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4:50:28

借着那台灯的余光我的眼睛看见了眉姐那裙子下一道靓丽的风景。

还真是蓝色的。

眉姐虽然是一边和妈妈说话,但心却是砰砰砰的跳到嗓子眼上,她感到到一种很灼热的气息在大腿根部喘息着,这差点让眉姐就发出惊呼声来,耳根子也是烧红了,她是万万没想到我会在被窝里面这么调皮的。

“好了,眉儿,我就下去和李良说说。”这老太太终于走了,眉姐看上妈妈关上门了,就一把掀开了被子,我的脸还是很贴在眉姐的大腿上,眉姐又是羞涩又是尴尬说:“重阳,重阳,你干嘛呢?”

我好像从天堂回过神来,抬头:“走了啊。”我都沉浸在那无边的幻想之中呢。

“得想办法出去才行啊。”眉姐见我呆呆的样子,就有些好笑起来,更加断定我是一个处男了,“重阳,你还是躲床底下吧。”

“又床底啊。”我委屈着,我还想在床上被窝里,好好和眉姐来大腿上的亲密接触,我都回味无穷呢。

眉姐轻轻打我的额头,嗔怒的说:“小子,别胡思乱想,我可是你姐来着。”

“好吧,好吧,我躲床下面。”我老实的说道。

“等下李良会走的。”眉姐自信的说。

我点头,这就好办,我可不想这李良真的在床上和眉姐恩爱来着,那我心里多难受啊。

我再次躲到了床底下面。

没一会儿,李良就敲门,然后进来了,我窝在床底下,就看见李良那一双闪闪发亮的皮鞋。

“你父母还在下面。”李良关上门后对眉姐说道,语气有些冷淡。

“嗯,我知道,谢谢你能来。”眉姐说。

李良说;“不用客气,毕竟以前是夫妻,虽然是离婚了,但你有事情我还是要帮忙的。”

我在床下面想着,这李良和眉姐为什么离婚呢?看上去挺配对的一对人呢?

眉姐的语气也是有些冷淡;“对了,等下你假装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公司有事,我爸爸妈妈一定会让你走的,你说得严重一点。”

李良看了一眼眉姐,说;“这么久不见了,你好像越来越讨厌了我。”

“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理情绪,这不是讨厌的问题。”眉姐脸色依旧是平静之极。

“其实,这何必呢,逢场作戏在所难免,只要我回来就是了。”李良说道,上前几步,想要握着眉姐的手,眉姐退后了两步,一脸警惕的说:“李良,你不用这样的,我们都离婚了,你以前做的是我也都清楚。”

“看样子你还是不什么肯原谅我啊。”李良耸耸肩膀一点都没自责的神色,“那算了,好聚好散,对了你有男朋友了吗?一个人孤独住在这里,晚上不寂寞和害怕吗?要是害怕的给我电话,我会过来陪你的。”

“不用,谢谢关心。”眉姐说道。

“刚才你爸爸和我说了,要我们年底尽量要一个孩子,给他抱抱孙子,。”李良说,。“好像你爸爸心脏病吧,受不了太过刺激的事情,你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

“我会说的,但不是现在。”眉姐几分冷漠的说道。

“何眉,你父母不就是想要一个孩子嘛,给他们就是了。”李良深深看了一眼何眉,“我们的关系也可以保持这样。”

“呵呵。”眉姐冷笑。“那是你爽吧,搞了一炮,有了你的孩子,你还是可以在外面风流快活,多带劲啊,多潇洒啊,我佩服你,感谢你看得起我。”

李良有些恼怒,“你看这话多刺人,随便,反正我要是忍不住我就说出来。”

眉姐说:“等我爸爸妈妈离开后,我会对他们说的,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李良笑说:“这么着急赶走我啊?我突然发现你特别的迷人了,这算是离开你之后,才有的感觉吗?”

说着,李良上前,想要抱何眉亲热一下。

我看的拳头都抓起来,想爬出去弄死这王八蛋的。妈蛋,离婚就离婚了,还想做日的事情,你当我眉姐是小姐啊?

眉姐低声喝道;“李良,请你放尊重点,这是我的地方,如果你还想有一点面子的话,你就出去。”

李良本来想动手动脚的,但也知道下面有两个老人,不什么方便,要是只有何眉一个人,早就硬上了。

“行,我先走了。”李良笑说,“改天我会再来的。”

李良走了出去,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走的反正何眉不关心了。

我立即从床底下钻出来;“眉姐,那个王八蛋欺负你来着,我去找他。”;

“不用,不用,没什么欺负。”眉姐拉着我的手,“让他走吧。”

李良?我记住你了,我会找你算账的,你等着。

一会儿,眉姐 妈妈再一次进来,我只能躲在衣柜里,这老太太进来一阵感叹的,总之一句话,就是年代要孙子,好好和李良过日志。终于叮嘱完毕之后,老太太就离开了。我也跟着出来,我看下时间,这很晚了,眉姐说,今天的事情,你就当做一个笑话吧,不要乱想。

“眉姐,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我说道。

“嗯,晚上小心。”

“没事,很近的。”我说。

我打开了门缝,然后眉姐先下去探路,等她在下面做安全的手势后, 我就飞快的下楼,出了眉姐的别墅后,我就回头叹息一声。

家家有本难念经的啊。

刚回到仓库的时候,叶清娆就进来了,见我就咿呀一声:“咦,你今天穿的可不是这一套衣服,去哪里买的?”

“这个,是我一个朋友送的。”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道。

“看样子这个朋友一定是女人的。”叶清娆笑着说。

“呃?”

“我都闻到了女人的香水味道了。”叶清娆说,“是个美女吧?”

我没想到她鼻子这么灵敏,咳嗽说道;“是我一个姐姐。”

叶清娆哦的一声,也没再追问了。

“我姐姐训练的方式可能是有点毒辣,你能承受得了吗?”叶清娆问。

“你说拿着鞭子打我啊?可以,没问题。”我说道,感觉每一次鞭打之后,身子更具有灵敏性。

叶清娆笑着:“看不出来你还有喜欢受虐的倾向啊.......我姐姐的一件黑色内裤不见了。”

我:“.....”

心跳开始加速。

手也是有点出汗。

这,不见内裤?有我毛事啊。

我可是拿着内裤去丢了的。

“我姐和我说的时候,我也觉得奇怪,难道真的是出现变态的人了,然后我去小区的监控室查了一下。”叶清娆看着我。

我差点就吐出血了,这一定是看到我丢内裤了。

完蛋 了,我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啊。

我用纯洁无比的眼神看着叶清娆:“你相信我吗?

要是我,我都觉得自己不相信了。

大半夜的,见我去丢内裤,不是我偷的,是谁偷的。

”我相信你。”叶清娆说。

我一下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是万万没没想到叶清娆会说这么一句无比坚定的话来的。

“我相信你不是那个人。”叶清娆说。

我怔怔的看着她。

我从没想到从头到尾她一直都这么相信我。

我觉得心口暖暖的。

“好吧,我说出来,可能是不信,因为我自己都不相信,那真是很邪乎的事情。”

我和叶清娆说了下关于那一只色猫的事情。

叶清娆听完之后也是恍然:“原来是那一只猫,我见过,是我们小区养的一只宠物猫,看样子我果然没看错你。”

“谢谢你。”我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我有些想不通。

“没为什么,就相信。”叶清娆说。

这是我听到最好的一句话。

“嗯,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睡觉,这个送给你。”叶清娆站起来,拿出一个塑料包,然后脸色很奇怪的样子,蝴蝶一样飞出去了。

“这什么啊?”我打开塑料包,然后傻眼了,接着是吞唾沫。

21章 送我神秘礼物

借着那台灯的余光我的眼睛看见了眉姐那裙子下一道靓丽的风景。

还真是蓝色的。

眉姐虽然是一边和妈妈说话,但心却是砰砰砰的跳到嗓子眼上,她感到到一种很灼热的气息在大腿根部喘息着,这差点让眉姐就发出惊呼声来,耳根子也是烧红了,她是万万没想到我会在被窝里面这么调皮的。

“好了,眉儿,我就下去和李良说说。”这老太太终于走了,眉姐看上妈妈关上门了,就一把掀开了被子,我的脸还是很贴在眉姐的大腿上,眉姐又是羞涩又是尴尬说:“重阳,重阳,你干嘛呢?”

我好像从天堂回过神来,抬头:“走了啊。”我都沉浸在那无边的幻想之中呢。

“得想办法出去才行啊。”眉姐见我呆呆的样子,就有些好笑起来,更加断定我是一个处男了,“重阳,你还是躲床底下吧。”

“又床底啊。”我委屈着,我还想在床上被窝里,好好和眉姐来大腿上的亲密接触,我都回味无穷呢。

眉姐轻轻打我的额头,嗔怒的说:“小子,别胡思乱想,我可是你姐来着。”

“好吧,好吧,我躲床下面。”我老实的说道。

“等下李良会走的。”眉姐自信的说。

我点头,这就好办,我可不想这李良真的在床上和眉姐恩爱来着,那我心里多难受啊。

我再次躲到了床底下面。

没一会儿,李良就敲门,然后进来了,我窝在床底下,就看见李良那一双闪闪发亮的皮鞋。

“你父母还在下面。”李良关上门后对眉姐说道,语气有些冷淡。

“嗯,我知道,谢谢你能来。”眉姐说。

李良说;“不用客气,毕竟以前是夫妻,虽然是离婚了,但你有事情我还是要帮忙的。”

我在床下面想着,这李良和眉姐为什么离婚呢?看上去挺配对的一对人呢?

眉姐的语气也是有些冷淡;“对了,等下你假装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公司有事,我爸爸妈妈一定会让你走的,你说得严重一点。”

李良看了一眼眉姐,说;“这么久不见了,你好像越来越讨厌了我。”

“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理情绪,这不是讨厌的问题。”眉姐脸色依旧是平静之极。

“其实,这何必呢,逢场作戏在所难免,只要我回来就是了。”李良说道,上前几步,想要握着眉姐的手,眉姐退后了两步,一脸警惕的说:“李良,你不用这样的,我们都离婚了,你以前做的是我也都清楚。”

“看样子你还是不什么肯原谅我啊。”李良耸耸肩膀一点都没自责的神色,“那算了,好聚好散,对了你有男朋友了吗?一个人孤独住在这里,晚上不寂寞和害怕吗?要是害怕的给我电话,我会过来陪你的。”

“不用,谢谢关心。”眉姐说道。

“刚才你爸爸和我说了,要我们年底尽量要一个孩子,给他抱抱孙子,。”李良说,。“好像你爸爸心脏病吧,受不了太过刺激的事情,你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

“我会说的,但不是现在。”眉姐几分冷漠的说道。

“何眉,你父母不就是想要一个孩子嘛,给他们就是了。”李良深深看了一眼何眉,“我们的关系也可以保持这样。”

“呵呵。”眉姐冷笑。“那是你爽吧,搞了一炮,有了你的孩子,你还是可以在外面风流快活,多带劲啊,多潇洒啊,我佩服你,感谢你看得起我。”

李良有些恼怒,“你看这话多刺人,随便,反正我要是忍不住我就说出来。”

眉姐说:“等我爸爸妈妈离开后,我会对他们说的,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李良笑说:“这么着急赶走我啊?我突然发现你特别的迷人了,这算是离开你之后,才有的感觉吗?”

说着,李良上前,想要抱何眉亲热一下。

我看的拳头都抓起来,想爬出去弄死这王八蛋的。妈蛋,离婚就离婚了,还想做日的事情,你当我眉姐是小姐啊?

眉姐低声喝道;“李良,请你放尊重点,这是我的地方,如果你还想有一点面子的话,你就出去。”

李良本来想动手动脚的,但也知道下面有两个老人,不什么方便,要是只有何眉一个人,早就硬上了。

“行,我先走了。”李良笑说,“改天我会再来的。”

李良走了出去,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走的反正何眉不关心了。

我立即从床底下钻出来;“眉姐,那个王八蛋欺负你来着,我去找他。”;

“不用,不用,没什么欺负。”眉姐拉着我的手,“让他走吧。”

李良?我记住你了,我会找你算账的,你等着。

一会儿,眉姐 妈妈再一次进来,我只能躲在衣柜里,这老太太进来一阵感叹的,总之一句话,就是年代要孙子,好好和李良过日志。终于叮嘱完毕之后,老太太就离开了。我也跟着出来,我看下时间,这很晚了,眉姐说,今天的事情,你就当做一个笑话吧,不要乱想。

“眉姐,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我说道。

“嗯,晚上小心。”

“没事,很近的。”我说。

我打开了门缝,然后眉姐先下去探路,等她在下面做安全的手势后, 我就飞快的下楼,出了眉姐的别墅后,我就回头叹息一声。

家家有本难念经的啊。

刚回到仓库的时候,叶清娆就进来了,见我就咿呀一声:“咦,你今天穿的可不是这一套衣服,去哪里买的?”

“这个,是我一个朋友送的。”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道。

“看样子这个朋友一定是女人的。”叶清娆笑着说。

“呃?”

“我都闻到了女人的香水味道了。”叶清娆说,“是个美女吧?”

我没想到她鼻子这么灵敏,咳嗽说道;“是我一个姐姐。”

叶清娆哦的一声,也没再追问了。

“我姐姐训练的方式可能是有点毒辣,你能承受得了吗?”叶清娆问。

“你说拿着鞭子打我啊?可以,没问题。”我说道,感觉每一次鞭打之后,身子更具有灵敏性。

叶清娆笑着:“看不出来你还有喜欢受虐的倾向啊.......我姐姐的一件黑色内裤不见了。”

我:“.....”

心跳开始加速。

手也是有点出汗。

这,不见内裤?有我毛事啊。

我可是拿着内裤去丢了的。

“我姐和我说的时候,我也觉得奇怪,难道真的是出现变态的人了,然后我去小区的监控室查了一下。”叶清娆看着我。

我差点就吐出血了,这一定是看到我丢内裤了。

完蛋 了,我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啊。

我用纯洁无比的眼神看着叶清娆:“你相信我吗?

要是我,我都觉得自己不相信了。

大半夜的,见我去丢内裤,不是我偷的,是谁偷的。

”我相信你。”叶清娆说。

我一下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是万万没没想到叶清娆会说这么一句无比坚定的话来的。

“我相信你不是那个人。”叶清娆说。

我怔怔的看着她。

我从没想到从头到尾她一直都这么相信我。

我觉得心口暖暖的。

“好吧,我说出来,可能是不信,因为我自己都不相信,那真是很邪乎的事情。”

我和叶清娆说了下关于那一只色猫的事情。

叶清娆听完之后也是恍然:“原来是那一只猫,我见过,是我们小区养的一只宠物猫,看样子我果然没看错你。”

“谢谢你。”我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我有些想不通。

“没为什么,就相信。”叶清娆说。

这是我听到最好的一句话。

“嗯,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睡觉,这个送给你。”叶清娆站起来,拿出一个塑料包,然后脸色很奇怪的样子,蝴蝶一样飞出去了。

“这什么啊?”我打开塑料包,然后傻眼了,接着是吞唾沫。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