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9 14:36:08

夏天和秋天,桥下的积水和水沟一般平了。

“黄良子,黄良子……孩子哭了!”

也许是夜晚,也许是早晨,桥头上喊着这样的声音。久了,住在桥头的人家都听惯了,听熟了。

......

【第二辑】

夏天和秋天,桥下的积水和水沟一般平了。

“黄良子,黄良子……孩子哭了!”

也许是夜晚,也许是早晨,桥头上喊着这样的声音。久了,住在桥头的人家都听惯了,听熟了。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