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7 17:13:43

天地初开,生于混沌。

从一方世界,凝聚成星辰,从无数的星辰,连接成浩瀚的星系。

其中亿万年的星河历史,诞生了无以计数的生命。

他们无不争强斗狠,想要登上生灵的巅峰。

但其中只有具有大毅力,大机缘,大造化的存在,才能登峰造极,寻求一丝圣人之位。

而在此方世界,能够寻找到的最初的人文足迹,却是在一颗并不算宏大,甚至放在星河之中,都并不起眼的蔚蓝的星球中。

……

东夷,九黎氏族。

距离领地东去,九黎诸将引军向外,忽见一处通明,山水依傍,宛如隔世之源。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将士们,也不由得被这一处上天之境所吸引。

他们沿路往前走,只见在荷水中央,搭建着一个奇怪的建筑,其以伞尖,六柱支撑,倒是遮阳避雨的佳作。

而在伞尖之下,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端坐其中,手中操弄着一以丝线波动起声的物件。

物件发出的声音悠扬悦耳,使得原本紧张的众人放松了下来,目光不禁引向青年。

这青年样貌相比众将士却显白皙,乍一看更像是外陆之人。

“好曲!汝,报上名来!”一个身着赤黑战铠,眉目威严的男人喝道。

但池中青年不为所动,只是继续拨弄着手中之物。

见状,众人却也不敢轻易上前,只有几人悄悄沿路返回,前往九黎报告。

良久。

在众将之后,终于有一人踏着厚重的铜铠出现,这人发扬蹈厉,威风凛凛,气势当位于在场之最。

但即便如此,在这人面前,青年仍然面不改色,反显一丝轻笑,境界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本侯为九黎族领首,谓兵主,不知汝为何名。”

终于,青年碧眼初开,“吾名不适于此,且称吾人王即可。”

“人王?”兵主听见此名,微微皱眉。

“你能遇我,是一道大机缘,我可告知兵主一丝天机,只需兵主一滴血。”青年竖起一根数字,笑道。

“天机?好,滴血罢了,何妨!”

兵主豪迈地提刀,就往自己手中拉出一道血痕。

只见青年捻指一点,一滴血就从兵主手中飞走,凌空落入青年手中。

此等奇观,顿时惊住众人。

“莫是妖术!”

兵主身后的将士正要上前护卫,就被兵主一手拦住。

“如有汝等神通助战,我军必胜轩辕!”兵主丝毫不忌讳。

却听青年虚声说了几句,兵主若有神思,沉思了好一会,顿然仰天大笑。

“多谢武侯邀战,但吾不会插足两军之战。请诸位回吧。”青年摊手道。

兵主收起大刀,回首示意,领军沿路撤离。

只是在最后一人离开后,这本能通向隔世之境的路却忽然消失。

“当是大能,当是大能矣!”

兵主说罢,俯下傲首,嘴中呢喃,仿佛所思。

……

隔世之境内。

“你特意让我们躲起来,你独自面客,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吗?”一身着青衣的女子赤足渡步而来,身后跟着另一个年纪稍小的女孩。

青年摇了摇头,道:“我猜这一纪元,我遇到的应该是纪子轩辕才对,却没想到居然会是九黎兵主。”

青年蹙步走出,手中悬空而握着武侯兵主的一滴血,眼中似有星辰流转。

“洪荒已至,群雄争锋。”

“天道,纪子,伪纪子……”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番外:洪荒初始

天地初开,生于混沌。

从一方世界,凝聚成星辰,从无数的星辰,连接成浩瀚的星系。

其中亿万年的星河历史,诞生了无以计数的生命。

他们无不争强斗狠,想要登上生灵的巅峰。

但其中只有具有大毅力,大机缘,大造化的存在,才能登峰造极,寻求一丝圣人之位。

而在此方世界,能够寻找到的最初的人文足迹,却是在一颗并不算宏大,甚至放在星河之中,都并不起眼的蔚蓝的星球中。

……

东夷,九黎氏族。

距离领地东去,九黎诸将引军向外,忽见一处通明,山水依傍,宛如隔世之源。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将士们,也不由得被这一处上天之境所吸引。

他们沿路往前走,只见在荷水中央,搭建着一个奇怪的建筑,其以伞尖,六柱支撑,倒是遮阳避雨的佳作。

而在伞尖之下,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端坐其中,手中操弄着一以丝线波动起声的物件。

物件发出的声音悠扬悦耳,使得原本紧张的众人放松了下来,目光不禁引向青年。

这青年样貌相比众将士却显白皙,乍一看更像是外陆之人。

“好曲!汝,报上名来!”一个身着赤黑战铠,眉目威严的男人喝道。

但池中青年不为所动,只是继续拨弄着手中之物。

见状,众人却也不敢轻易上前,只有几人悄悄沿路返回,前往九黎报告。

良久。

在众将之后,终于有一人踏着厚重的铜铠出现,这人发扬蹈厉,威风凛凛,气势当位于在场之最。

但即便如此,在这人面前,青年仍然面不改色,反显一丝轻笑,境界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本侯为九黎族领首,谓兵主,不知汝为何名。”

终于,青年碧眼初开,“吾名不适于此,且称吾人王即可。”

“人王?”兵主听见此名,微微皱眉。

“你能遇我,是一道大机缘,我可告知兵主一丝天机,只需兵主一滴血。”青年竖起一根数字,笑道。

“天机?好,滴血罢了,何妨!”

兵主豪迈地提刀,就往自己手中拉出一道血痕。

只见青年捻指一点,一滴血就从兵主手中飞走,凌空落入青年手中。

此等奇观,顿时惊住众人。

“莫是妖术!”

兵主身后的将士正要上前护卫,就被兵主一手拦住。

“如有汝等神通助战,我军必胜轩辕!”兵主丝毫不忌讳。

却听青年虚声说了几句,兵主若有神思,沉思了好一会,顿然仰天大笑。

“多谢武侯邀战,但吾不会插足两军之战。请诸位回吧。”青年摊手道。

兵主收起大刀,回首示意,领军沿路撤离。

只是在最后一人离开后,这本能通向隔世之境的路却忽然消失。

“当是大能,当是大能矣!”

兵主说罢,俯下傲首,嘴中呢喃,仿佛所思。

……

隔世之境内。

“你特意让我们躲起来,你独自面客,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吗?”一身着青衣的女子赤足渡步而来,身后跟着另一个年纪稍小的女孩。

青年摇了摇头,道:“我猜这一纪元,我遇到的应该是纪子轩辕才对,却没想到居然会是九黎兵主。”

青年蹙步走出,手中悬空而握着武侯兵主的一滴血,眼中似有星辰流转。

“洪荒已至,群雄争锋。”

“天道,纪子,伪纪子……”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