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7 09:05:30

北国新书来了。

农村有句老话,叫“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看井”。

我大学毕业那年打算回老家养猪糊口,路上偏逢大雨,就自己一个人在破庙睡了一晚上。

那晚由于实在太累,几乎倒头就睡着了,一夜醒来不仅没有发生怪事,反倒是做了个春梦,我心道老话也不能尽信,可当我抬头看向破庙中间的神像时,心里却咯噔一下,这才发现这是一座废弃的狐仙庙!

狐仙庙就在我们村后面的一片荒郊上,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咱们山里抗战那会儿闹过邪祟,村里的小孩一夜之间都发了高烧,上吐下泻不止,村里的大夫看不出个所以然,以为是闹瘟疫,可如果是闹瘟疫也不该是只传染小孩不传染大人不是?

后来山里来了个道士,道士说只要在后山建一座狐仙庙,不出两天,村里的小孩都会不治而愈。

那时村里的小孩眼看着都要集体咽气儿了,村民们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该出钱的出钱,该出力的出力,两天不到的功夫就建成了狐仙庙,结果竟真如道士说的那般,小孩们都渐渐好转,打那之后也没再出现过同样的状况。

因此狐仙庙也就逐渐成了香火鼎盛之地,不少外地的人都闻讯前来祈祷烧香。

传言那时候有两个日本兵路过山区,见不少村民拜祭狐仙,就进庙里捣乱破坏,走的时候还拿了供台上的贡品,谁知两个洋洋得意的日本兵才走出狐仙庙几步,突然胡言乱语起来,紧接着就倒地不起,吐血而亡。

那时候死了两个日本兵可不是小事,万一镇上的日本人追查起来,整个村子的人都要遭殃,所以村长第一时间就去通知了日本兵营。

没过多久,一名日本军官就带着人来山里,见两个日本兵死相凄惨,极为震怒,当场就给了村长一枪,好在那一枪打在村长的腿上,加上随行而来的还有个同胞翻译,那翻译阻止了日本军官,指着狐仙庙,又指着地上死相凄惨的两个日本兵小声说了句什么。

日本军官皱着眉头,让随行的军医检查两名日本兵的死因,然而两名日本兵表面上看不出丝毫外伤,诡异的是,当军医撬开其中一名日本兵的嘴时,一只大得吓人的老鼠突然钻了出来。

那老鼠满身是血,肚子涨得滚圆,于此同时,另一名死亡的日本兵腹部传来咕噜噜的声音,日本军官面色古怪,抽出军刀划开那名日本兵的肚子,只见哗啦啦的一滩老鼠从日本兵的肚子里淌了出来,或死或活,把周围的人恶心得直吐。

日本军官也吓得一阵哆嗦,当下就带着人离开了狐仙庙,当天下午,日本军官又带着一群人返回狐仙庙,而这次同行而来的还有一个长相奇怪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白袍,头上束着高帽,额骨宽厚,看不见眉毛,取而代之的是两抹圆形朱红,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日本国特有的一种职业,叫阴阳师。

那名阴阳师见到狐仙庙后,带着一名小童神情淡定地走了进去,谁知片刻之后小童就鬼哭狼嚎地跑出来,屎都吓得从裤腿里滚了出来,那名阴阳师也吓得一脸苍白,神情慌张地跪在门口咚咚咚地直磕头,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之后就招呼日本军官落荒而逃。

然而即便是这样一个充满传说色彩的庙宇,也没能抵挡住当年大革命的那场洪流,破四旧的口号一出,狐仙庙第一时间就被捣毁,据说狐仙的头都被砸断了。

革命过后,村长带人把狐仙的头补了上去,不过也没人敢再去拜狐仙了,久而久之狐仙庙也就成了荒野破庙。

我此时被人身狐狸脸的神像盯得浑身不自在,就连忙走出破庙朝村里走去。

我们村子叫张家沟,是块穷山恶水之地,我父亲死得早,母亲一个人辛苦供我上学。

我回到家时家里大门并未上锁,可母亲却没在家。

此时刚好看见邻居家的海根叔出门,就问道:“海根叔,看见我妈去哪了没有,怎么一大早村里都没人啊?”

“阳阳回来了啊。”海根叔看了我一眼说道。“大伙都去村头看热闹去了,昨晚上雷阵雨,劈死了一只狐狸,我正准备去瞧瞧。”

我心下奇怪,心想一只狐狸有什么好看的,咱张家沟地处荒山野岭,狐黄白柳灰随处可见,可当我和海根叔到了村头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那是一只体型大得吓人的狐狸!

这狐狸受伤严重,躺在一棵老槐树下面,只隐约可见它还尚有一丝呼吸,我打小生活在山里,狐狸倒是见过不少,可个头如此大的狐狸倒是第一次见,像条大狗,更稀奇的是,这只狐狸的毛发是白色的!

山里的白狐狸别说是我,就算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没见过!

那白狐狸的背脊被雷劈得焦糊却没死,嘴里发出若有似无的哀嚎,围观的村民们不敢上前,有个顽皮的孩子捡起石子扔向白狐狸,白狐狸猛地睁开眼睛盯着那孩子,眼神凶狠,冒着幽幽绿光,把孩子吓得躲到大人身后哇哇大哭。

“哟,这畜生还想吃人不成?”一村民惊呼道。

村民正是孩子的父亲,叫张富贵,张富贵在咱们村是个护犊子的孬种,去年我暑假回乡时还听说他因为自家小孩打架而把别人家孩子打了。

农村小孩打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今天打明天就和好了,可张富贵偏偏见不得自家小孩吃亏,此时见自家小孩被一只畜生吓得哇哇大哭,提起手里的铁锨就要拍死白狐狸。

可就在这时,人群后方突然跑来一个面色焦急的老人。

“杀不得,杀不得,这只狐狸杀不得!”

老人是咱们村出了名的老光棍,平日里并不受人待见,张富贵一向目中无人,一看来的人是老光棍,就更没放在眼里了,扬声说道:“你特娘算什么东西,我就杀它能怎么着?”

老光棍一脸难堪地说道:“这白狐狸是只白狐仙儿,很有可能就是住在后山庙里的那位。”

“少特娘的在这里装神弄鬼,你当老子吓大的?”

张富贵对老光棍的话嗤之以鼻,说话的同时再次举起铁锨,老光棍见状,连忙上前抱住张富贵的大腿喊道:“不能杀哪,我实话跟你说吧,昨晚我做梦一女的让我来村头救她,这赶早跑来却不想是只狐狸,万万杀不得,不然会有大麻烦的!”

“滚一边儿去!”张富贵一脚踹开老光棍,扬起手里的铁锨就把白狐狸拍死在原地,脑袋都砸得稀扁。

可怜那白狐狸临死前还四蹄抽搐,似有不甘。

张富贵打死完白狐狸,顺手就将白狐狸拖回了家,张富贵的儿子跟在后面一蹦一跳,眉飞色舞地嚷嚷道:“让你敢来凶我,晚上吃肉肉喽!”

一些妇女暗地里拧着自家男人的大腿,埋怨男人不争气,那么大个儿的野味就这样给张富贵扛回了家。

这狐狸虽是民间五大仙之一,但终究是只畜生,张家沟并不富裕,那么大块的肥肉先不说好吃不好吃,光是卖给镇上的饭店都能卖几百块钱!

之前大伙之所以不敢动,就是因为白狐狸没死,眼下白狐狸是张富贵打死的,一个个也都看着眼馋,可是张富贵在村里横得很,他打死的狐狸要扛回家,谁敢拦着?

而被张富贵踹倒在地的老光棍此时正瘫坐在地上,他拍着大腿哭道:“完啦完啦,这下完犊子啦,张富贵弄死了后山狐仙庙的狐大仙,他一家三口要遭殃啦,等着给他一家老小收尸吧!”

听到老光棍这么说,站在他身后的我就忍不住问道:“老光棍儿,你确定他们一家会死?”

“死定啦,活不过第二天!打死了后山狐仙庙的仙家,必定要全家横死,一个也跑不掉,可怜那狐仙还托梦给我让我救它咧!”

“阳阳,你瞎问什么?”

人群中的母亲看到了我,她对鬼神之事一向讳莫如深,见我问话老光棍,就慌慌张张地拉着我离开。

“妈,我刚刚听别人说,昨晚上之所以有雷阵雨,就是因为这只白狐狸要渡劫遭了天谴,我昨……”

“嘘,你忘了从小我怎么教你的了?”母亲嗔责,脸色难看。

“没忘,童言无忌,莫谈鬼神。”我一脸无奈地回道。

到了下午,张富贵打死白狐狸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众人越说越玄乎,尤其是老光棍一口咬定张富贵一家活不过第二天。也就是这时候我才听到村里的老人讲起老光棍的过去,说老光棍年轻时曾拜过一名道士为师,后来成了村里的阴阳先生,破四旧那会儿被打成封建残余,一直苟延残喘活到如今。

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似乎张富贵一家真的在劫难逃了,就连傍晚张富贵的女人将煮好的狐狸肉端出来分给村里的小孩子吃,都没人敢伸手接!

张富贵家和我家是邻居,他女人见没人敢接狐狸肉,就想要给我,我本来想接的,也好尝尝鲜,可身后的母亲却似有深意地咳了一声,我只好缩回手,一脸歉意地回了家。

张富贵的女人自然也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她被吓得疑神疑鬼,甚至就连张富贵也精神紧张起来,入夜之后,一整晚都不敢关灯。

第二天早上,几个好奇心重的村民结伴来到张富贵家门口,有人大胆地敲着张富贵家的大门,大门紧锁,里面也没人响应,因此村民们就炸开了锅,说八成张富贵一家老小真死在床上了。

围观的村民越聚越多,最后大家决定撬开张富贵家的大门看个究竟,就算人死了也得抬出来不是?

谁知几个村民才刚一撬动大门,院子内就传来张富贵的叫骂声。

“谁他妈一大清早在门口吵吵嚷嚷的,真特妈瞎子进茅房——找死(找屎)?”

新书《道家祖师》,黑岩首发

北国新书来了。

农村有句老话,叫“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看井”。

我大学毕业那年打算回老家养猪糊口,路上偏逢大雨,就自己一个人在破庙睡了一晚上。

那晚由于实在太累,几乎倒头就睡着了,一夜醒来不仅没有发生怪事,反倒是做了个春梦,我心道老话也不能尽信,可当我抬头看向破庙中间的神像时,心里却咯噔一下,这才发现这是一座废弃的狐仙庙!

狐仙庙就在我们村后面的一片荒郊上,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咱们山里抗战那会儿闹过邪祟,村里的小孩一夜之间都发了高烧,上吐下泻不止,村里的大夫看不出个所以然,以为是闹瘟疫,可如果是闹瘟疫也不该是只传染小孩不传染大人不是?

后来山里来了个道士,道士说只要在后山建一座狐仙庙,不出两天,村里的小孩都会不治而愈。

那时村里的小孩眼看着都要集体咽气儿了,村民们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该出钱的出钱,该出力的出力,两天不到的功夫就建成了狐仙庙,结果竟真如道士说的那般,小孩们都渐渐好转,打那之后也没再出现过同样的状况。

因此狐仙庙也就逐渐成了香火鼎盛之地,不少外地的人都闻讯前来祈祷烧香。

传言那时候有两个日本兵路过山区,见不少村民拜祭狐仙,就进庙里捣乱破坏,走的时候还拿了供台上的贡品,谁知两个洋洋得意的日本兵才走出狐仙庙几步,突然胡言乱语起来,紧接着就倒地不起,吐血而亡。

那时候死了两个日本兵可不是小事,万一镇上的日本人追查起来,整个村子的人都要遭殃,所以村长第一时间就去通知了日本兵营。

没过多久,一名日本军官就带着人来山里,见两个日本兵死相凄惨,极为震怒,当场就给了村长一枪,好在那一枪打在村长的腿上,加上随行而来的还有个同胞翻译,那翻译阻止了日本军官,指着狐仙庙,又指着地上死相凄惨的两个日本兵小声说了句什么。

日本军官皱着眉头,让随行的军医检查两名日本兵的死因,然而两名日本兵表面上看不出丝毫外伤,诡异的是,当军医撬开其中一名日本兵的嘴时,一只大得吓人的老鼠突然钻了出来。

那老鼠满身是血,肚子涨得滚圆,于此同时,另一名死亡的日本兵腹部传来咕噜噜的声音,日本军官面色古怪,抽出军刀划开那名日本兵的肚子,只见哗啦啦的一滩老鼠从日本兵的肚子里淌了出来,或死或活,把周围的人恶心得直吐。

日本军官也吓得一阵哆嗦,当下就带着人离开了狐仙庙,当天下午,日本军官又带着一群人返回狐仙庙,而这次同行而来的还有一个长相奇怪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白袍,头上束着高帽,额骨宽厚,看不见眉毛,取而代之的是两抹圆形朱红,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日本国特有的一种职业,叫阴阳师。

那名阴阳师见到狐仙庙后,带着一名小童神情淡定地走了进去,谁知片刻之后小童就鬼哭狼嚎地跑出来,屎都吓得从裤腿里滚了出来,那名阴阳师也吓得一脸苍白,神情慌张地跪在门口咚咚咚地直磕头,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之后就招呼日本军官落荒而逃。

然而即便是这样一个充满传说色彩的庙宇,也没能抵挡住当年大革命的那场洪流,破四旧的口号一出,狐仙庙第一时间就被捣毁,据说狐仙的头都被砸断了。

革命过后,村长带人把狐仙的头补了上去,不过也没人敢再去拜狐仙了,久而久之狐仙庙也就成了荒野破庙。

我此时被人身狐狸脸的神像盯得浑身不自在,就连忙走出破庙朝村里走去。

我们村子叫张家沟,是块穷山恶水之地,我父亲死得早,母亲一个人辛苦供我上学。

我回到家时家里大门并未上锁,可母亲却没在家。

此时刚好看见邻居家的海根叔出门,就问道:“海根叔,看见我妈去哪了没有,怎么一大早村里都没人啊?”

“阳阳回来了啊。”海根叔看了我一眼说道。“大伙都去村头看热闹去了,昨晚上雷阵雨,劈死了一只狐狸,我正准备去瞧瞧。”

我心下奇怪,心想一只狐狸有什么好看的,咱张家沟地处荒山野岭,狐黄白柳灰随处可见,可当我和海根叔到了村头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那是一只体型大得吓人的狐狸!

这狐狸受伤严重,躺在一棵老槐树下面,只隐约可见它还尚有一丝呼吸,我打小生活在山里,狐狸倒是见过不少,可个头如此大的狐狸倒是第一次见,像条大狗,更稀奇的是,这只狐狸的毛发是白色的!

山里的白狐狸别说是我,就算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没见过!

那白狐狸的背脊被雷劈得焦糊却没死,嘴里发出若有似无的哀嚎,围观的村民们不敢上前,有个顽皮的孩子捡起石子扔向白狐狸,白狐狸猛地睁开眼睛盯着那孩子,眼神凶狠,冒着幽幽绿光,把孩子吓得躲到大人身后哇哇大哭。

“哟,这畜生还想吃人不成?”一村民惊呼道。

村民正是孩子的父亲,叫张富贵,张富贵在咱们村是个护犊子的孬种,去年我暑假回乡时还听说他因为自家小孩打架而把别人家孩子打了。

农村小孩打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今天打明天就和好了,可张富贵偏偏见不得自家小孩吃亏,此时见自家小孩被一只畜生吓得哇哇大哭,提起手里的铁锨就要拍死白狐狸。

可就在这时,人群后方突然跑来一个面色焦急的老人。

“杀不得,杀不得,这只狐狸杀不得!”

老人是咱们村出了名的老光棍,平日里并不受人待见,张富贵一向目中无人,一看来的人是老光棍,就更没放在眼里了,扬声说道:“你特娘算什么东西,我就杀它能怎么着?”

老光棍一脸难堪地说道:“这白狐狸是只白狐仙儿,很有可能就是住在后山庙里的那位。”

“少特娘的在这里装神弄鬼,你当老子吓大的?”

张富贵对老光棍的话嗤之以鼻,说话的同时再次举起铁锨,老光棍见状,连忙上前抱住张富贵的大腿喊道:“不能杀哪,我实话跟你说吧,昨晚我做梦一女的让我来村头救她,这赶早跑来却不想是只狐狸,万万杀不得,不然会有大麻烦的!”

“滚一边儿去!”张富贵一脚踹开老光棍,扬起手里的铁锨就把白狐狸拍死在原地,脑袋都砸得稀扁。

可怜那白狐狸临死前还四蹄抽搐,似有不甘。

张富贵打死完白狐狸,顺手就将白狐狸拖回了家,张富贵的儿子跟在后面一蹦一跳,眉飞色舞地嚷嚷道:“让你敢来凶我,晚上吃肉肉喽!”

一些妇女暗地里拧着自家男人的大腿,埋怨男人不争气,那么大个儿的野味就这样给张富贵扛回了家。

这狐狸虽是民间五大仙之一,但终究是只畜生,张家沟并不富裕,那么大块的肥肉先不说好吃不好吃,光是卖给镇上的饭店都能卖几百块钱!

之前大伙之所以不敢动,就是因为白狐狸没死,眼下白狐狸是张富贵打死的,一个个也都看着眼馋,可是张富贵在村里横得很,他打死的狐狸要扛回家,谁敢拦着?

而被张富贵踹倒在地的老光棍此时正瘫坐在地上,他拍着大腿哭道:“完啦完啦,这下完犊子啦,张富贵弄死了后山狐仙庙的狐大仙,他一家三口要遭殃啦,等着给他一家老小收尸吧!”

听到老光棍这么说,站在他身后的我就忍不住问道:“老光棍儿,你确定他们一家会死?”

“死定啦,活不过第二天!打死了后山狐仙庙的仙家,必定要全家横死,一个也跑不掉,可怜那狐仙还托梦给我让我救它咧!”

“阳阳,你瞎问什么?”

人群中的母亲看到了我,她对鬼神之事一向讳莫如深,见我问话老光棍,就慌慌张张地拉着我离开。

“妈,我刚刚听别人说,昨晚上之所以有雷阵雨,就是因为这只白狐狸要渡劫遭了天谴,我昨……”

“嘘,你忘了从小我怎么教你的了?”母亲嗔责,脸色难看。

“没忘,童言无忌,莫谈鬼神。”我一脸无奈地回道。

到了下午,张富贵打死白狐狸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众人越说越玄乎,尤其是老光棍一口咬定张富贵一家活不过第二天。也就是这时候我才听到村里的老人讲起老光棍的过去,说老光棍年轻时曾拜过一名道士为师,后来成了村里的阴阳先生,破四旧那会儿被打成封建残余,一直苟延残喘活到如今。

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似乎张富贵一家真的在劫难逃了,就连傍晚张富贵的女人将煮好的狐狸肉端出来分给村里的小孩子吃,都没人敢伸手接!

张富贵家和我家是邻居,他女人见没人敢接狐狸肉,就想要给我,我本来想接的,也好尝尝鲜,可身后的母亲却似有深意地咳了一声,我只好缩回手,一脸歉意地回了家。

张富贵的女人自然也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她被吓得疑神疑鬼,甚至就连张富贵也精神紧张起来,入夜之后,一整晚都不敢关灯。

第二天早上,几个好奇心重的村民结伴来到张富贵家门口,有人大胆地敲着张富贵家的大门,大门紧锁,里面也没人响应,因此村民们就炸开了锅,说八成张富贵一家老小真死在床上了。

围观的村民越聚越多,最后大家决定撬开张富贵家的大门看个究竟,就算人死了也得抬出来不是?

谁知几个村民才刚一撬动大门,院子内就传来张富贵的叫骂声。

“谁他妈一大清早在门口吵吵嚷嚷的,真特妈瞎子进茅房——找死(找屎)?”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