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1 15:55:26

秦炎上前两步,急声道:“静月妹妹,愿赌服输,师命不可违啊……”

李静月用力跺了一下脚,瞪着秦炎沉声道:“秦炎,你闭嘴,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你。”

秦炎一点都没生气,似笑非笑道:“静月,你千万别把话说的那么早,否则以后打脸了我会心疼的。”

李静月气得肺都快炸了,恶狠狠瞪了秦炎一眼,望着秀姑说道:“师父,我从小到大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但婚姻大事我希望自己做主,请师父收回成命。”

当着老头师徒的面被弟子要求收回成命,秀姑老脸挂不住了,瞪着李静月沉声道:“不行,你输了必须嫁给秦炎,这是你的宿命。”

听见这句,李静月是真的有点生气了,浑身上下剧烈颤抖着,用力咬着嘴唇说道:“师父,我死也不会嫁给秦炎。”

“不肖逆徒,你是想让我把脸丢光吗。”秀姑怒气涌起,扬掌向李静月拍去。

老头闪电般挡在李静月前面硬接秀姑一掌,干笑道:“师妹,你一点都没变,脾气还是那么火爆,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我看不如这样,给秦炎这小子三个月时间,如果他追求不到静月,那这门婚事就此作罢,你看怎么样?”

秀姑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不过脸色好看了一些。

秦炎懵逼的看着老头,这时候不帮他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拆他的台?好吧!反正他已经被老头坑过很多次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

李静月深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老头问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老头点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我都一把年纪了还会骗你不成,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李静月就知道老头不会有这么好心,沉着脸冷冷道:“什么要求?”

秦炎也很好奇老头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站在一旁挫着手期待着。

老头瞟了秀姑一眼,将目光定格在李静月身上,笑道:“我知道你是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你得让秦炎去医院里上班。”

李静月绝顶聪明,很快就知道老头打的是什么主意,沉思一会,点点头:“一言为定。”

秀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望着李静月淡淡的说:“你我师徒缘份已尽,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向前掠去。

老头立刻展开身法追去:“师妹,等等我,师兄陪你浪迹天涯。”

秦炎举起大拇指赞道:“老头,你牛逼,这么老的女人都不放过,看来我和你的差距还是很大啊!也许我一辈子都追不上了。”

李静月心情很沉重,可听见秦炎这么说差点没笑出声,盯着他一字一句沉声道:“我说话算话,你明天早上八点到医院来找我报道。”

“好啊!静月妹妹。”秦炎笑的很开心,他现在也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非逼着李静月嫁给他没意思,不如正式追求让她心甘情愿嫁给他。

李静月受不了秦炎火辣的目光,阴沉着脸走出水月观,上了一辆银色的宝马。

秦炎追上前笑道:“静月妹妹,你捎我一段,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这么好的车呢!”

李静月摇下车窗,淡淡的说:“想让我捎你一段也可以,那刚才我和你师父的约定就取消,如果愿意就上车,你想去哪我送你去哪。”

秦炎抓抓后脑勺,似笑非笑道:“呃!静月妹妹,你看能不能换个条件,以我的医术去医院上班绝对是你最好的帮手,谁欺负你我就揍谁。”

听见这句,李静月立刻想起刚才败在秦炎手里的事,脸色顷刻变了,冷哼一声不愿意算了,然后一踩油门向前驶去。

秦炎愣了几秒,回过神大笑道:“有个性,不愧是我秦炎看中的妞,李静月,你是我的,哈哈!”

正在开车的李静月听见笑声,气得半死,咬牙切齿道:“秦炎,想追到我下辈子吧!等你去到医院,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夜色不错,风景不错。

秦炎没着急下山,悠哉乐哉的走在山间小道里。

不知过了多久。

耳边传来一句怒喝:“你们这群王八蛋,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张胜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我们兄弟几个今天一定会让你体会到做女人的乐趣,哈哈!”

秦炎古怪一笑,立刻展开身法向声音发源地掠去。

下一刻,定睛看去,只见三个凶狠的男人围着一个漂亮身材火爆的女人,想必她就是张胜男。

“张胜男,有人说你是明珠警界的一枝花,也有人说你是罪恶的克星,我玩过这么多女人,还从来没有玩过你这样的,今天一定要好好玩玩。”残狼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大笑道。

张胜男捂着被鲜血染红的胸口怒喝:“西北三狼,你们罪薛深重,死在你们手里的少女没有一千也有几百,我身为一个警察,自然要将你们绳之于法,我只恨自己无能,中了你们的圈套……”

“张胜男,死到临头了还敢说这样的狠话,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是好,哈哈!”

残狼向一旁的两个兄弟使了个眼色,三人坏笑着向张胜男逼去。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张胜男眼见事不可为,傻白的俏脸上满是绝望,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偏头就朝旁边的树干上撞去。

“喂喂喂,我看个热闹,你别牵连无辜啊!”

眼看张胜男就要头破血流,她面前的树干,却传来一声疾呼。

接着干枯的树干阴影下,一个人影仿佛出树种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盯着张胜男上下打量了一遍,这才转头对西北三狼:“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人,你们的岁数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听见这话,残狼三人立刻吓了一跳,他们都是学过几年功夫的狠人,要不然也不可能把打败张胜男这个连续几届的散打冠军,他们万万没想到有人隐藏在周围,如果这个人刚才偷袭,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残狼盯着秦炎上下打量一番,冷冷道:“你是谁?我劝你最好不要管闲事。”

“小子,趁我们没有发火之前赶紧滚蛋,否则你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张胜男也将好奇的目光投到秦炎身上,她觉得秦炎不是那种特别帅气的男人,但属于耐看型的,越看越有男人味道。

秦炎掏出一根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抬起手招招,盯着残狼三人冷冷道:“你们这种人渣就不能换个台词么?老子耳朵都听出茧来了。”

这句话无异于当众打残狼三人一个响亮耳光,齐齐怒了,对视一眼,相继怒吼一声向秦炎冲去。

秦炎眼中寒光一闪,缓缓吸了一口烟,右手一弹,烟头犹如划过天空的慧星向冲在最前的残狼射去。

残狼吓了一跳,想避都避不过去,烟头击在胸口,残狼惨叫一声,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最后重重的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其余两头狼又惊又怒,攻势不变加大力度向秦炎攻去。

秦炎反转急行两步,大喝一声,双拳犹如猛虎出笼轰出。

两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喷了一口血也晕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中发生的。

张胜男嘴巴张得大大的,震惊的看着秦炎,三狼在她眼里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但是面前这男人,解决他们,却如同收拾几只鸡崽子。

秦炎没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脸上挂着邪笑走到张胜男面前:“美女警官,需要帮助吗?”

张胜男回过神,俏脸一红,说道:“谢谢你救了我,西北三狼是通辑要犯,请你帮我打电话报警。”

秦炎眼中闪过一丝敬意,这美女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这时候第一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履行自己的职责,真是一个好警察。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张胜男看着秦炎打完电话,刚想再请他叫救护车,话还没说出口,胸口传来剧痛,浑身无力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碰到我算你命好,不然就算治好了伤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秦炎低声自语一句,弯腰抱起张胜男扛在肩上,展开身法向山下掠去。

半小时后,来到明珠一个偏僻的地方,随便找了个旅馆开了间房,当然在开房的时候因为张胜男受了伤遇到点问题,最后用钱解决了。

秦炎将张胜男放在大床上,没有半点犹毅将她的衣服脱了 。

第二章 偶救警花

秦炎上前两步,急声道:“静月妹妹,愿赌服输,师命不可违啊……”

李静月用力跺了一下脚,瞪着秦炎沉声道:“秦炎,你闭嘴,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你。”

秦炎一点都没生气,似笑非笑道:“静月,你千万别把话说的那么早,否则以后打脸了我会心疼的。”

李静月气得肺都快炸了,恶狠狠瞪了秦炎一眼,望着秀姑说道:“师父,我从小到大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但婚姻大事我希望自己做主,请师父收回成命。”

当着老头师徒的面被弟子要求收回成命,秀姑老脸挂不住了,瞪着李静月沉声道:“不行,你输了必须嫁给秦炎,这是你的宿命。”

听见这句,李静月是真的有点生气了,浑身上下剧烈颤抖着,用力咬着嘴唇说道:“师父,我死也不会嫁给秦炎。”

“不肖逆徒,你是想让我把脸丢光吗。”秀姑怒气涌起,扬掌向李静月拍去。

老头闪电般挡在李静月前面硬接秀姑一掌,干笑道:“师妹,你一点都没变,脾气还是那么火爆,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我看不如这样,给秦炎这小子三个月时间,如果他追求不到静月,那这门婚事就此作罢,你看怎么样?”

秀姑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不过脸色好看了一些。

秦炎懵逼的看着老头,这时候不帮他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拆他的台?好吧!反正他已经被老头坑过很多次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

李静月深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老头问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老头点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我都一把年纪了还会骗你不成,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李静月就知道老头不会有这么好心,沉着脸冷冷道:“什么要求?”

秦炎也很好奇老头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站在一旁挫着手期待着。

老头瞟了秀姑一眼,将目光定格在李静月身上,笑道:“我知道你是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你得让秦炎去医院里上班。”

李静月绝顶聪明,很快就知道老头打的是什么主意,沉思一会,点点头:“一言为定。”

秀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望着李静月淡淡的说:“你我师徒缘份已尽,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向前掠去。

老头立刻展开身法追去:“师妹,等等我,师兄陪你浪迹天涯。”

秦炎举起大拇指赞道:“老头,你牛逼,这么老的女人都不放过,看来我和你的差距还是很大啊!也许我一辈子都追不上了。”

李静月心情很沉重,可听见秦炎这么说差点没笑出声,盯着他一字一句沉声道:“我说话算话,你明天早上八点到医院来找我报道。”

“好啊!静月妹妹。”秦炎笑的很开心,他现在也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非逼着李静月嫁给他没意思,不如正式追求让她心甘情愿嫁给他。

李静月受不了秦炎火辣的目光,阴沉着脸走出水月观,上了一辆银色的宝马。

秦炎追上前笑道:“静月妹妹,你捎我一段,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这么好的车呢!”

李静月摇下车窗,淡淡的说:“想让我捎你一段也可以,那刚才我和你师父的约定就取消,如果愿意就上车,你想去哪我送你去哪。”

秦炎抓抓后脑勺,似笑非笑道:“呃!静月妹妹,你看能不能换个条件,以我的医术去医院上班绝对是你最好的帮手,谁欺负你我就揍谁。”

听见这句,李静月立刻想起刚才败在秦炎手里的事,脸色顷刻变了,冷哼一声不愿意算了,然后一踩油门向前驶去。

秦炎愣了几秒,回过神大笑道:“有个性,不愧是我秦炎看中的妞,李静月,你是我的,哈哈!”

正在开车的李静月听见笑声,气得半死,咬牙切齿道:“秦炎,想追到我下辈子吧!等你去到医院,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夜色不错,风景不错。

秦炎没着急下山,悠哉乐哉的走在山间小道里。

不知过了多久。

耳边传来一句怒喝:“你们这群王八蛋,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张胜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我们兄弟几个今天一定会让你体会到做女人的乐趣,哈哈!”

秦炎古怪一笑,立刻展开身法向声音发源地掠去。

下一刻,定睛看去,只见三个凶狠的男人围着一个漂亮身材火爆的女人,想必她就是张胜男。

“张胜男,有人说你是明珠警界的一枝花,也有人说你是罪恶的克星,我玩过这么多女人,还从来没有玩过你这样的,今天一定要好好玩玩。”残狼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大笑道。

张胜男捂着被鲜血染红的胸口怒喝:“西北三狼,你们罪薛深重,死在你们手里的少女没有一千也有几百,我身为一个警察,自然要将你们绳之于法,我只恨自己无能,中了你们的圈套……”

“张胜男,死到临头了还敢说这样的狠话,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是好,哈哈!”

残狼向一旁的两个兄弟使了个眼色,三人坏笑着向张胜男逼去。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张胜男眼见事不可为,傻白的俏脸上满是绝望,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偏头就朝旁边的树干上撞去。

“喂喂喂,我看个热闹,你别牵连无辜啊!”

眼看张胜男就要头破血流,她面前的树干,却传来一声疾呼。

接着干枯的树干阴影下,一个人影仿佛出树种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盯着张胜男上下打量了一遍,这才转头对西北三狼:“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人,你们的岁数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听见这话,残狼三人立刻吓了一跳,他们都是学过几年功夫的狠人,要不然也不可能把打败张胜男这个连续几届的散打冠军,他们万万没想到有人隐藏在周围,如果这个人刚才偷袭,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残狼盯着秦炎上下打量一番,冷冷道:“你是谁?我劝你最好不要管闲事。”

“小子,趁我们没有发火之前赶紧滚蛋,否则你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张胜男也将好奇的目光投到秦炎身上,她觉得秦炎不是那种特别帅气的男人,但属于耐看型的,越看越有男人味道。

秦炎掏出一根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抬起手招招,盯着残狼三人冷冷道:“你们这种人渣就不能换个台词么?老子耳朵都听出茧来了。”

这句话无异于当众打残狼三人一个响亮耳光,齐齐怒了,对视一眼,相继怒吼一声向秦炎冲去。

秦炎眼中寒光一闪,缓缓吸了一口烟,右手一弹,烟头犹如划过天空的慧星向冲在最前的残狼射去。

残狼吓了一跳,想避都避不过去,烟头击在胸口,残狼惨叫一声,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最后重重的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其余两头狼又惊又怒,攻势不变加大力度向秦炎攻去。

秦炎反转急行两步,大喝一声,双拳犹如猛虎出笼轰出。

两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喷了一口血也晕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中发生的。

张胜男嘴巴张得大大的,震惊的看着秦炎,三狼在她眼里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但是面前这男人,解决他们,却如同收拾几只鸡崽子。

秦炎没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脸上挂着邪笑走到张胜男面前:“美女警官,需要帮助吗?”

张胜男回过神,俏脸一红,说道:“谢谢你救了我,西北三狼是通辑要犯,请你帮我打电话报警。”

秦炎眼中闪过一丝敬意,这美女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这时候第一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履行自己的职责,真是一个好警察。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张胜男看着秦炎打完电话,刚想再请他叫救护车,话还没说出口,胸口传来剧痛,浑身无力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碰到我算你命好,不然就算治好了伤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秦炎低声自语一句,弯腰抱起张胜男扛在肩上,展开身法向山下掠去。

半小时后,来到明珠一个偏僻的地方,随便找了个旅馆开了间房,当然在开房的时候因为张胜男受了伤遇到点问题,最后用钱解决了。

秦炎将张胜男放在大床上,没有半点犹毅将她的衣服脱了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