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3 23:17:24

没等纹理头说完张龙的表情就变了,纹理头也连忙闭嘴,左右看了一遍之后才松了口气说:“小心隔墙有耳。”

我这会儿整个人都靠在墙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他俩看见我,不知道为啥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张龙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井果儿身后的背景,济源哥要是用强的的话那以后我们都别想活了。

纹理头点点头说也是,就井果儿她爸的能力,弄死他们简直就跟玩儿的一样。

“但是如果让她心甘情愿的跟着济源哥,那就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了。”张龙说,“等到时候济源哥拿下井果儿,然后在咱们市里面站稳脚跟,管她什么狗屁井果儿,她顶多就算是一架炮架!”

纹理头也奸笑了两声:“到时候就请济源哥借给我们兄弟们耍耍,井果儿长这么漂亮也是这么高冷的一个人,真想知道压在身下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张龙笑了,纹理头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同样也笑了,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奸诈,同时也是那么的我龌龊和难堪。

他们两个所有对话的内容我都清楚的记在心里,我想去告诉井果儿他们的计划,告诉井果儿她现在有危险,只是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她还会相信我吗?

张龙说这就不用纹理头担心了,他早就跟董济源说好了,只要董济源得到井果儿她爸的地位,以后井果儿就是他们的。

他们的每一句话此刻都好像是一把刀子一样,不停的扎在我的心上……

原来董济源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井果儿……

原来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井果儿身后的那一道势力……

原来……

我想冲上去揍他俩一顿,然后逼他们对井果儿说出真相,可是我现在……

“走吧,出来这么久该回去了,至少先想办法灌井果儿一点儿酒,也先让济源哥得手不是。”

说完张龙他俩就一块儿回去了,我稍微停了会就也跟着他俩身后一块儿走了进去。

他俩看我的时候眼神还有些不太对劲,可能是怀疑我是不是听到他俩的对话了。

我也没停下了,一路走到井果儿的身旁,就连赵雪中间喊我我都没搭理她。

井果儿本来就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所,所以现在正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靠在沙发上用手撑着头闭目养神,不过脸上并不像是从前那种可亲的微笑,而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果儿,你还愿意相信我说的话吗?”我说。

井果儿就像是压根都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一动不动的,我心里那会儿急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直到我都准备离开下次再找机会说的时候井果儿才说:“有事儿说,没事儿别在这浪费时间。”

听了井果儿我的话心里是要多兴奋有多兴奋,就赶紧把我刚才听到张龙和纹理头他俩说的话都跟井果儿说了,我寻思着就算是她不信,现在说了总归还是有点儿保障的,至少能让井果儿有点儿防备。

在我说的时候井果儿脸上的表情压根都变过,根本不像是正常人听到之后该有的那种紧张。

我当时以为井果儿没有听清楚就想再说一遍,结果刚张嘴井果儿站起来抬手朝我脸上又是一个耳光。

那会儿我整个人都已经蒙了,压根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果儿你为什么打我!”我看着她。

井果儿没有回答我,她双眸清澈不停地瞪着我说:“诬陷别人有意思吗?”

“我说的是真的!”我说。

井果儿露出了一丝冷笑:“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你真贱!”

看着井果儿脸上的表情,一切我都已经明白了……

她已经完全不再相信我了。

而她之前所做的一切,真的只是怜悯……

因为井果儿刚才的两声呵斥,整个包间中所有人的动作都已经停下,而他们的视线,重新聚集在了我的身上。

我没有说话,嘴角咧出一丝苦笑。

这也是现在我唯一能够做出的表情。

这一次,我真的是想救她……

董济源这时也已经从那群人群当中站起身,笑眯眯的走到我跟前拦起了我的肩膀说:“林聪啊,你怎么又惹果儿生气了,走,我们两个出去说点儿话。”

说完他拉着我就往门外走。

一路上林子冲他们看我的表情都充满了戏虐和怜悯……

我这会儿也特别害怕,按照那些学校大哥之类的性格,我这一顿打肯定是跑不了了。

虽然我知道了董济源他们的计划,但毕竟刚才井果儿生气了,而董济源现在是井果儿的男朋友,所以于情于理,打我都特别正常。

我低着头靠在墙边,心里也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等了好久这打都没有挨到身上,等我再睁眼的时候董济源正站在我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整个人当时直接就愣住了。

“你不打我?”我有些胆怯的问。

董济源笑了笑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我说:“可是我刚才让井果儿……”

他没等我说完就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们两个曾经是有些误会,所以她现在生你的气也是很正常事。”他说。

看着他的笑容我整个人都有些发愣,我甚至都不敢去相信刚才张龙和纹理头他们说的是真的。

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橙汁递给了我说:“拿着这个就说是你买的,进去给果儿道个歉,你怎么说也算是我半个小舅子的,也不能让我难堪不是?”

“去吧,我看好你哦。”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只要你以后帮我让果儿高兴,一个班的老大算什么,我让你直接当你们学校老大!”

“可是龙哥怎么办?”我问董济源。

董济源笑了笑说:“张龙迟早是要回来我身边的,到时候高一总不能群龙无首不是?”

看着他一步步离开的背影,我感觉我的大脑就跟快要崩溃一样。

刚才张龙和纹理头他们还在说董济源要害井果儿,现在董济源又这么关心我和井果儿,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太乱了,实在是太乱了。

本来为之前的事情我就已经够烦的了,现在又是这件事情……

我感觉这一切就跟是做梦一样,一样的模糊不清,一样的真假难辨……

拿着手中刚才董济源递给我的这一瓶橙汁,我感觉我的脚步重达千金,每走一步都好像要窒息一样。

我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去跟井果儿说,刚才我还在说董济源要害她,现在又要去解释承认我错了,井果儿已经彻底不相信我了,这一次井果儿会有用吗?

井果儿不喝酒,那么这一瓶果汁,应该不会有事吧。我想,井果儿初中时最喜欢喝的就是这一种橙汁。

我回去的时候他们看我的目光有些意外,好像我没有挨打哼出乎他们的意料一样。呵呵,其实这也是我都没有想过的。

蹲在井果儿身旁,我感觉刚才被她打的那半边脸还是火辣辣的,包房中所有人的视线也都集合在我身上,那种感觉,特别炙热,难受。

“果儿对不起,刚才是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把果汁递到井果儿手中,说话的声音甚至都有些哽咽。

“道歉我接受了,日后看你表现,至于东西你就拿回去吧,我不需要。”井果儿愣神说。

“可是……”我有些慌了,因为董济源正冲我眨着眼睛,示意着让井果儿喝下那瓶果汁。

我说果儿你就喝下它吧,不然我心里也特别难受……

“你真的这么想我把它喝了?”井果儿看着我,我点头说是。

看到我点头,井果儿的表情再次变得无比冰冷,“好,我喝。”她说。

接着,一整瓶橙汁井果儿一口气喝下了一半,这时董济源才满意的冲我点了点头,而他的嘴角明显浮现了一丝奸诈的狐笑。

不知道为什么,井果儿在喝放下瓶子的时候哭了,泪水顺着她的双颊流了下来,在那冰冷的脸上滑过,她整个人的脸色仿佛沧桑了不少。

“果儿你怎么哭了……”

我伸手想去擦掉井果儿脸上眼泪,只是我还没接触到井果儿,马上就感觉背后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头直接被踹到墙角,磕在沙发脚上。

没等我起身纹理头就又朝我头上踹了一脚说:“他妈的嫂子是你能碰的?啦蛤蟆想吃天鹅肉!”

接着,他们所有人都开始不停的打我,这一次董济源并没有拦下,反而是坐在一旁奸笑着看着我。

井果儿同样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泪水不停的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整个人这一刹那仿佛憔悴了不少。

看着她现在哭的样子,我心里现在就像是刀子不停的在扎着一样。

上一次见到她哭是一次离别,而这一次却是刚刚重聚……

在被他们打的时候,我模糊的看到井果儿的双颊变得绯红,红的有些通透,就好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滴出一样,接着她整个人就好像是失去了意思一样喘气的频率越来越快,双腿同样仅仅盘在一起……

“果儿……”

我感觉井果儿有些不对劲就大喊,挣扎着想要站起。

不过我甚至都还没做出这些动作,脸已经被一只大脚踩住,而我再也不能说话。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董济源伸手拦起井果儿的腰,把井果儿抱了出去……

第19章 阴谋

没等纹理头说完张龙的表情就变了,纹理头也连忙闭嘴,左右看了一遍之后才松了口气说:“小心隔墙有耳。”

我这会儿整个人都靠在墙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他俩看见我,不知道为啥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张龙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井果儿身后的背景,济源哥要是用强的的话那以后我们都别想活了。

纹理头点点头说也是,就井果儿她爸的能力,弄死他们简直就跟玩儿的一样。

“但是如果让她心甘情愿的跟着济源哥,那就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了。”张龙说,“等到时候济源哥拿下井果儿,然后在咱们市里面站稳脚跟,管她什么狗屁井果儿,她顶多就算是一架炮架!”

纹理头也奸笑了两声:“到时候就请济源哥借给我们兄弟们耍耍,井果儿长这么漂亮也是这么高冷的一个人,真想知道压在身下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张龙笑了,纹理头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同样也笑了,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奸诈,同时也是那么的我龌龊和难堪。

他们两个所有对话的内容我都清楚的记在心里,我想去告诉井果儿他们的计划,告诉井果儿她现在有危险,只是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她还会相信我吗?

张龙说这就不用纹理头担心了,他早就跟董济源说好了,只要董济源得到井果儿她爸的地位,以后井果儿就是他们的。

他们的每一句话此刻都好像是一把刀子一样,不停的扎在我的心上……

原来董济源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井果儿……

原来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井果儿身后的那一道势力……

原来……

我想冲上去揍他俩一顿,然后逼他们对井果儿说出真相,可是我现在……

“走吧,出来这么久该回去了,至少先想办法灌井果儿一点儿酒,也先让济源哥得手不是。”

说完张龙他俩就一块儿回去了,我稍微停了会就也跟着他俩身后一块儿走了进去。

他俩看我的时候眼神还有些不太对劲,可能是怀疑我是不是听到他俩的对话了。

我也没停下了,一路走到井果儿的身旁,就连赵雪中间喊我我都没搭理她。

井果儿本来就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所,所以现在正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靠在沙发上用手撑着头闭目养神,不过脸上并不像是从前那种可亲的微笑,而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果儿,你还愿意相信我说的话吗?”我说。

井果儿就像是压根都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一动不动的,我心里那会儿急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直到我都准备离开下次再找机会说的时候井果儿才说:“有事儿说,没事儿别在这浪费时间。”

听了井果儿我的话心里是要多兴奋有多兴奋,就赶紧把我刚才听到张龙和纹理头他俩说的话都跟井果儿说了,我寻思着就算是她不信,现在说了总归还是有点儿保障的,至少能让井果儿有点儿防备。

在我说的时候井果儿脸上的表情压根都变过,根本不像是正常人听到之后该有的那种紧张。

我当时以为井果儿没有听清楚就想再说一遍,结果刚张嘴井果儿站起来抬手朝我脸上又是一个耳光。

那会儿我整个人都已经蒙了,压根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果儿你为什么打我!”我看着她。

井果儿没有回答我,她双眸清澈不停地瞪着我说:“诬陷别人有意思吗?”

“我说的是真的!”我说。

井果儿露出了一丝冷笑:“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你真贱!”

看着井果儿脸上的表情,一切我都已经明白了……

她已经完全不再相信我了。

而她之前所做的一切,真的只是怜悯……

因为井果儿刚才的两声呵斥,整个包间中所有人的动作都已经停下,而他们的视线,重新聚集在了我的身上。

我没有说话,嘴角咧出一丝苦笑。

这也是现在我唯一能够做出的表情。

这一次,我真的是想救她……

董济源这时也已经从那群人群当中站起身,笑眯眯的走到我跟前拦起了我的肩膀说:“林聪啊,你怎么又惹果儿生气了,走,我们两个出去说点儿话。”

说完他拉着我就往门外走。

一路上林子冲他们看我的表情都充满了戏虐和怜悯……

我这会儿也特别害怕,按照那些学校大哥之类的性格,我这一顿打肯定是跑不了了。

虽然我知道了董济源他们的计划,但毕竟刚才井果儿生气了,而董济源现在是井果儿的男朋友,所以于情于理,打我都特别正常。

我低着头靠在墙边,心里也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等了好久这打都没有挨到身上,等我再睁眼的时候董济源正站在我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整个人当时直接就愣住了。

“你不打我?”我有些胆怯的问。

董济源笑了笑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我说:“可是我刚才让井果儿……”

他没等我说完就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们两个曾经是有些误会,所以她现在生你的气也是很正常事。”他说。

看着他的笑容我整个人都有些发愣,我甚至都不敢去相信刚才张龙和纹理头他们说的是真的。

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橙汁递给了我说:“拿着这个就说是你买的,进去给果儿道个歉,你怎么说也算是我半个小舅子的,也不能让我难堪不是?”

“去吧,我看好你哦。”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只要你以后帮我让果儿高兴,一个班的老大算什么,我让你直接当你们学校老大!”

“可是龙哥怎么办?”我问董济源。

董济源笑了笑说:“张龙迟早是要回来我身边的,到时候高一总不能群龙无首不是?”

看着他一步步离开的背影,我感觉我的大脑就跟快要崩溃一样。

刚才张龙和纹理头他们还在说董济源要害井果儿,现在董济源又这么关心我和井果儿,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太乱了,实在是太乱了。

本来为之前的事情我就已经够烦的了,现在又是这件事情……

我感觉这一切就跟是做梦一样,一样的模糊不清,一样的真假难辨……

拿着手中刚才董济源递给我的这一瓶橙汁,我感觉我的脚步重达千金,每走一步都好像要窒息一样。

我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去跟井果儿说,刚才我还在说董济源要害她,现在又要去解释承认我错了,井果儿已经彻底不相信我了,这一次井果儿会有用吗?

井果儿不喝酒,那么这一瓶果汁,应该不会有事吧。我想,井果儿初中时最喜欢喝的就是这一种橙汁。

我回去的时候他们看我的目光有些意外,好像我没有挨打哼出乎他们的意料一样。呵呵,其实这也是我都没有想过的。

蹲在井果儿身旁,我感觉刚才被她打的那半边脸还是火辣辣的,包房中所有人的视线也都集合在我身上,那种感觉,特别炙热,难受。

“果儿对不起,刚才是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把果汁递到井果儿手中,说话的声音甚至都有些哽咽。

“道歉我接受了,日后看你表现,至于东西你就拿回去吧,我不需要。”井果儿愣神说。

“可是……”我有些慌了,因为董济源正冲我眨着眼睛,示意着让井果儿喝下那瓶果汁。

我说果儿你就喝下它吧,不然我心里也特别难受……

“你真的这么想我把它喝了?”井果儿看着我,我点头说是。

看到我点头,井果儿的表情再次变得无比冰冷,“好,我喝。”她说。

接着,一整瓶橙汁井果儿一口气喝下了一半,这时董济源才满意的冲我点了点头,而他的嘴角明显浮现了一丝奸诈的狐笑。

不知道为什么,井果儿在喝放下瓶子的时候哭了,泪水顺着她的双颊流了下来,在那冰冷的脸上滑过,她整个人的脸色仿佛沧桑了不少。

“果儿你怎么哭了……”

我伸手想去擦掉井果儿脸上眼泪,只是我还没接触到井果儿,马上就感觉背后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头直接被踹到墙角,磕在沙发脚上。

没等我起身纹理头就又朝我头上踹了一脚说:“他妈的嫂子是你能碰的?啦蛤蟆想吃天鹅肉!”

接着,他们所有人都开始不停的打我,这一次董济源并没有拦下,反而是坐在一旁奸笑着看着我。

井果儿同样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泪水不停的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整个人这一刹那仿佛憔悴了不少。

看着她现在哭的样子,我心里现在就像是刀子不停的在扎着一样。

上一次见到她哭是一次离别,而这一次却是刚刚重聚……

在被他们打的时候,我模糊的看到井果儿的双颊变得绯红,红的有些通透,就好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滴出一样,接着她整个人就好像是失去了意思一样喘气的频率越来越快,双腿同样仅仅盘在一起……

“果儿……”

我感觉井果儿有些不对劲就大喊,挣扎着想要站起。

不过我甚至都还没做出这些动作,脸已经被一只大脚踩住,而我再也不能说话。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董济源伸手拦起井果儿的腰,把井果儿抱了出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