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15:30:46

我筷子将一次性饭盒的面扒拉进嘴里,放下饭盒转身看着外边的天气,由于这里的地势高,雾气弥漫在山腰的位置,很容易漫过来,一道闷雷滚过天空,雨说来就来了。

“这还真下雨了,大侄子被你给说中了,幸好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避雨的。”

姑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我心想这也不看看这些年我在国外学的是什么,地质地理气象学,本来就对这个精通,早上看一下天空的云,基本上就能断定这一天的天气。

“这么大的雨,咱们只能在这里等着,下雨最容易使山体表面的植被破坏,运气不好的话遇上滚落的石头就完蛋了。”

空气的湿度非常大,听着外边的声响,雨应该很大,这时候要是选择出去的话,绝对是不明智的决定,反正这一趟我们来就是为了玩的,多会回去都一样,大不了就是看一会雨呗。

等我回头的时候,突然发现,洞里只剩下了我跟姑父两个人,阿海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四下找了一下,确定阿海不在这里,心里暗骂了一声,这他娘的一点规矩都不懂,干什么好歹吱一声。

“姑父,阿海不见了。”

“什么?”

姑父还没留意到阿海,我提醒了一句之后,他才留意到阿海已经不见了,他也是四下看了一眼,再往深了的地方就失去了视野,姑父对着洞口喊了几声,可是除了自己的回音之外,任何的动静都没有。

姑父转过身,我们两个人四目以对面面相觑,外边是瓢泼的大雨,水雾不停的在侵蚀,弥漫着洞穴,一时间都拿不定了主意,干脆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等阿海的回来,毕竟从心里对未知的地方还是存在一丝的恐惧。

两个人坐在那里干等了二十分钟,姑父掏出手机试着给阿海打电话联系一下,拿出电话的时候,是一格信号都没有,我就说姑父怎么收了这么一个打下手的,一点的规矩都不懂,好歹打一声招呼啊,真的是多说一句话就会死的人。

我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水汽打湿了,这雨下起来就是没完没了的,似乎是没有减弱的迹象,而且要是我这么继续待下去的话,肯定连裤子都不会幸免的,到时候全身湿透了,待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

“行了,咱们也别在这里坐着了,万一要是那个家伙出点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白蛇洞没有多大,进去找找他,也离开这里,太潮湿了一点都受不了。”

姑父起身拍了拍屁股,我则是拉开了背包,从包里找到两个手电筒,幸好我考虑的比较全面一些,要不然这黑灯瞎火的怎么走路,拿上手电筒我和姑父两个人开始朝着山洞内部走去。

山洞里格外的寂静,手电筒打出的亮光,似乎是被吞噬了一般,不知道这前方到底是有多深,寂静的环境里,只有我跟姑父两个人的脚步声,渐渐的等到我回头的时候,洞口的位置,完全的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

“我说这白蛇洞应该当地人知道的,为什么也不见有人走过的痕迹?”

“你以为谁都会像咱们这么悠闲吗?当地的人才不会跑到这种地方,尤其是传说里这座山镇压着一条白蛇,迷信的人把这里都当成了禁地一样,谁还会过来。”

姑父解释道,我想想也是这么一个道理,毕竟农村人都比较的迷信,唯物主义基本上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所以说这种鬼怪妖魔之类的的传说,他们都保持着敬畏的态度,自然不会闲着没事到这种地方来。

“不过爷爷的记事本里提到过他来过这个洞,还说在这里见过几口棺材,你说这天底下还真有些奇奇怪怪的人,死了棺材就应该埋在土里,摆到这里叫怎么回事。”

我回想了一下爷爷本子里记在的事情,爷爷当初提到是来过这个地方的,一这么想的话,我还真觉得这个鬼地方有一股阴森的感觉。

“算了吧,老头子当初连吃饱都是一个问题,三十好几了才成家,哪会跑到这种地方,你以为闹着玩啊,也就是你小子信他那些写的东西,搁在你几个叔叔手里,早就是上厕所当手纸使用了。”

姑父没好气的说了几句,大概当初爷爷跟他讲鬼故事,吓得姑父新婚夜晚不敢上床睡觉,大晚上的还尿炕的事,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一直记在心里的缘故,这事也成了家里人茶余饭后经常谈论的笑料。

我也不好去反驳姑父的话,毕竟自己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算是一个标准的无神论者,这种本来子虚乌有的事,随便拿来听听也就罢了,要是当真的话就不值得。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我们也实在不知道现在到底是面朝什么方向,姑父是一边走一边哼上几句,喊着阿海的名字。结果都是一样的,除了我们两个人的声音外,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手电筒的灯光,打在石壁上,发出一道苍白的光芒,我这时候留意到似乎这洞穴是变的越来越窄,之前我和姑父两个人并排走相隔一米的距离,这会是相隔不到二十公。

两侧的的石头上有着明显水流冲刷的痕迹,不过这痕迹只有过了膝盖的位置,超过膝盖的位置,石洞边缘又变成了那种凹凸不平,几块岩石狗牙一样的伸出外边。

“这小子究竟跑什么地方去了,早知道就不带他过来了,净给别人添麻烦。”

“姑父你这人是从哪里捞回来的,我怎么感觉不像是咱们本地的。”

“算你小子说对了,他还真不是本地的人,是什么地方的他也没有跟我说过,半个月前突然来店里,整个人面黄肌瘦,衣服上磨出几个洞,这一看就是好几天没有吃饭的样子,我就把他带进店里。”

我自然是不信姑父是因为发善心才将这个人带进店里的,姑父也是笑了一下,紧接着说道。

“我见这个人还算是有点眼前见识,关键的一点是只管他吃饭就行了,就把他留下来了。”

这应该才是最关键的一点,现在也没心情纠结这个,只希望赶紧找到阿海,等到外边的雨停了赶紧的回家,这地方我是不想继续待下去了,总感觉在这阴暗的深处,有那么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一样。

我们继续往前了走,也不知道到底走了有多远的距离,手电筒的灯光照在石头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个阿海不会凭空消失了吧?我心里不由的乱想起来,突然脚下一声脆响,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个洞存在了多少年了,怎么连石头都变得这么脆?”

起初的时候我没有在意,和姑父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越走越发现不对劲,要是一块石头风化被我踩碎了,那还可以理解的,但这里的石头可是花岗岩,我们两个人脚下发出的声响,就像是踩在雪地里一样。

“嘎嘣、嘎嘣、嘎嘣……”

我赶紧停下了脚步,不敢继续走下去,脚下的东西太诡异了,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姑父,发现他也是愣在那里,做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大侄子不对劲,咱们的脚下好像有东西!”

姑父觉得脚下有情况,手电筒对着地面照去,苍白的灯光照射下,只见地上满满的都是一层雪白的东西,零零碎碎的覆盖在地皮上。我不由的低头凑近了一看,顿时后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这是骨头,这全都是骨头。”

第6章 阿海失踪了

我筷子将一次性饭盒的面扒拉进嘴里,放下饭盒转身看着外边的天气,由于这里的地势高,雾气弥漫在山腰的位置,很容易漫过来,一道闷雷滚过天空,雨说来就来了。

“这还真下雨了,大侄子被你给说中了,幸好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避雨的。”

姑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我心想这也不看看这些年我在国外学的是什么,地质地理气象学,本来就对这个精通,早上看一下天空的云,基本上就能断定这一天的天气。

“这么大的雨,咱们只能在这里等着,下雨最容易使山体表面的植被破坏,运气不好的话遇上滚落的石头就完蛋了。”

空气的湿度非常大,听着外边的声响,雨应该很大,这时候要是选择出去的话,绝对是不明智的决定,反正这一趟我们来就是为了玩的,多会回去都一样,大不了就是看一会雨呗。

等我回头的时候,突然发现,洞里只剩下了我跟姑父两个人,阿海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四下找了一下,确定阿海不在这里,心里暗骂了一声,这他娘的一点规矩都不懂,干什么好歹吱一声。

“姑父,阿海不见了。”

“什么?”

姑父还没留意到阿海,我提醒了一句之后,他才留意到阿海已经不见了,他也是四下看了一眼,再往深了的地方就失去了视野,姑父对着洞口喊了几声,可是除了自己的回音之外,任何的动静都没有。

姑父转过身,我们两个人四目以对面面相觑,外边是瓢泼的大雨,水雾不停的在侵蚀,弥漫着洞穴,一时间都拿不定了主意,干脆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等阿海的回来,毕竟从心里对未知的地方还是存在一丝的恐惧。

两个人坐在那里干等了二十分钟,姑父掏出手机试着给阿海打电话联系一下,拿出电话的时候,是一格信号都没有,我就说姑父怎么收了这么一个打下手的,一点的规矩都不懂,好歹打一声招呼啊,真的是多说一句话就会死的人。

我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水汽打湿了,这雨下起来就是没完没了的,似乎是没有减弱的迹象,而且要是我这么继续待下去的话,肯定连裤子都不会幸免的,到时候全身湿透了,待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

“行了,咱们也别在这里坐着了,万一要是那个家伙出点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白蛇洞没有多大,进去找找他,也离开这里,太潮湿了一点都受不了。”

姑父起身拍了拍屁股,我则是拉开了背包,从包里找到两个手电筒,幸好我考虑的比较全面一些,要不然这黑灯瞎火的怎么走路,拿上手电筒我和姑父两个人开始朝着山洞内部走去。

山洞里格外的寂静,手电筒打出的亮光,似乎是被吞噬了一般,不知道这前方到底是有多深,寂静的环境里,只有我跟姑父两个人的脚步声,渐渐的等到我回头的时候,洞口的位置,完全的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

“我说这白蛇洞应该当地人知道的,为什么也不见有人走过的痕迹?”

“你以为谁都会像咱们这么悠闲吗?当地的人才不会跑到这种地方,尤其是传说里这座山镇压着一条白蛇,迷信的人把这里都当成了禁地一样,谁还会过来。”

姑父解释道,我想想也是这么一个道理,毕竟农村人都比较的迷信,唯物主义基本上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所以说这种鬼怪妖魔之类的的传说,他们都保持着敬畏的态度,自然不会闲着没事到这种地方来。

“不过爷爷的记事本里提到过他来过这个洞,还说在这里见过几口棺材,你说这天底下还真有些奇奇怪怪的人,死了棺材就应该埋在土里,摆到这里叫怎么回事。”

我回想了一下爷爷本子里记在的事情,爷爷当初提到是来过这个地方的,一这么想的话,我还真觉得这个鬼地方有一股阴森的感觉。

“算了吧,老头子当初连吃饱都是一个问题,三十好几了才成家,哪会跑到这种地方,你以为闹着玩啊,也就是你小子信他那些写的东西,搁在你几个叔叔手里,早就是上厕所当手纸使用了。”

姑父没好气的说了几句,大概当初爷爷跟他讲鬼故事,吓得姑父新婚夜晚不敢上床睡觉,大晚上的还尿炕的事,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一直记在心里的缘故,这事也成了家里人茶余饭后经常谈论的笑料。

我也不好去反驳姑父的话,毕竟自己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算是一个标准的无神论者,这种本来子虚乌有的事,随便拿来听听也就罢了,要是当真的话就不值得。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我们也实在不知道现在到底是面朝什么方向,姑父是一边走一边哼上几句,喊着阿海的名字。结果都是一样的,除了我们两个人的声音外,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手电筒的灯光,打在石壁上,发出一道苍白的光芒,我这时候留意到似乎这洞穴是变的越来越窄,之前我和姑父两个人并排走相隔一米的距离,这会是相隔不到二十公。

两侧的的石头上有着明显水流冲刷的痕迹,不过这痕迹只有过了膝盖的位置,超过膝盖的位置,石洞边缘又变成了那种凹凸不平,几块岩石狗牙一样的伸出外边。

“这小子究竟跑什么地方去了,早知道就不带他过来了,净给别人添麻烦。”

“姑父你这人是从哪里捞回来的,我怎么感觉不像是咱们本地的。”

“算你小子说对了,他还真不是本地的人,是什么地方的他也没有跟我说过,半个月前突然来店里,整个人面黄肌瘦,衣服上磨出几个洞,这一看就是好几天没有吃饭的样子,我就把他带进店里。”

我自然是不信姑父是因为发善心才将这个人带进店里的,姑父也是笑了一下,紧接着说道。

“我见这个人还算是有点眼前见识,关键的一点是只管他吃饭就行了,就把他留下来了。”

这应该才是最关键的一点,现在也没心情纠结这个,只希望赶紧找到阿海,等到外边的雨停了赶紧的回家,这地方我是不想继续待下去了,总感觉在这阴暗的深处,有那么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一样。

我们继续往前了走,也不知道到底走了有多远的距离,手电筒的灯光照在石头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个阿海不会凭空消失了吧?我心里不由的乱想起来,突然脚下一声脆响,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个洞存在了多少年了,怎么连石头都变得这么脆?”

起初的时候我没有在意,和姑父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越走越发现不对劲,要是一块石头风化被我踩碎了,那还可以理解的,但这里的石头可是花岗岩,我们两个人脚下发出的声响,就像是踩在雪地里一样。

“嘎嘣、嘎嘣、嘎嘣……”

我赶紧停下了脚步,不敢继续走下去,脚下的东西太诡异了,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姑父,发现他也是愣在那里,做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大侄子不对劲,咱们的脚下好像有东西!”

姑父觉得脚下有情况,手电筒对着地面照去,苍白的灯光照射下,只见地上满满的都是一层雪白的东西,零零碎碎的覆盖在地皮上。我不由的低头凑近了一看,顿时后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这是骨头,这全都是骨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