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4 17:22:57

“平身。”那声音威严的道。

“谢皇后娘娘。”众人齐呼,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

“来人,赐坐。”那声音淡淡的道。

便有宫女搬着小杌子,放在凤椅下首两排,请人上座。

一般来说,只有长辈方可落座,所以即便是三十几岁的周氏,也只能站在一旁,束手低头,一副恭敬地模样。

李月珠却偏不如此,依着她从前在府里的态度,我便能猜测出来,她觉得皇后是她嫡亲的姐姐,想怎样就怎样,所以行完礼后她直接大大咧咧的跑到了李稷如身边,笑着喊道,“二姐姐。”

坐在凤椅下首的是一个老王妃,正在同李稷如讲话,冷不防一个小姑娘插了过来,顿时有些不悦的停了嘴。

“胡闹。”我只听到李稷如有些愠怒的呵斥了一声,“敬老王妃在这里,你也不同人见礼,就这般跑过来,你这礼数是如何学的!”

李月珠呆了呆,还好她虽鲁莽,却不是智障,在李稷如的暗示下赶忙同敬老王妃见了礼,这才勉强在面子上圆了过去。

再之后,敬老王妃识相的退下,先行去了御花园等待。

皇后娘娘同娘家人讲话,不识相的才会不走,反正来露个面,寒暄一阵便成了。

一时间,殿内人走了许多,只剩丞相府的女眷和几个李稷如的贴身丫鬟。

许是见没了外人,李稷如的语调温柔了下来,“你呀,就这么莽撞的跑过来,叫人看见了,怎么将你嫁得出去。”

“姐姐。”李月珠有些害羞的跺了跺脚,撒娇般的用手帕捂住了脸。

她们姐妹倒是亲厚,我笑了笑,恍惚看到了多年前的我和李稷如。

那时她也总爱同我撒娇,柔柔的唤我“大姐姐”,活像一只纯良的小白兔。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她并不是一只纯良的小白兔,而是一个披着兔皮的大灰狼。

撕下伪装,就要吃人。

“大嫂也来了。”同李月珠说着亲厚的话,李稷如也没忘记旁人,她先是温和的同周氏打了招呼,随后目光落在了李慕雅身上。

“慕雅都长得如此大了,当真是漂亮的紧,我瞧着,小一辈的就属你最漂亮了。”

李慕雅害羞的垂下了头,露出白天鹅般的脖颈子。

我心底冷冷一笑,在苍都,李家小辈只有她一个孩子,可不是她最漂亮,连个比较的人都没有。

“谢姑姑的夸奖。”李慕雅害羞的道,“姑姑也很漂亮,和祖母一样漂亮呢。”

“母亲她……”说到这,李稷如眉头挂上了一丝忧愁,“母亲她的病情如何,我遣人送去的药她可吃了?”

一旁的李月珠就要张嘴说话,却被李慕雅给抢了话头过去,“回姑姑的话,祖母身体正在逐渐康建,姑姑送的药祖母吃着甚好,昨儿都说想吃麦记的糕点呢,慕雅特意去为祖母排队买了一些,祖母吃了好几块呢,依慕雅看,祖母这是即将好了。”

我在一旁听得恍然大悟,难怪李慕雅昨日非得去买糕点,还自己亲自去亲自排队,原来是为了在李稷如面前讨好啊。

果不其然的,她说完这句话,李稷如开心的笑了,同她说话的语气愈发的亲厚了起来。

李慕雅长袖善舞,擅揣人心,知道李稷如想知道崔氏的事情,便将平日里照顾崔氏的一点一滴说出来,听得李稷如心情畅快了不少,一时间连李月珠都插不上话。

“姐姐。”李月珠不甘心的在一旁跺脚,“谁说娘很好了,娘一点也不好,她现在床上躺着,害的人却在一旁逍遥。”

她意有所指的看了我一眼。

李稷如神情一顿,片刻后又轻轻地笑了,点着李月珠的额头,笑道,“你这孩子,又是瞎说,母亲的事儿父亲已经派人给我说清楚了,是母亲误会了六妹妹,哪有什么谁害谁,都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这一个人遭了秧呐,倒霉的可是一片。”

她声音温温柔柔的,面上也不曾带着怒色,说的话乍一听起来像是开解,可仔细一琢磨,便令人不寒而栗。

我心底凝重了起来,李稷如到底是李稷如,当年便已十分能隐忍,如今又做了十几年皇后,手腕根本不是李月珠可以比拟的。

她这一番看似宽容实则敲打的话一出,若是别人,早就吓得老老实实的了。

可偏偏这个人是我。

我低下头,不言不语。

旁边李月珠还在不依不饶的跺脚,“可是娘确实病了,也确实跟她有关,姐姐……”

李稷如笑了笑,道,“都是姐妹,何必计较那么多,况且我瞧着六妹妹是个老实的,定然不会做那些伤人伤己的事。”

这已经是在警告我了。

李月珠还想继续努力说话,李稷如给了她一个眼神,而后岔开了话题,道,“今日本宫在流芳邬办赏花宴,圣上说若有空也会过来,到时你可要乖乖的,日后也好为你请一门好亲事。”

一提起亲事,李月珠顿时满脸害羞的低下了头,口中呐呐,不再谈论刚才的事情。

李稷如见状满意的笑着道,“你放心,我定会给你挑个好婆家,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你们先行过去流芳邬,我更个衣,你们先去。”

周氏见状,赶忙带着女眷们先行告退了。

走在去流芳邬的路上,李月珠还有些不忿,一直拉着李慕雅的袖子嘀嘀咕咕的。

我离得远,听不清楚,可是我身边有明月啊,她耳力极好,将她们之间的对话听在耳中,一字不落的转述给了我。

原来是待会准备联合一些世家贵女来捉弄于我。

要说这世上,人都爱扎堆。

嫡女喜欢跟嫡女一起玩,庶女也只能同庶女一起玩。

从前我虽与李稷如关系亲密,但我的闺中密友们却不爱同李稷如玩耍,大约是嫌她是庶女吧。

没想到十数年过去了,一切倒了过来。

现在轮到我成为被嫌弃的庶女了。

到了流芳邬,周氏同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去找她认识的贵妇人了,李慕雅想跟着她娘,却被李月珠给拉到了一旁。

那是一个小亭子,亭子里坐一些十四五岁的少女,我粗粗扫了一下,全都是从前的熟人……的女儿。

原本以李月珠的性格和脑子,是融不进去她们中间的,可她有个当皇后的姐姐,而这里又是皇后的主场,所以不管怎样,几位嫡女都得对李月珠客客气气的。

倒是李慕雅靠着自己的聪明睿智,颇得众人喜欢。

我和李映雪站在一旁,慢慢的欣赏着满院子的花朵,李兰焉虽然心有不甘,想进那边嫡女的圈子,可惜身份不够,屡次被人无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跟在李映雪身后。

“这流芳邬里好多牡丹啊。”李映雪盯着眼前的一株绿玉牡丹,怔怔的叹道。

其实从前流芳邬里最多的不是牡丹,而是桃树。

每到三月底,灼灼的桃花开满整个庭院,其颜色浓淡相宜,微风一吹,便如芳华流转,故得名,流芳邬。

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那满园的桃花,变成了满园的牡丹花。

我心里正有些怅然,忽听有人叫喊,我一抬头,就看到李月珠在旁边对我招手。

她神色有些兴奋,眉眼中带着遮不住的算计。

我心底失笑,却还是配合的走了过去。

李映雪还在原地痴痴地看着绿玉没有动弹,李兰焉却一转身,毅然决然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三姐姐。”我几步来到了小亭子里,看向李月珠,“三姐姐如此高兴地召羲和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渴了,叫你过来给我们倒茶。”李月珠笑着,冲我摇了摇她掌心上空荡荡的茶杯,然后放在了我的跟前。

我神情一顿,目光自旁边几个姑娘脸上扫过,果不其然的看到了看好戏的神情。

这种法子根本不是李月珠能想出来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其他人提供的。

我这身体虽是庶女,却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小姐,叫我给人倒茶,把我身份硬生生压到同奴婢一般的身份,这简直就是折辱!

我若是不倒茶,就是不敬嫡姐,我若是倒了茶,那就是硬生生的接住了这折辱,日后说不定还会成为她们的笑柄。

来不及思考太久,我拿起了茶壶,在众人戏谑的目光下,作势要给李月珠倒茶,然就在茶壶刚刚提到空中,我的手一个没抓稳,茶壶自我手中跌落,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上等的景德镇青花瓷茶壶在地面上碎成裂片,发出的动静惊动了周围的人,所有人都往这里看了过来。

“李羲和,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故意的!”李月珠仿佛抓到我把柄一般高兴地站了起来,指着地上的碎片道,“这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东西,专门拿过来作赏花宴用的,你却将这物什给摔了,说,你是不是成心的。”

我有些无辜的看着李月珠,低声道,“三姐姐,羲和真的不是故意的。”

“还说你不是故意的,你给我等着,我要告诉皇后娘娘,你故意毁坏东西。”李月珠瞪眼看着我道。

旁边有名门嫡女发出“噗嗤”的笑声。

“果然是个嚣张跋扈的厚脸皮,我们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还不承认。”

第二十五章 挑拨折辱

“平身。”那声音威严的道。

“谢皇后娘娘。”众人齐呼,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

“来人,赐坐。”那声音淡淡的道。

便有宫女搬着小杌子,放在凤椅下首两排,请人上座。

一般来说,只有长辈方可落座,所以即便是三十几岁的周氏,也只能站在一旁,束手低头,一副恭敬地模样。

李月珠却偏不如此,依着她从前在府里的态度,我便能猜测出来,她觉得皇后是她嫡亲的姐姐,想怎样就怎样,所以行完礼后她直接大大咧咧的跑到了李稷如身边,笑着喊道,“二姐姐。”

坐在凤椅下首的是一个老王妃,正在同李稷如讲话,冷不防一个小姑娘插了过来,顿时有些不悦的停了嘴。

“胡闹。”我只听到李稷如有些愠怒的呵斥了一声,“敬老王妃在这里,你也不同人见礼,就这般跑过来,你这礼数是如何学的!”

李月珠呆了呆,还好她虽鲁莽,却不是智障,在李稷如的暗示下赶忙同敬老王妃见了礼,这才勉强在面子上圆了过去。

再之后,敬老王妃识相的退下,先行去了御花园等待。

皇后娘娘同娘家人讲话,不识相的才会不走,反正来露个面,寒暄一阵便成了。

一时间,殿内人走了许多,只剩丞相府的女眷和几个李稷如的贴身丫鬟。

许是见没了外人,李稷如的语调温柔了下来,“你呀,就这么莽撞的跑过来,叫人看见了,怎么将你嫁得出去。”

“姐姐。”李月珠有些害羞的跺了跺脚,撒娇般的用手帕捂住了脸。

她们姐妹倒是亲厚,我笑了笑,恍惚看到了多年前的我和李稷如。

那时她也总爱同我撒娇,柔柔的唤我“大姐姐”,活像一只纯良的小白兔。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她并不是一只纯良的小白兔,而是一个披着兔皮的大灰狼。

撕下伪装,就要吃人。

“大嫂也来了。”同李月珠说着亲厚的话,李稷如也没忘记旁人,她先是温和的同周氏打了招呼,随后目光落在了李慕雅身上。

“慕雅都长得如此大了,当真是漂亮的紧,我瞧着,小一辈的就属你最漂亮了。”

李慕雅害羞的垂下了头,露出白天鹅般的脖颈子。

我心底冷冷一笑,在苍都,李家小辈只有她一个孩子,可不是她最漂亮,连个比较的人都没有。

“谢姑姑的夸奖。”李慕雅害羞的道,“姑姑也很漂亮,和祖母一样漂亮呢。”

“母亲她……”说到这,李稷如眉头挂上了一丝忧愁,“母亲她的病情如何,我遣人送去的药她可吃了?”

一旁的李月珠就要张嘴说话,却被李慕雅给抢了话头过去,“回姑姑的话,祖母身体正在逐渐康建,姑姑送的药祖母吃着甚好,昨儿都说想吃麦记的糕点呢,慕雅特意去为祖母排队买了一些,祖母吃了好几块呢,依慕雅看,祖母这是即将好了。”

我在一旁听得恍然大悟,难怪李慕雅昨日非得去买糕点,还自己亲自去亲自排队,原来是为了在李稷如面前讨好啊。

果不其然的,她说完这句话,李稷如开心的笑了,同她说话的语气愈发的亲厚了起来。

李慕雅长袖善舞,擅揣人心,知道李稷如想知道崔氏的事情,便将平日里照顾崔氏的一点一滴说出来,听得李稷如心情畅快了不少,一时间连李月珠都插不上话。

“姐姐。”李月珠不甘心的在一旁跺脚,“谁说娘很好了,娘一点也不好,她现在床上躺着,害的人却在一旁逍遥。”

她意有所指的看了我一眼。

李稷如神情一顿,片刻后又轻轻地笑了,点着李月珠的额头,笑道,“你这孩子,又是瞎说,母亲的事儿父亲已经派人给我说清楚了,是母亲误会了六妹妹,哪有什么谁害谁,都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这一个人遭了秧呐,倒霉的可是一片。”

她声音温温柔柔的,面上也不曾带着怒色,说的话乍一听起来像是开解,可仔细一琢磨,便令人不寒而栗。

我心底凝重了起来,李稷如到底是李稷如,当年便已十分能隐忍,如今又做了十几年皇后,手腕根本不是李月珠可以比拟的。

她这一番看似宽容实则敲打的话一出,若是别人,早就吓得老老实实的了。

可偏偏这个人是我。

我低下头,不言不语。

旁边李月珠还在不依不饶的跺脚,“可是娘确实病了,也确实跟她有关,姐姐……”

李稷如笑了笑,道,“都是姐妹,何必计较那么多,况且我瞧着六妹妹是个老实的,定然不会做那些伤人伤己的事。”

这已经是在警告我了。

李月珠还想继续努力说话,李稷如给了她一个眼神,而后岔开了话题,道,“今日本宫在流芳邬办赏花宴,圣上说若有空也会过来,到时你可要乖乖的,日后也好为你请一门好亲事。”

一提起亲事,李月珠顿时满脸害羞的低下了头,口中呐呐,不再谈论刚才的事情。

李稷如见状满意的笑着道,“你放心,我定会给你挑个好婆家,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你们先行过去流芳邬,我更个衣,你们先去。”

周氏见状,赶忙带着女眷们先行告退了。

走在去流芳邬的路上,李月珠还有些不忿,一直拉着李慕雅的袖子嘀嘀咕咕的。

我离得远,听不清楚,可是我身边有明月啊,她耳力极好,将她们之间的对话听在耳中,一字不落的转述给了我。

原来是待会准备联合一些世家贵女来捉弄于我。

要说这世上,人都爱扎堆。

嫡女喜欢跟嫡女一起玩,庶女也只能同庶女一起玩。

从前我虽与李稷如关系亲密,但我的闺中密友们却不爱同李稷如玩耍,大约是嫌她是庶女吧。

没想到十数年过去了,一切倒了过来。

现在轮到我成为被嫌弃的庶女了。

到了流芳邬,周氏同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去找她认识的贵妇人了,李慕雅想跟着她娘,却被李月珠给拉到了一旁。

那是一个小亭子,亭子里坐一些十四五岁的少女,我粗粗扫了一下,全都是从前的熟人……的女儿。

原本以李月珠的性格和脑子,是融不进去她们中间的,可她有个当皇后的姐姐,而这里又是皇后的主场,所以不管怎样,几位嫡女都得对李月珠客客气气的。

倒是李慕雅靠着自己的聪明睿智,颇得众人喜欢。

我和李映雪站在一旁,慢慢的欣赏着满院子的花朵,李兰焉虽然心有不甘,想进那边嫡女的圈子,可惜身份不够,屡次被人无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跟在李映雪身后。

“这流芳邬里好多牡丹啊。”李映雪盯着眼前的一株绿玉牡丹,怔怔的叹道。

其实从前流芳邬里最多的不是牡丹,而是桃树。

每到三月底,灼灼的桃花开满整个庭院,其颜色浓淡相宜,微风一吹,便如芳华流转,故得名,流芳邬。

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那满园的桃花,变成了满园的牡丹花。

我心里正有些怅然,忽听有人叫喊,我一抬头,就看到李月珠在旁边对我招手。

她神色有些兴奋,眉眼中带着遮不住的算计。

我心底失笑,却还是配合的走了过去。

李映雪还在原地痴痴地看着绿玉没有动弹,李兰焉却一转身,毅然决然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三姐姐。”我几步来到了小亭子里,看向李月珠,“三姐姐如此高兴地召羲和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渴了,叫你过来给我们倒茶。”李月珠笑着,冲我摇了摇她掌心上空荡荡的茶杯,然后放在了我的跟前。

我神情一顿,目光自旁边几个姑娘脸上扫过,果不其然的看到了看好戏的神情。

这种法子根本不是李月珠能想出来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其他人提供的。

我这身体虽是庶女,却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小姐,叫我给人倒茶,把我身份硬生生压到同奴婢一般的身份,这简直就是折辱!

我若是不倒茶,就是不敬嫡姐,我若是倒了茶,那就是硬生生的接住了这折辱,日后说不定还会成为她们的笑柄。

来不及思考太久,我拿起了茶壶,在众人戏谑的目光下,作势要给李月珠倒茶,然就在茶壶刚刚提到空中,我的手一个没抓稳,茶壶自我手中跌落,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上等的景德镇青花瓷茶壶在地面上碎成裂片,发出的动静惊动了周围的人,所有人都往这里看了过来。

“李羲和,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故意的!”李月珠仿佛抓到我把柄一般高兴地站了起来,指着地上的碎片道,“这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东西,专门拿过来作赏花宴用的,你却将这物什给摔了,说,你是不是成心的。”

我有些无辜的看着李月珠,低声道,“三姐姐,羲和真的不是故意的。”

“还说你不是故意的,你给我等着,我要告诉皇后娘娘,你故意毁坏东西。”李月珠瞪眼看着我道。

旁边有名门嫡女发出“噗嗤”的笑声。

“果然是个嚣张跋扈的厚脸皮,我们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还不承认。”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