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2 15:44:55

秦炎眼中精光一闪,淡淡的说:“你的诚意我看见了,但还不够,你说你没病装病赖在医院里泡妞,给蔡婉婷医生带来了多少困扰,作为同事,我必须给她讨还一个公道。”

许成林在心里骂了一句,但表面上绝对不敢表露出来,继续赔着笑脸道:“秦医生,你说的对,你说的对,我这就让人把蔡医生找来,当着你的面向她赔礼道歉。”

秦炎点点头。

许成林小跑出去,随便抓住一个医生就让他立刻去把蔡婉婷请过来,如果完不成任务后果自负。

医生知道许成林的身份,哪敢说什么,立刻向中医科室跑去,丝毫不顾及形象。

许成林走回病房,笑道:“秦神医,我已经让人去请蔡医生了,相信一会就来。”

“我看见了,许少真是好大的威风啊!看来在这间医院里就没人不怕你……”

如果是以前许成林听见这种话,他一定会很高兴,但现在他觉得非常的刺耳,秦炎这分明就是故意羞辱他,许成林心里再恨也只能当龟孙子。

“秦神医玩笑了,在你的面前我哪敢威风啊!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呵呵!”

秦炎笑笑,不置可否。

十几分钟后。

蔡婉婷走进病房,原本她不想来的,但耐不住那个医生的苦苦哀求,她最后还是来了。

看见许成林像个奴才一样站在秦炎旁边,蔡婉婷瞬间就懵逼了,她不知道秦炎是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内把许成林制得这般服服贴贴?

许成林现在一心只想让秦炎给自己治病,他可不想让秦炎再误会什么,小跑到蔡婉婷面前,弯腰赔礼:“蔡医生,这些日子因为我的胡闹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和麻烦,我在这里发自内心的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

“啊!”蔡婉婷忍不住惊叫一声,做梦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特别嚣张霸道的许成林会自己道歉,这是在做梦吗?

秦炎静静的看着蔡婉婷,觉得她现在的小模样特别可爱,一米七几的身高,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难怪能让许成林装病在医院里赖着不走。

“蔡医生,在秦神医的开导下,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请你原谅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纠缠你了。”许成林将姿势放得更低,在女神面前如此丢脸,他心里不断在滴血。

蔡婉婷回过神,神色复杂的瞟了秦炎一眼,望着许成林说道:“我原谅你了,希望你真能说到做到。”

许成林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笑道:“蔡医生,请放心,我日后再也不会纠缠你了。”

秦炎站起来走上前:“蔡医生,你放心,如果他再敢纠缠你,我替你收拾他。”

许成林脸色微微一变,站在一旁赔着笑脸做各种保证。

蔡婉婷对秦炎的第一印象本来就不错,现在又得到秦炎这样的保证,她更是觉得秦炎不错,心里好奇的是秦炎凭什么能把许成林收拾的服服贴贴。

许成林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望着秦炎笑道:“秦神医,你看蔡医生已经原谅我了,你是不是可以给我治病了。”

听见这句,蔡婉婷吃了一惊,一双明亮的眼睛滴溜溜的盯着秦炎,许成林不是装病吗?为什么现在会请秦炎替他治病?

秦炎瞟了蔡婉婷一眼,将目光定格在许成林身上:“你现在从五楼跑到一楼,再从一楼跑到五楼,反反复复跑个五十遍排排毒再进行下一步治疗。”

“啊!”许成林一脸懵逼的惊叫,如此跑个五十遍还不累死啊!他觉得秦炎是存心整自己,赔着笑脸道:“秦神医,你看还有别的排毒方式吗?”

秦炎眉头一挑,淡淡的说:“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就另请高明。”

许成林恨得不行,但哪里敢表现出来,为了自己的安危他只能在秦炎面前低头:“愿意,我愿意,我现在就按照秦神医说的去做。”

秦炎看见许成林小跑出去,望着蔡婉婷笑道:“蔡医生,我们出去看好戏。”

蔡婉婷笑着点点头,和秦炎并肩走了出去。

过了十几分钟,许成林满头大汗跑上了五楼,笑着和秦炎打了一个招呼,没敢休息又跑了下去。

看见许成林这样,蔡婉婷认为罪有应得,忍不住笑出声。

秦炎眼前不禁一亮,笑道:“蔡医生,你笑起来真好看,难怪许大少为你甘愿装病在医院里赖着不走。”

蔡婉婷俏脸飞快红了,白了秦炎一眼:“秦医生,照你的意思,许少在医院里装病赖着不走那还是我的错喽?”

“不是,我是夸你有魅力。”

蔡婉婷笑了几声,望着秦炎问道:“秦医生,许成林真的患了怪病?你让他爬楼梯是真的为他治病?”

秦炎耸耸肩,反问:“蔡医生,你觉得呢?”

蔡婉婷被秦炎问住了,认真想想也不能确定是真是假,识趣的没有再问。

“秦医生,不管如何我都要感谢你替我解决了这个大麻烦,我想提醒你几句,许成林是一个阴险的小人,你这样对他,他事后一定会报复你的。”

秦炎点点头,淡淡的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如果他非要找死那我也没有办法。”

蔡婉婷感受到秦炎的霸气,娇躯不禁一颤,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秦炎,现在她或许能明白秦炎为什么能把许成林收拾的服服贴贴了。

看见许成林气喘吁吁的跑上来,秦炎走上前说道:“跑完五十圈去找我,我接着给你治。”

“好,秦医生,你去忙。”

许成林累得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平时出去都是坐车,走几步都嫌累,可现在爬了这么久的楼梯,如果传出去非得被人笑死不可。

“别玩什么花招,这里有监控,如果让我知道你少跑一圈,那你做的一切都没用了。”

“不敢,不敢。”许成林说这话的时候郁闷的想吐血。

秦炎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蔡医生,请你赏光陪我去看第二场好戏。”

“好。”

秦炎和蔡婉婷走进电梯,来到一楼,快步向门口走去。

一路走来,四周的人都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秦炎和蔡婉婷,在人民医院里,蔡婉婷的人气只比李静月弱一点点。

从某个方面来看,追求蔡婉婷的男人比李静月还要多,或许在这些男人心中追求蔡婉婷容易得多,而且还比较实际。

秦炎刚进医院就和李静月的关系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又和蔡婉婷暧昧的在一起,这貌似是一脚踏两船的节奏啊!

听着周围的议论,秦炎嘴角一挑,半开玩笑道:“完了,我真成为男人的公敌了,以后在医院里寸步难行了,我真是好怕啊!”

蔡婉婷白了秦炎一眼,笑道:“活该,谁叫你那么高调。”

“我高调吗?我怎么不觉得,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不遭人妒是庸才啊,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蔡婉婷被逗笑了,让四周的那些男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顿时,一道道又恨又羡的目光投到了秦炎的身上。

几分钟后。

秦炎和蔡婉婷来到门口。

伤势做了简单处理的姜白站在那里拿着一份万字检讨大声的朗诵:“中医科新来的秦炎医生医术非常高超,我因为嫉妒所以暗中陷害他,在这里我向他真挚的道歉……”

见到这一幕,蔡婉婷再次懵逼,她认出站在姜白两侧的壮汉是许成林的保镖,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深深吸了一口气,蔡婉婷望着秦炎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秦炎就没打算隐瞒,当下一五一十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蔡婉婷。

过了两分钟,蔡婉婷才消化完所有的事,神色复杂的问道:“秦医生,你相信姜科长是因为嫉恨你才陷害你借许成林的手对付你?”

秦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淡淡的说:“我自然不会相信,没关系,这个躲藏在暗中的人很快就会跳出来,他想玩我就陪他玩玩呗!只要他玩得起,呵呵!”

“秦医生,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件事和你与李院长的暧昧诽闻脱不了关系,幸好你的医术真的高超,否则你真会被许成林收拾的很惨。”

“蔡医生,多谢提醒,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蔡婉婷脸色一红,她在想这么关心秦炎,会不会让他误会?想要解释又忍住了,望着秦炎问道:“秦医生,你和李静月院长是什么关系?”

秦炎掏出一根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玩味道:“我说我是李静月的老公,你信吗?”

蔡婉婷白了秦炎一眼,没好气道:“不说就不说,你有必要撒这种谎来骗我吗?”

秦炎吐出一个烟圈,似笑非笑道:“唉!世道真是变了,为什么说真话就没人相信呢?”

蔡婉婷再次白了秦炎一眼,李静月是谁?不说医院里追求者无数,就是在整个明珠都很有名气,很多名门望族的大少都在追求她,就算秦炎的医术再历害也不可能是李静月的老公啊!

李静月知道姜白的事,处理完手头的要紧工作就赶了过来,恰巧看见秦炎和蔡婉婷有说有笑的,心里别提多生气了。

“色狼,刚进医院第一天就泡护士和女医生,我一定要把你赶出医院,绝对不能让一颗老鼠屎搅坏了一锅汤。”

大骂一声,李静月快步走到秦炎面前,沉声道:“秦炎,赶快让姜白停止这可笑的朗诵,你知道这样做会给医院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吗?”

秦炎耸耸肩,玩味道:“李院长,你找错人了,不是我让姜科长这么做的。”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以院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让姜白停止这可笑的朗诵。”李静月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她是想看秦炎出丑,并不是想看秦炎让人出丑。

第六章 一脚踏两船

秦炎眼中精光一闪,淡淡的说:“你的诚意我看见了,但还不够,你说你没病装病赖在医院里泡妞,给蔡婉婷医生带来了多少困扰,作为同事,我必须给她讨还一个公道。”

许成林在心里骂了一句,但表面上绝对不敢表露出来,继续赔着笑脸道:“秦医生,你说的对,你说的对,我这就让人把蔡医生找来,当着你的面向她赔礼道歉。”

秦炎点点头。

许成林小跑出去,随便抓住一个医生就让他立刻去把蔡婉婷请过来,如果完不成任务后果自负。

医生知道许成林的身份,哪敢说什么,立刻向中医科室跑去,丝毫不顾及形象。

许成林走回病房,笑道:“秦神医,我已经让人去请蔡医生了,相信一会就来。”

“我看见了,许少真是好大的威风啊!看来在这间医院里就没人不怕你……”

如果是以前许成林听见这种话,他一定会很高兴,但现在他觉得非常的刺耳,秦炎这分明就是故意羞辱他,许成林心里再恨也只能当龟孙子。

“秦神医玩笑了,在你的面前我哪敢威风啊!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呵呵!”

秦炎笑笑,不置可否。

十几分钟后。

蔡婉婷走进病房,原本她不想来的,但耐不住那个医生的苦苦哀求,她最后还是来了。

看见许成林像个奴才一样站在秦炎旁边,蔡婉婷瞬间就懵逼了,她不知道秦炎是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内把许成林制得这般服服贴贴?

许成林现在一心只想让秦炎给自己治病,他可不想让秦炎再误会什么,小跑到蔡婉婷面前,弯腰赔礼:“蔡医生,这些日子因为我的胡闹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和麻烦,我在这里发自内心的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

“啊!”蔡婉婷忍不住惊叫一声,做梦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特别嚣张霸道的许成林会自己道歉,这是在做梦吗?

秦炎静静的看着蔡婉婷,觉得她现在的小模样特别可爱,一米七几的身高,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难怪能让许成林装病在医院里赖着不走。

“蔡医生,在秦神医的开导下,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请你原谅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纠缠你了。”许成林将姿势放得更低,在女神面前如此丢脸,他心里不断在滴血。

蔡婉婷回过神,神色复杂的瞟了秦炎一眼,望着许成林说道:“我原谅你了,希望你真能说到做到。”

许成林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笑道:“蔡医生,请放心,我日后再也不会纠缠你了。”

秦炎站起来走上前:“蔡医生,你放心,如果他再敢纠缠你,我替你收拾他。”

许成林脸色微微一变,站在一旁赔着笑脸做各种保证。

蔡婉婷对秦炎的第一印象本来就不错,现在又得到秦炎这样的保证,她更是觉得秦炎不错,心里好奇的是秦炎凭什么能把许成林收拾的服服贴贴。

许成林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望着秦炎笑道:“秦神医,你看蔡医生已经原谅我了,你是不是可以给我治病了。”

听见这句,蔡婉婷吃了一惊,一双明亮的眼睛滴溜溜的盯着秦炎,许成林不是装病吗?为什么现在会请秦炎替他治病?

秦炎瞟了蔡婉婷一眼,将目光定格在许成林身上:“你现在从五楼跑到一楼,再从一楼跑到五楼,反反复复跑个五十遍排排毒再进行下一步治疗。”

“啊!”许成林一脸懵逼的惊叫,如此跑个五十遍还不累死啊!他觉得秦炎是存心整自己,赔着笑脸道:“秦神医,你看还有别的排毒方式吗?”

秦炎眉头一挑,淡淡的说:“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就另请高明。”

许成林恨得不行,但哪里敢表现出来,为了自己的安危他只能在秦炎面前低头:“愿意,我愿意,我现在就按照秦神医说的去做。”

秦炎看见许成林小跑出去,望着蔡婉婷笑道:“蔡医生,我们出去看好戏。”

蔡婉婷笑着点点头,和秦炎并肩走了出去。

过了十几分钟,许成林满头大汗跑上了五楼,笑着和秦炎打了一个招呼,没敢休息又跑了下去。

看见许成林这样,蔡婉婷认为罪有应得,忍不住笑出声。

秦炎眼前不禁一亮,笑道:“蔡医生,你笑起来真好看,难怪许大少为你甘愿装病在医院里赖着不走。”

蔡婉婷俏脸飞快红了,白了秦炎一眼:“秦医生,照你的意思,许少在医院里装病赖着不走那还是我的错喽?”

“不是,我是夸你有魅力。”

蔡婉婷笑了几声,望着秦炎问道:“秦医生,许成林真的患了怪病?你让他爬楼梯是真的为他治病?”

秦炎耸耸肩,反问:“蔡医生,你觉得呢?”

蔡婉婷被秦炎问住了,认真想想也不能确定是真是假,识趣的没有再问。

“秦医生,不管如何我都要感谢你替我解决了这个大麻烦,我想提醒你几句,许成林是一个阴险的小人,你这样对他,他事后一定会报复你的。”

秦炎点点头,淡淡的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如果他非要找死那我也没有办法。”

蔡婉婷感受到秦炎的霸气,娇躯不禁一颤,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秦炎,现在她或许能明白秦炎为什么能把许成林收拾的服服贴贴了。

看见许成林气喘吁吁的跑上来,秦炎走上前说道:“跑完五十圈去找我,我接着给你治。”

“好,秦医生,你去忙。”

许成林累得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平时出去都是坐车,走几步都嫌累,可现在爬了这么久的楼梯,如果传出去非得被人笑死不可。

“别玩什么花招,这里有监控,如果让我知道你少跑一圈,那你做的一切都没用了。”

“不敢,不敢。”许成林说这话的时候郁闷的想吐血。

秦炎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蔡医生,请你赏光陪我去看第二场好戏。”

“好。”

秦炎和蔡婉婷走进电梯,来到一楼,快步向门口走去。

一路走来,四周的人都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秦炎和蔡婉婷,在人民医院里,蔡婉婷的人气只比李静月弱一点点。

从某个方面来看,追求蔡婉婷的男人比李静月还要多,或许在这些男人心中追求蔡婉婷容易得多,而且还比较实际。

秦炎刚进医院就和李静月的关系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又和蔡婉婷暧昧的在一起,这貌似是一脚踏两船的节奏啊!

听着周围的议论,秦炎嘴角一挑,半开玩笑道:“完了,我真成为男人的公敌了,以后在医院里寸步难行了,我真是好怕啊!”

蔡婉婷白了秦炎一眼,笑道:“活该,谁叫你那么高调。”

“我高调吗?我怎么不觉得,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不遭人妒是庸才啊,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蔡婉婷被逗笑了,让四周的那些男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顿时,一道道又恨又羡的目光投到了秦炎的身上。

几分钟后。

秦炎和蔡婉婷来到门口。

伤势做了简单处理的姜白站在那里拿着一份万字检讨大声的朗诵:“中医科新来的秦炎医生医术非常高超,我因为嫉妒所以暗中陷害他,在这里我向他真挚的道歉……”

见到这一幕,蔡婉婷再次懵逼,她认出站在姜白两侧的壮汉是许成林的保镖,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深深吸了一口气,蔡婉婷望着秦炎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秦炎就没打算隐瞒,当下一五一十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蔡婉婷。

过了两分钟,蔡婉婷才消化完所有的事,神色复杂的问道:“秦医生,你相信姜科长是因为嫉恨你才陷害你借许成林的手对付你?”

秦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淡淡的说:“我自然不会相信,没关系,这个躲藏在暗中的人很快就会跳出来,他想玩我就陪他玩玩呗!只要他玩得起,呵呵!”

“秦医生,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件事和你与李院长的暧昧诽闻脱不了关系,幸好你的医术真的高超,否则你真会被许成林收拾的很惨。”

“蔡医生,多谢提醒,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蔡婉婷脸色一红,她在想这么关心秦炎,会不会让他误会?想要解释又忍住了,望着秦炎问道:“秦医生,你和李静月院长是什么关系?”

秦炎掏出一根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玩味道:“我说我是李静月的老公,你信吗?”

蔡婉婷白了秦炎一眼,没好气道:“不说就不说,你有必要撒这种谎来骗我吗?”

秦炎吐出一个烟圈,似笑非笑道:“唉!世道真是变了,为什么说真话就没人相信呢?”

蔡婉婷再次白了秦炎一眼,李静月是谁?不说医院里追求者无数,就是在整个明珠都很有名气,很多名门望族的大少都在追求她,就算秦炎的医术再历害也不可能是李静月的老公啊!

李静月知道姜白的事,处理完手头的要紧工作就赶了过来,恰巧看见秦炎和蔡婉婷有说有笑的,心里别提多生气了。

“色狼,刚进医院第一天就泡护士和女医生,我一定要把你赶出医院,绝对不能让一颗老鼠屎搅坏了一锅汤。”

大骂一声,李静月快步走到秦炎面前,沉声道:“秦炎,赶快让姜白停止这可笑的朗诵,你知道这样做会给医院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吗?”

秦炎耸耸肩,玩味道:“李院长,你找错人了,不是我让姜科长这么做的。”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以院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让姜白停止这可笑的朗诵。”李静月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她是想看秦炎出丑,并不是想看秦炎让人出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