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5 21:54:59

夜深了。

她突然从床上惊醒,这些年磨砺出来的敏锐已让她睡意全无。她甚至不敢去打开灯,直至伸手触碰到了身旁熟睡的女儿柔软的身体,她才稍微镇定下来。

如此在黑暗中等待了几分钟,门外终于传来一个详装镇定的声音:“大人?”

“我在。”

听到是心腹金城的声音,刘小芸小小的松了口气,问道:“出什么状况了?”

“情况很不妙。”门外的金城压抑住自己粗重的声音,沉声说:“黄松戈叛变了。”

即便早有准备,刘小芸还是大吃一惊,立即从床上翻身下来,简单整理好衣着,然后轻轻地把小念阳从床上抱起。尽管动作很轻,但是浅睡的小家伙还是很快就醒来,在微光下转动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不时扭动着身体,一如寻常准备撒娇的孩子。

“乖,别闹。”

刘小芸径直从床上把被单扯下来,将小念阳娇小的身体裹住,然后绑到了自己身上,随即打开门走了出去。

刚出到来,她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金城,正单膝跪在地上,皱眉道:“你受伤了?”

“谢大人关心。属下并未受伤,这都是敌人的血。”

刘小芸点点头,又问:“情况有多糟?”

金城低着的头霍地抬起,刚毅的脸上压抑不住一片怒火,沉声说:“组织已经完全被分裂了,大人,您得逃!”

听到这话,刘小芸有了瞬间的失神,随即俏脸一怒,呵斥道:“放肆!我身为首领,怎么能够在组织起内讧的时候,一个人逃命呢!”

金城把另一条腿也放下,把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带着哭腔说:“大人!别犹豫了,赶紧逃吧!黄松戈联合外人已经把整个基地都控制住了,他想取代你的位置!”

看到就连一向稳重的金城都变成了这样,刘小芸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黄松戈作为WL组织情报部部长,平时的表现可以说是绝对的忠诚,因此她才放心将组织内大部分的事务都交给他处理。但没想到黄松戈会借此培养自己的势力,最近已经隐约有晋升为组织第二号人物的趋势。

就这么一个得负众望的领导者突然叛变,虽然不知道原因为何,但其所带来的结果,绝对是非常可怕的。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更不能走了。”

刘小芸深呼吸后,轻声说:“如果黄松戈想要取代我成为新一任组织首领,迫不得已的话,我可以退位让贤,把位置让给他。因为我相信他的能力。”

金城睁大了眼睛,一脸的迷惑不解。

“组织是威廉留下来的,虽然经过我这几年的管理,规模有所扩大,但这毕竟是他的心血,我不能毁掉。与其内斗得两败俱伤,不如我成人之美,好歹可以留下一个完整的WL。”

她解脱似的笑了笑,“这三年来,我为了组织尽心尽力,也算没有辜负威廉的期望。如今组织威望正盛,名头在全世界都是排得上号的,比之八省王叶阳都不遑多让,也该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她话音未落,突然间屋子四周围亮起了成片灯光,十多个强力探照灯如昼般的光芒照射下,只听到咻咻咻几声,身旁的金城已经瞬间弹射而起,将她整个人撞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刚刚她所站的地方冒起了几点火星,子弹呼啸着不知道弹到了何处。

“你们疯了吗,居然敢对首领下杀手!”

金城咬牙切齿地想要站起,但回答他的,还是一梭子冰冷的子弹。要不是他反应灵敏躲得快,早已经被射成筛子了。

短短的几秒钟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哪怕以刘小芸的阅历,也不禁惊得脸色苍白。她意识到,黄松戈并不是想夺去首领位置那么简单,他还想要自己的命!

想到这里,刘小芸咬了咬牙,低喝一声:“金城!”

作为跟威廉同一时期的老将,以及WL组织头号杀手,金城的反应能力自然超强。他冷冷一笑,带着轻蔑的目光逐一扫过外面的人,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地一滚来到刘小芸身边,在脚下打出了一团烟雾,两人借此消失的同时,手中还射出了十几把匕首,准确无误地瞄准了那些开枪人的喉咙,逐一捅了个对穿,连惨叫都不曾发出,就已经瞬间毙命。

————————

行走在基地秘密的通道上,通过头顶放置的监控,刘小芸看到了很多让自己无比难受的画面。

昔日并肩战斗的兄弟,已经彻底分为了两个阵营,一边在猛攻,一边在顽强抵抗,基地内随处可见滚滚浓烟,以及各种各样凄厉的惨叫,一片愁云惨淡。

刘小芸想不明白,黄松戈为什么要叛变,为什么夺取首领位置了还得赶尽杀绝,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

并非是她怕死,而是她还不能死。她还有牵挂,她要把女儿抚养成人,也要回去找他,好好尽一下做妻子的职责。

刘小芸一路急行,身后跟着金城,很快通过特殊通道来到了一个放置着很多机器与书架的大厅内。

这个是档案室,平时除了部长以上级别的人员不能入内,这里的仪器内存放着整个组织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各种情报,全部用特有的密码加密,存放在电脑内,情报之数量、准确度,覆盖了整个华夏国,全世界仅此一家。

这就是WL组织的可怕之处。

在来路上,刘小芸已经见识到了组织分裂所带来的种种后果,也知道了此次分裂已经变得无法挽回了,最重要的,是她在基地里面,见到了大批身着黑衣的人。

那是黑衣军。

黄松戈竟然跟王磊联手了,这让她震惊之余,也非常绝望。

所以她才来到了这个档案室,并且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基地向外传输的网络渠道还有多少能用?”

“禀大人,基地网络已经完全瘫痪,只剩下一两条用于应付网络安全检查的普通线路能用了。”

刘小芸白嫩的手掌紧抓了起来。

怎么办?

她第一次感到了有些手足无措。

她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学校、在他身边的时候。无论自己遇到什么危险,那个男人总会第一时间来救她,什么都帮她考虑到了,根本不用她去费神费力。

“阳,我该怎么办?”

刘小芸环视着档案室内的那些仪器,不知道该不该下这个决定。

这时候,她怀里动了一下,小念阳乌黑乌黑的西瓜头探了出来,看着她,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妈妈……”

刘小芸心中一紧,只觉得鼻尖发酸,仿佛在朦胧中见到了那个男人,正在远处含笑看着自己,让得她终于下了决心,往前面那些机器走了上去。

这一次黄松戈叛变,打得她措手不及,手下能够调用的人手已经完全被控制了,她知道WL组织覆灭已经成了定局,与其让这么多情报被黑衣军带走,让他们用作一些非人途径,还不如全部公布了出去更好!

WL组织的恐怖之处,不是它的情报收集能力太强大,而是因为它掌握的情报,已经足够强大!

刘小芸揉着女儿柔顺的头发,一步一步来到那些机器面前,逐一插上电源,然后输入特有的密码,将电脑内保存的情报,用那几根异常普通的线路,源源不断地传送了出去。

她扫视着十几台电脑屏幕上的进度条,脸色变得非常冷冽。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

也许,她会成为WL组织首领历史上最大的罪人,以及国内悬赏金最高的罪犯,甚至她这辈子都无法再跟他相见——她却并不后悔。

刘小芸失神地看着整个基地的警报开始响起,她慢慢回过身来,对金城说:“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仿佛全身力气被抽空的金城单膝跪下,感伤地说:“大人,请吩咐。”

他知道,如今档案室的情报全部对外公布,就等于他呆了整整十年的WL组织,已经不复存在了。

刘小芸慢慢把身上的被单解开,把刘念阳抱在怀里,很宠溺地注视着自己的宝贝闺女,霎时间泪流满面。

“金城,我以一个母亲的名义拜托你,希望你能够护送我女儿离开基地,替她找到一个安全点的容身之所——如果,我是说如果,可能的话,就把她送回她爸爸的身边。”

金城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接过来,无法置信地看着刘小芸,吃惊说:“那大人您……”

“不用管我,我已经走不了了。”刘小芸苦涩地摇了摇头,看向身后,那里的大门已经被人打开,数十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正鱼贯而入,朝这里围拢过来。

刘小芸走过来,将自己额头抵在女儿的额头,哭泣说:“小阳,虽然你还小,但是离开妈妈后,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而且永远永远都要记住,你的爸爸叫叶阳,他是威震四海的八省王,也是无人能敌的单挑王。”

“见到爸爸后,你告诉他,妈妈……很想他。”

仿佛意识到什么的小念阳突然红了眼睛,在金城怀里剧烈地挣扎起来,奋力地朝自己妈妈伸出双手,迫切地想要过去。

刘小芸板起脸,详装严厉地呵斥说:“收起眼泪,不许哭!”

刘念阳立即扁起了嘴唇,但眼泪还是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哭出声了。

此时,那些黑衣人已经来到了十几米开外,刘小芸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猛地推了金城一把:“走,快走!”

金城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终于不忍心再看,抱起小念阳往左边的一个角落狂奔而去。

空旷的档案室里,传来刘小芸伤心欲绝的哭声:“我的闺女啊……”

这一日,共和国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

互联网上突然出现了无数不知真假的情报,这些情报大到国家机密,小到一个人的生活起居,无所不有,无穷无尽。

这些情报无论大的小的,有用的没用的,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比的精确!

尤其是部分情报揭示了关于某些高官的贪污腐败细节,以及很多身价上亿富豪的黑幕,让无数人震惊。

有一些别居用心的人,甚至单独整理出了一些情报,专门去针对华夏国的领导人,发现居然大部分领导人都牵涉了进去,简直骇人听闻!

而也因为如此大量情报的泄露,让得无数外国间谍趁虚而入,导致国内无数达官贵人,人人自危。

很快,这些情报泄露源被找到了,正是如今国内最大的情报机构——WL组织的杰作。因此,该组织的首领WL女王,被列入了国家S级通缉犯名单,悬赏金高达100亿,只要有人提供丁点有用的信息,就能够得到一大笔的赏金。

军队迅速做出了应对——对整个国家的出入境进行外三层里三层进行封锁严查,同时也在各个城市的边界设置关卡,还专门成立了缉间队,对一些疑似间谍的人进行抓捕。

据统计,因为这一次情报的泄露,抓捕到的外国间谍达到了整整2万八千人,而无辜被抓的,更是达到了可怕的13万人!

因为这一次情报泄露,华夏国持续了整整一年的闭关锁国,高级领导人更是因此丢尽了脸面,无数平民遭殃甚至是无家可归。

而这一年,也成了自民革以来,华夏国最乱的一年。

据传,WL组织分裂的那一天晚上,基地内的所有黑衣军被不明势力消灭,WL女王也被秘密劫持走,至今下落不明。

据说,还是那天晚上,WL组织头号杀手金城的尸体,被人发现在东宫市的一处废弃厂房中,全身上下中了数百枪,子弹把他的身体打成了筛子,却仍旧站着没有倒下。而传闻跟他一起出逃的刘念阳,同样下落不明。

还是传闻,远在千里的八省王叶阳听到这些消息时,突然吐血昏迷。

于是,就有了一年之后,他不顾一切,做了那件轰动全国的事情。

番外篇:WL之乱

夜深了。

她突然从床上惊醒,这些年磨砺出来的敏锐已让她睡意全无。她甚至不敢去打开灯,直至伸手触碰到了身旁熟睡的女儿柔软的身体,她才稍微镇定下来。

如此在黑暗中等待了几分钟,门外终于传来一个详装镇定的声音:“大人?”

“我在。”

听到是心腹金城的声音,刘小芸小小的松了口气,问道:“出什么状况了?”

“情况很不妙。”门外的金城压抑住自己粗重的声音,沉声说:“黄松戈叛变了。”

即便早有准备,刘小芸还是大吃一惊,立即从床上翻身下来,简单整理好衣着,然后轻轻地把小念阳从床上抱起。尽管动作很轻,但是浅睡的小家伙还是很快就醒来,在微光下转动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不时扭动着身体,一如寻常准备撒娇的孩子。

“乖,别闹。”

刘小芸径直从床上把被单扯下来,将小念阳娇小的身体裹住,然后绑到了自己身上,随即打开门走了出去。

刚出到来,她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金城,正单膝跪在地上,皱眉道:“你受伤了?”

“谢大人关心。属下并未受伤,这都是敌人的血。”

刘小芸点点头,又问:“情况有多糟?”

金城低着的头霍地抬起,刚毅的脸上压抑不住一片怒火,沉声说:“组织已经完全被分裂了,大人,您得逃!”

听到这话,刘小芸有了瞬间的失神,随即俏脸一怒,呵斥道:“放肆!我身为首领,怎么能够在组织起内讧的时候,一个人逃命呢!”

金城把另一条腿也放下,把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带着哭腔说:“大人!别犹豫了,赶紧逃吧!黄松戈联合外人已经把整个基地都控制住了,他想取代你的位置!”

看到就连一向稳重的金城都变成了这样,刘小芸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黄松戈作为WL组织情报部部长,平时的表现可以说是绝对的忠诚,因此她才放心将组织内大部分的事务都交给他处理。但没想到黄松戈会借此培养自己的势力,最近已经隐约有晋升为组织第二号人物的趋势。

就这么一个得负众望的领导者突然叛变,虽然不知道原因为何,但其所带来的结果,绝对是非常可怕的。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更不能走了。”

刘小芸深呼吸后,轻声说:“如果黄松戈想要取代我成为新一任组织首领,迫不得已的话,我可以退位让贤,把位置让给他。因为我相信他的能力。”

金城睁大了眼睛,一脸的迷惑不解。

“组织是威廉留下来的,虽然经过我这几年的管理,规模有所扩大,但这毕竟是他的心血,我不能毁掉。与其内斗得两败俱伤,不如我成人之美,好歹可以留下一个完整的WL。”

她解脱似的笑了笑,“这三年来,我为了组织尽心尽力,也算没有辜负威廉的期望。如今组织威望正盛,名头在全世界都是排得上号的,比之八省王叶阳都不遑多让,也该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她话音未落,突然间屋子四周围亮起了成片灯光,十多个强力探照灯如昼般的光芒照射下,只听到咻咻咻几声,身旁的金城已经瞬间弹射而起,将她整个人撞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刚刚她所站的地方冒起了几点火星,子弹呼啸着不知道弹到了何处。

“你们疯了吗,居然敢对首领下杀手!”

金城咬牙切齿地想要站起,但回答他的,还是一梭子冰冷的子弹。要不是他反应灵敏躲得快,早已经被射成筛子了。

短短的几秒钟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哪怕以刘小芸的阅历,也不禁惊得脸色苍白。她意识到,黄松戈并不是想夺去首领位置那么简单,他还想要自己的命!

想到这里,刘小芸咬了咬牙,低喝一声:“金城!”

作为跟威廉同一时期的老将,以及WL组织头号杀手,金城的反应能力自然超强。他冷冷一笑,带着轻蔑的目光逐一扫过外面的人,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地一滚来到刘小芸身边,在脚下打出了一团烟雾,两人借此消失的同时,手中还射出了十几把匕首,准确无误地瞄准了那些开枪人的喉咙,逐一捅了个对穿,连惨叫都不曾发出,就已经瞬间毙命。

————————

行走在基地秘密的通道上,通过头顶放置的监控,刘小芸看到了很多让自己无比难受的画面。

昔日并肩战斗的兄弟,已经彻底分为了两个阵营,一边在猛攻,一边在顽强抵抗,基地内随处可见滚滚浓烟,以及各种各样凄厉的惨叫,一片愁云惨淡。

刘小芸想不明白,黄松戈为什么要叛变,为什么夺取首领位置了还得赶尽杀绝,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

并非是她怕死,而是她还不能死。她还有牵挂,她要把女儿抚养成人,也要回去找他,好好尽一下做妻子的职责。

刘小芸一路急行,身后跟着金城,很快通过特殊通道来到了一个放置着很多机器与书架的大厅内。

这个是档案室,平时除了部长以上级别的人员不能入内,这里的仪器内存放着整个组织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各种情报,全部用特有的密码加密,存放在电脑内,情报之数量、准确度,覆盖了整个华夏国,全世界仅此一家。

这就是WL组织的可怕之处。

在来路上,刘小芸已经见识到了组织分裂所带来的种种后果,也知道了此次分裂已经变得无法挽回了,最重要的,是她在基地里面,见到了大批身着黑衣的人。

那是黑衣军。

黄松戈竟然跟王磊联手了,这让她震惊之余,也非常绝望。

所以她才来到了这个档案室,并且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基地向外传输的网络渠道还有多少能用?”

“禀大人,基地网络已经完全瘫痪,只剩下一两条用于应付网络安全检查的普通线路能用了。”

刘小芸白嫩的手掌紧抓了起来。

怎么办?

她第一次感到了有些手足无措。

她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学校、在他身边的时候。无论自己遇到什么危险,那个男人总会第一时间来救她,什么都帮她考虑到了,根本不用她去费神费力。

“阳,我该怎么办?”

刘小芸环视着档案室内的那些仪器,不知道该不该下这个决定。

这时候,她怀里动了一下,小念阳乌黑乌黑的西瓜头探了出来,看着她,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妈妈……”

刘小芸心中一紧,只觉得鼻尖发酸,仿佛在朦胧中见到了那个男人,正在远处含笑看着自己,让得她终于下了决心,往前面那些机器走了上去。

这一次黄松戈叛变,打得她措手不及,手下能够调用的人手已经完全被控制了,她知道WL组织覆灭已经成了定局,与其让这么多情报被黑衣军带走,让他们用作一些非人途径,还不如全部公布了出去更好!

WL组织的恐怖之处,不是它的情报收集能力太强大,而是因为它掌握的情报,已经足够强大!

刘小芸揉着女儿柔顺的头发,一步一步来到那些机器面前,逐一插上电源,然后输入特有的密码,将电脑内保存的情报,用那几根异常普通的线路,源源不断地传送了出去。

她扫视着十几台电脑屏幕上的进度条,脸色变得非常冷冽。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

也许,她会成为WL组织首领历史上最大的罪人,以及国内悬赏金最高的罪犯,甚至她这辈子都无法再跟他相见——她却并不后悔。

刘小芸失神地看着整个基地的警报开始响起,她慢慢回过身来,对金城说:“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仿佛全身力气被抽空的金城单膝跪下,感伤地说:“大人,请吩咐。”

他知道,如今档案室的情报全部对外公布,就等于他呆了整整十年的WL组织,已经不复存在了。

刘小芸慢慢把身上的被单解开,把刘念阳抱在怀里,很宠溺地注视着自己的宝贝闺女,霎时间泪流满面。

“金城,我以一个母亲的名义拜托你,希望你能够护送我女儿离开基地,替她找到一个安全点的容身之所——如果,我是说如果,可能的话,就把她送回她爸爸的身边。”

金城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接过来,无法置信地看着刘小芸,吃惊说:“那大人您……”

“不用管我,我已经走不了了。”刘小芸苦涩地摇了摇头,看向身后,那里的大门已经被人打开,数十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正鱼贯而入,朝这里围拢过来。

刘小芸走过来,将自己额头抵在女儿的额头,哭泣说:“小阳,虽然你还小,但是离开妈妈后,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而且永远永远都要记住,你的爸爸叫叶阳,他是威震四海的八省王,也是无人能敌的单挑王。”

“见到爸爸后,你告诉他,妈妈……很想他。”

仿佛意识到什么的小念阳突然红了眼睛,在金城怀里剧烈地挣扎起来,奋力地朝自己妈妈伸出双手,迫切地想要过去。

刘小芸板起脸,详装严厉地呵斥说:“收起眼泪,不许哭!”

刘念阳立即扁起了嘴唇,但眼泪还是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哭出声了。

此时,那些黑衣人已经来到了十几米开外,刘小芸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猛地推了金城一把:“走,快走!”

金城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终于不忍心再看,抱起小念阳往左边的一个角落狂奔而去。

空旷的档案室里,传来刘小芸伤心欲绝的哭声:“我的闺女啊……”

这一日,共和国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

互联网上突然出现了无数不知真假的情报,这些情报大到国家机密,小到一个人的生活起居,无所不有,无穷无尽。

这些情报无论大的小的,有用的没用的,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比的精确!

尤其是部分情报揭示了关于某些高官的贪污腐败细节,以及很多身价上亿富豪的黑幕,让无数人震惊。

有一些别居用心的人,甚至单独整理出了一些情报,专门去针对华夏国的领导人,发现居然大部分领导人都牵涉了进去,简直骇人听闻!

而也因为如此大量情报的泄露,让得无数外国间谍趁虚而入,导致国内无数达官贵人,人人自危。

很快,这些情报泄露源被找到了,正是如今国内最大的情报机构——WL组织的杰作。因此,该组织的首领WL女王,被列入了国家S级通缉犯名单,悬赏金高达100亿,只要有人提供丁点有用的信息,就能够得到一大笔的赏金。

军队迅速做出了应对——对整个国家的出入境进行外三层里三层进行封锁严查,同时也在各个城市的边界设置关卡,还专门成立了缉间队,对一些疑似间谍的人进行抓捕。

据统计,因为这一次情报的泄露,抓捕到的外国间谍达到了整整2万八千人,而无辜被抓的,更是达到了可怕的13万人!

因为这一次情报泄露,华夏国持续了整整一年的闭关锁国,高级领导人更是因此丢尽了脸面,无数平民遭殃甚至是无家可归。

而这一年,也成了自民革以来,华夏国最乱的一年。

据传,WL组织分裂的那一天晚上,基地内的所有黑衣军被不明势力消灭,WL女王也被秘密劫持走,至今下落不明。

据说,还是那天晚上,WL组织头号杀手金城的尸体,被人发现在东宫市的一处废弃厂房中,全身上下中了数百枪,子弹把他的身体打成了筛子,却仍旧站着没有倒下。而传闻跟他一起出逃的刘念阳,同样下落不明。

还是传闻,远在千里的八省王叶阳听到这些消息时,突然吐血昏迷。

于是,就有了一年之后,他不顾一切,做了那件轰动全国的事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