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3 14:09:20

从江南到苍都,共需走三日马车,七日水路。

坐马车我没有问题,上了船却开始不停晕船,手脚发软。还是同行的恭亲王好心给了我一些药,海棠喂我服下,又睡了一夜,身上才恢复了一些力气。

第二天,天还未亮,我便起身去船上的厨房做了些好吃的,要同他道谢。

二叔有些担忧的看着我,“恭亲王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你可莫要弄巧成拙,惹怒了他。”

“我知道。”我点头,其实我也不想招惹聂千翎的,只是我太知道,我一个势单力薄的小庶女想复仇,简直是痴心妄想,我必须要找到能帮助我的人,聂千翎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临走前,我问根儿,要不要和我一起走,根儿拒绝了我。我现在等同于孤立无援,我必须要找到帮手。

从前还是李佳淳的时候,我就爱鼓捣一些小吃,虽然做的不算完美,却也有自己独特的风味,而今,我就要用这些食物,勾起聂千翎对李佳淳的回忆。

敲开聂千翎的门,他正懒洋洋的侧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见我端着一个小碗进来,笑着道,“我已经吃过了早饭,你又端着饭食进来作甚。”

我说,“感谢王爷的药,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做些吃食来感谢王爷。”

“我还以为你要说以身相许呢,吓我一跳。”聂千翎一双眼睛在我的脸上转悠了一圈,明显在嘲笑我长得丑。

我按捺住抽搐的心脏,将碗放在了桌子上,“这汤凉了就不好喝了,王爷早些品尝,羲和先行退下。”

他还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显然不以为意,不过当他尝到味道的时候,估计就不这么想了。

我十分自信的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约半盏茶过后,聂千翎快速的窜进我的房间,不顾我还在休息,一把提着我的领子将我拽了起来,“你怎么会做这道汤的,你怎么会的,快告诉我。”

我被勒的喘不过气,连连咳嗽,“跟……跟我娘……学的……”

他一脸将信将疑,“不可能,这些年我找了无数的厨娘,始终做不出这种味道……”

“这就是我娘教给我的。”我咬牙坚持,反正李羲和的娘亲已经死了,他也没本事将死人翻出来拷问。

他沉默了下来,许久许久。

我慢条斯理的坐直身体,就在床沿,饶有趣味的看着他的脸色。

不枉我曾经那么疼这小子,我死了那么多年还惦记着。看他如此在意的样子,我心底是有些宽慰的。

“你……你可以经常做这汤给我喝吗?”许久之后,他嘶哑着声音问我。

我本想矫揉造作的拒绝一番,然后到他忍不住快要发怒的边缘再勉强同意,可是目光触及他有些渴望的神色,我就忍不住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扬起嘴角,开心的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么多年了……真好……对了,你既答应了帮我,那我也会帮你,你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当然有,不过不是现在。”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心想,我这算是拉到了盟友了吧。

接下来得一路,聂千翎都对我十分照顾,待到上了岸,他说有事先行离去,我便跟着二叔,进了苍都城。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苍都还是那个模样,繁华了一些,但大体上没什么变化。

巍峨的城门前站着几排士兵,每一个进城的人都要接受巡检,不允许带大量刀剑进城,一经发现,立即扣查。

这方法还是当初我告诉皇帝的,我说,这样就减少了刺客的可能性,他听后心中高兴,连连赞我聪颖机智。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他就对我起了堤防之心了吧。

纵然我是个女人,可太过聪明,竟比帝王还聪明,就足以让帝王不安了。

可笑我当时太蠢,人心方面洞察不够,竟不知伴君如伴虎。

我从马车上下来,站在城门口,仰头望着那巍峨的城门,心底想的却是,我那三年被囚禁,被杀害,到底他是不知情,还是帮凶。

“羲和,走了。”二叔在前方对我招手,我点了点头,正要往前走,却被忽然拦住,原本正在通行的人们也被守门侍卫用身体隔开。已经进去的迷惘的回头,没能进去的则有些惊慌。

“出什么事情了,这位大哥。”我以袖子遮住半张脸上的麻子,只露出一双眼睛,询问阻在我身前的侍卫。

“南亲王要回来了,你们先让一让路,等南亲王过了再通行。”

隔着一道人墙,我欲哭无泪的看着已经进城的二叔,二叔指了指城门左边,意思是在那等我,我这才将心放回肚中。

进城被中止,原本井然有序的长龙立马慌乱了起来,好在来了一批穿着铁盔的战士过来帮忙安抚了百姓,又将人群疏散到了两旁,留出中间宽宽的一条路。

我站在人群中眯起眼睛看向远方,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南亲王也是我的一个故人。

不过半盏茶功夫,便有马蹄声响起,伴随着的,是土黄色的浓烟密雾。我以手掩住口鼻,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浓烟迷雾最先前的一个人。

因他穿着黢黑的裹了半个面的战甲,又骑了高头大马,我看不清晰他的面容,但那股熟悉的冷漠感,却隔着浓烟迷雾传递了过来。

我忍不住会心一笑,当年跟在我屁股后头玩的小孩们,都已长大了啊。

或许是我盯他的眼神太过专注,他忽然转过头,一双又清又亮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紧接着,一股浓烈的煞气扑面而来,我全身一麻,几乎不能动弹。

还好他立刻就扭了头,好像方才那一眼不过是漫不经心一般。

一直到铁骑带来的浓烟迷雾完全散去,城门又恢复了进出秩序,我快速的找到二叔,他正同身旁的婢女海棠嬉笑。

二叔见到我来了,收回落在海棠腰上的手,故作正经的咳嗽了两下,“羲和,我先带你回去罢。”

马车继续哒哒哒的行驶,没多大会,车夫一声吆喝,哒哒哒声停了下来。

我原本平静无波的心情忽然无端紧张了起来,或许这就是近乡情怯。

我曾经想过无数次我回来的场景,但当真的发生这一幕的时候,我依旧紧张的不知脚要先迈哪个。

不过这落在二叔的眼里,却是极为正常的,他冲我笑了笑,安抚的摸了摸我的头。

大门被叩开,门前的小厮大呼小叫着往二门里跑,“二老爷回来了,二老爷回来了。”

最先出现的是我的父亲,十几年不见,他已从原本的中年男子变成了老年人,鬓角头发竟已完全白了,我有些恍神,鼻尖也跟着悄悄地堵塞。

父亲与二叔一番寒暄,便要带着二叔去书房说话,全然无视了身旁的我。

我心中一顿,说不出的感觉。

也许,我最期待的就是他认不得我,他也不是李羲和的父亲。

好在二叔没忘了我,他一把将我拉过去,对着我父亲道,“大哥,你在漏在分支了一个姑娘,我先给你带了过来,你瞧瞧,都那么大了。”

一众刚刚赶过来的姨娘,脸色青在了原地。

父亲的脸色也凝滞了一下,片刻后,他有些激动的走到我跟前,仔细打量了一番我的眉眼,随后,激动的神情慢慢的冷却下来,“怎么……怎么跟你娘长得不太一样。”

我一滞,心底充满难言的苦涩,竟然是真的……这具身体,真的是他的女儿。

第五章 拉拢盟友

从江南到苍都,共需走三日马车,七日水路。

坐马车我没有问题,上了船却开始不停晕船,手脚发软。还是同行的恭亲王好心给了我一些药,海棠喂我服下,又睡了一夜,身上才恢复了一些力气。

第二天,天还未亮,我便起身去船上的厨房做了些好吃的,要同他道谢。

二叔有些担忧的看着我,“恭亲王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你可莫要弄巧成拙,惹怒了他。”

“我知道。”我点头,其实我也不想招惹聂千翎的,只是我太知道,我一个势单力薄的小庶女想复仇,简直是痴心妄想,我必须要找到能帮助我的人,聂千翎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临走前,我问根儿,要不要和我一起走,根儿拒绝了我。我现在等同于孤立无援,我必须要找到帮手。

从前还是李佳淳的时候,我就爱鼓捣一些小吃,虽然做的不算完美,却也有自己独特的风味,而今,我就要用这些食物,勾起聂千翎对李佳淳的回忆。

敲开聂千翎的门,他正懒洋洋的侧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见我端着一个小碗进来,笑着道,“我已经吃过了早饭,你又端着饭食进来作甚。”

我说,“感谢王爷的药,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做些吃食来感谢王爷。”

“我还以为你要说以身相许呢,吓我一跳。”聂千翎一双眼睛在我的脸上转悠了一圈,明显在嘲笑我长得丑。

我按捺住抽搐的心脏,将碗放在了桌子上,“这汤凉了就不好喝了,王爷早些品尝,羲和先行退下。”

他还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显然不以为意,不过当他尝到味道的时候,估计就不这么想了。

我十分自信的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约半盏茶过后,聂千翎快速的窜进我的房间,不顾我还在休息,一把提着我的领子将我拽了起来,“你怎么会做这道汤的,你怎么会的,快告诉我。”

我被勒的喘不过气,连连咳嗽,“跟……跟我娘……学的……”

他一脸将信将疑,“不可能,这些年我找了无数的厨娘,始终做不出这种味道……”

“这就是我娘教给我的。”我咬牙坚持,反正李羲和的娘亲已经死了,他也没本事将死人翻出来拷问。

他沉默了下来,许久许久。

我慢条斯理的坐直身体,就在床沿,饶有趣味的看着他的脸色。

不枉我曾经那么疼这小子,我死了那么多年还惦记着。看他如此在意的样子,我心底是有些宽慰的。

“你……你可以经常做这汤给我喝吗?”许久之后,他嘶哑着声音问我。

我本想矫揉造作的拒绝一番,然后到他忍不住快要发怒的边缘再勉强同意,可是目光触及他有些渴望的神色,我就忍不住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扬起嘴角,开心的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么多年了……真好……对了,你既答应了帮我,那我也会帮你,你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当然有,不过不是现在。”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心想,我这算是拉到了盟友了吧。

接下来得一路,聂千翎都对我十分照顾,待到上了岸,他说有事先行离去,我便跟着二叔,进了苍都城。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苍都还是那个模样,繁华了一些,但大体上没什么变化。

巍峨的城门前站着几排士兵,每一个进城的人都要接受巡检,不允许带大量刀剑进城,一经发现,立即扣查。

这方法还是当初我告诉皇帝的,我说,这样就减少了刺客的可能性,他听后心中高兴,连连赞我聪颖机智。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他就对我起了堤防之心了吧。

纵然我是个女人,可太过聪明,竟比帝王还聪明,就足以让帝王不安了。

可笑我当时太蠢,人心方面洞察不够,竟不知伴君如伴虎。

我从马车上下来,站在城门口,仰头望着那巍峨的城门,心底想的却是,我那三年被囚禁,被杀害,到底他是不知情,还是帮凶。

“羲和,走了。”二叔在前方对我招手,我点了点头,正要往前走,却被忽然拦住,原本正在通行的人们也被守门侍卫用身体隔开。已经进去的迷惘的回头,没能进去的则有些惊慌。

“出什么事情了,这位大哥。”我以袖子遮住半张脸上的麻子,只露出一双眼睛,询问阻在我身前的侍卫。

“南亲王要回来了,你们先让一让路,等南亲王过了再通行。”

隔着一道人墙,我欲哭无泪的看着已经进城的二叔,二叔指了指城门左边,意思是在那等我,我这才将心放回肚中。

进城被中止,原本井然有序的长龙立马慌乱了起来,好在来了一批穿着铁盔的战士过来帮忙安抚了百姓,又将人群疏散到了两旁,留出中间宽宽的一条路。

我站在人群中眯起眼睛看向远方,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南亲王也是我的一个故人。

不过半盏茶功夫,便有马蹄声响起,伴随着的,是土黄色的浓烟密雾。我以手掩住口鼻,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浓烟迷雾最先前的一个人。

因他穿着黢黑的裹了半个面的战甲,又骑了高头大马,我看不清晰他的面容,但那股熟悉的冷漠感,却隔着浓烟迷雾传递了过来。

我忍不住会心一笑,当年跟在我屁股后头玩的小孩们,都已长大了啊。

或许是我盯他的眼神太过专注,他忽然转过头,一双又清又亮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紧接着,一股浓烈的煞气扑面而来,我全身一麻,几乎不能动弹。

还好他立刻就扭了头,好像方才那一眼不过是漫不经心一般。

一直到铁骑带来的浓烟迷雾完全散去,城门又恢复了进出秩序,我快速的找到二叔,他正同身旁的婢女海棠嬉笑。

二叔见到我来了,收回落在海棠腰上的手,故作正经的咳嗽了两下,“羲和,我先带你回去罢。”

马车继续哒哒哒的行驶,没多大会,车夫一声吆喝,哒哒哒声停了下来。

我原本平静无波的心情忽然无端紧张了起来,或许这就是近乡情怯。

我曾经想过无数次我回来的场景,但当真的发生这一幕的时候,我依旧紧张的不知脚要先迈哪个。

不过这落在二叔的眼里,却是极为正常的,他冲我笑了笑,安抚的摸了摸我的头。

大门被叩开,门前的小厮大呼小叫着往二门里跑,“二老爷回来了,二老爷回来了。”

最先出现的是我的父亲,十几年不见,他已从原本的中年男子变成了老年人,鬓角头发竟已完全白了,我有些恍神,鼻尖也跟着悄悄地堵塞。

父亲与二叔一番寒暄,便要带着二叔去书房说话,全然无视了身旁的我。

我心中一顿,说不出的感觉。

也许,我最期待的就是他认不得我,他也不是李羲和的父亲。

好在二叔没忘了我,他一把将我拉过去,对着我父亲道,“大哥,你在漏在分支了一个姑娘,我先给你带了过来,你瞧瞧,都那么大了。”

一众刚刚赶过来的姨娘,脸色青在了原地。

父亲的脸色也凝滞了一下,片刻后,他有些激动的走到我跟前,仔细打量了一番我的眉眼,随后,激动的神情慢慢的冷却下来,“怎么……怎么跟你娘长得不太一样。”

我一滞,心底充满难言的苦涩,竟然是真的……这具身体,真的是他的女儿。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