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7 19:37:57

他的声音很冷,像十月冰寒的天气,“让开。”

此语一出,对面的一高一矮全都愣住了。矮个子心眼较多还能忍住,高个子就忍不住了,直接扑了上来,“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让小爷让开,快把人还给小爷。”

他高高瘦瘦的身影骤然一跃,双掌弯曲成爪状,直奔男人门面,似是要一爪抓破他的脸。

我害怕的闭上了双眼,随后就听到“咚”的一声,是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高个子被踹飞到不远处,趴在地上不再动弹,是死是活不好说。

场面寂静了一瞬。

“大爷……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爷饶命。”下一秒,矮个子立马惊恐万分的跪在了地上,不停地磕头。

我无奈一笑,这人倒真是能屈能伸,为了活命,什么都可以做。

“带走。”男人冷声说道,浑然把前面不停磕头的矮个子当成了空气。

我一愣,是……是在跟我说话吗?

蓦地,空气中忽然闪出许多人影,那些人影落地后,便迅速的将矮个子打昏,然后如同拎包袱一般将两个人拎走。

他们速度太快,我还没反应过来,空气中就恢复了安静。

这个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的双手,还搂着身前男人的腰。

我仿若触电一般松开男人的腰,有些尴尬的道,“谢……谢谢大侠。”

“大侠?”他轻轻重复了一遍,随后一双清亮的眼睛看向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姑娘客气了。”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明明他浑身都在往外放冷气啊,怎么会有如此违和的表情。

我晃晃脑袋,将这些奇怪的感觉扔在了脑后,开始想自己如何解释大半夜还没回家这件事情。

想来崔氏一定闹开了吧,定是将我从里到外抹黑个透气。我如果就这么回家,以后真的就逃不开“失贞”这个名头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进了内城,距离丞相府也已经咫尺距离,我还没想好理由,心内不由得焦急。

许是老天听见了我的呼唤,就在我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许久不见的聂千翎。

“王爷,王爷。”我顾不得坐在身后的人,爬在马头上前倾了身体,冲聂千翎拼命的挥手。

“羲和。”聂千翎看见我很惊讶,赶忙颠颠的跑了过来,“羲和,这都亥时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我急忙将刚才的事情跟聂千翎简略的说了一下,到最后,已经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个,王爷,能麻烦你送我回府吗。”

聂千翎好歹是个亲王,他将我送入府,一方面是能压下去崔氏挑拨的留言,另外一方面我是想狐假虎威一番,让崔氏看看,咱也是有靠山的。

“小事儿,小事儿,下来我送你回去。”聂千翎今日看起来好说话的紧,他还帮忙搭把手要把我扶下来,不过他手还没伸过来,我就被身后的男人给抱了下来。

“南……南浔?”下了马,那路旁的灯终于照在男人的脸上,聂千翎也将男人给认了出来,他颇有些张口结舌的看着他,“南浔你怎么在这?”

“路见不平。”他又恢复了一张冷漠到极致的脸,连说话都如此言简意赅。

“原来如此。”聂千翎的一双眼睛转了一转,道,“要不,我和你一起把羲和送回去?”

“不了,我还有事。”聂南浔淡淡的说了一声,便翻身上马,转身离开。

不过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在了视野中。我心底叹了一口气,原来是他。

许久不见的小家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冷漠,想到我刚才竟然没能认出来他,我不由得一阵恍惚。

时光过得太久,当年印象里的小屁孩们,早就变成了大人了。

“不必多想,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自从……去世后,就再也没笑过。”见我出神,聂千翎含含糊糊的跟我解释了一句。随后就开始嘻嘻哈哈没个正形,这会看天色黑,竟然直接揽住了我的肩膀,“我说,我这阵子刚好想喝那汤了,你有空给我做一锅呗。”

我不着痕迹的半蹲了一下,将身体从他的魔爪里救了出来,“王爷愿意将羲和送回去,羲和感激万分,王爷挑个时间,羲和一定给王爷做汤。”

“好,那就说定了。”他定定的看着我,而后眉开眼笑道。

回到丞相府的时候,相府正一派兵荒马乱,离得远远的便看到大开的大门,还有燃的通红的火把。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就看到父亲正在大门前,穿着一身外出的衣裳,似是要出门找我的模样。

而在他身旁,崔氏正苦苦的拽着他的胳膊,声泪俱下道,“老爷,老爷年纪大了,这更深露重的,还是不要出去找了,让这些家丁们去寻就可以了,万一老爷出个什么事情,可让妾身怎么办啊。”

“找!找!找!找了许久都没找到,他们到底有没有尽心寻找,羲和就这么不见了,我当父亲的怎么能安心,你给我让开。”父亲一把拂开了崔氏,叫来贴身随从牵着马儿,就要翻身上马。

“老爷。”崔氏跌坐在地上,声音尖锐的道,“老爷,六姑娘那么大的一个人了,怎么可能会忽然丢失,说不定她是自己出去玩了,等玩够了,就回来了。”

我站在旁边阴暗处,忍不住冷笑出声。

果然和我猜想的八九不离十,崔氏一定会各种往我身上泼脏水的,她的一切反应和话语,都在我的预料之内。

唯一出乎预料的是,父亲竟然如此急匆匆的去寻我,他那眉宇间透露出的焦急,他眼底的恐慌,都落在了我的眼底,让我心底一片不是滋味。

崔氏还在那里声声切切,父亲已然翻身上马。

我再也站不住,迈步走了出去。

“父亲。”我快步跑过去,拦住了父亲的马儿。

父亲年纪的确大了,他本来就是一介文官,骑马不是多么熟练,若是因为寻我出了事情,那就不好了。

毕竟,十二年前的事情,我还没弄清楚。

“羲和。”父亲看见我,十分惊喜的下了马,我有些奇怪他动作那么利落,却没时间去想,就被父亲紧紧地握住了肩膀。

“回来,回来就好。”如果不是我看花眼的话,父亲的眼睛里,似乎有水光闪烁。

我心底有些难受,父亲是多么纯粹的爱着这具身体啊。可如果他知道,这具身体并不是他那六女儿,而是他那早该死去的大女儿,他该如何想呢。

“父亲,女儿不孝,竟出去那么长时间,让父亲担忧了。”我低下头,给父亲福了一福。

“没事,回来就好。”父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到你回来了,为父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一时间,门口气氛还算温情。

许是被忽视了,崔氏心有不甘的被扶着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了我一眼,道,“羲和啊,你到底去了什么不能说的地方,不告诉所有人,还那么晚回府,这大半夜的,整个相府都为你不得安生,你是否要交代一下。”

我回头看了一眼,聂千翎还站在阴影里并没出来,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只能挺直腰杆自己应对,“羲和只是出门了,回来的有些晚是羲和的错,羲和给父亲和母亲赔罪,也给寻找羲和的家丁们赔罪。”

父亲抬手,制止了我作揖的举动,“先回府再说,家事要在家解决。”

“老爷。”崔氏的声音又尖锐了起来,她每次情绪一有波动,声音就十分尖锐,“那么大一个姑娘家,一声不吭就跑出家门,还这么晚不回复,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经过什么事情,我们做父母的询问一番也是理所应当。当然,若是六姑娘不肯说,去请个嬷嬷来验一验身也是可以的。”

到最后一句话,已经是赤裸裸的怀疑我了。

父亲眼底骤然掀起狂风暴雨,只是他到底顾忌着李家的名声,只能死死的咬住了后槽牙,“给我回府,有事回去说。”

“老爷这包庇的心未免太明显了,六姑娘既然敢做,就别不敢承认,来人啊,给我请个验身嬷嬷来。”崔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随后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我眼底一冷,就想站出来与之辩驳的时候,聂千翎终于出场了。

第十一章 拔刀相助

他的声音很冷,像十月冰寒的天气,“让开。”

此语一出,对面的一高一矮全都愣住了。矮个子心眼较多还能忍住,高个子就忍不住了,直接扑了上来,“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让小爷让开,快把人还给小爷。”

他高高瘦瘦的身影骤然一跃,双掌弯曲成爪状,直奔男人门面,似是要一爪抓破他的脸。

我害怕的闭上了双眼,随后就听到“咚”的一声,是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高个子被踹飞到不远处,趴在地上不再动弹,是死是活不好说。

场面寂静了一瞬。

“大爷……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爷饶命。”下一秒,矮个子立马惊恐万分的跪在了地上,不停地磕头。

我无奈一笑,这人倒真是能屈能伸,为了活命,什么都可以做。

“带走。”男人冷声说道,浑然把前面不停磕头的矮个子当成了空气。

我一愣,是……是在跟我说话吗?

蓦地,空气中忽然闪出许多人影,那些人影落地后,便迅速的将矮个子打昏,然后如同拎包袱一般将两个人拎走。

他们速度太快,我还没反应过来,空气中就恢复了安静。

这个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的双手,还搂着身前男人的腰。

我仿若触电一般松开男人的腰,有些尴尬的道,“谢……谢谢大侠。”

“大侠?”他轻轻重复了一遍,随后一双清亮的眼睛看向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姑娘客气了。”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明明他浑身都在往外放冷气啊,怎么会有如此违和的表情。

我晃晃脑袋,将这些奇怪的感觉扔在了脑后,开始想自己如何解释大半夜还没回家这件事情。

想来崔氏一定闹开了吧,定是将我从里到外抹黑个透气。我如果就这么回家,以后真的就逃不开“失贞”这个名头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进了内城,距离丞相府也已经咫尺距离,我还没想好理由,心内不由得焦急。

许是老天听见了我的呼唤,就在我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许久不见的聂千翎。

“王爷,王爷。”我顾不得坐在身后的人,爬在马头上前倾了身体,冲聂千翎拼命的挥手。

“羲和。”聂千翎看见我很惊讶,赶忙颠颠的跑了过来,“羲和,这都亥时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我急忙将刚才的事情跟聂千翎简略的说了一下,到最后,已经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个,王爷,能麻烦你送我回府吗。”

聂千翎好歹是个亲王,他将我送入府,一方面是能压下去崔氏挑拨的留言,另外一方面我是想狐假虎威一番,让崔氏看看,咱也是有靠山的。

“小事儿,小事儿,下来我送你回去。”聂千翎今日看起来好说话的紧,他还帮忙搭把手要把我扶下来,不过他手还没伸过来,我就被身后的男人给抱了下来。

“南……南浔?”下了马,那路旁的灯终于照在男人的脸上,聂千翎也将男人给认了出来,他颇有些张口结舌的看着他,“南浔你怎么在这?”

“路见不平。”他又恢复了一张冷漠到极致的脸,连说话都如此言简意赅。

“原来如此。”聂千翎的一双眼睛转了一转,道,“要不,我和你一起把羲和送回去?”

“不了,我还有事。”聂南浔淡淡的说了一声,便翻身上马,转身离开。

不过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在了视野中。我心底叹了一口气,原来是他。

许久不见的小家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冷漠,想到我刚才竟然没能认出来他,我不由得一阵恍惚。

时光过得太久,当年印象里的小屁孩们,早就变成了大人了。

“不必多想,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自从……去世后,就再也没笑过。”见我出神,聂千翎含含糊糊的跟我解释了一句。随后就开始嘻嘻哈哈没个正形,这会看天色黑,竟然直接揽住了我的肩膀,“我说,我这阵子刚好想喝那汤了,你有空给我做一锅呗。”

我不着痕迹的半蹲了一下,将身体从他的魔爪里救了出来,“王爷愿意将羲和送回去,羲和感激万分,王爷挑个时间,羲和一定给王爷做汤。”

“好,那就说定了。”他定定的看着我,而后眉开眼笑道。

回到丞相府的时候,相府正一派兵荒马乱,离得远远的便看到大开的大门,还有燃的通红的火把。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就看到父亲正在大门前,穿着一身外出的衣裳,似是要出门找我的模样。

而在他身旁,崔氏正苦苦的拽着他的胳膊,声泪俱下道,“老爷,老爷年纪大了,这更深露重的,还是不要出去找了,让这些家丁们去寻就可以了,万一老爷出个什么事情,可让妾身怎么办啊。”

“找!找!找!找了许久都没找到,他们到底有没有尽心寻找,羲和就这么不见了,我当父亲的怎么能安心,你给我让开。”父亲一把拂开了崔氏,叫来贴身随从牵着马儿,就要翻身上马。

“老爷。”崔氏跌坐在地上,声音尖锐的道,“老爷,六姑娘那么大的一个人了,怎么可能会忽然丢失,说不定她是自己出去玩了,等玩够了,就回来了。”

我站在旁边阴暗处,忍不住冷笑出声。

果然和我猜想的八九不离十,崔氏一定会各种往我身上泼脏水的,她的一切反应和话语,都在我的预料之内。

唯一出乎预料的是,父亲竟然如此急匆匆的去寻我,他那眉宇间透露出的焦急,他眼底的恐慌,都落在了我的眼底,让我心底一片不是滋味。

崔氏还在那里声声切切,父亲已然翻身上马。

我再也站不住,迈步走了出去。

“父亲。”我快步跑过去,拦住了父亲的马儿。

父亲年纪的确大了,他本来就是一介文官,骑马不是多么熟练,若是因为寻我出了事情,那就不好了。

毕竟,十二年前的事情,我还没弄清楚。

“羲和。”父亲看见我,十分惊喜的下了马,我有些奇怪他动作那么利落,却没时间去想,就被父亲紧紧地握住了肩膀。

“回来,回来就好。”如果不是我看花眼的话,父亲的眼睛里,似乎有水光闪烁。

我心底有些难受,父亲是多么纯粹的爱着这具身体啊。可如果他知道,这具身体并不是他那六女儿,而是他那早该死去的大女儿,他该如何想呢。

“父亲,女儿不孝,竟出去那么长时间,让父亲担忧了。”我低下头,给父亲福了一福。

“没事,回来就好。”父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到你回来了,为父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一时间,门口气氛还算温情。

许是被忽视了,崔氏心有不甘的被扶着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了我一眼,道,“羲和啊,你到底去了什么不能说的地方,不告诉所有人,还那么晚回府,这大半夜的,整个相府都为你不得安生,你是否要交代一下。”

我回头看了一眼,聂千翎还站在阴影里并没出来,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只能挺直腰杆自己应对,“羲和只是出门了,回来的有些晚是羲和的错,羲和给父亲和母亲赔罪,也给寻找羲和的家丁们赔罪。”

父亲抬手,制止了我作揖的举动,“先回府再说,家事要在家解决。”

“老爷。”崔氏的声音又尖锐了起来,她每次情绪一有波动,声音就十分尖锐,“那么大一个姑娘家,一声不吭就跑出家门,还这么晚不回复,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经过什么事情,我们做父母的询问一番也是理所应当。当然,若是六姑娘不肯说,去请个嬷嬷来验一验身也是可以的。”

到最后一句话,已经是赤裸裸的怀疑我了。

父亲眼底骤然掀起狂风暴雨,只是他到底顾忌着李家的名声,只能死死的咬住了后槽牙,“给我回府,有事回去说。”

“老爷这包庇的心未免太明显了,六姑娘既然敢做,就别不敢承认,来人啊,给我请个验身嬷嬷来。”崔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随后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我眼底一冷,就想站出来与之辩驳的时候,聂千翎终于出场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