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0 14:19:55

将车停在路边,秦凡扭头看着一脸无辜的冯倩道:“好了,可以下车了吧?”

冯倩愣了下,柳眉倒竖,扭头盯着秦凡怒声道:“你说什么?让我下车?本姑娘凭什么下车,不是说要去朗德西餐厅吃西餐嘛!”

秦凡狂翻白眼:“我去……冯队长,之前只不过是在演戏好不好,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啊?还吃西餐,你知道那里的西餐有多贵嘛!我一个穷学生可请不起你。”

冯倩一阵哑口,想想也是,秦凡之前本就是帮她的忙,不让她请客就已经很好了,哪儿还有再让秦凡破费的道理?

不过,冯倩一看秦凡那副装穷样儿,气就不打一处来,连近百万的奥迪A7都开上了,说他是穷学生谁会信?还说请不起一顿西餐?就算不想请,也不用找这么low的理由吧?

想到这儿,冯倩在座椅上扭了扭屁股,双臂抱在胸前,任凭秦凡说什么也不下车。

“喂……冯队长,你这样可不好吧?要不我再去找那陈飞杰一趟?把咱俩的事儿说说清楚,以后他缠不缠你,我是不会再管了。”

“威胁本姑娘?”

冯倩指着自己鼻子说了声,随即不屑一笑:“那你就去吧,大不了到时候我就对他说我看上你了,主动追你,行不行?”

“对了,你还不知道那陈飞杰是谁吧?他就是咱东明市的副县令公子,你今天算是把他得罪死了,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指不定他心里有多记恨你呢。”

“靠!法克!”

秦凡当即爆了句粗口,恨恨地盯着一脸得意的冯倩,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暗骂自己之前多事儿。

老话说的真没错,红颜,即是祸水!

“冯队长,我是真没钱啊,这车是别人送我的,真的。”

“送你的?切!谁会信?怎么没人送我一辆?喂!你这人怎么这么墨迹,扣扣索索的,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要不去,那咱今天就在这儿耗着。”

看冯倩给自己来撒泼耍赖那一套,秦凡一阵头大,摸了摸兜里那张刘烨刚在衙门给自己的银行卡,暗道:“唉……钱刚到手,就得大出血,算了,就当破财免灾吧!”

跟着导航来到朗德西餐厅,冯倩一头冲进去,特意选了一个雅间。

“您好小姐,雅间只剩两间了,所以费用会高一些,雅间费一千元,可以吗?”

冯倩点点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问题,一千就一千,反正也不是我掏钱。”

秦凡一脸无语,苦着脸跟冯倩进了雅间,而看到接下来冯倩点的菜和他们的报价后,他才真正明白,欲哭无泪是什么感觉!

西朗特色牛扒两份,五百九十八,澳洲龙虾两份,两千九百九十九,金枪三尾鱼一份,七百九十八,法式鹅肝一份,八百,鱼子酱一份,一千一,最后再加一瓶八二年拉菲,八万元整!

看着一桌价值小十万的菜品,秦凡嘴角微抽,道:“你……你点这么多吃得了吗?!还有这红酒,我感觉果汁就挺好啊!咱……要不就退了吧?”

闻罢,冯倩赶忙叫一边的服务生将红酒启开,嘿嘿笑道:“你能不能有点儿情调啊?请女朋友吃西餐,红酒更配哦!”

“冯队长,你别入戏这么深好不好?现在那个叫陈飞杰的已经走了!你怎么还是我女朋友?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谁说的?我现在还是你女朋友啊,你刚才拉我的手,难道白拉了啊?哼!可没这么便宜的事儿。”冯倩一边不顾形象地吃喝,一边说道。

见冯倩大有赖上自己的架势,秦凡又问道:“你……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

放下酒杯,冯倩打断秦凡道:“你哪儿那么多废话!还不明白是怎么着?等本姑娘吃完这顿饭,我就不是你女朋友了,当然,以后那陈飞杰要是再来纠缠我,我还是你女朋友,懂?”

“嘁!让你请顿饭都这么麻烦,再废话,小心本姑娘揍你!”

此刻,秦凡看着冯倩已然说不出话来,脸皮之厚,脾气之暴都是他生平仅见,随即不再说话,也如冯倩那般胡吃海塞起来,反正是自己掏腰包,要是再吃少了,岂不亏大了?

“对了,你今天怎么知道韩军会动私刑?还知道是他那侄女指使的?这事儿知道的人,似乎只有他们俩吧?”冯倩一边吃一边问道。

“额……哦!运气好而已,被我误打误撞给碰了个正着,再加上我的一些猜测,没想到最后还真猜中了。”秦凡打了个迷糊眼,关于灵瞳,自然不能让外人知道。

狐疑地看了秦凡一眼,回想起上次医院中马轩和柳文娟的事情发生后,这家伙似乎也是说运气好,难不成他的运气……真有这么好?

“秦凡,你少给我来这套,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不对,每次都能先知先觉,快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见冯倩眼中已燃起了八卦之火,秦凡暗道一声不妙,但就是一口咬死自己凭的就是运气,而且再加上自己强悍的推理和联想能力,方才暂时打消了冯倩的疑心。

不过,冯倩却总觉的事情没那么简单,用餐期间,一直盯着面前面色平静正常的青年,而秦凡在其心中的形象,也愈发神秘……

吃完饭,秦凡肉疼地刷卡结完账,强行拒绝了冯倩还要其逛商场的要求,送她回了衙门宿舍。

…………

又过了几天,期间每当秦凡去医院为邹义明施针时,见他每次都郁郁寡欢,似是有什么心事,问了问邹梦柔后,才知道邹义明已经知道了柳文娟的事了。

跟自己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女人,竟为了谋夺家产,趁自己病危之际就要联合外人对自己下毒手,这对邹义明的打击,着实太大。

“邹伯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犯不上为一个蛇蝎心肠的浪荡女子伤神,你还有梦柔和少华陪着你,不是吗?”

秦凡说完,邹梦柔紧接着道:“就是啊爸爸,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及早铲除了柳文娟这颗毒瘤,否则将来还不定发生什么事儿呢。”

良久,邹义明长叹一声:“唉……你们也不用劝我,活了这么多年,这些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对了少华,柳文娟最后被怎么判的?你跟沈毅关系不是挺好的吗?问了他没有?”

邹少华点了点头,道:“判了三十年,她这一辈子算是毁了,爸,也是她咎由自取,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听到法院对柳文娟的审判,邹义明微微摇头,随即调整了下情绪,道:“好了,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谁也别再提了,小秦啊,你刚才说我今天就能出院了,是吧?”

“没错,昨天林老不是也为您做了个脑部CT吗?那恶性脑瘤已经完全被消灭掉了,也就是说,您现在已经痊愈了。”秦凡笑道。

“哈哈……好!”

邹义明挥了挥手,笑道:“在医院待了将近一个月,可憋死了我了,少华,给我取一身衣服,另外让刘妈准备一桌家宴,丰盛一些,小秦你也参加,咱一家人都庆贺一下。”

“好嘞!”

…………

碧城水岸,邹家别墅。

邹义明等四人齐坐一桌,一桌丰盛晚宴散发着阵阵诱人香气,其乐融融……

“来来,妹夫啊,我爸这次能康复,你居功至伟,我先干为敬!”给秦凡倒满酒后,邹少华将自己杯中酒一饮而尽。

秦凡看着自己面前满满一大红酒杯的白酒,苦笑一声,也拿起酒杯。

“哥!你当秦凡像你一样啊?秦凡不怎么喝酒,你不许灌他!”邹梦柔说着,便要夺过秦凡手中酒杯。

邹少华撇了撇嘴:“嘁!小妹,现在就护上了是吧?我妹夫那么能打的一个人,酒量会差?鬼才信!走开走开!酒场上的事儿是我们男人的事儿,你女孩子家别插手啊。”

见状,秦凡无奈,只得将杯中酒一饮而下,不得不说,茅台酒的酒劲太大,秦凡直喝的脑袋发晕,脸色通红,觉得胃重重一阵翻滚,连忙暗暗运转起体内伪真气,方才将酒劲暂时压下。

看着三个孩子一阵玩闹,邹义明心中那最后一丝不快也一扫而光,哈哈一笑后,也端起酒杯和秦凡,邹少华喝了起来,看的邹梦柔小嘴撅得老高,不过也没去扫他们的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邹义明又喝了一小杯酒,冲秦凡笑道:“小秦啊,明天有时间吗?之前就和你说,我一个老朋友病的妻子怎么也怀不上,你去看一看?”

秦凡如今对自己这一身医术可是自信很,当即点头应了下来。

“好,没问题。”

第025章 入戏太深

将车停在路边,秦凡扭头看着一脸无辜的冯倩道:“好了,可以下车了吧?”

冯倩愣了下,柳眉倒竖,扭头盯着秦凡怒声道:“你说什么?让我下车?本姑娘凭什么下车,不是说要去朗德西餐厅吃西餐嘛!”

秦凡狂翻白眼:“我去……冯队长,之前只不过是在演戏好不好,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啊?还吃西餐,你知道那里的西餐有多贵嘛!我一个穷学生可请不起你。”

冯倩一阵哑口,想想也是,秦凡之前本就是帮她的忙,不让她请客就已经很好了,哪儿还有再让秦凡破费的道理?

不过,冯倩一看秦凡那副装穷样儿,气就不打一处来,连近百万的奥迪A7都开上了,说他是穷学生谁会信?还说请不起一顿西餐?就算不想请,也不用找这么low的理由吧?

想到这儿,冯倩在座椅上扭了扭屁股,双臂抱在胸前,任凭秦凡说什么也不下车。

“喂……冯队长,你这样可不好吧?要不我再去找那陈飞杰一趟?把咱俩的事儿说说清楚,以后他缠不缠你,我是不会再管了。”

“威胁本姑娘?”

冯倩指着自己鼻子说了声,随即不屑一笑:“那你就去吧,大不了到时候我就对他说我看上你了,主动追你,行不行?”

“对了,你还不知道那陈飞杰是谁吧?他就是咱东明市的副县令公子,你今天算是把他得罪死了,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指不定他心里有多记恨你呢。”

“靠!法克!”

秦凡当即爆了句粗口,恨恨地盯着一脸得意的冯倩,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暗骂自己之前多事儿。

老话说的真没错,红颜,即是祸水!

“冯队长,我是真没钱啊,这车是别人送我的,真的。”

“送你的?切!谁会信?怎么没人送我一辆?喂!你这人怎么这么墨迹,扣扣索索的,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要不去,那咱今天就在这儿耗着。”

看冯倩给自己来撒泼耍赖那一套,秦凡一阵头大,摸了摸兜里那张刘烨刚在衙门给自己的银行卡,暗道:“唉……钱刚到手,就得大出血,算了,就当破财免灾吧!”

跟着导航来到朗德西餐厅,冯倩一头冲进去,特意选了一个雅间。

“您好小姐,雅间只剩两间了,所以费用会高一些,雅间费一千元,可以吗?”

冯倩点点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问题,一千就一千,反正也不是我掏钱。”

秦凡一脸无语,苦着脸跟冯倩进了雅间,而看到接下来冯倩点的菜和他们的报价后,他才真正明白,欲哭无泪是什么感觉!

西朗特色牛扒两份,五百九十八,澳洲龙虾两份,两千九百九十九,金枪三尾鱼一份,七百九十八,法式鹅肝一份,八百,鱼子酱一份,一千一,最后再加一瓶八二年拉菲,八万元整!

看着一桌价值小十万的菜品,秦凡嘴角微抽,道:“你……你点这么多吃得了吗?!还有这红酒,我感觉果汁就挺好啊!咱……要不就退了吧?”

闻罢,冯倩赶忙叫一边的服务生将红酒启开,嘿嘿笑道:“你能不能有点儿情调啊?请女朋友吃西餐,红酒更配哦!”

“冯队长,你别入戏这么深好不好?现在那个叫陈飞杰的已经走了!你怎么还是我女朋友?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谁说的?我现在还是你女朋友啊,你刚才拉我的手,难道白拉了啊?哼!可没这么便宜的事儿。”冯倩一边不顾形象地吃喝,一边说道。

见冯倩大有赖上自己的架势,秦凡又问道:“你……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

放下酒杯,冯倩打断秦凡道:“你哪儿那么多废话!还不明白是怎么着?等本姑娘吃完这顿饭,我就不是你女朋友了,当然,以后那陈飞杰要是再来纠缠我,我还是你女朋友,懂?”

“嘁!让你请顿饭都这么麻烦,再废话,小心本姑娘揍你!”

此刻,秦凡看着冯倩已然说不出话来,脸皮之厚,脾气之暴都是他生平仅见,随即不再说话,也如冯倩那般胡吃海塞起来,反正是自己掏腰包,要是再吃少了,岂不亏大了?

“对了,你今天怎么知道韩军会动私刑?还知道是他那侄女指使的?这事儿知道的人,似乎只有他们俩吧?”冯倩一边吃一边问道。

“额……哦!运气好而已,被我误打误撞给碰了个正着,再加上我的一些猜测,没想到最后还真猜中了。”秦凡打了个迷糊眼,关于灵瞳,自然不能让外人知道。

狐疑地看了秦凡一眼,回想起上次医院中马轩和柳文娟的事情发生后,这家伙似乎也是说运气好,难不成他的运气……真有这么好?

“秦凡,你少给我来这套,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不对,每次都能先知先觉,快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见冯倩眼中已燃起了八卦之火,秦凡暗道一声不妙,但就是一口咬死自己凭的就是运气,而且再加上自己强悍的推理和联想能力,方才暂时打消了冯倩的疑心。

不过,冯倩却总觉的事情没那么简单,用餐期间,一直盯着面前面色平静正常的青年,而秦凡在其心中的形象,也愈发神秘……

吃完饭,秦凡肉疼地刷卡结完账,强行拒绝了冯倩还要其逛商场的要求,送她回了衙门宿舍。

…………

又过了几天,期间每当秦凡去医院为邹义明施针时,见他每次都郁郁寡欢,似是有什么心事,问了问邹梦柔后,才知道邹义明已经知道了柳文娟的事了。

跟自己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女人,竟为了谋夺家产,趁自己病危之际就要联合外人对自己下毒手,这对邹义明的打击,着实太大。

“邹伯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犯不上为一个蛇蝎心肠的浪荡女子伤神,你还有梦柔和少华陪着你,不是吗?”

秦凡说完,邹梦柔紧接着道:“就是啊爸爸,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及早铲除了柳文娟这颗毒瘤,否则将来还不定发生什么事儿呢。”

良久,邹义明长叹一声:“唉……你们也不用劝我,活了这么多年,这些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对了少华,柳文娟最后被怎么判的?你跟沈毅关系不是挺好的吗?问了他没有?”

邹少华点了点头,道:“判了三十年,她这一辈子算是毁了,爸,也是她咎由自取,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听到法院对柳文娟的审判,邹义明微微摇头,随即调整了下情绪,道:“好了,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谁也别再提了,小秦啊,你刚才说我今天就能出院了,是吧?”

“没错,昨天林老不是也为您做了个脑部CT吗?那恶性脑瘤已经完全被消灭掉了,也就是说,您现在已经痊愈了。”秦凡笑道。

“哈哈……好!”

邹义明挥了挥手,笑道:“在医院待了将近一个月,可憋死了我了,少华,给我取一身衣服,另外让刘妈准备一桌家宴,丰盛一些,小秦你也参加,咱一家人都庆贺一下。”

“好嘞!”

…………

碧城水岸,邹家别墅。

邹义明等四人齐坐一桌,一桌丰盛晚宴散发着阵阵诱人香气,其乐融融……

“来来,妹夫啊,我爸这次能康复,你居功至伟,我先干为敬!”给秦凡倒满酒后,邹少华将自己杯中酒一饮而尽。

秦凡看着自己面前满满一大红酒杯的白酒,苦笑一声,也拿起酒杯。

“哥!你当秦凡像你一样啊?秦凡不怎么喝酒,你不许灌他!”邹梦柔说着,便要夺过秦凡手中酒杯。

邹少华撇了撇嘴:“嘁!小妹,现在就护上了是吧?我妹夫那么能打的一个人,酒量会差?鬼才信!走开走开!酒场上的事儿是我们男人的事儿,你女孩子家别插手啊。”

见状,秦凡无奈,只得将杯中酒一饮而下,不得不说,茅台酒的酒劲太大,秦凡直喝的脑袋发晕,脸色通红,觉得胃重重一阵翻滚,连忙暗暗运转起体内伪真气,方才将酒劲暂时压下。

看着三个孩子一阵玩闹,邹义明心中那最后一丝不快也一扫而光,哈哈一笑后,也端起酒杯和秦凡,邹少华喝了起来,看的邹梦柔小嘴撅得老高,不过也没去扫他们的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邹义明又喝了一小杯酒,冲秦凡笑道:“小秦啊,明天有时间吗?之前就和你说,我一个老朋友病的妻子怎么也怀不上,你去看一看?”

秦凡如今对自己这一身医术可是自信很,当即点头应了下来。

“好,没问题。”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