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9 10:37:11

盯着看了好一会,秦炎才收回目光继续向下。

张胜男的腿部也受了伤,正在往外流血。

秦炎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当映着米老鼠图案的小内内映入眼帘,他‘卟喝’一声没忍住笑出声来,实在没想到上面那么性感,下面那么可爱。

好吧!秦炎承认自己看不透张胜男这个女警花,他没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强行压住身体的躁动,开始取出银针替张胜男治伤。

没过一会,张胜男的樱桃小口里发出无意识的诱惑呻吟。

秦炎脸色一变再变,真是要命,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邪火又开始燃烧起来,这年头做坏男人容易,做好男人真是太难了。

一小时后。

秦炎收回银针,洗了一个冷水澡去除邪火,望着熟睡的张胜男,他叹了一口气:好人做到底,就在这里守候她一夜吧!

第二天,温暖的太阳光透过窗户缝隙射了进来。

张胜男缓缓的睁开双眼,第一感觉就是浑身洋溢着说不出的舒服,当看见衣裤全都脱了,张胜男忍不住惊叫一声。

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秦炎惊醒过来,起身望着张胜男笑道:“你大清早的大呼小叫干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张胜男死死的盯着秦炎一字一句沉声问道:“我的衣裤是被你脱了吗?”

秦炎点点头,回道:“没错!我不脱掉你的衣裤如何替你治伤?”

张胜男刚才一心担心自己的清白被毁,没想身上的伤被治好是怎么回事,现在秦炎一提,张胜男吃了一惊。

作为一个常年跟死神打交道的女警察,她当然知道自己昨晚受了多重的伤,可仅仅隔了一夜,秦炎就治好了她受的重伤,这可能吗?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这一刻她心里茅盾极了。

张胜男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问道:“真是你治好了我的伤?”

秦炎走上前,望着张胜男似笑非笑道:“请问,这里只有我们俩个,不是我治好了你的伤,那是谁治好了你的伤?”

张胜男脸色一变再变,轻哼一声,望着秦炎说道:“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裤。”

秦炎咂咂舌,古怪笑着转了过去,用得着这样吗?昨晚该看的全都看了,不该看的也都看了。

张胜男利索穿上衣裤,走到秦炎面前,淡淡的说:“我肚子饿了,身上的钱包掉了,请我去吃早餐。”

说完,朝前走去。

我靠!有个性!

秦炎在心里赞了一声,跟在张胜男的身后向前走去,救了她一句谢谢都没有,开口就是以命令的口气要求请她吃早餐,这样的女人不是一般的男人能降服的。

走到服务台,老板看着秦炎、张胜男的目光都怪怪的,昨晚张胜男受了伤,今天却活蹦乱跳的,他严重怀疑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

张胜男也不挑食,就在路边的早点摊找了个位子坐下来,要了一碗香喷喷的面条。

秦炎也要了一碗,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吃完早点,付了账。

秦炎耸耸肩,望着张胜男笑问:“张警花,我待会还有事,不能再陪你了,我先走了。”

张胜男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叫住秦炎:“等等!你吃干净抹抹嘴就想不认账吗?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此话一出,四周的食客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秦炎小声议论。

“草!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负心汉,我们男人的声誉就是被这些人给败坏了。”

“没错!我现在跟女朋友说点什么,她就会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根本就靠不住。”

秦炎瞟了一眼说这话的哥们,额头顿时冒出一股黑线,这哥们天生一副‘坏人’面孔,难怪她女朋友不肯相信他,这也把责任推在他的身上,秦炎觉得自己真是够冤的。

“张警花,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吃干净抹抹嘴不认账了?”秦炎很是郁闷的说,昨晚他什么都没做,最多就是看了几眼。

张胜男俏脸微微一红,冷哼道:“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有数,你过来坐下我有话要说。”

秦炎一阵无语,走上前坐下,救人还救出一堆麻烦,运气真够背的。

张胜男盯着秦炎一字一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炎。”

“今年几岁?”

“23。”秦炎撇撇嘴,玩味道:“张警花,你是在审讯犯人呢?还是看上了我想要打听我的情况,如果是后者我很乐意配合,哈哈!”

张胜男恶狠狠瞪了秦炎一眼,真想教训他一顿,但想起秦炎恐怖的身手又忍住了,继续问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工作?”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告诉你也无妨,我现在就要去人民医院找院长报道。”

张胜男眼里闪过一道异光,想了想,摆摆手,说道:“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靠!真把我当成犯人了。

秦炎在心里吐槽一声,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转身望着张胜男大笑道:“美女警花,善意提醒,你的身材非常好,该大的地方大,该丰满的地方丰满,就是皮肤有点粗糙,你要注意保养哦!”

四周的食客听见这句全都没忍住笑了起来。

张胜男气得肺都快炸了,冷冷扫了所有人一眼,瞪着秦炎的背影咬牙切齿道:“秦炎,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小时后。

秦炎来到人民医院,举目打量四周,环境挺不错的,在这个地方上班也不错嘛!如果医院里美女很多那就更好了。

走进医务大楼,迎面走来一个漂亮可爱的护士。

秦炎嘴角一挑,走上前去,笑问:“美女,请问院长办公室怎么走?”

苏小曼被秦炎大胆的目光看得不自在,红着脸小声道:“五楼走廊最尽头的就是院长办公室。”

秦炎点点头,笑道:“我叫秦炎,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请美女多多指教。”

“啊!”苏小曼惊叫一声,生怕秦炎误会,赶紧解释:“秦先生,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没事,还不知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苏小曼。”

“好名字,呵呵!”

“秦先生,我还有事先去忙了。”苏小曼低着头快步走了。

好一个可爱的小护士!

秦炎在心中赞了一声,走进电梯。

殊不知刚才他和苏小曼聊天的事情被一个叫龙浩的男医生看在眼中,满脸不爽。

秦炎来到五楼,走到走廊的尽头,站在门口抬手敲门。

没过几秒,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秦炎推开门走了进去。

李静月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瞪着秦炎沉声道:“你有没有时间观念?我让你八点来报道,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秦炎一点都没生气,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大步走上前坐下,在他看来李静月就是自己未来的老婆,生老婆的气是很愚蠢的事。

李静月又被秦炎的态度给气到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盯着秦炎怒喝:“秦炎,请注意你的身份,我没让你坐,你站起来。”

秦炎掏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笑道:“我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不和你客气,你见过老公和老婆客气的吗?”

李静月再一次被秦炎的厚脸皮打败,心头好像有一千头草泥马奔过,深深吸了一口气,盯着秦炎一字一句沉声道:“我最后再提醒你一遍,我不是你老婆,我和你师父的约定你也知道,如果你三个月内追不到我,那婚约作废。”

秦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望着李静月说道:“你不用提醒我,不出三个月你就会乖乖的和我结婚。”

李静月强忍着要吐血的冲动,冷哼:“你做梦,就算全天下的男人消失了我也不会嫁给你。”

“静月妹妹,话不要说的太满哦!不然以后打的可是自己的脸。”

“闭嘴,不要叫我静月妹妹。”

“好吧!静月妹妹。”

李静月发现和秦炎打嘴仗就从来没有赢过,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你现在去中医科找科长报道,他会给你安排工作,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在外面乱说我们的事,那我会立刻开除你,这是你自找的。”

“放心,我不是大嘴巴的人,这是我们公婆之间的私事,我怎么可能跟外人说呢?”秦炎咂咂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秦炎,你立刻出去,你不好好工作我也会开除你。”李静月指着门口大喝。

“静月妹妹,别做白日梦了,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哈哈!”秦炎一边笑一边转身走。

李静月从来没这样恨过一个男人,她现在一心只想好好收拾秦炎,就在秦炎走到门口之际,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计上心头。

“秦炎,你等等。”

秦炎立刻转头,望着李静月笑呵呵的说:“静月妹妹,怎么了?你是突然舍不得我走吗?你早说啊!我可以在这里陪你的。”

李静月在心里冷哼一声,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向秦炎走去。

“秦炎,我送你去报道。”

“啊!用不着这样吧!我可以自己去的。”

“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去呢?毕竟你是我亲自招进医院的,我得好好照顾你嘛!”

事出反常必有妖!

秦炎心里警惕起来,他可不相信李静月突然变好心了。

第三章 第一天报道

盯着看了好一会,秦炎才收回目光继续向下。

张胜男的腿部也受了伤,正在往外流血。

秦炎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当映着米老鼠图案的小内内映入眼帘,他‘卟喝’一声没忍住笑出声来,实在没想到上面那么性感,下面那么可爱。

好吧!秦炎承认自己看不透张胜男这个女警花,他没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强行压住身体的躁动,开始取出银针替张胜男治伤。

没过一会,张胜男的樱桃小口里发出无意识的诱惑呻吟。

秦炎脸色一变再变,真是要命,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邪火又开始燃烧起来,这年头做坏男人容易,做好男人真是太难了。

一小时后。

秦炎收回银针,洗了一个冷水澡去除邪火,望着熟睡的张胜男,他叹了一口气:好人做到底,就在这里守候她一夜吧!

第二天,温暖的太阳光透过窗户缝隙射了进来。

张胜男缓缓的睁开双眼,第一感觉就是浑身洋溢着说不出的舒服,当看见衣裤全都脱了,张胜男忍不住惊叫一声。

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秦炎惊醒过来,起身望着张胜男笑道:“你大清早的大呼小叫干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张胜男死死的盯着秦炎一字一句沉声问道:“我的衣裤是被你脱了吗?”

秦炎点点头,回道:“没错!我不脱掉你的衣裤如何替你治伤?”

张胜男刚才一心担心自己的清白被毁,没想身上的伤被治好是怎么回事,现在秦炎一提,张胜男吃了一惊。

作为一个常年跟死神打交道的女警察,她当然知道自己昨晚受了多重的伤,可仅仅隔了一夜,秦炎就治好了她受的重伤,这可能吗?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这一刻她心里茅盾极了。

张胜男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问道:“真是你治好了我的伤?”

秦炎走上前,望着张胜男似笑非笑道:“请问,这里只有我们俩个,不是我治好了你的伤,那是谁治好了你的伤?”

张胜男脸色一变再变,轻哼一声,望着秦炎说道:“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裤。”

秦炎咂咂舌,古怪笑着转了过去,用得着这样吗?昨晚该看的全都看了,不该看的也都看了。

张胜男利索穿上衣裤,走到秦炎面前,淡淡的说:“我肚子饿了,身上的钱包掉了,请我去吃早餐。”

说完,朝前走去。

我靠!有个性!

秦炎在心里赞了一声,跟在张胜男的身后向前走去,救了她一句谢谢都没有,开口就是以命令的口气要求请她吃早餐,这样的女人不是一般的男人能降服的。

走到服务台,老板看着秦炎、张胜男的目光都怪怪的,昨晚张胜男受了伤,今天却活蹦乱跳的,他严重怀疑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

张胜男也不挑食,就在路边的早点摊找了个位子坐下来,要了一碗香喷喷的面条。

秦炎也要了一碗,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吃完早点,付了账。

秦炎耸耸肩,望着张胜男笑问:“张警花,我待会还有事,不能再陪你了,我先走了。”

张胜男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叫住秦炎:“等等!你吃干净抹抹嘴就想不认账吗?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此话一出,四周的食客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秦炎小声议论。

“草!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负心汉,我们男人的声誉就是被这些人给败坏了。”

“没错!我现在跟女朋友说点什么,她就会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根本就靠不住。”

秦炎瞟了一眼说这话的哥们,额头顿时冒出一股黑线,这哥们天生一副‘坏人’面孔,难怪她女朋友不肯相信他,这也把责任推在他的身上,秦炎觉得自己真是够冤的。

“张警花,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吃干净抹抹嘴不认账了?”秦炎很是郁闷的说,昨晚他什么都没做,最多就是看了几眼。

张胜男俏脸微微一红,冷哼道:“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有数,你过来坐下我有话要说。”

秦炎一阵无语,走上前坐下,救人还救出一堆麻烦,运气真够背的。

张胜男盯着秦炎一字一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炎。”

“今年几岁?”

“23。”秦炎撇撇嘴,玩味道:“张警花,你是在审讯犯人呢?还是看上了我想要打听我的情况,如果是后者我很乐意配合,哈哈!”

张胜男恶狠狠瞪了秦炎一眼,真想教训他一顿,但想起秦炎恐怖的身手又忍住了,继续问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工作?”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告诉你也无妨,我现在就要去人民医院找院长报道。”

张胜男眼里闪过一道异光,想了想,摆摆手,说道:“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靠!真把我当成犯人了。

秦炎在心里吐槽一声,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转身望着张胜男大笑道:“美女警花,善意提醒,你的身材非常好,该大的地方大,该丰满的地方丰满,就是皮肤有点粗糙,你要注意保养哦!”

四周的食客听见这句全都没忍住笑了起来。

张胜男气得肺都快炸了,冷冷扫了所有人一眼,瞪着秦炎的背影咬牙切齿道:“秦炎,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小时后。

秦炎来到人民医院,举目打量四周,环境挺不错的,在这个地方上班也不错嘛!如果医院里美女很多那就更好了。

走进医务大楼,迎面走来一个漂亮可爱的护士。

秦炎嘴角一挑,走上前去,笑问:“美女,请问院长办公室怎么走?”

苏小曼被秦炎大胆的目光看得不自在,红着脸小声道:“五楼走廊最尽头的就是院长办公室。”

秦炎点点头,笑道:“我叫秦炎,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请美女多多指教。”

“啊!”苏小曼惊叫一声,生怕秦炎误会,赶紧解释:“秦先生,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没事,还不知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苏小曼。”

“好名字,呵呵!”

“秦先生,我还有事先去忙了。”苏小曼低着头快步走了。

好一个可爱的小护士!

秦炎在心中赞了一声,走进电梯。

殊不知刚才他和苏小曼聊天的事情被一个叫龙浩的男医生看在眼中,满脸不爽。

秦炎来到五楼,走到走廊的尽头,站在门口抬手敲门。

没过几秒,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秦炎推开门走了进去。

李静月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瞪着秦炎沉声道:“你有没有时间观念?我让你八点来报道,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秦炎一点都没生气,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大步走上前坐下,在他看来李静月就是自己未来的老婆,生老婆的气是很愚蠢的事。

李静月又被秦炎的态度给气到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盯着秦炎怒喝:“秦炎,请注意你的身份,我没让你坐,你站起来。”

秦炎掏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笑道:“我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不和你客气,你见过老公和老婆客气的吗?”

李静月再一次被秦炎的厚脸皮打败,心头好像有一千头草泥马奔过,深深吸了一口气,盯着秦炎一字一句沉声道:“我最后再提醒你一遍,我不是你老婆,我和你师父的约定你也知道,如果你三个月内追不到我,那婚约作废。”

秦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望着李静月说道:“你不用提醒我,不出三个月你就会乖乖的和我结婚。”

李静月强忍着要吐血的冲动,冷哼:“你做梦,就算全天下的男人消失了我也不会嫁给你。”

“静月妹妹,话不要说的太满哦!不然以后打的可是自己的脸。”

“闭嘴,不要叫我静月妹妹。”

“好吧!静月妹妹。”

李静月发现和秦炎打嘴仗就从来没有赢过,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你现在去中医科找科长报道,他会给你安排工作,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在外面乱说我们的事,那我会立刻开除你,这是你自找的。”

“放心,我不是大嘴巴的人,这是我们公婆之间的私事,我怎么可能跟外人说呢?”秦炎咂咂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秦炎,你立刻出去,你不好好工作我也会开除你。”李静月指着门口大喝。

“静月妹妹,别做白日梦了,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哈哈!”秦炎一边笑一边转身走。

李静月从来没这样恨过一个男人,她现在一心只想好好收拾秦炎,就在秦炎走到门口之际,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计上心头。

“秦炎,你等等。”

秦炎立刻转头,望着李静月笑呵呵的说:“静月妹妹,怎么了?你是突然舍不得我走吗?你早说啊!我可以在这里陪你的。”

李静月在心里冷哼一声,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向秦炎走去。

“秦炎,我送你去报道。”

“啊!用不着这样吧!我可以自己去的。”

“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去呢?毕竟你是我亲自招进医院的,我得好好照顾你嘛!”

事出反常必有妖!

秦炎心里警惕起来,他可不相信李静月突然变好心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