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3 12:59:01

估计是我现在站这个位置开门的时候被门挡住了吧,仇宝宝他们没看到我,但也没有进我们寝室,站门口就从这个新来的骂。

当时具体骂的啥吧我也差不多都忘了,反正特别难听,说要是明天再不交保护费以后就见他一次打他一次什么的,反正听得我是特备难受,那股气给我憋得。

从仇宝宝他们的口中我听到他叫乔旭,后来我们都叫他老乔,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还特地征求了老乔的意见,老乔是唯一一个要求原名出场的人。

老乔这会儿也特别生气,就他刚才杵我那一下子再加上老乔本来就是暴脾气我估计老乔八成会冲上去直接和他们干,但是老乔没有,一次咬着牙瞪着眼,我看他手上的青筋都一根一根的暴起来了,估计老乔这一会儿也带特别生气。,就是我意外就意外为啥老乔没上去跟他们干。

“怎么,还不服气?”仇宝宝可能也看见老乔现在的表情了,就特高傲的说。

老乔瞪着仇宝宝说劳资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王八犊子!

说真的,老乔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我真的是差点儿笑出来,他的发音骂人听着都特别好玩儿。

被老乔这一骂仇宝宝估计也恼了,上来抬腿就准备往老乔身上踹,老乔本来就壮,所以躲过仇宝宝这一下还是还容易的,就势反手老乔就仇宝宝身上来了这么一拳。

我估计仇宝宝这会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怒气冲冲的看着老乔说:“看样子刚才打你是打的太轻,还敢还手!”

说完仇宝宝冲身后那几人一挥手就一块儿朝老乔走来。

“欺负人都欺负到我们寝室了,是不是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我走到老乔面前说。

估计老乔也没想到我这么瘦弱出来又啥用,就特别不耐烦的说你一边儿去,知道他是这脾气我也没搭理他,看着仇宝宝说:“在我们寝室里耍大牌很威风啊?”

仇宝宝看着我没好气的说你还敢回来?你在这正好,你俩我一块儿解决了。

我说你要是敢的话早就动手了,还用得着派人一整天的跟着我?

仇宝宝说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说完冲身后那几人一挥手他们就一块儿朝我逼进来了,老乔倒是没有害怕,就站那随时准备冲上去打,我不行啊我就这瘦弱的小身子骨的,我那会儿心里其实挺没地儿了,这会儿喊人也来不及。

就这会儿外面一个男的喊了一声你们干什么,还不快回去睡觉!

仇宝宝他们这才收手退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特别狠的瞪了我一眼说让我等着。

我心里这会儿就跟猛地蹦极停下来那会儿一眼,感觉猛地一松,心说要不是这查寝的,估计我就真坑了。

不过吧因为这件事认识了老乔,老乔长得这么壮也这么能打,要是收到我们这以后和仇宝宝决斗啥的还能多一张底牌。

等仇宝宝他们走了老乔就直接坐床上了,起床呼呼的我看着也给气的不轻。

这会儿我也终于知道为啥老乔刚才看到我的时候这么生气说我们玉北一中每一个好东西,还上来给我了那么一下子,合着是之前被仇宝宝给欺负了啊。

再看老乔脸上那一块儿疤的时候我还好奇呢,就刚才打仇宝宝的时候就能看出来,老乔这么离开的一个人咋会被打成这样,完全不应该啊。

我也没吭气就做到了老乔身边然后给他递过去了一根烟说老乔你想不想报仇。

他估计是知道我和仇宝宝他们不一样了,就没有再跟之前那样生气了也接过了我递过去了烟,他点着抽了一口后没好气的看着我说:“肯定想,他们这么多人我又打不过他们,只能单挑。”

“他们会明知道打不过你还给你单挑吗?”我问老乔。

老乔一听到这马上激动了,摇摇头说仇宝宝中午要不是他们一块儿上,他非带把他们一个个的脑袋都给揍开花!

我说老乔咋会受伤呢,原来是他们一起上了啊,我心说,不过这也难怪,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来着,再怎么说老乔也是一个人,稍微多几个人就行了。

我说你听我的,我又办法。

结果我这话刚说完马上就被老乔给鄙视了,老乔说他们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人能干啥?过去挨打?

老乔这会儿说的完全都是河南话,听着要比刚才那普通话舒服的多,但是这会儿老乔生气却是真的。

如果这话是出自坤子或者黄杰的口的话,我绝对会二话不说冲上去就跟他们打在一块儿,但这毕竟是老乔,我俩才刚认识,坤子我们之间知道是开玩笑老乔不知道啊。

我说我要是能给你证明你以后听我的不,老乔想了想说你能找来人再说,我说好你等着。

出门我就往直前那几个人的寝室跑,没等敲门的门就从里面开了,出来的刚好是之前一个兄弟,那天给他发烟的还是我来着。

他一看见我就连忙笑着走过来了给我递了一根烟问我是不是有事儿,我也没谦虚就收下了说是有点儿,你把咱们兄弟都喊我们寝室去,我介绍个人。

说完我就回寝室了他就开始一个个寝室的喊人。

到最后的时候我们寝室里一共来了八个在,这会儿陈昊也已经出去了,加上我也才十个人。

我问他剩下那个呢,他说现在还在厕所拉屎马上出来。

我说好,今天喊大家来主要是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兄弟,说完我就指着一旁的老乔说他是乔旭,以后就是我们兄弟了。然后我又挨个给老乔介绍了他们。

一直到介绍结束的时候吧,刚才那个上厕所的才风风火火的冲了回来已经来就说聪哥我来晚了,我说没事儿,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儿。

他们走后我才回头看老乔,这会儿老乔估计都没想到我能叫来人所以也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我问老乔说我说我能叫来人的,你现在行了吧?

老乔说信是信了,但我们这才几个人,还没仇宝宝的人多,到时候怎么跟他们打。

我早就猜到老乔会问这个问题,所以答案啥的早就想好了,我说啥事儿都有一个开头,我们这不是刚起步吗,而且你加进来人就多了啊,以后我们的人只会更多。

老乔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我估摸着他是在考虑吧也就没有打扰他,就点了一根烟在那抽着,一直到我这根烟都丑的差不多了老乔才说他不要当小弟。

我扶着老乔的肩膀说什么小弟不小弟的,我们是兄弟!一直到这老乔才答应。

我看老乔手里那根烟还没抽我问他为啥不抽了,老乔说他一直都不抽烟,太难受。

第二天早上吃饭啥的我都还跟老乔一块儿,他昨天下午就去我们班了,估计是我下午去的时候只顾着林珂儿没注意到他吧。

结果还没上课呢王宝兰就来了,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喊我去办公室,那会儿我心里还挺忐忑的。

昨天晚上已经把备用的U盘放到我箱子的衣服里了,王宝兰带我进办公室第一句话就是林聪你家长请来了吗?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没说话,这会儿注意力全都在王宝兰身上呢。

王宝兰今天和昨天衣服的款式差不多,但是比昨天的衣服还要低胸装,我真的有点儿想不明白了他这是给学生上课的还是过来诱惑学生犯罪来了。

然后王宝兰又问我是不是和林珂儿搞对象呢?

我估摸着她是知道昨天晚上那事儿了,所以就连忙摇摇头说不是,那会儿班里班主任都会找两个专门给她打小报告的人我们俗称是狗,我那会儿心里还那个气啊,到底是那个人甘愿给王宝兰当狗,这事儿都给他说。

王宝兰说有同学看见了,我说绝对没有,他是看错了,林珂儿家境啥的都这么好,长得也漂亮,难道会看上我啊。

王宝兰点点头说也是。

卧槽,听到她这话我当时就恼了,同学之间说还差不多,老师还说这话是啥意思。

然后王宝兰又假心假意的说现在才刚开学,高中的话还是要以事业为重的,大学的时候再谈恋爱也不迟……反正就是这么一系列的客套话,就是说不让早恋的吧。

她说一句话我就点头答应一声,反正她现在也没给我提请家长的事儿,那个U盘我就寻思着现在先不说出来。

一直问了这么一大圈儿吧,王宝兰才问我说昨天她出去那会儿我是不是翻过她的包。

我说老师我哪敢啊,我们家虽然穷点儿,但是我也不至于去偷您的东西这么胆大吧。

王宝兰点了点头又说是不是在地上捡到过什么东西?比如说U盘啥的?

我心说果然,不过还是摇摇头说没有。

她又问我那昨天那段时间有没有谁进过办公室?

我假装想了想说隔壁班的班主任好像进来过。

王宝兰一听脸色马上就变了,估计是怕优盘里的东西被同时看到之后会发生一些比较有趣儿的事儿吧。

第38章 有趣的事儿

估计是我现在站这个位置开门的时候被门挡住了吧,仇宝宝他们没看到我,但也没有进我们寝室,站门口就从这个新来的骂。

当时具体骂的啥吧我也差不多都忘了,反正特别难听,说要是明天再不交保护费以后就见他一次打他一次什么的,反正听得我是特备难受,那股气给我憋得。

从仇宝宝他们的口中我听到他叫乔旭,后来我们都叫他老乔,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还特地征求了老乔的意见,老乔是唯一一个要求原名出场的人。

老乔这会儿也特别生气,就他刚才杵我那一下子再加上老乔本来就是暴脾气我估计老乔八成会冲上去直接和他们干,但是老乔没有,一次咬着牙瞪着眼,我看他手上的青筋都一根一根的暴起来了,估计老乔这一会儿也带特别生气。,就是我意外就意外为啥老乔没上去跟他们干。

“怎么,还不服气?”仇宝宝可能也看见老乔现在的表情了,就特高傲的说。

老乔瞪着仇宝宝说劳资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王八犊子!

说真的,老乔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我真的是差点儿笑出来,他的发音骂人听着都特别好玩儿。

被老乔这一骂仇宝宝估计也恼了,上来抬腿就准备往老乔身上踹,老乔本来就壮,所以躲过仇宝宝这一下还是还容易的,就势反手老乔就仇宝宝身上来了这么一拳。

我估计仇宝宝这会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怒气冲冲的看着老乔说:“看样子刚才打你是打的太轻,还敢还手!”

说完仇宝宝冲身后那几人一挥手就一块儿朝老乔走来。

“欺负人都欺负到我们寝室了,是不是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我走到老乔面前说。

估计老乔也没想到我这么瘦弱出来又啥用,就特别不耐烦的说你一边儿去,知道他是这脾气我也没搭理他,看着仇宝宝说:“在我们寝室里耍大牌很威风啊?”

仇宝宝看着我没好气的说你还敢回来?你在这正好,你俩我一块儿解决了。

我说你要是敢的话早就动手了,还用得着派人一整天的跟着我?

仇宝宝说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说完冲身后那几人一挥手他们就一块儿朝我逼进来了,老乔倒是没有害怕,就站那随时准备冲上去打,我不行啊我就这瘦弱的小身子骨的,我那会儿心里其实挺没地儿了,这会儿喊人也来不及。

就这会儿外面一个男的喊了一声你们干什么,还不快回去睡觉!

仇宝宝他们这才收手退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特别狠的瞪了我一眼说让我等着。

我心里这会儿就跟猛地蹦极停下来那会儿一眼,感觉猛地一松,心说要不是这查寝的,估计我就真坑了。

不过吧因为这件事认识了老乔,老乔长得这么壮也这么能打,要是收到我们这以后和仇宝宝决斗啥的还能多一张底牌。

等仇宝宝他们走了老乔就直接坐床上了,起床呼呼的我看着也给气的不轻。

这会儿我也终于知道为啥老乔刚才看到我的时候这么生气说我们玉北一中每一个好东西,还上来给我了那么一下子,合着是之前被仇宝宝给欺负了啊。

再看老乔脸上那一块儿疤的时候我还好奇呢,就刚才打仇宝宝的时候就能看出来,老乔这么离开的一个人咋会被打成这样,完全不应该啊。

我也没吭气就做到了老乔身边然后给他递过去了一根烟说老乔你想不想报仇。

他估计是知道我和仇宝宝他们不一样了,就没有再跟之前那样生气了也接过了我递过去了烟,他点着抽了一口后没好气的看着我说:“肯定想,他们这么多人我又打不过他们,只能单挑。”

“他们会明知道打不过你还给你单挑吗?”我问老乔。

老乔一听到这马上激动了,摇摇头说仇宝宝中午要不是他们一块儿上,他非带把他们一个个的脑袋都给揍开花!

我说老乔咋会受伤呢,原来是他们一起上了啊,我心说,不过这也难怪,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来着,再怎么说老乔也是一个人,稍微多几个人就行了。

我说你听我的,我又办法。

结果我这话刚说完马上就被老乔给鄙视了,老乔说他们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人能干啥?过去挨打?

老乔这会儿说的完全都是河南话,听着要比刚才那普通话舒服的多,但是这会儿老乔生气却是真的。

如果这话是出自坤子或者黄杰的口的话,我绝对会二话不说冲上去就跟他们打在一块儿,但这毕竟是老乔,我俩才刚认识,坤子我们之间知道是开玩笑老乔不知道啊。

我说我要是能给你证明你以后听我的不,老乔想了想说你能找来人再说,我说好你等着。

出门我就往直前那几个人的寝室跑,没等敲门的门就从里面开了,出来的刚好是之前一个兄弟,那天给他发烟的还是我来着。

他一看见我就连忙笑着走过来了给我递了一根烟问我是不是有事儿,我也没谦虚就收下了说是有点儿,你把咱们兄弟都喊我们寝室去,我介绍个人。

说完我就回寝室了他就开始一个个寝室的喊人。

到最后的时候我们寝室里一共来了八个在,这会儿陈昊也已经出去了,加上我也才十个人。

我问他剩下那个呢,他说现在还在厕所拉屎马上出来。

我说好,今天喊大家来主要是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兄弟,说完我就指着一旁的老乔说他是乔旭,以后就是我们兄弟了。然后我又挨个给老乔介绍了他们。

一直到介绍结束的时候吧,刚才那个上厕所的才风风火火的冲了回来已经来就说聪哥我来晚了,我说没事儿,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儿。

他们走后我才回头看老乔,这会儿老乔估计都没想到我能叫来人所以也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我问老乔说我说我能叫来人的,你现在行了吧?

老乔说信是信了,但我们这才几个人,还没仇宝宝的人多,到时候怎么跟他们打。

我早就猜到老乔会问这个问题,所以答案啥的早就想好了,我说啥事儿都有一个开头,我们这不是刚起步吗,而且你加进来人就多了啊,以后我们的人只会更多。

老乔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我估摸着他是在考虑吧也就没有打扰他,就点了一根烟在那抽着,一直到我这根烟都丑的差不多了老乔才说他不要当小弟。

我扶着老乔的肩膀说什么小弟不小弟的,我们是兄弟!一直到这老乔才答应。

我看老乔手里那根烟还没抽我问他为啥不抽了,老乔说他一直都不抽烟,太难受。

第二天早上吃饭啥的我都还跟老乔一块儿,他昨天下午就去我们班了,估计是我下午去的时候只顾着林珂儿没注意到他吧。

结果还没上课呢王宝兰就来了,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喊我去办公室,那会儿我心里还挺忐忑的。

昨天晚上已经把备用的U盘放到我箱子的衣服里了,王宝兰带我进办公室第一句话就是林聪你家长请来了吗?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没说话,这会儿注意力全都在王宝兰身上呢。

王宝兰今天和昨天衣服的款式差不多,但是比昨天的衣服还要低胸装,我真的有点儿想不明白了他这是给学生上课的还是过来诱惑学生犯罪来了。

然后王宝兰又问我是不是和林珂儿搞对象呢?

我估摸着她是知道昨天晚上那事儿了,所以就连忙摇摇头说不是,那会儿班里班主任都会找两个专门给她打小报告的人我们俗称是狗,我那会儿心里还那个气啊,到底是那个人甘愿给王宝兰当狗,这事儿都给他说。

王宝兰说有同学看见了,我说绝对没有,他是看错了,林珂儿家境啥的都这么好,长得也漂亮,难道会看上我啊。

王宝兰点点头说也是。

卧槽,听到她这话我当时就恼了,同学之间说还差不多,老师还说这话是啥意思。

然后王宝兰又假心假意的说现在才刚开学,高中的话还是要以事业为重的,大学的时候再谈恋爱也不迟……反正就是这么一系列的客套话,就是说不让早恋的吧。

她说一句话我就点头答应一声,反正她现在也没给我提请家长的事儿,那个U盘我就寻思着现在先不说出来。

一直问了这么一大圈儿吧,王宝兰才问我说昨天她出去那会儿我是不是翻过她的包。

我说老师我哪敢啊,我们家虽然穷点儿,但是我也不至于去偷您的东西这么胆大吧。

王宝兰点了点头又说是不是在地上捡到过什么东西?比如说U盘啥的?

我心说果然,不过还是摇摇头说没有。

她又问我那昨天那段时间有没有谁进过办公室?

我假装想了想说隔壁班的班主任好像进来过。

王宝兰一听脸色马上就变了,估计是怕优盘里的东西被同时看到之后会发生一些比较有趣儿的事儿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