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2 22:51:51

炊烟袅袅升起,隔桥可见。

莫云裳叮嘱我不要让莫槿看出我心里藏着的情绪和可能存在的暗潮,她自己则轻巧的快走几步过去,不着痕迹的牵起莫槿的手儿,看似亲密,实则谨慎的挽着她一同往住处前行。

早餐丰盛,有粥有饭、有面有粉,糯米团子和油条豆浆之类的都应有尽有,南北皆宜。

客栈专门请了这一片地方有名的乡下厨娘,做菜放得各种佐料很少,但口味却有独到之处。

说起来这事也是莫云裳主导的,因为安安的摄制组曾经在乡下意外的发现了她家的私房菜十分独到,所以还托了安安的面,为她专门在后院腾出了一个屋子,她才肯到客栈这边专门负责做饭的。

不过这也体现出了莫云裳对于客栈经营的独到见解,请厨娘的代价虽然不菲,但也因此,来客栈的住客从那以后都是爆满的,通常预约都要预约到半个多月以后去,为此不得不把隔壁的一家客栈收购,整合后的客源依旧还是爆满。

再通过平台的一番运作和推广,客栈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古镇最红的一处网红客栈,有些人是来古镇打卡游玩的,而有些人则单纯是慕名客栈的美食而专程来古镇打卡的。

早餐时,我特意观察了一下莫槿的举动,发觉以往爱喝豆浆的她却没有喝,不由得笑着问道:“今早你怎么不喝豆浆了?”

“最近喝得多吧,总觉得有点甜腻了!”莫槿笑了笑。

莫云裳却古怪的瞥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没有再问,等到早餐后牵着莫槿的手上楼时,随后搭了搭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由得心情复杂起来。

回到房中,莫槿在瑜伽垫上开始做起了舒展的瑜伽动作,这已经成为了她惯常的饭后消食运动,不需要太大的动作就可以办到,而且可以提升自己的柔韧性。

“小槿……”我咳了咳,坐在一旁盯着她柔美的曲线,“你最近有感到哪里不舒服吗?”

“怎么了?”莫槿奇怪的转头看了一眼,姿势如同展翅的蝴蝶一般优美,嘴角带着一丝恬淡的笑意,“不就是怀孕了么?我还以为你早知道了,用得着这么旁敲侧击哦?”

“哈?你自己知道了?”我眼神讶异的望着她。

“嗯啊……也是今早发现的啊,所以才出去找你和妈妈嘛!”莫槿保持着自己舒展的姿势,笑着说道,“我觉得自己最近睡懒觉有点多啊,早上就测了一下,还真是两道杠,怎么啦……你不喜欢吗?”

“不是,我是指我的身体……”我皱了皱眉,神情复杂说道,“你也知道,我中的蛊毒没有完全清除,怕会给孩子带去……”

“嘘!”莫槿顿时蹙眉,鼓着腮帮子冲我有些闷闷不乐的嗔道,“别说……我相信你,而且我也喜欢孩子,再说……谁让你从来不戴那个的?你不会不想要吧?”

“那怎么可能?”我顿时笑,“我跟你一样,喜欢孩子!”

“那不就是了?”莫槿顿时笑道,“没事的啦,我还很期待呢,不过可惜的是,你估计在古镇又待不久了。”

“为什么?”我苦笑着问道。

莫槿温暖的小手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眼神温柔:“因为我了解你啊,知道你也是为了保护这个家,所以我从不过问这些事情,只希望你一切安好,有空多陪陪孩子们……”

我心中惭愧,把她抱入怀中,叹息道:“这些年,说起来是我惭愧,陪你们的时间太少了,你们肯定也有怨言吧?”

“怎么会?”莫槿笑了笑,在我怀里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依偎姿势,柔声道,“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莫槿是无怨无悔的……”

不等我接话,莫槿接着说道:“你知道吗?前阵子我们以前学校的一个老师带团到古镇这边游玩,住在我们客栈里,偶然间聊天,她可能也不是有意的,就是旁敲侧击的问了我,大概是知道你的事迹,问我后没后悔……”

“哪个老师啊?怎么问的?”我皱眉,坏笑道,“要是没说好话,看我不整她……”

说话间,我的手顺势而下,掌控着一堆沃雪。

莫槿顿时咬唇,没好气的轻嗔一句:“别闹,人家也是正常的好奇而已,大致意思就觉得我长得又漂亮,家世也好,才华不缺,偏偏跟了你,人家知道你外面还有其他的人,当年的新闻那么大!”

“呵呵,那你怎么回答的?”我笑着,手依旧沉陷于温暖之中。

莫槿微微脸红,说道:“我觉得旁人可能是对我的人生有所误解吧……我从小就没什么太大的野心,生活安稳幸福即好,物质生活早已富足,精神世界也不欠缺呀,要经营客栈,我自己平日里经常举办一些活动,陪孩子做手工、忙慈善,陪着老妈采风旅行,我至少清楚的知道你是爱我的,而且感受得到,只是陪我的时间少点而已…………看吧,人生哪里又能完全圆满呢?对吧?”

莫槿的语气情意款款,我却心下更为惭愧,抱得更紧一些说道:“老婆,你真好,再这样下去,我的眼眶都要湿润了,舍不得走怎么办?”

“你少来!”莫槿没好气的掐了我一把,转过脸白了我一眼,轻嗔道,“我还不知道你,转头到了安安那里也是这样吧?在允丽那里估计还是这样一套……切,花心的男人!”

我讪笑着,对于这个是任何时候都不敢辩驳的,多说一定多错!

难得陪着莫槿安安静静的相处,没有行荒唐的事,只是陪着说说话、开开玩笑,讨论着几个孩子之间的轶事,彼此之间的优缺点,以及对于莫槿腹中未来孩子的期待,她说想再要到一个男孩儿……

时间很快推移到了一年一度的除夕。

今年不禁焰火,古镇到处一片璀璨,大家聚到一起都在忙着年夜饭,保守估计也得有三十几道菜,毕竟我们是个‘大家族’。

而每年的这时候,我都在书房内接听着不同的电话,获取着年终汇聚到我这里的消息,以便判断往后的打算……

约莫到了晚上八点左右。

徐洁敲门走了进来,成熟的身影靠近着说道:“忙完了吧,大家都在等你开席呢!”

我点了点头,转身抱了抱她,笑着打趣道:“姐,你的身材还是那么好,抱起来可真舒服……”

“别闹……孩子们都围着谭叔在玩焰火呢,水水也跟个孩子似得,你没事的话就下去吧,得把他们喊回来了,别人家的年夜饭都早就开席了,谁像你,今晚最忙!”徐洁语气温柔,可是眼神却有些幽怨的瞥了我一眼。

说起来,这么多年我依旧还是最在意她的情绪,只能苦笑着解释道:“这不是事情都集中到了这一天吗?”

“嗯……你说说……”徐洁想听了。

我一边牵着她的手往外走,一边叹道:“今年打来电话的少了几个人,可能是忘记了,但这多少意味着一些信息,还有蓝道那边打电话提到了最近新崛起的一个叫作‘李洛’的年轻人,说也是个精通蛊术的,是该打压还是合作,南方那边……林修跟人合作的金融公司在上市前夕遇到了一些麻烦,可能是个警兆…………”

诸如此类,我慢慢的说给徐洁听。

徐洁一边耐心的听着,忍不住微微蹙眉,轻叹一息:“你要小心啊,‘屠龙少年’的故事永远在重复,只要你不变成那条恶龙,有些人和势力控制不住,就放手吧……虽然看不见天理报应,但宇宙能量总归是守恒的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懂……”

我皱着眉:“姐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继续放任当初的那些人随意所为?”

徐洁点了点头:“嗯……自然的规律和季节的更迭是这样的,人不过也是沧海一粟,拥有再多也未必知足……野心太大就会遭逢反夭……我希望你平安就好。”

番外十八:想当年的屠龙少年们

炊烟袅袅升起,隔桥可见。

莫云裳叮嘱我不要让莫槿看出我心里藏着的情绪和可能存在的暗潮,她自己则轻巧的快走几步过去,不着痕迹的牵起莫槿的手儿,看似亲密,实则谨慎的挽着她一同往住处前行。

早餐丰盛,有粥有饭、有面有粉,糯米团子和油条豆浆之类的都应有尽有,南北皆宜。

客栈专门请了这一片地方有名的乡下厨娘,做菜放得各种佐料很少,但口味却有独到之处。

说起来这事也是莫云裳主导的,因为安安的摄制组曾经在乡下意外的发现了她家的私房菜十分独到,所以还托了安安的面,为她专门在后院腾出了一个屋子,她才肯到客栈这边专门负责做饭的。

不过这也体现出了莫云裳对于客栈经营的独到见解,请厨娘的代价虽然不菲,但也因此,来客栈的住客从那以后都是爆满的,通常预约都要预约到半个多月以后去,为此不得不把隔壁的一家客栈收购,整合后的客源依旧还是爆满。

再通过平台的一番运作和推广,客栈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古镇最红的一处网红客栈,有些人是来古镇打卡游玩的,而有些人则单纯是慕名客栈的美食而专程来古镇打卡的。

早餐时,我特意观察了一下莫槿的举动,发觉以往爱喝豆浆的她却没有喝,不由得笑着问道:“今早你怎么不喝豆浆了?”

“最近喝得多吧,总觉得有点甜腻了!”莫槿笑了笑。

莫云裳却古怪的瞥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没有再问,等到早餐后牵着莫槿的手上楼时,随后搭了搭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由得心情复杂起来。

回到房中,莫槿在瑜伽垫上开始做起了舒展的瑜伽动作,这已经成为了她惯常的饭后消食运动,不需要太大的动作就可以办到,而且可以提升自己的柔韧性。

“小槿……”我咳了咳,坐在一旁盯着她柔美的曲线,“你最近有感到哪里不舒服吗?”

“怎么了?”莫槿奇怪的转头看了一眼,姿势如同展翅的蝴蝶一般优美,嘴角带着一丝恬淡的笑意,“不就是怀孕了么?我还以为你早知道了,用得着这么旁敲侧击哦?”

“哈?你自己知道了?”我眼神讶异的望着她。

“嗯啊……也是今早发现的啊,所以才出去找你和妈妈嘛!”莫槿保持着自己舒展的姿势,笑着说道,“我觉得自己最近睡懒觉有点多啊,早上就测了一下,还真是两道杠,怎么啦……你不喜欢吗?”

“不是,我是指我的身体……”我皱了皱眉,神情复杂说道,“你也知道,我中的蛊毒没有完全清除,怕会给孩子带去……”

“嘘!”莫槿顿时蹙眉,鼓着腮帮子冲我有些闷闷不乐的嗔道,“别说……我相信你,而且我也喜欢孩子,再说……谁让你从来不戴那个的?你不会不想要吧?”

“那怎么可能?”我顿时笑,“我跟你一样,喜欢孩子!”

“那不就是了?”莫槿顿时笑道,“没事的啦,我还很期待呢,不过可惜的是,你估计在古镇又待不久了。”

“为什么?”我苦笑着问道。

莫槿温暖的小手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眼神温柔:“因为我了解你啊,知道你也是为了保护这个家,所以我从不过问这些事情,只希望你一切安好,有空多陪陪孩子们……”

我心中惭愧,把她抱入怀中,叹息道:“这些年,说起来是我惭愧,陪你们的时间太少了,你们肯定也有怨言吧?”

“怎么会?”莫槿笑了笑,在我怀里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依偎姿势,柔声道,“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莫槿是无怨无悔的……”

不等我接话,莫槿接着说道:“你知道吗?前阵子我们以前学校的一个老师带团到古镇这边游玩,住在我们客栈里,偶然间聊天,她可能也不是有意的,就是旁敲侧击的问了我,大概是知道你的事迹,问我后没后悔……”

“哪个老师啊?怎么问的?”我皱眉,坏笑道,“要是没说好话,看我不整她……”

说话间,我的手顺势而下,掌控着一堆沃雪。

莫槿顿时咬唇,没好气的轻嗔一句:“别闹,人家也是正常的好奇而已,大致意思就觉得我长得又漂亮,家世也好,才华不缺,偏偏跟了你,人家知道你外面还有其他的人,当年的新闻那么大!”

“呵呵,那你怎么回答的?”我笑着,手依旧沉陷于温暖之中。

莫槿微微脸红,说道:“我觉得旁人可能是对我的人生有所误解吧……我从小就没什么太大的野心,生活安稳幸福即好,物质生活早已富足,精神世界也不欠缺呀,要经营客栈,我自己平日里经常举办一些活动,陪孩子做手工、忙慈善,陪着老妈采风旅行,我至少清楚的知道你是爱我的,而且感受得到,只是陪我的时间少点而已…………看吧,人生哪里又能完全圆满呢?对吧?”

莫槿的语气情意款款,我却心下更为惭愧,抱得更紧一些说道:“老婆,你真好,再这样下去,我的眼眶都要湿润了,舍不得走怎么办?”

“你少来!”莫槿没好气的掐了我一把,转过脸白了我一眼,轻嗔道,“我还不知道你,转头到了安安那里也是这样吧?在允丽那里估计还是这样一套……切,花心的男人!”

我讪笑着,对于这个是任何时候都不敢辩驳的,多说一定多错!

难得陪着莫槿安安静静的相处,没有行荒唐的事,只是陪着说说话、开开玩笑,讨论着几个孩子之间的轶事,彼此之间的优缺点,以及对于莫槿腹中未来孩子的期待,她说想再要到一个男孩儿……

时间很快推移到了一年一度的除夕。

今年不禁焰火,古镇到处一片璀璨,大家聚到一起都在忙着年夜饭,保守估计也得有三十几道菜,毕竟我们是个‘大家族’。

而每年的这时候,我都在书房内接听着不同的电话,获取着年终汇聚到我这里的消息,以便判断往后的打算……

约莫到了晚上八点左右。

徐洁敲门走了进来,成熟的身影靠近着说道:“忙完了吧,大家都在等你开席呢!”

我点了点头,转身抱了抱她,笑着打趣道:“姐,你的身材还是那么好,抱起来可真舒服……”

“别闹……孩子们都围着谭叔在玩焰火呢,水水也跟个孩子似得,你没事的话就下去吧,得把他们喊回来了,别人家的年夜饭都早就开席了,谁像你,今晚最忙!”徐洁语气温柔,可是眼神却有些幽怨的瞥了我一眼。

说起来,这么多年我依旧还是最在意她的情绪,只能苦笑着解释道:“这不是事情都集中到了这一天吗?”

“嗯……你说说……”徐洁想听了。

我一边牵着她的手往外走,一边叹道:“今年打来电话的少了几个人,可能是忘记了,但这多少意味着一些信息,还有蓝道那边打电话提到了最近新崛起的一个叫作‘李洛’的年轻人,说也是个精通蛊术的,是该打压还是合作,南方那边……林修跟人合作的金融公司在上市前夕遇到了一些麻烦,可能是个警兆…………”

诸如此类,我慢慢的说给徐洁听。

徐洁一边耐心的听着,忍不住微微蹙眉,轻叹一息:“你要小心啊,‘屠龙少年’的故事永远在重复,只要你不变成那条恶龙,有些人和势力控制不住,就放手吧……虽然看不见天理报应,但宇宙能量总归是守恒的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懂……”

我皱着眉:“姐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继续放任当初的那些人随意所为?”

徐洁点了点头:“嗯……自然的规律和季节的更迭是这样的,人不过也是沧海一粟,拥有再多也未必知足……野心太大就会遭逢反夭……我希望你平安就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