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 20:19:42

新书已开张,装逼爽文,脑洞大开。

第一章试读:

“华夏优秀青年企业家陈楚遭遇车祸,于昨晚11点48分抢救无效死亡!享年三十二岁……”

看着新闻联播上的报道,陈楚跟个木头似地杵在了原地。

我真的死了?!

“陈楚,愣着干嘛?”坐在沙发上的漂亮女人满是不悦:“你想渴死我啊?还不快给我倒水去!”

“好,好!”陈楚赶紧倒水,饶是他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但这种事情,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电视上死的陈楚就是眼前这被女人呼来喝去的年轻男子陈楚,确切地来说,应该是灵魂互换了。

陈楚神色极为复杂,脑海中的记忆如翻江倒海一般杂乱。

坐在沙发上的漂亮女人叫苏婉,是这具身体的妻子。

原来的陈楚只是苏家的上门女婿,在家里面的地位连条狗都不如。

虽为夫妻,却如陌路,更可悲的是,他竟然不争气地爱上了这个厌恶他的女人。

现在的陈楚,却是叱咤商海的楚阎王,被誉为华夏史上最杰出最年轻的企业家,却因突如其来的车祸早早结束一生。

两种记忆混杂在一起,让陈楚有些难以适应,一时间他竟分不清自己原来到底是谁了。

给苏婉倒了水,本想坐在一旁捋一捋思绪,然而苏婉的呵斥将他拉回了现实:“还想闲着?洗碗去!”

“好,好……”

陈楚近乎是本能地唯唯诺诺站了起来,忽然又觉得自己无比的可悲,和苏婉结婚三年,几乎是像牲口奴隶一样活着,使得这副身体已经对苏婉的命令产生了本能的服从。

只需要苏婉一声令下,这身体就抛弃了所有的尊严,叫跪就跪,叫站就站,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男人的尊严荡然无存,如行尸走肉般的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可悲可恨!

陈楚要改变这一切。

从这一刻起,他就是叱咤商海的楚阎王,再也不是那个无能赘婿。

隐隐约约,听见苏婉在哀叹:“都叫陈楚,怎么一个天一个地?!人家是大企业家,富可敌国……我家这个——吃我的用我的,结婚三年还没有工作,什么鸡八玩意儿?”

“我苏婉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废物?想死的心都有了!”

陈楚撇了撇嘴,恐怕你也没想到现在楚阎王帮你洗碗吧?

就在这时,岳母李氏似乎是听见了动静,从二楼走了下来,也是一脸抱怨:“还不都是怪你爷爷为了报恩定的娃娃亲,要不是顾及苏家的颜面,我早让你们离婚了!”

“妈……”苏婉一脸委屈。

岳母李氏上去拥抱着苏婉安慰道:“行了,别难过了。”

苏婉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厨房的陈楚,李氏在一旁说道:“对了,投资失败的事儿还没解决么?明天可是家族会议,你要是想不出来办法可麻烦了!”

“没呢!”苏婉摇头,愁眉苦脸:“那五千万我都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快愁死我了!”

“要不要找龙甫奇帮忙!?”李氏根本不在乎陈楚的感受,开门见山地说道:“龙家家大业大,他又那么喜欢你,只要你开口求他,他肯定愿意帮忙的!”

苏婉连忙摇头:“不行,龙甫奇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才不会开口求他的!”

陈楚听着听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五千万?在他眼中跟蚊子腿似的。

虽然陈楚和死去的楚阎王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但生前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在瑞士银行里面还存着一笔钱,以备不时之需。

这笔钱,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具体数目记不清了,不过,几百个亿还是有的。

然而这一笑顿时引来了苏婉和李氏的不满,苏婉气得声音都尖锐了起来:“陈楚,你笑什么!?”

“没什么……”陈楚淡淡地回了句。

“你在讽刺我!?”苏婉不乐意了,过去就扯住了陈楚的衣服:“你还有脸讽刺我?”

陈楚脸色一沉,十几年的心性和意志投过眼神迸发出来,冷声道:“放手!”

这眼神竟是吓得苏婉松了手,有些慌了。

她从来没见过陈楚会有这样的眼神。

霸气,威严甚至还透着几分凶狠。

“你,你想干嘛!?”

苏婉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她还真有点怕陈楚动手。

李氏见状不对,赶紧上来护住了苏婉,眼睛睁得老大了,凶神恶煞地喝道:“陈楚,你想造反哪!?”

陈楚神色淡漠,把洗碗的手套随手一扔,抱着手打量着苏婉和李氏,忽然笑道:“五千万罢了!多大点儿事?”

嗯????

李氏顿时就给气乐了,指着陈楚的鼻子骂道:“洗个碗把你脑子洗进水了!?五千万?你个废物知道是什么概念么?”

“什么概念我倒是不知道!”陈楚耸了耸肩,神色从容:“不过,我能拿出来不就行了。”

“就凭你!?”

苏婉和李氏都惊了,陈楚今天发什么疯!?

“你他妈在想屁吃呢!?”李氏破口大骂:“成天跟条蛆似的,脑子里都是屎吧?你要是能拿出来五千万,以后我伺候你得了!”

“别,受不起,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丈母娘!”陈楚摆了摆手,微微笑道:“我要求不高,以后给我端茶送水就行了。”

苏婉脸色一沉:“陈楚,你可别蹬鼻子上脸啊!正话反话听不明白?别跟我装腔作势,还不给妈道歉,不然今晚上就把你撵出去,让你无家可归!”

李氏还不得劲,冷哼道:“道歉!?道歉就完事了?给我跪着反省,我什么时候气消了你再给我起来!”

见陈楚无动于衷,苏婉赶紧催促:“还不快跪下!?不然真把你撵出去了!”

跪下!?

陈楚冷笑一声。

向来都只有别人跪他的份,让他楚阎王下跪!?

“不跪!”陈楚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好,好,拽得很哪!”李氏气得身子都哆嗦了起来:“那明天家族会议你也来参加吧!我拭目以待了!”

苏婉却急了,连忙道:“妈!你让他去干嘛啊!?还不嫌丢脸的!?”

“我脸早就丢光了,还怕什么?”李氏也是破罐破摔:“我就看看他明天家族会议上怎么逞能!”

新书开张

新书已开张,装逼爽文,脑洞大开。

第一章试读:

“华夏优秀青年企业家陈楚遭遇车祸,于昨晚11点48分抢救无效死亡!享年三十二岁……”

看着新闻联播上的报道,陈楚跟个木头似地杵在了原地。

我真的死了?!

“陈楚,愣着干嘛?”坐在沙发上的漂亮女人满是不悦:“你想渴死我啊?还不快给我倒水去!”

“好,好!”陈楚赶紧倒水,饶是他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但这种事情,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电视上死的陈楚就是眼前这被女人呼来喝去的年轻男子陈楚,确切地来说,应该是灵魂互换了。

陈楚神色极为复杂,脑海中的记忆如翻江倒海一般杂乱。

坐在沙发上的漂亮女人叫苏婉,是这具身体的妻子。

原来的陈楚只是苏家的上门女婿,在家里面的地位连条狗都不如。

虽为夫妻,却如陌路,更可悲的是,他竟然不争气地爱上了这个厌恶他的女人。

现在的陈楚,却是叱咤商海的楚阎王,被誉为华夏史上最杰出最年轻的企业家,却因突如其来的车祸早早结束一生。

两种记忆混杂在一起,让陈楚有些难以适应,一时间他竟分不清自己原来到底是谁了。

给苏婉倒了水,本想坐在一旁捋一捋思绪,然而苏婉的呵斥将他拉回了现实:“还想闲着?洗碗去!”

“好,好……”

陈楚近乎是本能地唯唯诺诺站了起来,忽然又觉得自己无比的可悲,和苏婉结婚三年,几乎是像牲口奴隶一样活着,使得这副身体已经对苏婉的命令产生了本能的服从。

只需要苏婉一声令下,这身体就抛弃了所有的尊严,叫跪就跪,叫站就站,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男人的尊严荡然无存,如行尸走肉般的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可悲可恨!

陈楚要改变这一切。

从这一刻起,他就是叱咤商海的楚阎王,再也不是那个无能赘婿。

隐隐约约,听见苏婉在哀叹:“都叫陈楚,怎么一个天一个地?!人家是大企业家,富可敌国……我家这个——吃我的用我的,结婚三年还没有工作,什么鸡八玩意儿?”

“我苏婉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废物?想死的心都有了!”

陈楚撇了撇嘴,恐怕你也没想到现在楚阎王帮你洗碗吧?

就在这时,岳母李氏似乎是听见了动静,从二楼走了下来,也是一脸抱怨:“还不都是怪你爷爷为了报恩定的娃娃亲,要不是顾及苏家的颜面,我早让你们离婚了!”

“妈……”苏婉一脸委屈。

岳母李氏上去拥抱着苏婉安慰道:“行了,别难过了。”

苏婉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厨房的陈楚,李氏在一旁说道:“对了,投资失败的事儿还没解决么?明天可是家族会议,你要是想不出来办法可麻烦了!”

“没呢!”苏婉摇头,愁眉苦脸:“那五千万我都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快愁死我了!”

“要不要找龙甫奇帮忙!?”李氏根本不在乎陈楚的感受,开门见山地说道:“龙家家大业大,他又那么喜欢你,只要你开口求他,他肯定愿意帮忙的!”

苏婉连忙摇头:“不行,龙甫奇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才不会开口求他的!”

陈楚听着听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五千万?在他眼中跟蚊子腿似的。

虽然陈楚和死去的楚阎王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但生前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在瑞士银行里面还存着一笔钱,以备不时之需。

这笔钱,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具体数目记不清了,不过,几百个亿还是有的。

然而这一笑顿时引来了苏婉和李氏的不满,苏婉气得声音都尖锐了起来:“陈楚,你笑什么!?”

“没什么……”陈楚淡淡地回了句。

“你在讽刺我!?”苏婉不乐意了,过去就扯住了陈楚的衣服:“你还有脸讽刺我?”

陈楚脸色一沉,十几年的心性和意志投过眼神迸发出来,冷声道:“放手!”

这眼神竟是吓得苏婉松了手,有些慌了。

她从来没见过陈楚会有这样的眼神。

霸气,威严甚至还透着几分凶狠。

“你,你想干嘛!?”

苏婉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她还真有点怕陈楚动手。

李氏见状不对,赶紧上来护住了苏婉,眼睛睁得老大了,凶神恶煞地喝道:“陈楚,你想造反哪!?”

陈楚神色淡漠,把洗碗的手套随手一扔,抱着手打量着苏婉和李氏,忽然笑道:“五千万罢了!多大点儿事?”

嗯????

李氏顿时就给气乐了,指着陈楚的鼻子骂道:“洗个碗把你脑子洗进水了!?五千万?你个废物知道是什么概念么?”

“什么概念我倒是不知道!”陈楚耸了耸肩,神色从容:“不过,我能拿出来不就行了。”

“就凭你!?”

苏婉和李氏都惊了,陈楚今天发什么疯!?

“你他妈在想屁吃呢!?”李氏破口大骂:“成天跟条蛆似的,脑子里都是屎吧?你要是能拿出来五千万,以后我伺候你得了!”

“别,受不起,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丈母娘!”陈楚摆了摆手,微微笑道:“我要求不高,以后给我端茶送水就行了。”

苏婉脸色一沉:“陈楚,你可别蹬鼻子上脸啊!正话反话听不明白?别跟我装腔作势,还不给妈道歉,不然今晚上就把你撵出去,让你无家可归!”

李氏还不得劲,冷哼道:“道歉!?道歉就完事了?给我跪着反省,我什么时候气消了你再给我起来!”

见陈楚无动于衷,苏婉赶紧催促:“还不快跪下!?不然真把你撵出去了!”

跪下!?

陈楚冷笑一声。

向来都只有别人跪他的份,让他楚阎王下跪!?

“不跪!”陈楚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好,好,拽得很哪!”李氏气得身子都哆嗦了起来:“那明天家族会议你也来参加吧!我拭目以待了!”

苏婉却急了,连忙道:“妈!你让他去干嘛啊!?还不嫌丢脸的!?”

“我脸早就丢光了,还怕什么?”李氏也是破罐破摔:“我就看看他明天家族会议上怎么逞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