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9 14:53:59

张凡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事情都被自己一天之内遇上了,被公司开除,理由是能力太强,影响员工的积极性,就是这么荒唐的理由,居然把自己开了。

张凡知道,是自己的存在让那领导的儿子黯然失色,为了他儿子的前途,那只能把自己给开了,谁叫他儿子是绿叶呢。

更加倒霉的事情是跟自己在大学走到社会的女朋友居然同一天跟自己分手,而分手的理由倒不算奇葩,她找到能给她买奢饰品的高富帅了,自己这样的穷屌丝只能被甩的份。

工作被开除,女朋友跑了,张凡十分苦闷的酒吧买醉,带着七分醉意,张凡直接在旁边的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房,本来之前自己想着努力存钱买房买车给女朋友幸福的生活的,可是现实太残酷了,理想是完美的,现实却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自己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奢侈过,不管是皇家礼炮还是五星级酒店,张凡觉得有钱人真tm爽,洗了一个澡,点上一根烟,自己很不舍自己第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

不知道为什么张凡很想哭,“滴滴,滴滴。”“帅哥,需要服务吗?”

“需要你吗!”

“我妈没有,我妹倒是有,五百块,包夜。”

“那叫叫你妹来吧!”张凡狠狠的挂断了电话,自己的女朋友曾经在大学时候海誓山盟的,可因为钱丢下自己跑了,说真的张凡不恨她,是自己太窝囊了。

呆在一个公司那么久,刚刚弄出一点成绩,结果被开除了,在这个社会没有关系是那么的难混,就是因为那小子的老爹是领导,结果把自己的功劳全部给抢了。

“滴答。”外面居然响起了门铃声,张凡还带着一点醉意,“吗的,老子不需要!”张凡一开门,一具软软的身子就靠着自己,一股迷人的馨香扑鼻而来。

“五百块,包夜对吧。”张凡从来就没有做对不起自己女朋友的事情,可是这一刻动摇了。“五百块,一千块好不好。”一双柔荑的小手推了张凡一把,那醉醺醺的身子往前走去。

来人身穿一身十分漂亮的柳叶长裙,一双水晶凉鞋,带着银色的耳环,一条粉色的腰带盈盈一粟把那细腰完全勾勒出来。

“要一千块!”这女人!不要说一千块,一万块张凡都愿意,她就如同遗落在凡间的天使一样,般般入画的脸蛋还带着一股楚楚可怜之色。

一脚把房门给踢关上,张凡全身那一股火在酒精的作用下爆发出来,一千块,还有好几个小时,自己弄死她,那么漂亮居然出来做这个!

这样的女人眼里只有钱,这样的女人就是肮脏,这样的女人天生就只能被男人压,突然一声惨叫打破了房间的平静。

一条毛巾直接塞在美人的红唇,一股低沉的嘶吼一直在持续,台灯下,那带着哭泣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翌日,上午,太阳刺眼的照射进来,张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美梦,自己把一位仙女给狠狠欺负了,那种滋味。。。

但是张凡突然睁开眼,一把匕首横在自己脖子上,一张不施粉黛而美得窒息的脸蛋浮现在自己面前。

“你想怎么死,报警坐牢,一辈子呆在牢里,第二,本小姐亲手杀了你。”如果不是那脸若冰霜,还有美人手中的匕首那么锋利,张凡觉得这是一个玩笑。

“美女,我不是不给钱,说好的一千块,我弄了你七次,我!”美人手中的匕首突然直接刺下来,如果真的刺下来,张凡的脖子马上就要鲜血直流了!

“等等!”两个字,十分及时。

“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凡豆粒大的冷汗冒出来,自己觉得这里面有点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却没有发觉。

“这是807房间,我昨晚叫了一个小姐,小姐五百块包夜。”张凡喉咙里都有点嘶哑了,张凡一说,这美人眉头紧锁。

“807?”

“对,如假包换?”

但是美人并没有松手反而带着一股杀意的看着张凡:“这事情你要说出去,我会让你活不过明天!”

美人起来,提着包,在包里拿出五百丢给张凡,看着染红的传单,美人眼里露出一丝别样的神色,她脚步有点不稳的走了出去。

张凡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自己居然差点被一个女人给杀死,这太可怕了,张凡马上跑过来,透过房门看见那大美人走入了对面的房间。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张凡脑海浮现出来,难道昨晚,昨晚是她走错房间了,结果自己把她当成了小姐!

“滴滴,滴滴。”张凡拿起电话接通,这是自己投了简历打开的招聘电话,让自己下午去面试呢。

这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自己,自己居然上了一个良家,并且还把她当成了小姐,并且,张凡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罪恶感的,那美人居然还是第一次。

抛开那些复杂的念头,张凡洗了一个澡,打扮一番,其实自己真的不差,不光身材好也有样貌,唯一缺少的就是金钱了。

张凡下来大厅办理了退房,因为弄脏了床单,还被扣了两百块,这钱张凡倒是没有说什么,去打印店打印了简历。

坐上公交,开始出发前去面试公司了,之前张凡是做销售的,上一份工作是在国企,卖设备的,一份订单都是几千万上亿的,但是提成低,国企都是死工资,自己也就是想熬几年当上一个部门经理的。

结果遭人嫉妒,谁叫他老爹是领导呢,自己这样没有编制的临时工说开除就开除,工资还不用发,去告?张凡可没有那样的心思,那几千块就算能告下来,浪费的也是自己的时间。

下午一点,来到面试公司,这是一家销售女性服饰为主的新公司,地处市中心区域的国贸大厦,一层楼都被包下来了,看来实力还是蛮大的。

乘坐电梯来到这一家叫做《如花美眷》的公司,张凡被里面的美女给吸引了,这可是真正美女如云的好地方啊。

不过张凡还没有高兴多久呢,几十位面试之人坐在两排就给了自己十分巨大的压力,看来这一家公司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张凡拿着号码牌在前台美眉的指引下按照循序坐好,好像这一次面试之人还是公司的一位大美女,旁边那哥们都一直在讨论。

张凡静下心,然后整理一下自己脑海里面的那些思绪,自己在国企那几年,跟客户打了那么多交道,几千万的单子都能谈下来,何况这一家小公司呢。

一个个面试者都是垂头丧气的出来,似乎当场就宣告死刑了,看来这一家公司的hr有点不简单啊。

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轮到张凡了,张凡深深呼吸一口气,拿着自己的简历走了进去,敲门,里面毫无反应,再次敲门,还是毫无反应,第三次敲门,然后推门进来。

打开门,正对面就是坐着一位三十左右的美丽妇人,穿着职业的ol短裙,上身是白色的蕾丝衬衫,很是干练的扎起了秀发,只是一抬头面试官就说了一句话:“你被淘汰了。”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这种死法跟自己被开除一样,如果是平常,张凡会礼貌的退出去,但是这一次张凡并没有出去,反而是在那妇人迷惑之中关上门,然后在面试者的位置坐下,恭敬的递上自己的简历。

第一章 走错房间

张凡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事情都被自己一天之内遇上了,被公司开除,理由是能力太强,影响员工的积极性,就是这么荒唐的理由,居然把自己开了。

张凡知道,是自己的存在让那领导的儿子黯然失色,为了他儿子的前途,那只能把自己给开了,谁叫他儿子是绿叶呢。

更加倒霉的事情是跟自己在大学走到社会的女朋友居然同一天跟自己分手,而分手的理由倒不算奇葩,她找到能给她买奢饰品的高富帅了,自己这样的穷屌丝只能被甩的份。

工作被开除,女朋友跑了,张凡十分苦闷的酒吧买醉,带着七分醉意,张凡直接在旁边的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房,本来之前自己想着努力存钱买房买车给女朋友幸福的生活的,可是现实太残酷了,理想是完美的,现实却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自己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奢侈过,不管是皇家礼炮还是五星级酒店,张凡觉得有钱人真tm爽,洗了一个澡,点上一根烟,自己很不舍自己第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

不知道为什么张凡很想哭,“滴滴,滴滴。”“帅哥,需要服务吗?”

“需要你吗!”

“我妈没有,我妹倒是有,五百块,包夜。”

“那叫叫你妹来吧!”张凡狠狠的挂断了电话,自己的女朋友曾经在大学时候海誓山盟的,可因为钱丢下自己跑了,说真的张凡不恨她,是自己太窝囊了。

呆在一个公司那么久,刚刚弄出一点成绩,结果被开除了,在这个社会没有关系是那么的难混,就是因为那小子的老爹是领导,结果把自己的功劳全部给抢了。

“滴答。”外面居然响起了门铃声,张凡还带着一点醉意,“吗的,老子不需要!”张凡一开门,一具软软的身子就靠着自己,一股迷人的馨香扑鼻而来。

“五百块,包夜对吧。”张凡从来就没有做对不起自己女朋友的事情,可是这一刻动摇了。“五百块,一千块好不好。”一双柔荑的小手推了张凡一把,那醉醺醺的身子往前走去。

来人身穿一身十分漂亮的柳叶长裙,一双水晶凉鞋,带着银色的耳环,一条粉色的腰带盈盈一粟把那细腰完全勾勒出来。

“要一千块!”这女人!不要说一千块,一万块张凡都愿意,她就如同遗落在凡间的天使一样,般般入画的脸蛋还带着一股楚楚可怜之色。

一脚把房门给踢关上,张凡全身那一股火在酒精的作用下爆发出来,一千块,还有好几个小时,自己弄死她,那么漂亮居然出来做这个!

这样的女人眼里只有钱,这样的女人就是肮脏,这样的女人天生就只能被男人压,突然一声惨叫打破了房间的平静。

一条毛巾直接塞在美人的红唇,一股低沉的嘶吼一直在持续,台灯下,那带着哭泣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翌日,上午,太阳刺眼的照射进来,张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美梦,自己把一位仙女给狠狠欺负了,那种滋味。。。

但是张凡突然睁开眼,一把匕首横在自己脖子上,一张不施粉黛而美得窒息的脸蛋浮现在自己面前。

“你想怎么死,报警坐牢,一辈子呆在牢里,第二,本小姐亲手杀了你。”如果不是那脸若冰霜,还有美人手中的匕首那么锋利,张凡觉得这是一个玩笑。

“美女,我不是不给钱,说好的一千块,我弄了你七次,我!”美人手中的匕首突然直接刺下来,如果真的刺下来,张凡的脖子马上就要鲜血直流了!

“等等!”两个字,十分及时。

“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凡豆粒大的冷汗冒出来,自己觉得这里面有点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却没有发觉。

“这是807房间,我昨晚叫了一个小姐,小姐五百块包夜。”张凡喉咙里都有点嘶哑了,张凡一说,这美人眉头紧锁。

“807?”

“对,如假包换?”

但是美人并没有松手反而带着一股杀意的看着张凡:“这事情你要说出去,我会让你活不过明天!”

美人起来,提着包,在包里拿出五百丢给张凡,看着染红的传单,美人眼里露出一丝别样的神色,她脚步有点不稳的走了出去。

张凡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自己居然差点被一个女人给杀死,这太可怕了,张凡马上跑过来,透过房门看见那大美人走入了对面的房间。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张凡脑海浮现出来,难道昨晚,昨晚是她走错房间了,结果自己把她当成了小姐!

“滴滴,滴滴。”张凡拿起电话接通,这是自己投了简历打开的招聘电话,让自己下午去面试呢。

这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自己,自己居然上了一个良家,并且还把她当成了小姐,并且,张凡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罪恶感的,那美人居然还是第一次。

抛开那些复杂的念头,张凡洗了一个澡,打扮一番,其实自己真的不差,不光身材好也有样貌,唯一缺少的就是金钱了。

张凡下来大厅办理了退房,因为弄脏了床单,还被扣了两百块,这钱张凡倒是没有说什么,去打印店打印了简历。

坐上公交,开始出发前去面试公司了,之前张凡是做销售的,上一份工作是在国企,卖设备的,一份订单都是几千万上亿的,但是提成低,国企都是死工资,自己也就是想熬几年当上一个部门经理的。

结果遭人嫉妒,谁叫他老爹是领导呢,自己这样没有编制的临时工说开除就开除,工资还不用发,去告?张凡可没有那样的心思,那几千块就算能告下来,浪费的也是自己的时间。

下午一点,来到面试公司,这是一家销售女性服饰为主的新公司,地处市中心区域的国贸大厦,一层楼都被包下来了,看来实力还是蛮大的。

乘坐电梯来到这一家叫做《如花美眷》的公司,张凡被里面的美女给吸引了,这可是真正美女如云的好地方啊。

不过张凡还没有高兴多久呢,几十位面试之人坐在两排就给了自己十分巨大的压力,看来这一家公司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张凡拿着号码牌在前台美眉的指引下按照循序坐好,好像这一次面试之人还是公司的一位大美女,旁边那哥们都一直在讨论。

张凡静下心,然后整理一下自己脑海里面的那些思绪,自己在国企那几年,跟客户打了那么多交道,几千万的单子都能谈下来,何况这一家小公司呢。

一个个面试者都是垂头丧气的出来,似乎当场就宣告死刑了,看来这一家公司的hr有点不简单啊。

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轮到张凡了,张凡深深呼吸一口气,拿着自己的简历走了进去,敲门,里面毫无反应,再次敲门,还是毫无反应,第三次敲门,然后推门进来。

打开门,正对面就是坐着一位三十左右的美丽妇人,穿着职业的ol短裙,上身是白色的蕾丝衬衫,很是干练的扎起了秀发,只是一抬头面试官就说了一句话:“你被淘汰了。”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这种死法跟自己被开除一样,如果是平常,张凡会礼貌的退出去,但是这一次张凡并没有出去,反而是在那妇人迷惑之中关上门,然后在面试者的位置坐下,恭敬的递上自己的简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