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2 15:54:18

“嫡姐受辱,甚为庶妹却没有及时给予援手,我们李家家规,便是教导兄弟姐妹齐心合力对抗困难,李羲和,你违了家规。”崔氏转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不疾不徐的道。

我一愣,赶忙辩驳道,“可是羲和当时真的无能为力,照母亲的话讲,嫡姐若受了伤,羲和没能赶过去救她,便是有罪?”

“真是伶牙俐齿。我平日里怜你小小年纪失了亲娘,又在外面吃尽苦头,对你百般疼惜,但凡是你嫡姐有的东西,我从没差过你一厘一毫。可是你呢,现在你做的事情,让我很失望。我不能因着你从前的可怜就纵容你的过错,这对其他人不公平。”崔氏盯着我,定定的道。

倘若是只听她这一番话,定会以为我是倔强又不懂事的小庶女,仗着嫡母疼惜就肆无忌惮的犯错,不将家规放在眼里。

而今,过错太重,为了让我醒悟,嫡母不得不狠心惩罚我。

我站在丞相府大门前,左右看了一眼来往行人的目光,心底冷冷一笑。

这崔氏,既要惩罚我,又要维持自己的面子,不能让外人觉得她过于狠心绝情,所以才说出了这番冠冕堂皇的话,真真是好笑之极。

只可惜,我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当下我就拿出帕子,擦拭着眼角,凄凄苦苦的道,“都是女儿的错啊,女儿没能保护好三姐姐,让她给一个陌生男子给欺负了,女儿有错啊,女儿对不起三姐姐,没能维护好三姐姐的清白,就让羲和替三姐姐以死明志吧。”

我卯足劲就要往一旁的柱子上撞,被白瓷和匆忙赶来的云莎给架住了身体。

“你……”被我这么一说,崔氏的脸青了。

本身李明珠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就已经很容易让人传风言风语了,我偏生还在这里替她以死明志,似乎是验证了李月珠真的和别的男人发生了什么,叫来往行人一听,那可不是坐实了这件事情。

崔氏瞪着我,眼底仿佛要喷出火。

我擦拭着泪,作势还要继续撞。

丞相府门前停留的人越来越多,崔氏终于忍不住了。

人言可畏,越是往外流太多东西,流言蜚语越是厉害,越是难以抹清楚。

“来人,将这逆女给我带进去,家法伺候。”崔氏不再跟我磨嘴皮子,她冷冷的盯了我一眼,对着身后吩咐道。

她终究是在这丞相府里经营了十几年,人手丰足,一声令下后,顿时来了三四个雄壮的老嬷嬷,一把推开云莎和白瓷,钳住了我的胳膊,一左一右的夹着我往祠堂方向走。

我有些恼怒的盯着她,方才还冠冕堂皇的为自己做面子,这会就忍不住撕破脸了吗。

白瓷小跑着跟过来,附在我耳边匆匆告诉我,父亲不在府。

我恍然大悟,难怪她如此猖獗。

几个老嬷嬷似乎是崔氏多年的心腹,对她听话的紧,一点也不像别人忌惮父亲对我的疼爱,夹着我的胳膊十分用力,险些将我的骨头都给捏碎。

她们的步伐太快太大,我跟不上,几乎是被拖着走的。

白瓷也不过勉强跟我说了一句话,就被落了下来,还被走在后面的一个老嬷嬷一把推到旁边的玫瑰花丛里。

我回过头,阴恻恻的看了一眼那个老嬷嬷,深深的记住了她的脸。

敢碰我的人,不要命了!

我被几个老嬷嬷拖到了老祖宗的牌位跟前,地上也没放什么蒲团棉垫,我就这么被按着,生硬的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崔氏紧随而来,就站在我身旁,冷声道,“不顾嫡姐,冷眼旁观嫡姐被人欺负,冷心冷肺,这是不是你犯的错。”

“不是。”我昂着头,就是不肯承认。

我承认了,要挨罚,不承认,还是要挨罚。

既然如此,我又为什么要承认。

“好,好,既然你不承认,那就家法伺候吧。”崔氏冷笑连连,“执法嬷嬷,教训逆女的事情就教给你了,务必要让她知道,李家是有规矩的人。”

“是。”我身后一个老嬷嬷硬邦邦的应道。

紧接着,我就用余光看到一个身体力强的老嬷嬷拿着一个手臂粗的藤条走了过来。

“李家第二百八十五条家训,见同族亲人受苦而故意不施以援手,施藤条二十,以示惩戒。”

老嬷嬷粗嘎的声音念完之后,借着阳光洒来的影子,我看到她高高的举起了藤条,一股冷风从背后吹来,我甚至听到了门外李映雪的惊呼声。

我心底暗恨,惩戒就惩戒,还故意大开祠堂门,让那么多人围观,崔氏无非就是想让众人看一看,纵然我有父亲疼爱也不管用,她终究才是这个后院的主母,顺者昌逆者亡!

纵然事后父亲及时赶来,却也早已被打,一切都无事于补了。

“给我打。”崔氏在旁边一声怒喝。

那藤条就高高的落了下来。

我闭上了眼睛。

门外惊呼声加重。

然而在这一刻,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一道冷冽的声音。

“等一下。”

那声音不轻不重,却含着一股难言的冷意,让听到的人不由自主的就听了他的话,不敢违背。

执着藤条的嬷嬷楞在那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去,看向那个发出声的男子。

原来是他,我的心一顿,看着那因为背对阳光而周身仿佛镀了光一般大步走来的身影,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心头。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他救了吧。

两次都让他看到了我最狼狈的样子,真是尴尬。

“见过老爷,见过南亲王。”所有人都低头行礼,纵是倚老卖老的守祠嬷嬷,也不得不放下藤条,弯腰见礼。

“你们这是干什么。”父亲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待看我被两个嬷嬷死死地压着跪在地上时,他顿时双目圆睁,怒气冲冲的冲过来,一脚将两个嬷嬷给踹翻在了地,然后弯腰将我扶了起来。

“崔氏,你这是做什么。”看我站定,父亲回过头,狠狠地盯着崔氏,“我说过多少次了,无要事不能开祠堂,你都当做耳旁风了么?”

崔氏有些惊慌,许是她也想不到,怎么父亲回来的这么快,让她功亏一篑。

“老爷……你看看珠儿啊,珠儿她被人给欺负成那样,她这个当妹妹的不帮忙就算了,还在旁边落井下石,后来珠儿遇刺,她又一个人跑了,将珠儿给丢在原地,惊慌失措的面对一众刺客。我当时问她知错了么,原也是想着只要她认错就原谅了她,可她死都不认错,她仗着老爷的疼宠无法无天了啊,老爷,你不能这么偏心啊。”崔氏凄凄切切的看着父亲,握着帕子的手因情绪激动,有些青筋暴起。

“有刺客?”父亲一怔忪。

“对,对。”看到父亲的注意力被转移,崔氏连忙急切的道,“就是那些刺客啊,在珠儿本就深吸疲惫的时候……”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

没有人打断她,只是她自己说不下去了而已。

因为父亲根本就不关心她的后续,待看到她点了头,便赶忙急促的回头看向我,关切的问道,“羲和,有刺客?你受伤了没有,伤到哪里了?”

面对父亲如此的关爱,我有些受宠若惊,“羲和侥幸逃脱了,没有什么大碍。”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父亲松了一口气。

“啊……”旁边的崔氏忽然尖叫了一声,我扭过头的时候,她已经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还好她身后的几个嬷嬷赶忙连滚带爬的接住了她,然后扶着她软软的身体找了椅子让她坐了下来。

我大约是明白崔氏此刻的心情的,明明是她的女儿遇刺了,受到了惊吓,父亲却不闻不问,反而关怀的问我是否受伤,并无视了她的话。

这一刻,不仅仅是父亲得漠不关心伤害了她,更多的是她当家主母的尊严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她从前能够在后院里耀武扬威,无非是因为父亲尊她敬她宠爱她,下人们一窝蜂的对她阿谀逢迎。

可是现在,当着那么多人,父亲狠狠地折了她的面子,往后,崔氏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在后院如鱼得水了。

不过,这都是她该得的。

“母亲。”李月珠急匆匆的从人群中跑过来,担忧的晃着崔氏的胳膊,“母亲你醒一醒。”

我站在原地,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父亲没有搭理崔氏,反而是看向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聂南浔,抱拳道,“后宅家丑,让王爷看笑话了。”

“无事。”聂南浔冷冷的道,“只是李大人的后宅,的确该整顿一番了。”

父亲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愧疚道,“内子不贤,以致家宅不宁,让无辜孩儿受屈了。”

聂南浔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周围气氛一时有些寂静。

父亲咳嗽了一声,正欲打破寂静,一旁的李月珠忽然暴起,指着我的鼻子道,“你个害人精,都是你,都是你的错,从你来到我们李家,发生了多少事情,我落水了,今天还被人刺杀,母亲也被你气成这样,都是你的错,你就是个害人精!”

“你给我滚,你个害人精滚出去……”李月珠声嘶力竭的吼道。

第二十一章 执行家规

“嫡姐受辱,甚为庶妹却没有及时给予援手,我们李家家规,便是教导兄弟姐妹齐心合力对抗困难,李羲和,你违了家规。”崔氏转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不疾不徐的道。

我一愣,赶忙辩驳道,“可是羲和当时真的无能为力,照母亲的话讲,嫡姐若受了伤,羲和没能赶过去救她,便是有罪?”

“真是伶牙俐齿。我平日里怜你小小年纪失了亲娘,又在外面吃尽苦头,对你百般疼惜,但凡是你嫡姐有的东西,我从没差过你一厘一毫。可是你呢,现在你做的事情,让我很失望。我不能因着你从前的可怜就纵容你的过错,这对其他人不公平。”崔氏盯着我,定定的道。

倘若是只听她这一番话,定会以为我是倔强又不懂事的小庶女,仗着嫡母疼惜就肆无忌惮的犯错,不将家规放在眼里。

而今,过错太重,为了让我醒悟,嫡母不得不狠心惩罚我。

我站在丞相府大门前,左右看了一眼来往行人的目光,心底冷冷一笑。

这崔氏,既要惩罚我,又要维持自己的面子,不能让外人觉得她过于狠心绝情,所以才说出了这番冠冕堂皇的话,真真是好笑之极。

只可惜,我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当下我就拿出帕子,擦拭着眼角,凄凄苦苦的道,“都是女儿的错啊,女儿没能保护好三姐姐,让她给一个陌生男子给欺负了,女儿有错啊,女儿对不起三姐姐,没能维护好三姐姐的清白,就让羲和替三姐姐以死明志吧。”

我卯足劲就要往一旁的柱子上撞,被白瓷和匆忙赶来的云莎给架住了身体。

“你……”被我这么一说,崔氏的脸青了。

本身李明珠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就已经很容易让人传风言风语了,我偏生还在这里替她以死明志,似乎是验证了李月珠真的和别的男人发生了什么,叫来往行人一听,那可不是坐实了这件事情。

崔氏瞪着我,眼底仿佛要喷出火。

我擦拭着泪,作势还要继续撞。

丞相府门前停留的人越来越多,崔氏终于忍不住了。

人言可畏,越是往外流太多东西,流言蜚语越是厉害,越是难以抹清楚。

“来人,将这逆女给我带进去,家法伺候。”崔氏不再跟我磨嘴皮子,她冷冷的盯了我一眼,对着身后吩咐道。

她终究是在这丞相府里经营了十几年,人手丰足,一声令下后,顿时来了三四个雄壮的老嬷嬷,一把推开云莎和白瓷,钳住了我的胳膊,一左一右的夹着我往祠堂方向走。

我有些恼怒的盯着她,方才还冠冕堂皇的为自己做面子,这会就忍不住撕破脸了吗。

白瓷小跑着跟过来,附在我耳边匆匆告诉我,父亲不在府。

我恍然大悟,难怪她如此猖獗。

几个老嬷嬷似乎是崔氏多年的心腹,对她听话的紧,一点也不像别人忌惮父亲对我的疼爱,夹着我的胳膊十分用力,险些将我的骨头都给捏碎。

她们的步伐太快太大,我跟不上,几乎是被拖着走的。

白瓷也不过勉强跟我说了一句话,就被落了下来,还被走在后面的一个老嬷嬷一把推到旁边的玫瑰花丛里。

我回过头,阴恻恻的看了一眼那个老嬷嬷,深深的记住了她的脸。

敢碰我的人,不要命了!

我被几个老嬷嬷拖到了老祖宗的牌位跟前,地上也没放什么蒲团棉垫,我就这么被按着,生硬的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崔氏紧随而来,就站在我身旁,冷声道,“不顾嫡姐,冷眼旁观嫡姐被人欺负,冷心冷肺,这是不是你犯的错。”

“不是。”我昂着头,就是不肯承认。

我承认了,要挨罚,不承认,还是要挨罚。

既然如此,我又为什么要承认。

“好,好,既然你不承认,那就家法伺候吧。”崔氏冷笑连连,“执法嬷嬷,教训逆女的事情就教给你了,务必要让她知道,李家是有规矩的人。”

“是。”我身后一个老嬷嬷硬邦邦的应道。

紧接着,我就用余光看到一个身体力强的老嬷嬷拿着一个手臂粗的藤条走了过来。

“李家第二百八十五条家训,见同族亲人受苦而故意不施以援手,施藤条二十,以示惩戒。”

老嬷嬷粗嘎的声音念完之后,借着阳光洒来的影子,我看到她高高的举起了藤条,一股冷风从背后吹来,我甚至听到了门外李映雪的惊呼声。

我心底暗恨,惩戒就惩戒,还故意大开祠堂门,让那么多人围观,崔氏无非就是想让众人看一看,纵然我有父亲疼爱也不管用,她终究才是这个后院的主母,顺者昌逆者亡!

纵然事后父亲及时赶来,却也早已被打,一切都无事于补了。

“给我打。”崔氏在旁边一声怒喝。

那藤条就高高的落了下来。

我闭上了眼睛。

门外惊呼声加重。

然而在这一刻,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一道冷冽的声音。

“等一下。”

那声音不轻不重,却含着一股难言的冷意,让听到的人不由自主的就听了他的话,不敢违背。

执着藤条的嬷嬷楞在那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去,看向那个发出声的男子。

原来是他,我的心一顿,看着那因为背对阳光而周身仿佛镀了光一般大步走来的身影,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心头。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他救了吧。

两次都让他看到了我最狼狈的样子,真是尴尬。

“见过老爷,见过南亲王。”所有人都低头行礼,纵是倚老卖老的守祠嬷嬷,也不得不放下藤条,弯腰见礼。

“你们这是干什么。”父亲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待看我被两个嬷嬷死死地压着跪在地上时,他顿时双目圆睁,怒气冲冲的冲过来,一脚将两个嬷嬷给踹翻在了地,然后弯腰将我扶了起来。

“崔氏,你这是做什么。”看我站定,父亲回过头,狠狠地盯着崔氏,“我说过多少次了,无要事不能开祠堂,你都当做耳旁风了么?”

崔氏有些惊慌,许是她也想不到,怎么父亲回来的这么快,让她功亏一篑。

“老爷……你看看珠儿啊,珠儿她被人给欺负成那样,她这个当妹妹的不帮忙就算了,还在旁边落井下石,后来珠儿遇刺,她又一个人跑了,将珠儿给丢在原地,惊慌失措的面对一众刺客。我当时问她知错了么,原也是想着只要她认错就原谅了她,可她死都不认错,她仗着老爷的疼宠无法无天了啊,老爷,你不能这么偏心啊。”崔氏凄凄切切的看着父亲,握着帕子的手因情绪激动,有些青筋暴起。

“有刺客?”父亲一怔忪。

“对,对。”看到父亲的注意力被转移,崔氏连忙急切的道,“就是那些刺客啊,在珠儿本就深吸疲惫的时候……”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

没有人打断她,只是她自己说不下去了而已。

因为父亲根本就不关心她的后续,待看到她点了头,便赶忙急促的回头看向我,关切的问道,“羲和,有刺客?你受伤了没有,伤到哪里了?”

面对父亲如此的关爱,我有些受宠若惊,“羲和侥幸逃脱了,没有什么大碍。”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父亲松了一口气。

“啊……”旁边的崔氏忽然尖叫了一声,我扭过头的时候,她已经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还好她身后的几个嬷嬷赶忙连滚带爬的接住了她,然后扶着她软软的身体找了椅子让她坐了下来。

我大约是明白崔氏此刻的心情的,明明是她的女儿遇刺了,受到了惊吓,父亲却不闻不问,反而关怀的问我是否受伤,并无视了她的话。

这一刻,不仅仅是父亲得漠不关心伤害了她,更多的是她当家主母的尊严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她从前能够在后院里耀武扬威,无非是因为父亲尊她敬她宠爱她,下人们一窝蜂的对她阿谀逢迎。

可是现在,当着那么多人,父亲狠狠地折了她的面子,往后,崔氏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在后院如鱼得水了。

不过,这都是她该得的。

“母亲。”李月珠急匆匆的从人群中跑过来,担忧的晃着崔氏的胳膊,“母亲你醒一醒。”

我站在原地,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父亲没有搭理崔氏,反而是看向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聂南浔,抱拳道,“后宅家丑,让王爷看笑话了。”

“无事。”聂南浔冷冷的道,“只是李大人的后宅,的确该整顿一番了。”

父亲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愧疚道,“内子不贤,以致家宅不宁,让无辜孩儿受屈了。”

聂南浔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周围气氛一时有些寂静。

父亲咳嗽了一声,正欲打破寂静,一旁的李月珠忽然暴起,指着我的鼻子道,“你个害人精,都是你,都是你的错,从你来到我们李家,发生了多少事情,我落水了,今天还被人刺杀,母亲也被你气成这样,都是你的错,你就是个害人精!”

“你给我滚,你个害人精滚出去……”李月珠声嘶力竭的吼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