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9 13:00:34

这屋里本来就没个窗户又没有开灯,打他俩关门走了之后就乌漆墨黑的。我从小就怕黑现在又刚好碰到这事儿,心里就更害怕了。

我喊了半天有人吗都没个人搭理我,想站起来才想起来我手还被拷在椅子上,我这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心说他们不会真的把我关起来吧。

“我是冤枉的!”

“我真的是冤枉的!”

“……”

没人搭理我我喊的更用力了,到最后硬生生把嗓子都给喊哑了那门才再打开,接着就是一道道刺眼的光照了进来。

门一开没等我说话新进来那俩人冲我吼说嗷嗷啥嗷嗷不知道这是哪吗!

说话的是一个瘦高个,长得瘦高瘦高的就跟竹竿似的,脸上也没个表情整个就是一块儿木头。另外一个一看就是一个老实脸,比他看着好多了。

我说刚才那俩人呢他们去哪儿了。

最先进来那个瘦高瘦高的说我哪儿这么多废话,刚才那俩的任务是把我带到这至于审讯我是他俩的事儿。

我听了连忙说叔叔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正当防卫。

瘦高个说现在是你问话还是我问话,我说当然是你,然后他就瞪了我一言说那就闭嘴他问我答我说好。

“姓名。”

“林聪。”

“年龄。”

“十六。”

“家住地址。”

“……”

然后就是这一通问话,我也都照实说了不过后来他问我为什么在餐厅和胡同里两次主动攻击师留杰,并且用酒瓶子砸师留杰的头的时候我酒安静不下来了。

我说叔叔我没主动啊,我真的只是正当防卫不信你去问林珂儿啊他都知道。

没等我说完呢瘦高个吼了我一嗓子说安静,我们刚才已经跟你的父母联系的他们马上就到,并且你的那两个同伙已经落网了就在隔壁审讯室,他们都交代是你主动并且威胁他们两个他们才动手的。

“啥?”

我正在想到底要不要出卖黄杰和坤子他俩呢结果瘦高个给我说了这个,我都有点儿不相信合着他俩已经把我给出卖了啊。

我心说是你先不仁的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我说叔叔其实都是他俩拉着我动手的,我一个人哪会儿打得过师留杰啊他那么壮,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俩干的你去找他俩啊。

我说完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了那瘦高个不屑的笑了一下。

那瘦高个拍了一下桌子吼我说安静,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师留杰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呢。

我一下子就颓了,不可能啊我说,昨天晚上我走的时候他明明好好的啊,而且刚才在学校的时候仇宝宝也说师留杰只是缝了几针而已啊,怎么可能昏迷不醒呢!

瘦高个说那你是怀疑我们是在欺骗你了?

我说:“不是,我现在能见一下师留杰吗?”

“你以为这是你家啊,你想见谁就见谁,还不快把你都干了什么都老实交代清楚!”瘦高个说。

瘦高个说完朝那老实脸使了个眼色,那老实脸说:“我先出去准备一下材料。”说完他就走了。

我看着瘦高个说我真的没干啥啊,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真的没啥说的了啊。

瘦高个说我知道。

我没反应过来说:“啥?”

瘦高个走到我面前弯腰看着我说:“我不但知道你都做了什么,我还知道这件事是师留杰挑起的。”

听了瘦高个的话我兴奋了起来说那你快放了我啊,我还要跟老师解释清楚不然我要是被开除了咋办啊。

瘦高个没搭理我反而围着我转了一圈说而且我还告诉你,师留杰根本就没事儿现在正在家里静养呢。

我也没多想就说那太好了。

结果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他就走到我面前戏虐的看着我说,“我什么时候说过师留杰没事儿你就能走了?既然进来了,今天你就别想轻易出去。”

我说你再不放了我的话我就喊人了。

“你喊啊,看有没有人会搭理你!”瘦高个奸笑着看着我说,“你不是问我凭什么吗,我告诉你,我根本不是警察,我就是师留杰的二叔!”

我一听当时就明白了,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被抓进来,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在只留他一个人了……

就这会儿功夫门开了,那个老实脸重新走了进来。

“师留杰根本没有昏迷,他是师留杰的二叔都是他骗你们的……”

看见老实脸进来我连忙大喊,感觉这老实脸就像是我的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他我就能解放。结果我话都没说完呢嘴就被师留杰他叔用手堵上了只能干哼哼。

师留杰他叔说怎么了。

老实脸也一点儿没有拦下那瘦高个的意思只是说另外两个人都有后台,还没干啥呢上面一个电话就都放了,现在就只剩下我没后台了。

我寻思着老实脸说的那俩就是坤子和黄杰,既然他来知道我也被抓进来了自己出去都不救我,果然混子每一个好东西,每一个靠谱的。

师留杰他叔一听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我就是提醒你一下。”老实脸说。

我心里骂老实脸装什么好人,既然是好人的话为什么不拦着那师留杰他叔。

师留他叔杰有些烦了就冲老实脸挥手说我是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看着一步步离开的老实脸,我眼中的世界在那一刻就好像再次灰暗了一样,没有了一点儿色彩。同时我心里也牢牢的记住了师留杰他叔的长相,默默在心里发誓,等我出头那一天,绝对不会放过他!

接下来自然又是……

就在这时那房间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了,老实脸匆匆跑了进来看着师留杰他叔,他这时才猛地把脚拿开。

“老师!”老实脸一脸惊慌。

他显得有些不耐烦说:“又怎么了!”

老实脸看我倒在地上就连忙一路小跑想把我给扶起来,结果才刚刚抓住我的胳膊就被师留杰他叔给拦下来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这正教育他呢。”师留杰他叔没好气的说。

老实脸脸上的慌张一点儿都没有减少说他们两个都误会了,我的后台比刚才那两个人都大……

瘦高个看了我一眼特别不屑说后台大怎么了,现在在我手里要我放人也待等我教训完再说。

“这小子的后台比刚才那两个都大,局长都为了他这事儿都亲自来了!”说话的时候老实脸脸上已经有些不自然。

瘦高个明显也蒙了:“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还骗过你,局长他现在就在所长办公室里等着呢。”老实脸说。

“完了……”

我看到瘦高个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一直靠到身后的墙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从老实脸手里拿过东西说我先溜了你帮我打下掩护。

老实脸转身把我的手铐解开说小兄弟对不住了,我那位朋友刚才对你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我就代他给你道个歉,还希望你能原谅他,这样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都会尽心尽力帮助你。

我当时也没迷瞪过来就下意识的点头答应了。

老实脸和瘦高个他俩说的我一愣一愣的,什么局长副局长的,我爸妈就俩平头老百姓的啥时候认识这样的人了。

愣是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这肯定是珂儿她爸帮我找的人,不然谁还能平白无故的帮我联系这么高的官不成?

不过我刚答应老实脸说不计较瘦高个我就后悔了,我就应该趁这个机会给说刚才的情况然后把瘦高个他俩整下台才对,瘦高个下台了以后师留杰想报复我不就警局里没人了嘛,而且他俩现在不就是摆明了看因为我局长来了抱我大腿呢那我还怕啥啊,现在我胳膊啥的一盆还疼来着。但一直到好久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恰好证实了我现在下意识做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正因为我放过他俩了那些事情我才能够通过他们很好的解决。

跟着老实脸去见局长的时候我爸妈都已经在那等着了,可能是是没想到局长都会因为我过来吧班主任看我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挺复杂的。

见到我后我爸二话没说冲上来就给了我一脚踹在我伤口上可把我给疼的,我妈连忙冲上来护着我对我爸说你打孩子干啥啊。然后我妈又不停的问我是不是挨打了还疼不疼啊。

我笑了笑说见到你跟我爸就什么都不疼了。

我妈又说孩子你不知道我跟你爸知道你被抓起来了可算是把我们两个给急坏了,你爸活都没干就跑过来了。

我转身看着我爸眼角都已经有些湿润说:“爸,谢谢你。”

“谢什么谢!老子可什么时候都没有教过你打架!”我爸瞪了我一眼说。

这时局长也笑眯眯的走了上来说:“既然林聪小兄弟没事儿的话,你们就可以把人领回去了,事情我也已经了解了他确实是正当防卫没错。”

我爸说要不赔点儿医药费啥的毕竟是我把师留杰的头给打了。

局长笑着说不用赶紧回去吧我这等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呢。

我爸说真不用啊局长说他说不用就不用,我们仨这才一边跟局长道谢一边走出来了。

出门的时候那老实脸还在我耳边小声说了句谢谢,我笑了笑没说话。

站在派出所外我爸问我现在是回家还是咋整,我说我班主任就在这呢要不我先回学校算了。

班主任听了也赶紧凑了上来一脸笑容的对我爸说让我跟他一块儿回去。

等我爸妈走了班主任看了我一眼说林聪没想到你爸妈连警察局局长都能找来啊。

我笑了笑也没给她好脸色就说王老师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她也没再说别的就只是说今天这事儿她就当没发生过,同时为今天早上在学校的行为为我道歉。

我心说你装啥装,不就是看到我能把警察局局长找来吗?有本事你就继续来开除我啊,你个万人骑千人斩的烂马,你充其量就是一个炮架,都烂了吧。

回学校的时候班里的同学看见我就跟傻了一样,估计都没想明白我为啥能这么早回来。尤其是仇宝宝他们几个的眼神,我感觉他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回座位的时候林珂儿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说:“林聪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都是你爸给找的警察局局长把我弄出来的吗?”我说。

林珂儿说没有啊,她爸说等下亲自跑而且她爸虽然能找到些人但是也找不到警察局局长啊。

我有点儿蒙了说你别骗我啊,不是你还有谁帮我,难不成是警察局局长自己发善心去把我捞出来了?

林珂儿有些无奈说真不是她。

我看她表情也不像是说谎就只能相信了,不过这个问题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了,谁还能好心帮我找警察局局长啊。

第11章 被师留杰他叔打

这屋里本来就没个窗户又没有开灯,打他俩关门走了之后就乌漆墨黑的。我从小就怕黑现在又刚好碰到这事儿,心里就更害怕了。

我喊了半天有人吗都没个人搭理我,想站起来才想起来我手还被拷在椅子上,我这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心说他们不会真的把我关起来吧。

“我是冤枉的!”

“我真的是冤枉的!”

“……”

没人搭理我我喊的更用力了,到最后硬生生把嗓子都给喊哑了那门才再打开,接着就是一道道刺眼的光照了进来。

门一开没等我说话新进来那俩人冲我吼说嗷嗷啥嗷嗷不知道这是哪吗!

说话的是一个瘦高个,长得瘦高瘦高的就跟竹竿似的,脸上也没个表情整个就是一块儿木头。另外一个一看就是一个老实脸,比他看着好多了。

我说刚才那俩人呢他们去哪儿了。

最先进来那个瘦高瘦高的说我哪儿这么多废话,刚才那俩的任务是把我带到这至于审讯我是他俩的事儿。

我听了连忙说叔叔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正当防卫。

瘦高个说现在是你问话还是我问话,我说当然是你,然后他就瞪了我一言说那就闭嘴他问我答我说好。

“姓名。”

“林聪。”

“年龄。”

“十六。”

“家住地址。”

“……”

然后就是这一通问话,我也都照实说了不过后来他问我为什么在餐厅和胡同里两次主动攻击师留杰,并且用酒瓶子砸师留杰的头的时候我酒安静不下来了。

我说叔叔我没主动啊,我真的只是正当防卫不信你去问林珂儿啊他都知道。

没等我说完呢瘦高个吼了我一嗓子说安静,我们刚才已经跟你的父母联系的他们马上就到,并且你的那两个同伙已经落网了就在隔壁审讯室,他们都交代是你主动并且威胁他们两个他们才动手的。

“啥?”

我正在想到底要不要出卖黄杰和坤子他俩呢结果瘦高个给我说了这个,我都有点儿不相信合着他俩已经把我给出卖了啊。

我心说是你先不仁的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我说叔叔其实都是他俩拉着我动手的,我一个人哪会儿打得过师留杰啊他那么壮,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俩干的你去找他俩啊。

我说完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了那瘦高个不屑的笑了一下。

那瘦高个拍了一下桌子吼我说安静,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师留杰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呢。

我一下子就颓了,不可能啊我说,昨天晚上我走的时候他明明好好的啊,而且刚才在学校的时候仇宝宝也说师留杰只是缝了几针而已啊,怎么可能昏迷不醒呢!

瘦高个说那你是怀疑我们是在欺骗你了?

我说:“不是,我现在能见一下师留杰吗?”

“你以为这是你家啊,你想见谁就见谁,还不快把你都干了什么都老实交代清楚!”瘦高个说。

瘦高个说完朝那老实脸使了个眼色,那老实脸说:“我先出去准备一下材料。”说完他就走了。

我看着瘦高个说我真的没干啥啊,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真的没啥说的了啊。

瘦高个说我知道。

我没反应过来说:“啥?”

瘦高个走到我面前弯腰看着我说:“我不但知道你都做了什么,我还知道这件事是师留杰挑起的。”

听了瘦高个的话我兴奋了起来说那你快放了我啊,我还要跟老师解释清楚不然我要是被开除了咋办啊。

瘦高个没搭理我反而围着我转了一圈说而且我还告诉你,师留杰根本就没事儿现在正在家里静养呢。

我也没多想就说那太好了。

结果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他就走到我面前戏虐的看着我说,“我什么时候说过师留杰没事儿你就能走了?既然进来了,今天你就别想轻易出去。”

我说你再不放了我的话我就喊人了。

“你喊啊,看有没有人会搭理你!”瘦高个奸笑着看着我说,“你不是问我凭什么吗,我告诉你,我根本不是警察,我就是师留杰的二叔!”

我一听当时就明白了,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被抓进来,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在只留他一个人了……

就这会儿功夫门开了,那个老实脸重新走了进来。

“师留杰根本没有昏迷,他是师留杰的二叔都是他骗你们的……”

看见老实脸进来我连忙大喊,感觉这老实脸就像是我的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他我就能解放。结果我话都没说完呢嘴就被师留杰他叔用手堵上了只能干哼哼。

师留杰他叔说怎么了。

老实脸也一点儿没有拦下那瘦高个的意思只是说另外两个人都有后台,还没干啥呢上面一个电话就都放了,现在就只剩下我没后台了。

我寻思着老实脸说的那俩就是坤子和黄杰,既然他来知道我也被抓进来了自己出去都不救我,果然混子每一个好东西,每一个靠谱的。

师留杰他叔一听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我就是提醒你一下。”老实脸说。

我心里骂老实脸装什么好人,既然是好人的话为什么不拦着那师留杰他叔。

师留他叔杰有些烦了就冲老实脸挥手说我是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看着一步步离开的老实脸,我眼中的世界在那一刻就好像再次灰暗了一样,没有了一点儿色彩。同时我心里也牢牢的记住了师留杰他叔的长相,默默在心里发誓,等我出头那一天,绝对不会放过他!

接下来自然又是……

就在这时那房间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了,老实脸匆匆跑了进来看着师留杰他叔,他这时才猛地把脚拿开。

“老师!”老实脸一脸惊慌。

他显得有些不耐烦说:“又怎么了!”

老实脸看我倒在地上就连忙一路小跑想把我给扶起来,结果才刚刚抓住我的胳膊就被师留杰他叔给拦下来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这正教育他呢。”师留杰他叔没好气的说。

老实脸脸上的慌张一点儿都没有减少说他们两个都误会了,我的后台比刚才那两个人都大……

瘦高个看了我一眼特别不屑说后台大怎么了,现在在我手里要我放人也待等我教训完再说。

“这小子的后台比刚才那两个都大,局长都为了他这事儿都亲自来了!”说话的时候老实脸脸上已经有些不自然。

瘦高个明显也蒙了:“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还骗过你,局长他现在就在所长办公室里等着呢。”老实脸说。

“完了……”

我看到瘦高个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一直靠到身后的墙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从老实脸手里拿过东西说我先溜了你帮我打下掩护。

老实脸转身把我的手铐解开说小兄弟对不住了,我那位朋友刚才对你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我就代他给你道个歉,还希望你能原谅他,这样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都会尽心尽力帮助你。

我当时也没迷瞪过来就下意识的点头答应了。

老实脸和瘦高个他俩说的我一愣一愣的,什么局长副局长的,我爸妈就俩平头老百姓的啥时候认识这样的人了。

愣是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这肯定是珂儿她爸帮我找的人,不然谁还能平白无故的帮我联系这么高的官不成?

不过我刚答应老实脸说不计较瘦高个我就后悔了,我就应该趁这个机会给说刚才的情况然后把瘦高个他俩整下台才对,瘦高个下台了以后师留杰想报复我不就警局里没人了嘛,而且他俩现在不就是摆明了看因为我局长来了抱我大腿呢那我还怕啥啊,现在我胳膊啥的一盆还疼来着。但一直到好久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恰好证实了我现在下意识做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正因为我放过他俩了那些事情我才能够通过他们很好的解决。

跟着老实脸去见局长的时候我爸妈都已经在那等着了,可能是是没想到局长都会因为我过来吧班主任看我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挺复杂的。

见到我后我爸二话没说冲上来就给了我一脚踹在我伤口上可把我给疼的,我妈连忙冲上来护着我对我爸说你打孩子干啥啊。然后我妈又不停的问我是不是挨打了还疼不疼啊。

我笑了笑说见到你跟我爸就什么都不疼了。

我妈又说孩子你不知道我跟你爸知道你被抓起来了可算是把我们两个给急坏了,你爸活都没干就跑过来了。

我转身看着我爸眼角都已经有些湿润说:“爸,谢谢你。”

“谢什么谢!老子可什么时候都没有教过你打架!”我爸瞪了我一眼说。

这时局长也笑眯眯的走了上来说:“既然林聪小兄弟没事儿的话,你们就可以把人领回去了,事情我也已经了解了他确实是正当防卫没错。”

我爸说要不赔点儿医药费啥的毕竟是我把师留杰的头给打了。

局长笑着说不用赶紧回去吧我这等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呢。

我爸说真不用啊局长说他说不用就不用,我们仨这才一边跟局长道谢一边走出来了。

出门的时候那老实脸还在我耳边小声说了句谢谢,我笑了笑没说话。

站在派出所外我爸问我现在是回家还是咋整,我说我班主任就在这呢要不我先回学校算了。

班主任听了也赶紧凑了上来一脸笑容的对我爸说让我跟他一块儿回去。

等我爸妈走了班主任看了我一眼说林聪没想到你爸妈连警察局局长都能找来啊。

我笑了笑也没给她好脸色就说王老师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她也没再说别的就只是说今天这事儿她就当没发生过,同时为今天早上在学校的行为为我道歉。

我心说你装啥装,不就是看到我能把警察局局长找来吗?有本事你就继续来开除我啊,你个万人骑千人斩的烂马,你充其量就是一个炮架,都烂了吧。

回学校的时候班里的同学看见我就跟傻了一样,估计都没想明白我为啥能这么早回来。尤其是仇宝宝他们几个的眼神,我感觉他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回座位的时候林珂儿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说:“林聪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都是你爸给找的警察局局长把我弄出来的吗?”我说。

林珂儿说没有啊,她爸说等下亲自跑而且她爸虽然能找到些人但是也找不到警察局局长啊。

我有点儿蒙了说你别骗我啊,不是你还有谁帮我,难不成是警察局局长自己发善心去把我捞出来了?

林珂儿有些无奈说真不是她。

我看她表情也不像是说谎就只能相信了,不过这个问题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了,谁还能好心帮我找警察局局长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