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2 20:11:04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李月珠狂躁的样子,下意识的往父亲的身后躲了躲。

“你躲什么啊,你给我出来,李羲和,你这个害人精,你给我出来,给我滚出李家,你滚……”李月珠满脸赤红的看着我,伸手就要越过父亲来捉我。

“够了。”父亲怒喝一声,挡住了她的胳膊,“李月珠,你今天做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

原本还大嚷大叫的李月珠顿时僵在了原地,泛着潮红的面色开始慢慢变得苍白。

“爹……我……我做什么了……”她心虚般的磕磕巴巴道。

“你今天在冰心阁里做的事情早就传遍了苍都,外人传言,李家三小姐跟陌生男子拉拉扯扯,还有人说你偷了冰心阁的东西。李月珠啊李月珠,如此这般的你,有什么资格去斥责你妹妹不去帮你,她若是帮了你,那就是助纣为虐!”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月珠,恼怒斥道。

我能感觉到,虽然父亲并没有特别疼爱李月珠,但因其始终是自己的子女,总归是存了两分宽容之心的。

可惜李月珠并不知情,总是以为父亲并不疼爱她,并对父亲疼爱的我恨如眼中钉。

旁边椅子上的崔氏悠悠转醒,听到父亲的这番话之后,又是两眼一翻,欲晕倒。

还好身后的丫鬟及时的掐住了她的人中,让她睁开了眼。

“我要去找皇后娘娘评理,我要请皇后娘娘为珠儿正名……这都是他们在泼污水,都是污蔑……”崔氏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气若游丝的道。

“皇后娘娘就能操纵得了万民悠悠之口了?你与其想着怎么堵住众人的嘴,不如好好教导你这个女儿,让她不要在外面惹事,不要给丞相府抹黑!”父亲愤怒的道。

“老……老爷……”崔氏喘着粗气,眼中含泪的看着父亲,凄切道,“自从那个庶女来了,老爷你就开始嫌弃珠儿了,珠儿到底有什么不好,而那个庶女又有什么好,她没来之前,咱们过的多好,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为什么!”

“住口,这里有羲和什么问题,李月珠被你教导的不成样子,我早就有所察觉,与羲和有何干系,我知道你看她不顺眼,我不指望你把她当亲闺女看,但你放过她不行吗?”父亲咬着牙看向崔氏,语气中竟仿若恳求一般。

“哈……放过她?哈哈哈,我放过她,谁放过我……”崔氏仰头大笑,眼泪簌簌而落。

蓦地,她猛然扭头看向父亲,目含厉色,“你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纵着这个丫头,不过是你对那个人心存内疚……还因为她出生时……”

“住嘴!”父亲咆哮般的怒吼将崔氏的话语打断,“崔氏,你要知道,崔家的生意到底是好还是坏,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原本还在笑的猖狂的崔氏,一瞬间如同掐了声带一般,笑声戛然而止。

我站在父亲身后,心脏一瞬间狂跳如雷击,方才那片刻,我仿佛触摸到了真相。

关于父亲为何对这具身体百般疼爱的理由。

只可惜,崔氏没说完整。

我有些惋惜的看着她。

“老爷,你好狠的心……”被父亲一威胁,崔氏没了方才的张狂,声音如刚出生的小猫一般,细弱蚊蝇的求饶,“老爷,你莫要生气,放过崔家吧……”

没了娘家的女人,什么都不是。

但偏偏崔氏的娘家,在父亲眼里,根本不够看。

我想这也是一种悲哀吧。

父亲看定定的看着崔氏眼底有恼怒,有埋怨,有痛恨,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良久后,父亲硬邦邦的道,“我看你也病了,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在雎鸠院休息吧,后院的事情,暂时不用你插手了。”

这是要夺了崔氏的掌家权利啊。

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没有这一刻的冲击来的剧烈,我只看到崔氏双眼一番,竟是又晕了过去。

这一回,怎么掐人中都不管用了。

父亲一挥手,让崔氏的几个心腹将她送回了雎鸠院。

李月珠还在旁边苍白着脸失神,见崔氏被抬手,“嗷”的一声哭喊,便直接扑到了崔氏身上。

原本躺的好好地崔氏,险些被她给撞下去。

“娘,娘,你怎么了,你醒一醒啊,你醒一醒啊……”

她在那里大哭大叫,害的抬着崔氏的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父亲见状,又是一挥手,叫两个丫鬟将李月珠架着离去了。

在门外的小姐们也纷纷回了各自的院子,祠堂终于寂静了下来,我怯怯的看着父亲,低声道,“都是羲和的错,若当初羲和乖乖认错,就没有眼前的事情了。”

父亲叹了口气,安慰似得摸了摸我的头,有些疲惫的道,“与你无干,不要多想。今日你也受到了不少惊吓,还是早些去休息吧。”

说罢,回头看向聂南浔道,“王爷且随我去书房。”

聂南浔没再说话,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站在祠堂中央,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心底不觉感慨。

当年他还小,身边的人照顾不周,将他养的面黄肌瘦的。

我好几次见到他被宫里的那些小太监欺负,心中不忍,于是出手救了他几次,又帮着教训了那些小太监一番。

后来时日长了,每每被邀去宫里玩耍,他便总爱悄悄地跟在我身后,不言不语,却甩不掉。

我那时只当他被欺负的紧了,脾气有些内敛。而今看来,这哪里是什么内敛,分明是冰山一般的性格。

联想到他如今两次阴差阳错救了我,心底不由得感慨,前生结下的善缘,今生是来回报了吗。

所有人都走了,方才还喧嚷的祠堂瞬间寂静了下来,我将被李月珠撞翻的木椅收拾整齐,又对着李氏祖先们拜了一拜,这才回了落月阁。

今日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惊喜交加,我也有些受不住了。

同白瓷说了一声,我便浅浅的睡了一会。

醒来的时候,听说父亲将管家的权力交给了周氏。

虽说还是在崔氏那一脉的手里,但差别却多了许多。

至少,崔氏心底是不甘心的。

我听说她这回是真的病了,请了郎中来把了脉,又抓了方子,现在整个雎鸠院都是一股药味。

李月珠一直大吵大闹,闹着要见崔氏,但父亲下了死命令,说她最近不许出归云院。

我听着白瓷的回禀,忍不住在心底冷笑。

以李月珠那愚钝的资质,怕是要浪费父亲一番苦心了。

父亲这么做是想拘着她一段日子,等这波风言风语过去了,再放她出头露面。

可惜,她未必领情。

这几日,李慕雅来找过我几次,她的确是个七巧玲珑心的女子,自从那日她亲眼在祠堂看到父亲愿意为了我而怒夺崔氏的掌家权之后,便欲与我交好。

也因为她亲娘掌家的缘故,她这个嫡长孙女的身份也是比从前高了一截,不明显,但底下人的态度的的确确变得更恭敬了。

周氏并没有难为我,我不知道她是忌惮父亲对我的疼爱,还是崔氏病了没机会指挥她。

反正,这些时日我的日子还算过得去。

我同明月联系了两次,她很担心我,生怕这种事情再出现一次,想要来我身边伺候。

我想了一下,同她说了一个计策,约定好了时日,我便将她和小竹带进府里。

前两天李月珠还暴躁的每天砸摔东西,这两日不知为何又安静了下来,不停地要胭脂水粉,又要周氏给她做新衣裳。

好歹是嫡亲的小姑子,周氏全都应允了。

李月珠自己是不会有那个觉悟的,定是崔氏同她说了些什么。

我当时还不太明白,直到几日后,宫里送来了赏花宴的帖子,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李月珠是想进宫找李稷如求救呢。

真是甚好甚妙,甚得我心。

我拼尽全力的扳倒崔氏母女,为的,不就是想见到李稷如吗。

我想要见一见,当年那个满心嫉恨的要将我打倒的女人,现在过的怎么样。

当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取代了我,她过得快乐吗。

真的快乐吗。

她不会快乐,她只会痛苦。

我还会让她更痛苦。

我要让她拥有的,一点一点失去。

就像她曾经蚕食我拥有的一样。

宫里送来的帖子,按理说应该是崔氏带着女儿们以及周氏母女去的,奈何此时崔氏病了,不宜出门,所以便由周氏带着女儿家们,进宫赴宴。

进宫前,为了不使我们在贵人面前出错,周氏特意请了一个嬷嬷来教了一些礼数。

李慕雅学的极为认真,一举一动颇为标准,李月珠大约是觉得皇后是自己的亲姐姐,所以只是草草的学了,并不怎么用心。

这些宫规礼数我早就烂熟于心,可为了不暴露,我还是跟着学了一阵子,做的没有李慕雅标准,却比李月珠要强一些,总归是不打眼的。

我原是打算着,先进宫应付了这个花会,再去想方法把明月给带进丞相府。

可是听我说要进宫之后,明月死活不肯让我一个人进宫,她说怕我被认出来。

我有些失笑,摸着自己这张稚嫩蜡黄又布满了麻子的面孔,实在无法理解,明月为何有此担心。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

第二十二章 夺权崔氏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李月珠狂躁的样子,下意识的往父亲的身后躲了躲。

“你躲什么啊,你给我出来,李羲和,你这个害人精,你给我出来,给我滚出李家,你滚……”李月珠满脸赤红的看着我,伸手就要越过父亲来捉我。

“够了。”父亲怒喝一声,挡住了她的胳膊,“李月珠,你今天做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

原本还大嚷大叫的李月珠顿时僵在了原地,泛着潮红的面色开始慢慢变得苍白。

“爹……我……我做什么了……”她心虚般的磕磕巴巴道。

“你今天在冰心阁里做的事情早就传遍了苍都,外人传言,李家三小姐跟陌生男子拉拉扯扯,还有人说你偷了冰心阁的东西。李月珠啊李月珠,如此这般的你,有什么资格去斥责你妹妹不去帮你,她若是帮了你,那就是助纣为虐!”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月珠,恼怒斥道。

我能感觉到,虽然父亲并没有特别疼爱李月珠,但因其始终是自己的子女,总归是存了两分宽容之心的。

可惜李月珠并不知情,总是以为父亲并不疼爱她,并对父亲疼爱的我恨如眼中钉。

旁边椅子上的崔氏悠悠转醒,听到父亲的这番话之后,又是两眼一翻,欲晕倒。

还好身后的丫鬟及时的掐住了她的人中,让她睁开了眼。

“我要去找皇后娘娘评理,我要请皇后娘娘为珠儿正名……这都是他们在泼污水,都是污蔑……”崔氏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气若游丝的道。

“皇后娘娘就能操纵得了万民悠悠之口了?你与其想着怎么堵住众人的嘴,不如好好教导你这个女儿,让她不要在外面惹事,不要给丞相府抹黑!”父亲愤怒的道。

“老……老爷……”崔氏喘着粗气,眼中含泪的看着父亲,凄切道,“自从那个庶女来了,老爷你就开始嫌弃珠儿了,珠儿到底有什么不好,而那个庶女又有什么好,她没来之前,咱们过的多好,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为什么!”

“住口,这里有羲和什么问题,李月珠被你教导的不成样子,我早就有所察觉,与羲和有何干系,我知道你看她不顺眼,我不指望你把她当亲闺女看,但你放过她不行吗?”父亲咬着牙看向崔氏,语气中竟仿若恳求一般。

“哈……放过她?哈哈哈,我放过她,谁放过我……”崔氏仰头大笑,眼泪簌簌而落。

蓦地,她猛然扭头看向父亲,目含厉色,“你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纵着这个丫头,不过是你对那个人心存内疚……还因为她出生时……”

“住嘴!”父亲咆哮般的怒吼将崔氏的话语打断,“崔氏,你要知道,崔家的生意到底是好还是坏,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原本还在笑的猖狂的崔氏,一瞬间如同掐了声带一般,笑声戛然而止。

我站在父亲身后,心脏一瞬间狂跳如雷击,方才那片刻,我仿佛触摸到了真相。

关于父亲为何对这具身体百般疼爱的理由。

只可惜,崔氏没说完整。

我有些惋惜的看着她。

“老爷,你好狠的心……”被父亲一威胁,崔氏没了方才的张狂,声音如刚出生的小猫一般,细弱蚊蝇的求饶,“老爷,你莫要生气,放过崔家吧……”

没了娘家的女人,什么都不是。

但偏偏崔氏的娘家,在父亲眼里,根本不够看。

我想这也是一种悲哀吧。

父亲看定定的看着崔氏眼底有恼怒,有埋怨,有痛恨,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良久后,父亲硬邦邦的道,“我看你也病了,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在雎鸠院休息吧,后院的事情,暂时不用你插手了。”

这是要夺了崔氏的掌家权利啊。

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没有这一刻的冲击来的剧烈,我只看到崔氏双眼一番,竟是又晕了过去。

这一回,怎么掐人中都不管用了。

父亲一挥手,让崔氏的几个心腹将她送回了雎鸠院。

李月珠还在旁边苍白着脸失神,见崔氏被抬手,“嗷”的一声哭喊,便直接扑到了崔氏身上。

原本躺的好好地崔氏,险些被她给撞下去。

“娘,娘,你怎么了,你醒一醒啊,你醒一醒啊……”

她在那里大哭大叫,害的抬着崔氏的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父亲见状,又是一挥手,叫两个丫鬟将李月珠架着离去了。

在门外的小姐们也纷纷回了各自的院子,祠堂终于寂静了下来,我怯怯的看着父亲,低声道,“都是羲和的错,若当初羲和乖乖认错,就没有眼前的事情了。”

父亲叹了口气,安慰似得摸了摸我的头,有些疲惫的道,“与你无干,不要多想。今日你也受到了不少惊吓,还是早些去休息吧。”

说罢,回头看向聂南浔道,“王爷且随我去书房。”

聂南浔没再说话,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站在祠堂中央,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心底不觉感慨。

当年他还小,身边的人照顾不周,将他养的面黄肌瘦的。

我好几次见到他被宫里的那些小太监欺负,心中不忍,于是出手救了他几次,又帮着教训了那些小太监一番。

后来时日长了,每每被邀去宫里玩耍,他便总爱悄悄地跟在我身后,不言不语,却甩不掉。

我那时只当他被欺负的紧了,脾气有些内敛。而今看来,这哪里是什么内敛,分明是冰山一般的性格。

联想到他如今两次阴差阳错救了我,心底不由得感慨,前生结下的善缘,今生是来回报了吗。

所有人都走了,方才还喧嚷的祠堂瞬间寂静了下来,我将被李月珠撞翻的木椅收拾整齐,又对着李氏祖先们拜了一拜,这才回了落月阁。

今日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惊喜交加,我也有些受不住了。

同白瓷说了一声,我便浅浅的睡了一会。

醒来的时候,听说父亲将管家的权力交给了周氏。

虽说还是在崔氏那一脉的手里,但差别却多了许多。

至少,崔氏心底是不甘心的。

我听说她这回是真的病了,请了郎中来把了脉,又抓了方子,现在整个雎鸠院都是一股药味。

李月珠一直大吵大闹,闹着要见崔氏,但父亲下了死命令,说她最近不许出归云院。

我听着白瓷的回禀,忍不住在心底冷笑。

以李月珠那愚钝的资质,怕是要浪费父亲一番苦心了。

父亲这么做是想拘着她一段日子,等这波风言风语过去了,再放她出头露面。

可惜,她未必领情。

这几日,李慕雅来找过我几次,她的确是个七巧玲珑心的女子,自从那日她亲眼在祠堂看到父亲愿意为了我而怒夺崔氏的掌家权之后,便欲与我交好。

也因为她亲娘掌家的缘故,她这个嫡长孙女的身份也是比从前高了一截,不明显,但底下人的态度的的确确变得更恭敬了。

周氏并没有难为我,我不知道她是忌惮父亲对我的疼爱,还是崔氏病了没机会指挥她。

反正,这些时日我的日子还算过得去。

我同明月联系了两次,她很担心我,生怕这种事情再出现一次,想要来我身边伺候。

我想了一下,同她说了一个计策,约定好了时日,我便将她和小竹带进府里。

前两天李月珠还暴躁的每天砸摔东西,这两日不知为何又安静了下来,不停地要胭脂水粉,又要周氏给她做新衣裳。

好歹是嫡亲的小姑子,周氏全都应允了。

李月珠自己是不会有那个觉悟的,定是崔氏同她说了些什么。

我当时还不太明白,直到几日后,宫里送来了赏花宴的帖子,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李月珠是想进宫找李稷如求救呢。

真是甚好甚妙,甚得我心。

我拼尽全力的扳倒崔氏母女,为的,不就是想见到李稷如吗。

我想要见一见,当年那个满心嫉恨的要将我打倒的女人,现在过的怎么样。

当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取代了我,她过得快乐吗。

真的快乐吗。

她不会快乐,她只会痛苦。

我还会让她更痛苦。

我要让她拥有的,一点一点失去。

就像她曾经蚕食我拥有的一样。

宫里送来的帖子,按理说应该是崔氏带着女儿们以及周氏母女去的,奈何此时崔氏病了,不宜出门,所以便由周氏带着女儿家们,进宫赴宴。

进宫前,为了不使我们在贵人面前出错,周氏特意请了一个嬷嬷来教了一些礼数。

李慕雅学的极为认真,一举一动颇为标准,李月珠大约是觉得皇后是自己的亲姐姐,所以只是草草的学了,并不怎么用心。

这些宫规礼数我早就烂熟于心,可为了不暴露,我还是跟着学了一阵子,做的没有李慕雅标准,却比李月珠要强一些,总归是不打眼的。

我原是打算着,先进宫应付了这个花会,再去想方法把明月给带进丞相府。

可是听我说要进宫之后,明月死活不肯让我一个人进宫,她说怕我被认出来。

我有些失笑,摸着自己这张稚嫩蜡黄又布满了麻子的面孔,实在无法理解,明月为何有此担心。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