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3:57:37

我注意到了中年人的表情显得极其癫狂,那被铐住的双手此时也由于他的挣扎变的血肉模糊,他用手指着我身旁颤抖着说道:“有鬼!有鬼,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突出起来的反常让我和赵雅倩两人都显得有些措手不及,而当我想要靠近中年男子的时候,对方居然抱头蹲在地上声音显得极其痛苦。

“怎么回事?不会让你踢傻了吧。”我看了眼赵雅倩小声说道。

赵雅倩十分肯定说自己绝对控制好了力度,可现在中年人确实癫狂的有些吓人,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我走过去开门后,见到是警局的人到了,随后对方在和赵雅倩简单沟通后,便将中年男子带走,而我们两个也被叫去录口供。

在这一路上中年人不断吵吵着见到鬼了,说我就是鬼,而这时那名领队的男子在看向赵雅倩的眼神明显变得不一样了。

随后事情的发展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暴力执法的典范,由于赵雅倩一脚将对方踢成了智障,伤者家属第一时间来到了警局就不干了,七大姑八大姨又拉横幅又吹喇叭。

接着仅仅半天的时间赵雅倩成为了我市头条,美女警花暴力执法,最后市局领导为了防止舆论的扩散,连续召开会议,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赵雅倩被宣布停职查看。

警局的大门外我看着一身便装的赵雅倩无奈的说道:“是我连累你了。”

赵雅哼了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跟你什么关系?我是为了查明父亲的死因,停职算什么。”

这时我又试探的问了赵雅倩能不能因为她的停止而拘留所那边停止提前保释老李,赵雅倩让我放心,她说拘留所的副所长是他同学的老公,有熟人好办事儿。

我和赵雅倩两个人说起了中年男子为什么会忽然疯掉的问题,赵雅倩这时也十分肯定的说自己是黑带高手,对于力道的把握非常好,绝对不存在踢残的问题。

我搞不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屋里就我们三个,就算鬼是无形的,那也应该抓我才对。

看着赵雅倩抻了个懒腰,忽然让我觉得她不当警察的话看起来挺有软妹子的味道,接着我问道:“不当警察了,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去?”

赵雅倩眉毛一挑哼道:“去李庆奎家,找到那个老头,他就是哑巴我也有办法让他说出话来!”

我一愣神,这才是我所感觉的赵雅倩,虽然接触时间短,但是她绝对给我种比男人还霸气的性格。

上了车后,赵雅倩几乎是油门到底,我们一路疾驰的赶往李庆奎家楼下,下了车后,赵雅倩厉声说道:“进去后别手软,我将他制服后,你跟我一起把他抬车上去。”

我惊讶的看着赵雅倩说道:“大姐,你意思是将他先打晕?然后咱俩在抬下来?”

赵雅倩点头说是,又告诉我什么在她眼里只有罪犯和好人,只要是罪犯不管你多大年纪,她都会选择最直接而且效率的办法,如果反抗,打晕带走就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简单粗暴!”我竖起大拇指。

赵雅倩轻蔑的上下打量我一眼,这让我有些不自然,好歹我也是个一百八十多公分打小伙子,怎么在他眼里看起来就好像那么脆弱似的。

我们上了楼道他在前面打着头,就在我们刚上到2楼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爆炸将我们两个人震翻在地。

赵雅倩由于走的太靠前,被手波及最强的位置,当她在楼梯上倒下的时候,正好砸在我身上。

爆炸结束后,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赵雅倩这时也趴在我身上咳嗽着,我忙问道:“你没事儿吧。”

赵雅倩喘着粗气说道:“没事儿,这爆炸好像是楼上李庆奎家里传出来的,我们快上去看看!”

我们两个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脑子还有些昏沉,随即我二人互相搀扶着上了四楼,爆炸声也引起了前后邻居间的关注,走廊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赵雅倩小声对我说道:“别管我,你赶快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爆炸,完事儿后立刻走,一会儿警局来了麻烦,咱们两个搞不好还得带回去录口供。”

我对赵雅倩说的话表示认同,随即连忙扶着楼梯扶手用尽最快的速度赶往了第一现场,当我刚到了李庆奎家门前的时候,发现他们家的大门已经让爆炸掀开,整个房间的框架显得极为破碎。

随即我有些忐忑的走进去一看,一股子烧毛味儿传了出来,满地的碎肉块儿显得极为惨烈,在客厅的中央是爆炸的重心的地带,煤气罐镶嵌在客厅的墙壁上。

地上满是炸零碎的衣物和碎肉,我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自语道:“老大爷他居然自杀了?”

消防车的声音刚刚响起,简单扫视了一眼后,我立刻跑下楼与赵雅倩汇合,对她简单说明了情况后,我们两个扮演着邻居在警员身边走过。

出了大门赵雅倩自语道:“怎么会自杀了,这也太奇怪了!”

我听到后哼了一声从旁说道:“你是没见过更奇怪的。”

赵雅倩估计是以为我话语里带着嘲讽,随后她立刻来了劲儿,让我不解释清楚不行,在大马路上我被她像扒拉小孩儿一样左一下右一下,本来合计生生气意思意思,但又想到了她对付中年人的那一脚,瞬间我也就没了脾气。

我对赵雅倩讲述了家中惊现三枚金元宝,随后一夜之间家里东西都没了的事儿,我发现她好像很有兴致,当讲完了以后赵雅倩提议要去我家看看。

“大姐别闹了好不好,我可是要死的人了,怎么看你好像有点要探险的意思呢。”我无奈的说道。

赵雅倩告诉我她长这么大什么都不怕,所以才选择了刑警这一行业,父亲死的蹊跷,她第一去我家也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共同点,第二我感觉她确实有兴趣。

最终我被拽上了车,以完全反对无效的方式回到了水泵厂家属院外,下了车后赵雅倩显得很有兴致的打量起我住的楼房。

我无奈的说道:“看什么看,这房子跟咱俩加起来岁数差不多。”

赵雅倩指着房子疑惑的说道:“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你父母,她们都不在么?”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估计赵雅倩也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忙说对不起,其实我也理解,就接触这么两天我就感觉到了,绝对的炮筒子性格。

我无奈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我就记得十多岁时候他们走了,在就没回来过,不过无所谓,我现在也算是高薪职业。”

就在我俩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时候,在小区里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在我身边走过,而这时一对中年妇女的话却让我呆呆的愣住了。

“你听说没,五金店的老孔出事了,他们家孩子也真是的都不知道回来看看,现在估计是他侄子在那儿忙活呢。”

赵雅倩与我对视一眼,我有些无法相信的说道:“难道是孔叔?”

接着我连忙揽住两名中年妇女身前问道:“大娘,怎么回事?老孔怎么了?”

两位大娘见到我就像躲瘟神一样,不自觉加快了脚步,这时我也不乐意了,她们加快我也加快拦着,就是一副你们不说清楚我不让走的架势。

“小越啊,你离我们远点吧,你说你把老孔害死了还想害我们啊。”中年妇女的话有着一丝哀求的意思。

我拉着中年妇女的衣襟不让她走,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老孔怎么死的!”

中年妇女用力的挣脱着说道:“你放开我,老孔怎么死的,你得问你自己!”

第十六章 孔叔死了

我注意到了中年人的表情显得极其癫狂,那被铐住的双手此时也由于他的挣扎变的血肉模糊,他用手指着我身旁颤抖着说道:“有鬼!有鬼,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突出起来的反常让我和赵雅倩两人都显得有些措手不及,而当我想要靠近中年男子的时候,对方居然抱头蹲在地上声音显得极其痛苦。

“怎么回事?不会让你踢傻了吧。”我看了眼赵雅倩小声说道。

赵雅倩十分肯定说自己绝对控制好了力度,可现在中年人确实癫狂的有些吓人,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我走过去开门后,见到是警局的人到了,随后对方在和赵雅倩简单沟通后,便将中年男子带走,而我们两个也被叫去录口供。

在这一路上中年人不断吵吵着见到鬼了,说我就是鬼,而这时那名领队的男子在看向赵雅倩的眼神明显变得不一样了。

随后事情的发展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暴力执法的典范,由于赵雅倩一脚将对方踢成了智障,伤者家属第一时间来到了警局就不干了,七大姑八大姨又拉横幅又吹喇叭。

接着仅仅半天的时间赵雅倩成为了我市头条,美女警花暴力执法,最后市局领导为了防止舆论的扩散,连续召开会议,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赵雅倩被宣布停职查看。

警局的大门外我看着一身便装的赵雅倩无奈的说道:“是我连累你了。”

赵雅哼了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跟你什么关系?我是为了查明父亲的死因,停职算什么。”

这时我又试探的问了赵雅倩能不能因为她的停止而拘留所那边停止提前保释老李,赵雅倩让我放心,她说拘留所的副所长是他同学的老公,有熟人好办事儿。

我和赵雅倩两个人说起了中年男子为什么会忽然疯掉的问题,赵雅倩这时也十分肯定的说自己是黑带高手,对于力道的把握非常好,绝对不存在踢残的问题。

我搞不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屋里就我们三个,就算鬼是无形的,那也应该抓我才对。

看着赵雅倩抻了个懒腰,忽然让我觉得她不当警察的话看起来挺有软妹子的味道,接着我问道:“不当警察了,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去?”

赵雅倩眉毛一挑哼道:“去李庆奎家,找到那个老头,他就是哑巴我也有办法让他说出话来!”

我一愣神,这才是我所感觉的赵雅倩,虽然接触时间短,但是她绝对给我种比男人还霸气的性格。

上了车后,赵雅倩几乎是油门到底,我们一路疾驰的赶往李庆奎家楼下,下了车后,赵雅倩厉声说道:“进去后别手软,我将他制服后,你跟我一起把他抬车上去。”

我惊讶的看着赵雅倩说道:“大姐,你意思是将他先打晕?然后咱俩在抬下来?”

赵雅倩点头说是,又告诉我什么在她眼里只有罪犯和好人,只要是罪犯不管你多大年纪,她都会选择最直接而且效率的办法,如果反抗,打晕带走就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简单粗暴!”我竖起大拇指。

赵雅倩轻蔑的上下打量我一眼,这让我有些不自然,好歹我也是个一百八十多公分打小伙子,怎么在他眼里看起来就好像那么脆弱似的。

我们上了楼道他在前面打着头,就在我们刚上到2楼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爆炸将我们两个人震翻在地。

赵雅倩由于走的太靠前,被手波及最强的位置,当她在楼梯上倒下的时候,正好砸在我身上。

爆炸结束后,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赵雅倩这时也趴在我身上咳嗽着,我忙问道:“你没事儿吧。”

赵雅倩喘着粗气说道:“没事儿,这爆炸好像是楼上李庆奎家里传出来的,我们快上去看看!”

我们两个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脑子还有些昏沉,随即我二人互相搀扶着上了四楼,爆炸声也引起了前后邻居间的关注,走廊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赵雅倩小声对我说道:“别管我,你赶快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爆炸,完事儿后立刻走,一会儿警局来了麻烦,咱们两个搞不好还得带回去录口供。”

我对赵雅倩说的话表示认同,随即连忙扶着楼梯扶手用尽最快的速度赶往了第一现场,当我刚到了李庆奎家门前的时候,发现他们家的大门已经让爆炸掀开,整个房间的框架显得极为破碎。

随即我有些忐忑的走进去一看,一股子烧毛味儿传了出来,满地的碎肉块儿显得极为惨烈,在客厅的中央是爆炸的重心的地带,煤气罐镶嵌在客厅的墙壁上。

地上满是炸零碎的衣物和碎肉,我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自语道:“老大爷他居然自杀了?”

消防车的声音刚刚响起,简单扫视了一眼后,我立刻跑下楼与赵雅倩汇合,对她简单说明了情况后,我们两个扮演着邻居在警员身边走过。

出了大门赵雅倩自语道:“怎么会自杀了,这也太奇怪了!”

我听到后哼了一声从旁说道:“你是没见过更奇怪的。”

赵雅倩估计是以为我话语里带着嘲讽,随后她立刻来了劲儿,让我不解释清楚不行,在大马路上我被她像扒拉小孩儿一样左一下右一下,本来合计生生气意思意思,但又想到了她对付中年人的那一脚,瞬间我也就没了脾气。

我对赵雅倩讲述了家中惊现三枚金元宝,随后一夜之间家里东西都没了的事儿,我发现她好像很有兴致,当讲完了以后赵雅倩提议要去我家看看。

“大姐别闹了好不好,我可是要死的人了,怎么看你好像有点要探险的意思呢。”我无奈的说道。

赵雅倩告诉我她长这么大什么都不怕,所以才选择了刑警这一行业,父亲死的蹊跷,她第一去我家也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共同点,第二我感觉她确实有兴趣。

最终我被拽上了车,以完全反对无效的方式回到了水泵厂家属院外,下了车后赵雅倩显得很有兴致的打量起我住的楼房。

我无奈的说道:“看什么看,这房子跟咱俩加起来岁数差不多。”

赵雅倩指着房子疑惑的说道:“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你父母,她们都不在么?”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估计赵雅倩也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忙说对不起,其实我也理解,就接触这么两天我就感觉到了,绝对的炮筒子性格。

我无奈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我就记得十多岁时候他们走了,在就没回来过,不过无所谓,我现在也算是高薪职业。”

就在我俩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时候,在小区里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在我身边走过,而这时一对中年妇女的话却让我呆呆的愣住了。

“你听说没,五金店的老孔出事了,他们家孩子也真是的都不知道回来看看,现在估计是他侄子在那儿忙活呢。”

赵雅倩与我对视一眼,我有些无法相信的说道:“难道是孔叔?”

接着我连忙揽住两名中年妇女身前问道:“大娘,怎么回事?老孔怎么了?”

两位大娘见到我就像躲瘟神一样,不自觉加快了脚步,这时我也不乐意了,她们加快我也加快拦着,就是一副你们不说清楚我不让走的架势。

“小越啊,你离我们远点吧,你说你把老孔害死了还想害我们啊。”中年妇女的话有着一丝哀求的意思。

我拉着中年妇女的衣襟不让她走,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老孔怎么死的!”

中年妇女用力的挣脱着说道:“你放开我,老孔怎么死的,你得问你自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