

我也真有点发毛,怕把他刺激到了会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就轻手轻脚的退出他的房间,回到了二楼。

不过这么一来,我更加睡不着了,同时对这个名叫杨茂的男人产生了深深的顾忌——这人到底是谁?他浑身都透着古怪。因为他的警察身份我才相信他,但是谁又能保证,警察里面都是好人呢?

这么迷迷糊糊的折腾到天亮,他喊我起床吃早餐。在吃早饭的时候,我看他神色如常,好像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了。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杨哥,你知道自己有梦游的习惯吗?你对柜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听到我说出“柜子”两个字,他正在往面包上涂抹奶酪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我有点后悔,这个词果然对他是有意义的。要是他忽然暴走,我该怎么办?

幸好他并没有发怒,只是神色有点黯然。不过随即,他给我说了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首先他承认了他有梦游的习惯,他昨晚手里拿着的照片上的小孩,果然也是他弟弟。

至于他为什么要钻到柜子里……

他接下来的话让我觉得他有点不正常。“在我12岁那年,我弟弟7岁。我们一起在家里捉迷藏。他躲在柜子里当鬼,我去躲。然后,我藏好后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他来捉我。我觉得不对劲,就回到他藏身的柜子里,打开柜子门发现……”

“发现什么了?”我忍不住问他。

他告诉我,他打开柜子门后发现自己弟弟不见了。他把家里找了个遍也没发现弟弟。最诡异的是,当时他们爸爸外出,为了防止兄弟俩乱跑出事,特意在门外加挂了个铁锁,也就是说从屋里是绝对出不去的。那么,弟弟会去哪儿了?

从此之后,弟弟就像是人间蒸发似的失踪了。他和爸爸报警后,又找了人在家里掘地三尺,希望发现被人挖的密道、暗室之类的,但是一无所获。

杨茂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忽,思绪好像飘飞到天外。我不敢打断他,但是觉得他说的话荒谬绝伦。

“我在弟弟失踪后读了很多宗教方面,以及物理方面的书,想寻找答案。最后我有了个推测,也许我家的那个柜子,是连接我们这个空间和另外一个空间的通道?我弟弟当年是误入了这个通道,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他以一个结论总结了对往事的回忆。

“也许吧。”我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句,心里在暗暗叹气。这个哥哥看来因为弟弟失踪,变得有点神经质了。

“行了,我把你送回学校,然后继续追查霍林的案子了。”接了个电话后,他驱车把我送回学校。在车上他给我说了目前案件的几个进展:

1.死者所在的小区前一段为了接受某项评选,把附近的野猫野狗都驱逐干净了,案发现场的窗户上也证实没有小动物的痕迹,所以霍林的生殖器被野猫叼走的推断不成立。在死者所在小区的下水道里也没有发现有残骸的痕迹,所以死者的生殖器应该是被凶手拿走了。

2.死者死的那天晚上的确出人过风月场所,和一名小姐发生过关系。巧合,或者说不巧的是,那个小姐在昨天晚上也死了。

“情杀?”我做了个这样的推论。“那个小姐的男人发现霍林上了自己的女人,一怒之下把两人都杀了?然后为了泄愤,就把霍林的生殖器带走,用了某种手段进行泄愤?”我自我感觉这样的推断还是合理的。

杨茂否认了我的说法。“那个小姐的死因很简单,是被嫖客用丝袜勒死的。原因也比较简单,那个嫖客当天发挥不是很好,被小姐嘲笑了,出于男人的自尊,嫖客激情杀人,杀完人后就去派出所自首了。这个嫖客是昨晚才来咱们市的,经过调查他在前天晚上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所以霍林不是他杀的。”

这个事儿让我很泄气。不过杨茂说,小姐被杀的事的确给了他们启发。霍林的生殖器丢失看来是凶手有意为之,这样犯罪动机就和“性”脱不了关系。他忽然问我,我在电影院看到的场景,除了凶手用斧头碎尸外,还看到了别的有用信息吗?比如,凶手的脸之类的?

我想了半天,遗憾的告诉他,我只看到了斧头纷飞,没有看到凶手的脸。不过我给他提供了个比较有用的信息,就是凶手应该是男人。因为斧头落下的力度很重,女人应该不可能有那样的手劲。

把我送回宿舍后,杨茂就告辞了。我因为昨晚没睡好,就在宿舍里继续睡到下午。期间,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有室友回来,并且对我说了什么话,但因为太困,并没有听清楚。

等我起床后,已经是下午5点了。在宿舍的桌子上,放着个快递盒子,收件人写的是我的名字。看来室友给我说的话就是有我的快递。

能够有快递收还是很快乐的事情。包裹被层层胶布包裹的很严实,我找了个小刀就开始拆起来。拆的过程后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快递上并没有写寄件人的名字和地址,收件人一栏也只写了我的名字,其它的一概没有。这样的快递在寻常状态下是肯定到不了收件人手里的。

我拆快递的手慢了下来。想了下,我把包裹轻轻放在桌子上,然后到卫生间拿了根拖把,用拖把的柄重重敲了两下包裹。

003章 快递

放映厅的幕布上并没有显示任何画面。跟杨茂大眼对小眼过了半天后,我如实的告诉了他。他显得有些沮丧,喃喃自语,“难道我猜错了?”

我忍不住再次问他,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本来是在花圈店门口,现在却到了电影院里?这个电影院有什么来头?还有,那名单是什么?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说很多事他也还没理顺,等他把来龙去脉想通了他会告诉我的。而且,我知道的太多,对我并没什么好处。

依旧是被他用黑布蒙着双眼带了出来,等我眼上的黑布被摘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是在花圈店门口。当时是凌晨一点。杨茂要开车送我回宿舍,我苦笑着告诉他宿舍早关门了。他拍拍脑袋歉疚的说他没上过大学,忘记了这茬。想了会儿,他提出让我在他家睡一晚得了。

我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说自己没上过大学这句话。

现在大学生不如狗,公司招人都基本是要本科以上,公安局也是如此。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杨茂的家在远离市区的郊外,他开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车才到家,沿途荒凉的景象让我心里直犯嘀咕。他家环境倒不错,是独门独户的二层小别墅。杨茂的卧室在一楼,他把我安排在了二楼的客房。

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还是没睡意。这时,我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好像是人的叹息。

他也没睡?

我反正也睡不着,就想下去找他聊天。奇怪的是,在客厅和卧室都没发现他的踪影。他去了哪?

忽然,我发现他卧室的衣柜有打开的痕迹,因为柜门没有关紧,隐约还露出了他的衣角。

我一把拉开了柜门。

衣柜里,他像是小猫似的蜷缩着,眼睛似张非张,手里还拿着个小孩的照片。我用余光扫过,照片上的小孩苹果脸,大眼睛,十分可爱。想来是他说的弟弟。

“杨警官?”我轻轻喊了他声,他没有什么反应。

看着他迷糊的样子,我陡然想起个词——梦游。

大半夜,一个大活人不睡觉,躲在柜子里,还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怎么想都让人后背发凉。

“梦游的人不能被暴力弄醒,不然会吓死自己的。”住福利院的时候也有小伙伴有梦游的习惯,当时院长对我们是这么说的。

我也真有点发毛,怕把他刺激到了会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就轻手轻脚的退出他的房间,回到了二楼。

不过这么一来,我更加睡不着了,同时对这个名叫杨茂的男人产生了深深的顾忌——这人到底是谁?他浑身都透着古怪。因为他的警察身份我才相信他,但是谁又能保证,警察里面都是好人呢?

这么迷迷糊糊的折腾到天亮,他喊我起床吃早餐。在吃早饭的时候,我看他神色如常,好像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了。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杨哥,你知道自己有梦游的习惯吗?你对柜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听到我说出“柜子”两个字,他正在往面包上涂抹奶酪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我有点后悔,这个词果然对他是有意义的。要是他忽然暴走,我该怎么办?

幸好他并没有发怒,只是神色有点黯然。不过随即,他给我说了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首先他承认了他有梦游的习惯,他昨晚手里拿着的照片上的小孩,果然也是他弟弟。

至于他为什么要钻到柜子里……

他接下来的话让我觉得他有点不正常。“在我12岁那年,我弟弟7岁。我们一起在家里捉迷藏。他躲在柜子里当鬼,我去躲。然后,我藏好后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他来捉我。我觉得不对劲,就回到他藏身的柜子里,打开柜子门发现……”

“发现什么了?”我忍不住问他。

他告诉我,他打开柜子门后发现自己弟弟不见了。他把家里找了个遍也没发现弟弟。最诡异的是,当时他们爸爸外出,为了防止兄弟俩乱跑出事,特意在门外加挂了个铁锁,也就是说从屋里是绝对出不去的。那么,弟弟会去哪儿了?

从此之后,弟弟就像是人间蒸发似的失踪了。他和爸爸报警后,又找了人在家里掘地三尺,希望发现被人挖的密道、暗室之类的,但是一无所获。

杨茂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忽,思绪好像飘飞到天外。我不敢打断他,但是觉得他说的话荒谬绝伦。

“我在弟弟失踪后读了很多宗教方面,以及物理方面的书,想寻找答案。最后我有了个推测,也许我家的那个柜子,是连接我们这个空间和另外一个空间的通道?我弟弟当年是误入了这个通道,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他以一个结论总结了对往事的回忆。

“也许吧。”我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句,心里在暗暗叹气。这个哥哥看来因为弟弟失踪,变得有点神经质了。

“行了,我把你送回学校,然后继续追查霍林的案子了。”接了个电话后,他驱车把我送回学校。在车上他给我说了目前案件的几个进展:

1.死者所在的小区前一段为了接受某项评选,把附近的野猫野狗都驱逐干净了,案发现场的窗户上也证实没有小动物的痕迹,所以霍林的生殖器被野猫叼走的推断不成立。在死者所在小区的下水道里也没有发现有残骸的痕迹,所以死者的生殖器应该是被凶手拿走了。

2.死者死的那天晚上的确出人过风月场所,和一名小姐发生过关系。巧合,或者说不巧的是,那个小姐在昨天晚上也死了。

“情杀?”我做了个这样的推论。“那个小姐的男人发现霍林上了自己的女人,一怒之下把两人都杀了?然后为了泄愤,就把霍林的生殖器带走,用了某种手段进行泄愤?”我自我感觉这样的推断还是合理的。

杨茂否认了我的说法。“那个小姐的死因很简单,是被嫖客用丝袜勒死的。原因也比较简单,那个嫖客当天发挥不是很好,被小姐嘲笑了,出于男人的自尊,嫖客激情杀人,杀完人后就去派出所自首了。这个嫖客是昨晚才来咱们市的,经过调查他在前天晚上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所以霍林不是他杀的。”

这个事儿让我很泄气。不过杨茂说,小姐被杀的事的确给了他们启发。霍林的生殖器丢失看来是凶手有意为之,这样犯罪动机就和“性”脱不了关系。他忽然问我,我在电影院看到的场景,除了凶手用斧头碎尸外,还看到了别的有用信息吗?比如,凶手的脸之类的?

我想了半天,遗憾的告诉他,我只看到了斧头纷飞,没有看到凶手的脸。不过我给他提供了个比较有用的信息,就是凶手应该是男人。因为斧头落下的力度很重,女人应该不可能有那样的手劲。

把我送回宿舍后,杨茂就告辞了。我因为昨晚没睡好,就在宿舍里继续睡到下午。期间,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有室友回来,并且对我说了什么话,但因为太困,并没有听清楚。

等我起床后,已经是下午5点了。在宿舍的桌子上,放着个快递盒子,收件人写的是我的名字。看来室友给我说的话就是有我的快递。

能够有快递收还是很快乐的事情。包裹被层层胶布包裹的很严实,我找了个小刀就开始拆起来。拆的过程后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快递上并没有写寄件人的名字和地址,收件人一栏也只写了我的名字,其它的一概没有。这样的快递在寻常状态下是肯定到不了收件人手里的。

我拆快递的手慢了下来。想了下,我把包裹轻轻放在桌子上,然后到卫生间拿了根拖把,用拖把的柄重重敲了两下包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