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9 21:38:39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白瓷的服侍下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裙,稍微吃了些点心垫吧垫吧就去了崔氏的雎鸠院。

今日的的雎鸠院,真是缤纷多彩。

李月珠穿了一身大红色宽袖长裙,她人长相随了崔氏,颇有几分艳色在身,穿了大红色也不显得轻佻,反而多了几分美艳。

李慕雅则穿了一身淡粉色,衬的她眉眼弯弯,可爱又娇俏。许是为了哄崔氏开心,她还将崔氏送她的粉水晶项链和簪子给用上了,配上那一身衣服,倒也是相得益彰。

相对于李慕雅和李月珠二人的华丽,我和李映雪走的就是素雅路线了。

我是月白色长裙,她是靛蓝色半身裙加青蓝色比甲,头上也没戴什么发饰,就一枚小银簪之类的,和李月珠姑侄两个站在一起,竟莫名有一种陪衬的感觉。

说是出去游玩,其实限制颇多,到底是大家小姐,不能如同平民女子一般肆无忌惮的在街上闲逛,只能去一些较为出名的地方或者酒楼之类。

在李慕雅的建议下,我们四个人坐了同一辆马车,婢女们则另外坐一辆。

一路走着,李慕雅会掀开帘子,观察旁边的店铺,遇到了没见过的东西,也会差遣了婢子去买回来。

这样走走停停了半个时辰,李慕雅精神头十足,李月珠却有些不耐烦了。

“慕雅,这些市井小民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你若是喜欢,我带你去冰心阁,她家的首饰都是最时兴的,你若是喜欢,我们多买几个,反正娘也给了我们足够的银钱。”

“既然三姑姑想去冰心阁,那就去吧……”李慕雅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

明明看着很正常,但直觉却告诉我有猫腻。

我狐疑的在她们两个人脸上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端倪,只能暂时作罢。

李月珠探头同车夫说了一声后,马车行驶的速度便加快了起来,不过因这是人来人往的闹市,纵是快也快的有限。

我觉得有些无趣,便闭了目。

本是平平稳稳的走着,哪知一声马儿嘶鸣后,马车骤然停了下来,惯性使然,我刹不住闸,往前栽去。

我面前坐着的是李月珠,此刻她也是一番仰倒的姿势。

我本想着她也被摔的七荤八素,哪有功夫管我是不是扑在她身上,哪知她忽然对我诡异一笑,伸出一脚就踹在了我的腰上。

“啊——”

我惊呼一声,身子往车门前一倒,就这么摔了出去。

一个弱女子,一脚再厉害也疼不到哪里去。可是我原本就处在车厢外部,刚才一晃已经身体不稳了,如今被这一脚踹中,我身体一歪,就贴着帷裳摔到了车外面。

车有半人高,摔是摔不死,但断个腿肯定没问题。

若是之后用药不当,说不定还能落下腿疾,那我这辈子就完了。

我心底暗恨,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然后身体骤然一落,跌在了一张软垫上。

我一抬头,就看到卖软垫的贩子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心底舒了口气,还好命大啊。

发现我被摔了出来后,车夫立马叫停了车子。

我趴在软垫上,亲眼看着离我有些距离的马儿扬起蹄子嘶声长鸣。待到落下来时,那蹄子已稳稳当当的对着我的肚子踩了过来。

还真是一环扣一环,说是李月珠想出来的,我怎么都不信。

一定是李慕雅!

我看了一眼车夫,车夫正惊慌失措的看着我,那模样还真不像是装出来的。

来不及再想,身体的本能让我从软垫下翻滚下来,虽然落在地上吃了一嘴的灰,却逃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隔着帘子我都能感觉到李月珠的惋惜之情。

还好这会马车已经平静下来了。见马儿没踩到我,车夫长舒一口气之后瘫倒在了地上。

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片刻后,帷裳被挑开,李月珠一脸急切的奔下来,关切的询问我,“六妹妹你没事吧,六妹妹你怎么样,六妹妹……”

如果不是她眼底闪烁的兴奋夹杂着遗憾的神色出卖了她,我都几乎要以为她是真的关心我了。

“小姐。”白瓷惊呼一声,也自后面那辆马车上奔了下来,扶着我,看我一身月白衣裳摔的灰扑扑的,眼泪霎时就要掉了下来。

真心和假意的对比,在这一刻如此鲜明。

“六姑姑。”帷裳再次被挑开,李慕雅捂着有些凌乱的头发,担忧的看着我,“六姑姑,你没事吧。”

我在心底冷笑一声。

瞧瞧,同样是演戏,人家李慕雅就自然多了,眼底神色跟面部表情做到了统一。再看李月珠,我不由得感叹,最好她俩别起争执,不然李月珠绝对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关系,在白瓷的帮助下登上了马车。

只是这一次,我坐在了靠里的位置。

“六姑姑这一身衣裳已经脏了,要不还是回府换了衣服吧。”李慕雅有些迟疑的道。

“换什么衣服啊,反正都出来了,给六妹妹买一身新的衣裳就是。”李月珠在一旁关切的搭话。

我在心底冷笑,分明是在成衣店安排好了什么,我若是乖乖的去了,那才是傻透气了呢。

当即我微笑着拒绝了,“不用了,三姐姐,我这衣服也不算多脏,稍微拍一下就干净了。”

说完,我伸出手,在这狭小的马车空间里,拼了命的拍打我灰扑扑的月牙长裙。

灰尘被抖动散在马车中,我愈发用力的拍,将整个车内都拍的乌烟瘴气的,随便吸一口气就能吸进一嘴的土,连我自己都不得不以袖掩鼻,尽量不呼吸。

最后,李月珠实在是受不了了,一把掀开了帷裳,把头伸出去,用力大口的呼吸。

我在心底冷笑,就许你们算计你,难道我就是一个活靶子,永远都不知道反击的吗。

眼前这些不过是道小开胃菜,你们给我等着!

拍完之后,月牙长裙明显恢复了原色,虽然依旧稍有污浊,但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来了。

李月珠也没再说什么去成衣店的话,方才她吸了一鼻一嘴的土,这会估计正砸吧着嘴,感觉哪哪都牙碜呢吧。

马车终于寂静的行驶了一会,大约半盏茶时间过后,停在了冰心阁门前。

下了车,我们四人分别被自己的贴身丫鬟扶着下了马车,进了大堂。

本来,以丞相府的名头,是可以进厢房里,让小二端来最精美的首饰挑选的,但李月珠执意要在大堂里挑选,李慕雅也赞成,我跟李映雪对视一眼,便就默认了。

我站在最后,漫无目的的左右看着。

谁知才不过片刻功夫,所有人都不见了,连我的婢女白瓷都不见了。一行人下来十几个,竟只剩我一个人了。

又搞幺蛾子!

我冷冷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还拿了几样首饰,然后告诉冰心阁的人,我来付账。

我试着出冰心阁的门,果不其然的就被一名小二给拦住了。

“这位姑娘,刚才有个红衣服的姑娘说,您留下付钱,三个簪子,两个项链,一共八百两银子,您是现在付呢,还是我跟着您去取呢。”小二眉开眼笑的看着我道。

我心想,李月珠还真舍得拿,感情她觉得不用她付钱是吧。

“不好意思,我跟她们不是一伙的。”我冷冷的道。

小二一听就急了,“姑娘您可不能这样说,这一共八百两银子呢,要是出了问题,我脑袋揪了都不够赔给老板的啊。”

看着小二哥那么着急,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小二哥,我跟你说实话吧,那红衣服的姑娘是个大骗子,我早就盯着她了,没想到这次还是让她逃脱了。你放心,我不会走掉的,让你没法跟老板交代。不过我们说好,若是她再出现,你可要及时的抓住这贼人啊。”我附在小二哥耳畔,轻声说道。

“啊……这……这该怎么办。”许是这小二哥心眼太实诚,竟信了我的鬼话,此刻伤心的呆着脸,摇摇欲坠。

我瞧着甚为可怜,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骗人的是你,怜悯人的也是你。”耳边忽然传来一男子的声音,我一回头,便看到附在我耳畔低语的聂千翎。

我挑眉看向他,目中带着一丝得逞,“没办法,我那嫡姐如此苦心害我,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要是不让她尝一尝苦头,她害我成瘾了可怎么办。”

我话音才落,李月珠便从对面街道远远地走了过来,她一边走,还一边整理仪容,同时还一边羞怯的往这里瞟。

进了冰心阁,李月珠装作才看到聂千翎的样子,羞答答的对他行了一礼,“好巧啊,珠儿见过王爷。”

只是这礼才行了一半,就被旁边实心眼的小二哥一把抓住了胳膊。

聂千翎神色一顿,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感情你不仅欺骗小二哥,连我也给骗了。”

我笑而不语。

方才我就看见聂千翎了,他一个年轻又未有正妃的亲王,要么不现身,一旦现身就一定会引来那些爱慕他的少女们羞答答的蹭过来,李月珠当然也是其中一员。

用聂千翎将李月珠引诱出来,又故意告诉小二哥,李月珠是骗子,待到她出来的时候,那小二哥就会十分配合的抓住她,然后像现在这样,扯着嗓子喊。

“抓贼啦,抓贼啦。”

李月珠被这变化吓了一跳,她努力挣脱开小二哥的手,却怎么也甩不开。一时间狼狈不已。

且随着小二哥的叫唤,大堂中的许多人已经侧目了过来。

在这苍都贵族圈里,李月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毕竟是皇后娘娘亲妹妹,认识她的人不在少数。

可不,如今就有人认出来了她。

“哎,这不是李家三小姐吗,这是怎么了?”

第十六章 诡计较量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白瓷的服侍下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裙,稍微吃了些点心垫吧垫吧就去了崔氏的雎鸠院。

今日的的雎鸠院,真是缤纷多彩。

李月珠穿了一身大红色宽袖长裙,她人长相随了崔氏,颇有几分艳色在身,穿了大红色也不显得轻佻,反而多了几分美艳。

李慕雅则穿了一身淡粉色,衬的她眉眼弯弯,可爱又娇俏。许是为了哄崔氏开心,她还将崔氏送她的粉水晶项链和簪子给用上了,配上那一身衣服,倒也是相得益彰。

相对于李慕雅和李月珠二人的华丽,我和李映雪走的就是素雅路线了。

我是月白色长裙,她是靛蓝色半身裙加青蓝色比甲,头上也没戴什么发饰,就一枚小银簪之类的,和李月珠姑侄两个站在一起,竟莫名有一种陪衬的感觉。

说是出去游玩,其实限制颇多,到底是大家小姐,不能如同平民女子一般肆无忌惮的在街上闲逛,只能去一些较为出名的地方或者酒楼之类。

在李慕雅的建议下,我们四个人坐了同一辆马车,婢女们则另外坐一辆。

一路走着,李慕雅会掀开帘子,观察旁边的店铺,遇到了没见过的东西,也会差遣了婢子去买回来。

这样走走停停了半个时辰,李慕雅精神头十足,李月珠却有些不耐烦了。

“慕雅,这些市井小民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你若是喜欢,我带你去冰心阁,她家的首饰都是最时兴的,你若是喜欢,我们多买几个,反正娘也给了我们足够的银钱。”

“既然三姑姑想去冰心阁,那就去吧……”李慕雅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

明明看着很正常,但直觉却告诉我有猫腻。

我狐疑的在她们两个人脸上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端倪,只能暂时作罢。

李月珠探头同车夫说了一声后,马车行驶的速度便加快了起来,不过因这是人来人往的闹市,纵是快也快的有限。

我觉得有些无趣,便闭了目。

本是平平稳稳的走着,哪知一声马儿嘶鸣后,马车骤然停了下来,惯性使然,我刹不住闸,往前栽去。

我面前坐着的是李月珠,此刻她也是一番仰倒的姿势。

我本想着她也被摔的七荤八素,哪有功夫管我是不是扑在她身上,哪知她忽然对我诡异一笑,伸出一脚就踹在了我的腰上。

“啊——”

我惊呼一声,身子往车门前一倒,就这么摔了出去。

一个弱女子,一脚再厉害也疼不到哪里去。可是我原本就处在车厢外部,刚才一晃已经身体不稳了,如今被这一脚踹中,我身体一歪,就贴着帷裳摔到了车外面。

车有半人高,摔是摔不死,但断个腿肯定没问题。

若是之后用药不当,说不定还能落下腿疾,那我这辈子就完了。

我心底暗恨,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然后身体骤然一落,跌在了一张软垫上。

我一抬头,就看到卖软垫的贩子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心底舒了口气,还好命大啊。

发现我被摔了出来后,车夫立马叫停了车子。

我趴在软垫上,亲眼看着离我有些距离的马儿扬起蹄子嘶声长鸣。待到落下来时,那蹄子已稳稳当当的对着我的肚子踩了过来。

还真是一环扣一环,说是李月珠想出来的,我怎么都不信。

一定是李慕雅!

我看了一眼车夫,车夫正惊慌失措的看着我,那模样还真不像是装出来的。

来不及再想,身体的本能让我从软垫下翻滚下来,虽然落在地上吃了一嘴的灰,却逃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隔着帘子我都能感觉到李月珠的惋惜之情。

还好这会马车已经平静下来了。见马儿没踩到我,车夫长舒一口气之后瘫倒在了地上。

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片刻后,帷裳被挑开,李月珠一脸急切的奔下来,关切的询问我,“六妹妹你没事吧,六妹妹你怎么样,六妹妹……”

如果不是她眼底闪烁的兴奋夹杂着遗憾的神色出卖了她,我都几乎要以为她是真的关心我了。

“小姐。”白瓷惊呼一声,也自后面那辆马车上奔了下来,扶着我,看我一身月白衣裳摔的灰扑扑的,眼泪霎时就要掉了下来。

真心和假意的对比,在这一刻如此鲜明。

“六姑姑。”帷裳再次被挑开,李慕雅捂着有些凌乱的头发,担忧的看着我,“六姑姑,你没事吧。”

我在心底冷笑一声。

瞧瞧,同样是演戏,人家李慕雅就自然多了,眼底神色跟面部表情做到了统一。再看李月珠,我不由得感叹,最好她俩别起争执,不然李月珠绝对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关系,在白瓷的帮助下登上了马车。

只是这一次,我坐在了靠里的位置。

“六姑姑这一身衣裳已经脏了,要不还是回府换了衣服吧。”李慕雅有些迟疑的道。

“换什么衣服啊,反正都出来了,给六妹妹买一身新的衣裳就是。”李月珠在一旁关切的搭话。

我在心底冷笑,分明是在成衣店安排好了什么,我若是乖乖的去了,那才是傻透气了呢。

当即我微笑着拒绝了,“不用了,三姐姐,我这衣服也不算多脏,稍微拍一下就干净了。”

说完,我伸出手,在这狭小的马车空间里,拼了命的拍打我灰扑扑的月牙长裙。

灰尘被抖动散在马车中,我愈发用力的拍,将整个车内都拍的乌烟瘴气的,随便吸一口气就能吸进一嘴的土,连我自己都不得不以袖掩鼻,尽量不呼吸。

最后,李月珠实在是受不了了,一把掀开了帷裳,把头伸出去,用力大口的呼吸。

我在心底冷笑,就许你们算计你,难道我就是一个活靶子,永远都不知道反击的吗。

眼前这些不过是道小开胃菜,你们给我等着!

拍完之后,月牙长裙明显恢复了原色,虽然依旧稍有污浊,但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来了。

李月珠也没再说什么去成衣店的话,方才她吸了一鼻一嘴的土,这会估计正砸吧着嘴,感觉哪哪都牙碜呢吧。

马车终于寂静的行驶了一会,大约半盏茶时间过后,停在了冰心阁门前。

下了车,我们四人分别被自己的贴身丫鬟扶着下了马车,进了大堂。

本来,以丞相府的名头,是可以进厢房里,让小二端来最精美的首饰挑选的,但李月珠执意要在大堂里挑选,李慕雅也赞成,我跟李映雪对视一眼,便就默认了。

我站在最后,漫无目的的左右看着。

谁知才不过片刻功夫,所有人都不见了,连我的婢女白瓷都不见了。一行人下来十几个,竟只剩我一个人了。

又搞幺蛾子!

我冷冷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还拿了几样首饰,然后告诉冰心阁的人,我来付账。

我试着出冰心阁的门,果不其然的就被一名小二给拦住了。

“这位姑娘,刚才有个红衣服的姑娘说,您留下付钱,三个簪子,两个项链,一共八百两银子,您是现在付呢,还是我跟着您去取呢。”小二眉开眼笑的看着我道。

我心想,李月珠还真舍得拿,感情她觉得不用她付钱是吧。

“不好意思,我跟她们不是一伙的。”我冷冷的道。

小二一听就急了,“姑娘您可不能这样说,这一共八百两银子呢,要是出了问题,我脑袋揪了都不够赔给老板的啊。”

看着小二哥那么着急,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小二哥,我跟你说实话吧,那红衣服的姑娘是个大骗子,我早就盯着她了,没想到这次还是让她逃脱了。你放心,我不会走掉的,让你没法跟老板交代。不过我们说好,若是她再出现,你可要及时的抓住这贼人啊。”我附在小二哥耳畔,轻声说道。

“啊……这……这该怎么办。”许是这小二哥心眼太实诚,竟信了我的鬼话,此刻伤心的呆着脸,摇摇欲坠。

我瞧着甚为可怜,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骗人的是你,怜悯人的也是你。”耳边忽然传来一男子的声音,我一回头,便看到附在我耳畔低语的聂千翎。

我挑眉看向他,目中带着一丝得逞,“没办法,我那嫡姐如此苦心害我,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要是不让她尝一尝苦头,她害我成瘾了可怎么办。”

我话音才落,李月珠便从对面街道远远地走了过来,她一边走,还一边整理仪容,同时还一边羞怯的往这里瞟。

进了冰心阁,李月珠装作才看到聂千翎的样子,羞答答的对他行了一礼,“好巧啊,珠儿见过王爷。”

只是这礼才行了一半,就被旁边实心眼的小二哥一把抓住了胳膊。

聂千翎神色一顿,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感情你不仅欺骗小二哥,连我也给骗了。”

我笑而不语。

方才我就看见聂千翎了,他一个年轻又未有正妃的亲王,要么不现身,一旦现身就一定会引来那些爱慕他的少女们羞答答的蹭过来,李月珠当然也是其中一员。

用聂千翎将李月珠引诱出来,又故意告诉小二哥,李月珠是骗子,待到她出来的时候,那小二哥就会十分配合的抓住她,然后像现在这样,扯着嗓子喊。

“抓贼啦,抓贼啦。”

李月珠被这变化吓了一跳,她努力挣脱开小二哥的手,却怎么也甩不开。一时间狼狈不已。

且随着小二哥的叫唤,大堂中的许多人已经侧目了过来。

在这苍都贵族圈里,李月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毕竟是皇后娘娘亲妹妹,认识她的人不在少数。

可不,如今就有人认出来了她。

“哎,这不是李家三小姐吗,这是怎么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